【拍案惊奇】习认真考虑侵台?余英时曾支招防武统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8月07日讯】大家好,欢迎收看《新闻拍案惊奇》,我是大宇。

今日焦点:习在认真考虑侵台!余英时支招防武统;病毒污染“列车航班”遍全国,党媒紧急登报要“密接”自首;扬州阴性也不让出城;网游之后,烟酒企业也遭打土豪;美军愿为台湾而战?印太是优先战区。

【史学泰斗余英时辞世 两岸悼念 中国人久违的“士”精神】

8月1日,被誉为“21世纪中国史学泰斗”的史学家余英时,在美国普林斯顿的住处离世,享年91岁,他走得很安详,是在睡梦中离世。各界对这位史学大师的评价都很高。他被认为是胡适之后,华人世界最有影响力的知识分子。作为知名史学家钱穆的得意门生,他在2004年的一阵“钱穆热”之后,在中国知识界也成功掀起了一阵“余英时热”,并且一生在多所世界名校任教,包括哈佛大学、香港中文大学、耶鲁和普林斯顿等,世所罕见,而且著作颇丰富。

而此刻余英时离世之际,舆论探讨最多的,除了他在史学上的贡献,还有的就是他积极反共的立场,不了解他的人可能想不到,一位长期在美国生活、任教的中国历史学家,居然对中共有这么深的认识,而且在当前众多假名流、装风流的所谓“名人”,争先恐后为钱而舔共的时候,他却一直能跟这股乱流保持一个距离,每每做出清晰的评价,这是最让人佩服的。

也让人真正感受到,一位学贯古今的中国文化学者,从血脉里奔腾出的那种中国人久违的“士”的精神。

对于这个“士”的精神,余英时在2019年接受自由亚洲专访时提到一句话,我觉得可以让人们了解余英时对“士”的理解,颇有益处,“士”可以理解为是知识分子,但是这么形容也不恰当,毕竟古人所说的“士”,其内涵有所不同,但两者有相通之处。

所以当时余英时在回答记者提问时说了这一句话,今天如何才能做有尊严的知识人呢?余英时引用了王阳明的观点,他说就是“良知”的问题,你有没有良知,知识人有没有尊严。良知、尊严,他认为这是当今“知识人”最重要的品格,这也是中共建政后,针对知识阶层努力在摧毁的。

也可能正因为余英时对中共始终抱持的反对立场,当余英时离世的消息传到中国大陆后。中共官媒仅对这位史学泰斗的离世,用最简单的笔墨发了一则短消息,仅此而已。

但是在中国大陆民间,特别是文史和文化界,则在微博和微信上掀起了一阵对余英时追思的潮流,而且他们也肯定知道,余英时是什么背景。这不得不说,会让中共官媒整体保持“沉默”显得很尴尬。比如前凤凰周刊的总编师永刚,在微博上评价余英时是“当代中国学术第一人”。

相较之下,台湾中华民国政府的高官,则是非常郑重的公开发文悼念。中华民国副总统赖清德在脸书发文表示,对余英时辞世深感不舍,这是国际史学界的重大损失,愿其家属节哀保重,并提到余英时关注人权、自由、民主,关心台湾、香港,其敢言、不屈与无畏,已成为许多追求自由之人的典范。

【青年余英时短暂受中共蛊惑 赴港深造看清共产党面目】

余英时1930年出生在天津,但老家是安徽潜山。他在晚年出版的回忆录中说,自己童年时期在老家见识了共产党新四军屠杀300村民的事,也在14随时亲眼目睹族兄被新四军杀害后的遗体,内心留下了恐怖的阴影。

但是他也曾自述,在1949年插班考上燕京大学后,一度受到中共左派思想蛊惑,他自称那是一种“宗教式的狂热情绪与左倾幼稚病”,这个短暂影响过他的疾病,也曾一度令余英时不分究理,当听到别人对他说共产党人在其家乡无理杀人的事实后,竟声色俱厉替共产党狡辩起来。

每每回忆这一幕,余英时说,自己每次都觉得无地自容,但他也因此更能认识到,日后中共煽动下的那些“红卫兵”为什么能那样狂热和失去理智。

不过,余英时受中共左倾幼稚病影响的时间相当短暂,也是在1949年,一次小小的旅途意外之后,余英时的人生却发生重大转向。当年他搭车回北京,火车在路上的一个小站出故障,停了几个小时,在火车上,他突然决定转身去香港。而此前不久,余英时的父亲刚刚还在说服他,希望余英时去香港发展,到钱穆所在的香港新亚学院读书。余英时当时的决定,真的是影响了他的一生,很快,他重新认识了中共,并就此不再回头。

