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加州枪支管控法失败 该结束了

英文大纪元John Seiler撰稿/程航编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枪支管控法没有奏效。

然而,总有一些政客,渴望遏制(美国》第二修正案赋予公民“持有和携带武器”的权利,不断推动更严格的枪支管控法

加州的APPS(Armed and Prohibited Persons System)系统就是一个例子,它在加州总检察长(Rob Bonta)网站上被定义为是“一个数据库,包含了多个(司法部)数据库的数据”。

用官僚用语,怎么解释APPS呢?它“能够识别非法拥有武器的罪犯”。这些人属于重罪犯,或其他以前购买过枪支但被禁止拥有枪支的人;或被禁止拥有枪支,但被怀疑仍非法拥有了枪支的人。

APPS原本是一项法案,却被加州总检察长部门奇怪地定义为是一个“系统”或“计划”——“它是一种高度复杂的调查工具,为执法机构提供有关非法拥有枪支的个人信息。”

APPS实际上是由加州共和党人、州参议院少数党领袖吉姆‧布鲁尔特(Jim Brulte)在2001年,通过参议院950号法案发起的,他后来成为加州共和党主席。该法案在两院得到通过,由当时的州长格雷‧戴维斯(Gray Davis)签署成为法律。

为在制止犯罪问题上走在前面,共和党人时不时地会谴责积压的APPS案件,这样做让他们看起来对犯罪行为态度强硬,同时又不直接冒犯那些支持拥枪权的选民。有一个例子可以说明此问题。2018年加州参议院共和党核心小组给时任州检察长泽维尔‧贝塞拉(Xavier Becerra)写了一封信,抨击他允许有10,226起违法案件被积压。

950号法案于2001年在参议院审议时,以清晰的语言给予了解释:“该法案将为执法部门提供一种方式,可以找出仍拥有武器的重刑犯。”

一些分析也为该法案的出台提供了解释。

据CalMatters于7月27日报导,“鉴于2000年2月发生在伊利诺伊州纳维斯塔(Navistar)国际卡车和发动机厂的大规模枪杀案,检察长(前参议院多数党领袖比尔‧洛克耶(Bill Lockyer))支持这项法案。在上述案件中,凶手是两次被定罪的重罪犯,在此之前他曾购买枪支。虽然他被禁止拥有枪支,执法部门却无从查明此人有枪,使得他有机会继续行凶。

“在州执法部门的敦促下,这项法案提交到州检察长那里,以便能为执法者提供工具,在罪犯得以犯罪之前,能(及时)解除他们的武器。如果我们发现有些人持有枪支太危险,我们就该让执法部门尽可能容易地确保他们能执行法律(缴械这些武器)。”

APPS的失败

“这个当时看似直截了当的解决非法拥枪的方式,多年来却未能发挥其潜力。历任州政府都发誓要解决这些缺陷,但都未能做到。

“如今加州正在努力从应该交出枪支的人手中收回数千支枪。今年初,美国司法部编制的这项名单的人数,已增至2.4万人,为有史以来最多的状况。由于受疫情影响,一些州司法部特工不得不从现场执法中撤出。”

为了更好地了解枪支管理的问题,我求助于美国顶级枪支专家约翰‧洛特(John Lott),查阅了他在二十多年前出版的《更多的枪支,更少的犯罪》。他曾担任美国司法部司法项目办公室的研究和统计高级顾问,目前是预防犯罪研究中心(Crime Prevention Research Center)的负责人。

“那种认为仅仅阻止犯罪分子能合法获得枪支,就能阻止其犯罪的想法,就像去阻止犯罪分子购买非法药品(毒品)。”洛特不无讽刺地说,“然而,非法枪支的主要来源就是毒贩,他们必须拥有武器以保护其宝贵的财产。”

布莱迪背景调查系统(Brady Background Check System)于1993年由国会通过,之后人们购枪时,就经过它接受背景调查。APPS也与这个系统一起使用。

洛特说,“没有真正的证据表明,布莱迪系统减少了暴力犯罪(甚至枪支管制人员也同意此说法,但他们现在却称这是因为该系统做得还远不够。)我认为没有证据表明,对私人枪支转让的背景调查减少了暴力犯罪或大规模枪击事件。”

洛特在2010年出版的第三版《更多的枪支,更少的犯罪》第10章中,提到了他对这些问题的详细阐述。

数据计算的失败

其次,APPS做背景调查的问题是它会为无辜者打上标记。许多美国人拥有相同的名字。如上所述,加州司法部称,APPS数据库“是一种高度复杂的调查工具”。如果真是这样,它就应该是加州政府运行的唯一高效的计算机系统。