1952年,余英时创刊《中国学生周报》,他在刊物上发文时曾说:极目中国大陆,是一片黑茫茫的统治思想。也曾说过:大陆在中共统治下,固有文化已被摧毁,西方文化也被隔绝。说到这,想必一些朋友会想到余英时的那句名言:“我在哪里,哪里就是中国”。前些年余英时接受采访还被问到了这句话的意思,余英时解释说,中国文化现在不在中国,这句话其实不只是在说他自己,而是想表达说,他不相信,回到中国才有中国文化。

他的意思是说,他和那些坚持中国文化的人在哪里,过的生活、运用的价值,都是中国的,也就是“中国”的所在。他还曾倡议建立“中国文化海外中心”,关心中国文化的存续。而在共产党统治的中国大陆,真正的中国文化,已经消失殆尽。

【“城郭如故人民非” 余英时揭共 提醒台湾一大弱点】

这从余英时1978年唯一一次回中国大陆访问时所说的评价,能看得很清楚。他说,自己那次回中国的目的,是“千载后的子孙来凭吊祖先所踏过的足迹”,但是当他踏入中国后,他却发现“城郭如故人民非”,在叹息之余,他的一句话很引人深思,在目睹了中共把中国折腾得千疮百孔之后,余英时说:我的中国情怀不但未曾稍减,似乎反而与日俱增。

我想这也是他为什么,在日后能够持之以恒地关心中国事务,对中共的倒行逆施不断批评的缘故之一。

余英时常常自称对政治有着“遥远的兴趣”,论政而不从政。远的不说,就说最近这些年发生的事,例如台湾的太阳花学运,还有香港的反送中运动,余英时都极清晰地对台港学生表达支持。不过余老先生也不总是不温不火的表态观点,他时而激愤,也时而会提出严肃的警告。

当初共产党在中国搞文革、搞破四旧,余英时就批评说,中共对人无半点同情,顺我者昌、逆我则亡。

1989年六四屠杀发生后,余英时愤然说终生不再踏入中国一步。

2014年,他提醒台湾政府说,中华民国跟中共打交道,要有原则,不要怕中共,要保守民主自由的价值,而且国共此前已经有过三次交手,都失败了,所以对中共绝对不能大意。

针对台湾的民主制度,余英时在近年给出了自己的建议。他认为台湾的民主在形式上已经完成程序,但在运作上,还不是十全十美,台湾除了民主程序的这种形式,还要建立民主的“文化”,形式与文化需要并行,两者缺一不可。民主不光是一人一票的制度问题,这是次要的,重要的是精神、是文化,比如对“人权”概念的普及和塑造就是一个,他希望建立起一种“人文”的精神。

而这种人文精神,才是真正能保护台湾不受共产党无所不在的统战影响的利器。而且他提醒,共产党可能随时准备拿下台湾,方式不会完全是武力,而是各方面的运作,如果没有建立民主的文化、那种人文的修养,就看不出共产党的统战及其用意。

为此,余英时举了两个例子。

一个是胡适,他认为胡适一生都不受共产党任何影响,就是因为他的人文修养,使得他能够看出共产党的一举一动的用意,而当今台湾人也要建立洞察中共意图的人文修养。

咱们就比如说吧,中国传统文化讲“仁、义”,如果具备了这个“仁、义”的精神,人们就能洞悉中共杀戮欺骗的不仁不义。

那余英时举的另一个例子是香港反送中,他评价,香港学生从中学生到大学生,是最强烈反共的一个群体,台湾学生也支持,但是其他台湾人却不一定,有的人可能还觉得共产党好呢,这区别在哪呢?他认为就是人文修养的因素。香港本身有一种人文传统,虽然这里是英国的殖民地,英国也没有给香港留下民主在“制度”上的一些东西,但是香港却一直有个实实在在的东西,就是“自由”。

香港满街的各种各样的言论,都有形形色色的报刊杂志予以刊登,自由方面不受限,而且1949年以后逃出中国大陆、躲避共产红祸的各行业、各阶层的人,也给香港留下很多反共的人文传统,在香港校园尤其影响深刻,所以今天的香港学生能够完全对中共的意识形态宣传免疫,特别是最具蛊惑性质的“民族主义”,中共拿这个到处煽乎,但是到香港就没有用。

反过来,余英时认为,台湾目前的最大问题,就是人们太在意“钱”,近年大陆有点钱了,这钱就发挥了作用,实际上也不只是台湾,余英时说全世界都被中共的“钱”影响了,常常被中共以断绝生意往来为要胁,对中共的人权侵害默不作声。

所以啊,余英时就强调这个民主文化、人文精神,比如香港深入人心的自由精神、几十年来形成的深刻的反共共识。

不过,从另外一个角度讲,说到香港呢,其实是反送中运动之后,对共产党的认识更彻底了,随着共产党一波又一波的强权打压、渗透,也使得香港人越来越清醒,这也是一个重要原因。台湾完全不在共产党的管辖之内,人们长期在民主制度下生活,完全对共产党的邪恶无感,那个“痛”不在自己身上,有一些人完全感受不到,这也容易让中共的“假面统战”得逞。你跟他说千言万语没有用,就非得受个十八层地狱之苦,有些人方能醒悟,但也会为时已晚,这也是人性的悲哀。

【余英时预言中共灭亡 中国会回归文明主流】

2013年8月17日,余英时还在普林斯顿的家接受媒体采访,谈到了自己对现在的中共体制和习近平的一些看法。

余英时说,他不认为中国真正崛起了,中共也不可能长期维持政权,原因比如说,中国贫富差距悬殊,而且维稳经费巨大。余英时提到,当年中共搞了个问卷调查,问了几千人对于中共政权的看法,结果70%以上的人不承认共产党执政,中共官方本以为大家会热烈响应,但是事与愿违,民调结果干脆不予公布,后来是被香港一家杂志给登出来了。

同时,他提到中共贪腐遍地,好多贪官把钱和家人提前安置到海外,这说明他们自己对共产党就没有信心,随时准备走,并没有认为中国有一个什么“梦”值得他们留下来,而且中共政权是集体世袭,108个太子党操纵168家国企,拥抱万亿财富。而且当年中共搞的让2.5亿农民城镇化,余英时就说,那是毛泽东式的大跃进,而类似戏码,如今是不断上演。

最后,余英时说,相信共产党不会永远存在,总有一天,中国会回归文明的主流。余英时曾在《端传媒》的一次专访中也提到说:没有一个政权能全恃暴力而传之久远。

如今,中共当局持续在左侧车道上疾驰,越开越猛,后面已经追了一堆来自多个国家的“警车”,也终有一天会被拦下来,伏法、退场、偿还。而追在中共破车后面的,最前面的那辆“警车”,就是美国的。

【美吁反共如反恐 知识盗窃每年损6千亿 80%成人个资被偷】

8月4日,美国参议院情报委员会召开了一场罕见的公开的情报部门听证会,为的是让中共知道中共对美国的危害。该委员会的主席马克‧华纳(Mark Warner)用“21世纪的恐怖片”来形容中共对美国的全面渗透。

英国BBC最近也报导了一项最新研究,发现超过350个假的各种语言的社交媒体账号,在帮助中共在西方社会做宣传。这其中不少账号是在长期搁置不用后,遭中共骇客窃取,哪个国家的都有,然后突然在某一天开始发布亲共的中文内容。类似账号在推特脸书和油管上都有。

报导提到有350个账号,实际我想远远更多。而中共过去10年,至少在花费几十亿美元用来做社交媒体的大外宣。而这仅仅是中共渗透美国等西方国家的恐怖片“片段”。

在8月4日的会议上,参议员卢比奥还透露,中共每年对美国的知识产权和技术盗窃,要造成价值3000到6000亿美元的损失。

奥巴马和川普政府时期的美国国家反情侦和安全中心主任威廉·伊凡尼纳(William Evanina)也出席了会议,他说,中共对美国造成了最复杂和有害的战略威胁,有高达80%的美国成年人,都遭受过中共的信息盗窃。

他说,美国应当以过去20年打击恐怖主义的力度,来针对中共,而实际上,伊凡尼纳说,中共对美国构成的威胁,比恐怖主义更危险。

【中共在认真考虑侵台 美日应对“紧迫”威胁 台军官看到动向】

7月12日,美国《国防一号》新闻网刊登文章,提到美军印太司令部最高情报官史达曼(Rear Adm. Mike Studeman),他给美国华盛顿送去了一个最紧迫的信息,就是提醒美国政府,来自中共的威胁,远比美国首都目前感受到的,更加紧迫。他所指的,更多是军事上的,他认为美军应该为西太平洋潜在的危机做好应对准备。

《美国之音》近日在采访前白宫国家安全顾问博明的时候,博明也提到说,台海的情势越来越危险,北京打算以武力入侵台湾的想法,是“非常认真”的。他认为中共近期不断扩大军事支出,目的就是在此。也是在本周,台湾前参谋总长李喜明也提到,共军正在对自身查缺补漏,弥补弱点,比如急切增建综合登陆舰、两栖登陆舰、还有两栖运兵货轮等等,这些迹象很可能是针对台湾,他认为,至少到2027年,中共可能想具备攻击台湾时所需要的跨海运输能力。