加州除了有硅谷,还有知名的数据系统。最臭名昭著的是就业发展部(EDD)的数据系统。当COVID-19来袭时,该系统在面对数百万新增失业工人时崩溃。加州审计员2020年12月在一份报告中,苛责了该计算机系统的问题。

报告说:“在失业金申请激增的前6个月中,EDD处理的近一半申请需要额外的人工干预,才能使申请者最终完成在线提交。”

我们也不要忘记加州机动车管理局(DMV)也是官僚无能的代名词。

今年2月,Government Technology杂志报导说,“与加州DMV签约的一家公司,本月早些时候遭遇安全漏洞后,可能有数百万加州司机的个人信息遭黑客侵袭。”

回到枪支问题,洛特说,APPS同样有类似的技术失败的趋势。

“我们的背景调查系统一团糟,在380万个调查案例中,约99%的案例被错误地阻挡。阻止重罪犯购买枪支是一回事,但阻止守法的人、仅仅因为他们的名字类似于重罪犯,则是另一回事。”洛特说。

自从一年多前乔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被杀后,种族紧张局势不断加剧,我们最不需要做的就是在枪支问题上使情况变得更糟,但这却是正在发生的事。

“少数族裔(姓名甄别)出错率非常高,因为他们和本族中其他许多人的名字是相似的。”洛特说,“我最近在(美国司法部)信息中看到,发生在黑人男性的错误率是其人口份额的三倍,西班牙裔男性的错误率是其人口份额的2.5倍。”

也就是说,对少数族裔的第二修正案所赋予的权利,被侵犯的比率远高于白人。

缺乏数据

CalMatters的文章总计了APPS应用程序的问题,包括无法追踪到许多不该却仍旧拥有枪支的人。

文章写道:“该系统的专家表示,政府各部门的利益相关者必须下定决心,最终解决该系统日益严重的问题。”

“虽然加州政府没有追踪到,有多少人在继续持有武器的情况下犯罪,但政府部门有充分的理由对此问题感到担忧。”

然而,如果没有数据,一切都是迷雾,州政府无从知晓发生了什么。

文章说:“当APPS被采用时,它被看作是枪支管理措施的一个唾手可得的成果——可以从已知的不该拥有枪支的人手里,拿回枪支。”

“然而今天,加州和地方机构无法使APPS按预期运作,这引发了一个问题,即如何应对加州各地流通的数千的非法枪支,或新一波无法追踪的‘鬼枪’所带来的更广泛的威胁。‘鬼枪’是枪贩通过邮购套件在家自己组装的枪。”

鬼枪(Ghost Guns)

是啊,对于鬼枪这个妖怪,拜登总统在2月14日的演讲中,在攻击第二修正案时,也要求对这种枪加以监管。它们是通过3D打印机制造的。这意味着,阻止它们的唯一方式是禁止或监管这些打印机。但是这些打印机的设计软件可以从全球各地的互联网站下载。

这让我联想到前苏联对施乐(Xerox)复印件给予编号和管制,以防止“samizdat”——自行出版的地下出版物的传播。这就是暴政做的事。

事实是,除非你住在像芝加哥或巴尔的摩这样由民主党控制的城市,否则你被枪杀或以其它方式被谋杀的可能性非常低。这是一个拥有3.3亿人口、国土面积巨大的国家,所以不好的事情会发生,包括占据新闻头条的大规模枪击案。(译者按:FBI对“大规模谋杀”的定义是在24小时内,有4或以上的人被武器杀害。)

APPS是20年前制定的错误法案,它不应该被修复,而是被废止。当然,如果警察在工作过程中遇到不应该拥有枪支的人,他们就应该去执法。但是,一项将警察派往居民家中(通常是错误的地址)以寻找涉嫌违规者的特殊计划,走得太远了。

我们需要回到美国的本质,让法律总能够保护好自由。

原文“Time to End Another Failed California Gun Control Law”发表在英文大纪元。

作者简介:

作者约翰‧塞勒(John Seiler)是加州一位资深的评论作家。他为The Orange County Register撰写社论近30年。他也是一名美国陆军退伍军人,还曾为加州参议员约翰‧莫拉克(John Moorlach)担任过新闻秘书。他的博客地址是johnseiler@substack.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浩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