日本对中共的战争威胁也一直在发声,本周二,日本还宣布,将在距离台湾300公里的石垣岛,设置地对空和地对舰导弹部队,因应日益增长的中共军事威胁。

【美再售台军火 印太是“优先战区”  北京回应无新意但阴毒】

8月4日,美国印太司令部海军上将阿奎利诺(John Aquilino)也对媒体说,中共在香港、新疆、中印边境和南海等地的作为让美军很担心,他说感到有一种“紧迫感”,必须要展示一种“综合性的威慑力”来反击中共,包括先进的武器、以及各军种之间的紧密配合。帮助台湾建立强大的自卫能力也很重要,阿奎利诺没有直接说习近平会不会直接攻打台湾,但是说,台湾所在的印太区,是美国将来在全球最重要的区域,承载着最大的安全挑战,也是美国的优先战区。

8月4日,美国国务院再次批准了对台湾的一项最新军售,包括40辆新的M109自行火炮,大约1700套火炮精确制导套件,还有一整套先进的野战炮兵战术数据系统(AFATDS)等等,总价值7亿5000万美元。而从川普执政的四年,再到现在,美国四年的时间里,已经总计向台湾出售了超过190亿美元的军事装备。

对此,中共外交部没有任何提神醒脑的回应,在8月5日仍以向美方严正交涉和坚决反对做以回应,并且又加上了那句“正当、必要的反制措施”,但是用词相当严谨,说啊,要根据“形势走向”采取反制措施。这话听着很怯懦,但是又有种阴毒的感觉,就好像是毒蛇,想在最阴暗、最趁人不备之时,去咬上一口。

【东盟会王毅发言两次 叫美“死心” 上海宣布小学不考英语】

8月4日,东盟举行了一场外长会议,中美都有参加,双方又有了一场正面交锋。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在王毅发言之后,再次提到中共在新疆、西藏、香港践踏人权的行为。谁想王毅突然又要求大会给他第二次发言机会,专门回来炮轰美国,王毅在第二次发言中说:哎呀,果然不出所料,美国等个别国家又开始对我墙国内部事务进行攻击抹黑,现在竟然还说表达关切,关切什么,让港独再上街吗?你们死了这条心吧,不可能等到那天了。大家是不是觉得很傻眼。以上这几句话,除了“对我墙国”这四个字,是我加的,别的全是王毅的原话,他要美国死心。

这些话可是包含很重要的意味的。大家知道,王毅是特意要求第二次发言,而中共官员的对外讲话,绝对是字斟句酌,别看是狼话,狼话也是经过审批的,不然不敢说出来。从王毅的语气来看,他就是毫无廉耻的在等著美国批评其人权,然后拿审批后的讲稿出来表态。当中最点睛的就是“你们死了这条心吧,不可能等到那天了”。

我们昨天报导引述中共自己的大外宣媒体的文章,跟大家介绍说,习近平正在考虑调整对美国的政策,不是把自己变得正常,而是继续左转,一条道要跑到黑,跟美国进行全面竞争。那从王毅的这次喊话来看,确实有这个趋势,美中两国在任何场合的直接或间接的交锋,接下去应该会越来越多。

与此同时,中国国内出现了什么现象呢?8月3日,上海市教委宣布,严禁学校组织中小学生参加任何联考或者是月考,也不允许有期中考试,还要保证中小学生每天校园体育活动要有至少1个小时,宣称是为了减少学生课业负担,但是细看进去,这里面藏了不少细节。比如,小学期末考试不准许考英文,还有就是从小学到高中,习近平思想成为必修课,等等。

大陆小学生的作业本上,以前好像都是印着“学好英语,走向世界”。得了!现在也不用走向世界了,刚好当局已经严格限制中国人的护照发放,既然出都出不去了,还学英语有什么用呢?这一想想,也没毛病。闭关锁国,不需要英语。所有人只要学一学万能的习思想,就可以平视世界了。

不过在平视之前呢,有一些内在严重问题却必须要正视,比如当前紧张的疫病蔓延。

【江苏封87地高速路口 扬州封城 郑州1人影响800人】

南京所在的江苏省现在是现在的疫病热点之一,根据官方的数据,说是8月4日单日新增40例确诊。除了南京出现了一个高风险区,江苏扬州也有一个高风险区。南京和扬州截至4日的累计病例,已经分别达到227例和162例。

江苏开始对疫病严防死守,到处封路的现象重演。在南京、泰州、苏州、扬州、淮安、连云港、无锡等多个地区的至少87个高速公路出入口被关闭。

在扬州,当局承认正在蔓延的就是中共病毒印度变种Delta毒株,当地封锁管制越来越严,截至我们成稿,扬州已经相当于封城。外地进去的,还有本地人,都被禁止出城,当地人8月4日对大纪元透露,就算是持有阴性证明的外地人,都被禁止出城。

Delta毒株传播力极强,要是有一个人在场确诊,整个那个场所的人都受影响。郑州第六人民医院的刘姓感染护士,7月20日那天,对,就是7月20日,那天早些时候,她还参加了当地一家酒店的婚宴,在场的宾客有800人!这些人目前都在被追踪当中。

8月5日在西安,一辆公交车上,发现一名确诊者,结果全车的人都要被带走。

【确诊者足迹遍布全国列车航班 多座大城市封锁 高校开始封管】

而有推特网友分享了两张8月4日大陆官媒登出的图片,分别是关于追踪在此前一段时间的列车和民航班机上,寻找接触者的信息。我们从两张图片上可以看到,涉及到的航班、火车的班次,简直是遍布全国,短程的有无锡到上海的列车,远的还有比如北京到呼和浩特的火车、广州到大连的航班,由南向北、从东到西,这一次追踪范围是全国性的。

此外,因为中共病毒Delta毒株目前已经蔓延到全国至少17个省或直辖市,各地很紧张,再次出现2020年初的紧张局面,全国多所高校开始不同程度封校,包括清华、复旦、郑州大学、武汉大学、中山大学等至少11所高校,现在的数字应该更高。

而在全国,多所大城市已经不同程度近于封城。包括北京、南京、扬州、郑州、武汉、张家界、株洲、烟台、呼伦贝尔等等。

疫病的蔓延,中共一直是用强硬的封锁来防,本来经济就不行了,接下去恐怕更受影响。

【河南“抢劫”民众住房公积金 又打烟酒企业 习在想啥?】

河南省在7月30日就发出通知,要调整住房公积金的政策,包括民众买房两年后,才能提取住房公积金,而且提取总额不许超过买房所支付的金额。这引起河南民众的不满。本来嘛,买房的时候提不了,那叫什么住房公积金呢?!两年后提还有多大意义。

但是在缺钱的时候,中共还大力打击很多企业。从阿里巴巴到滴滴出行,再到现在的腾讯,好多中国大企业,被打了个遍。8月5日,中国《证券时报》再发文批网游,导致腾讯、网易等有网游业务的公司,股价第二次急跌。文章还宣称,网游企业发展起来后,就不该再享有税收优惠,要做好被取消税收优惠政策的准备。而在3日,官媒发文,批评网游是精神鸦片,也造成大陆网游企业股价狂跌。

而在最近,电子烟和酒类的企业,也上了中共的靶子。4日,新华社刊文《警惕电子烟流向未成年人》,一文刊出,市场嗅到了中共的政治风向,华宝国际、波顿集团、思摩尔国际等电子烟企业的股价应声下落。

《中国基金报》也在这一时期发文,宣称酒精致癌,酒精消费的增加会导致癌症患者增加。结果,又是一篇文章,贵州茅台、五粮液等大陆酒企,纷纷在股市遭遇波澜。

从民营科技企业、到滴滴出行等中概股、再到课外辅导企业、顶流艺人,现在又是网络游戏和电子烟及酿酒业,纷纷在中共的“文攻”下,业务遇到巨大挫折。

这其中至少部分事件,或许存在中共习近平当局在经济界“收权”的考量,跟习近平在政界、军界、政法界的整风一样,目前似乎是在经济界加速在“打土豪”,这或许是一种权力洗牌,习近平要建立一个像“八爪鱼”一样的,全国各领域权力高度集中的一个政治体制。而现在最让人担心的是,他这样做,仅仅是为了集权,还是,也为潜在的某种意义上的对外战争做准备呢?

好,我在Telegram上的观众讨论群是t.me/xwpajq_us,节目信箱是xwpajq@gmail.com,还有我的会员网站,网址是dayuus.com。也欢迎您订阅本频道,并点击小铃铛,获得节目发布通知。那感谢您的收看,我们下期再会!

加入会员观看独家:https://ept.ms/2Re72pA
大宇会员网站:dayuus.com
支持大宇: https://donorbox.org/dayutime
欢迎订阅 +打开小铃铛: http://bit.ly/PAJQsub

新唐人《新闻拍案惊奇》制作组

(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