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晓辉:北京防疫高官有三幅面孔 内藏玄机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近日,从南京开始的疫情蔓延至十多个省份,更多感染案例出现,多地中共地方当局再次采取严格的管控措施。一个不争的事实是,九成以上的感染者都是打过两次疫苗的,这也意味着,面对汹涌而来的德尔塔变种病毒,中共疫苗的效用有效,中共的防堵并不管用。

对此,中共病毒专家也不得不承认。如上海“专家”张文宏承认,疫苗的作用有限。中国工程院院士、病毒学家钟南山亦表示:“防堵已失效。5月广州爆发德尔塔病毒疫情,10天内就产生5代传播,且轻症、无症状患者居多,刚开始我们还是采取过去的办法,但不灵验了。我们发现新的病人要隔离的速度,远远跟不上病毒速度。”

不过,中共国家疾控中心主任、中国科学院院士高福在7月30日落幕的中国科协年会上,却依旧大赞中国疫苗。他在报告中称,“中国实现了疫苗技术的高水平自立自强”,尤其在新冠疫苗上,“走在世界世界第一方阵”,中国在疫情发生后“仅仅花费不到一个星期的时间就把新冠病毒(中共病毒)研究得透彻,充分了解其测序、序列、诊断试剂和病毒分离”。

高福的“一个星期的时间就把新冠病毒(中共病毒)研究得透彻”之语,无意间再次证实病毒起源于中国,否则中共当局如何可以在如此短时间获得病毒序列,如何在其他国家政府茫然无知之际将病毒分离,甚至很快研制出疫苗。这种远远高于世界他国的速度,背后焉知隐藏的不是病毒来自武汉病毒实验室这个高度机密?

对于中共疫苗是否对变异毒株管用的问题,高福没有直接给予答案,而是称“接种疫苗可以提供基础免疫,其体现在防感染、防发病、防传播和防重症、死亡四个方面,基础免疫能够显著减轻疾病负担”。他的意思就是即便出现变种毒株,但现有疫苗却可以防止四个方面。然而,从南京、张家界散播至全国多地的德尔塔病毒引发的新一波疫情来看,却证明中共疫苗对于防止感染、防止发病、防止传播都失效,甚至打过疫苗的感染者还出现了重症,这是否也在佐证疫苗防重症效果也有限呢?

其实,如果将近半年来高福针对病毒和疫苗的说辞罗列出来,就会发现其中有猫腻。

8月3日网上曝出了一个高福不知何时接受记者采访的视频透露了不一般的信息。记者问道:“您觉得我们现在疫苗离大面积的接种还有多远?包括它当中最难的点可能是什么,你之前好像提过是价格、ADE这样的问题。”

高福的回答有两个要点,背后都藏着潜台词:

一、高福称,疫苗和药是不一样的,药是给病人用的,疫苗是给健康人用的。如果疫苗不能达到100%的安全性,就不敢建议健康人去打。但如果有需要,比如出国,那可以以“临床试验的身份加盟”。“如果等到三期临床实验说好了,我们国家批准紧急使用了,您也可以打,但不到这种情况下,目前中国的疫情控制得这么好,我们又没有100%的对疫苗100%的信心, 100%基于科学数据,所以我们就也不建议您打。但是我们这些搞科研的人或者一线临床大夫这些(需要打)。”

高福的潜台词是疫苗的安全性不能完全保证的话,打给健康人极有可能要出问题的,而目前出炉的所有疫苗,包括中共疫苗在内,没有一个人敢拍著胸脯打包票,说打疫苗100%安全。现在所有的疫苗接种都是在临床试验,每一个被接种都是小白鼠,西方国家统计的打疫苗后出现各种副作用的数据,足以证明高福之语。这也可以解释中共为何公开说“自愿”打疫苗,因为出了问题你自己要负责的。

二、高福认为“ADE现象到现在没有结论,那么通过动物试验、通过各种细胞试验,实验室告诉我们说,没有或者很轻微,但是到了人群以后它是什么我们不知道”。

根据维基百科,ADE (Antibody-dependent Enhancement)翻译成中文是“抗体依赖性感染加剧效应”,是指人体在正常情况下感染某一病毒痊愈后,免疫系统会产生针对这个病毒的抗体(或者注射了某一疫苗产生单一抗体),阻止再次感染从而实现免疫。然而,如果这一病毒后续发生了变异,人体内原有的抗体对变异后的病毒将不会起作用,而这个时候因为人体的免疫系统误以为病毒已经被“阻抑”,使得这时候人体免疫系统对此病毒完全不设防,这会导致此患者会比没有抗体的人症状反而更严重。简单的解释就是病毒在感染宿主细胞时,由于某些原因导致相关病毒增强其感染能力的现象。

解释这个ADE效应最好的例子是登革热,登革热病毒有四个血清型,如果感染过二型病毒后产生抗体,若不幸再不小心感染四型时,往往会导致病毒瞬间暴增(医学上叫重症登革热),致死率提高300倍左右。

德尔塔在南京等地肆虐,打过疫苗的感染者是否会产生ADE效应,目前中共当前没有公布有关数据,但既然是实验性疫苗,谁又能保证不发生这种情况呢?

目前,高福的这段视频在大陆业已下架。8月5日,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发文辟谣,称网传“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主任‘不建议给健康人打’疫苗”的言论属断章取义,误导公众。这真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不过,其尽管称是“断章取义”,但却没有否认视频的真实性。

简言之,高福对中共疫苗的安全性,对健康人打疫苗是否百分百安全,以及打过疫苗的人是否会更容易感染变异病毒,不敢打包票。中共疾控中心对此也不敢否认。

再看看之前高福对于病毒和疫苗的言论。5月9日,高福通过视频接受日本知名智库、民间非营利组织言论NPO代表工藤泰志采访时表示,实践表明,疫苗能为疫情防控发挥有效作用。在推进疫苗接种过程中,中国优先为医务人员、安保人员、海关工作人员、疾控机构人员接种,再逐步为餐饮业从业人员、高校学生、大型活动工作人员接种,其次为老年人和患有基础疾病人群接种。预计到明年,中国将有9-10亿人接种新冠疫苗,可达到实现全民免疫的标准。国际社会普遍认为,传染病要想得到终极控制,需实现群体免疫。

在今年4月云南瑞丽爆发本土疫情后,高福在接受中国网记者专访时表示,“预防新冠肺炎(武汉肺炎、中共病毒)最好的办法就是接种疫苗。接种疫苗对个体、对人群能形成有效保护,一旦发生疫情输入,能降低人群的感染率、重症率和病死率。因此,即便国内疫情防控形势向好,民众仍有必要接种疫苗。”

而在4月10日的一场演讲中,高福呼吁各界关注mRNA疫苗技术。作为官方代表,他还罕见地指出“要考虑解决现有疫苗保护率不高的路径”,提出了几种不同技术疫苗交替接种的建议。中国国内共有5款新冠疫苗获批“有条件上市”或“紧急使用”,其中运用最多的三款都是传统的灭活病毒疫苗。根据国药集团发布的数据,其新冠灭活疫苗的保护率为79%。

不过中共官媒《环球时报》立刻回应强调不要“误读”,高福也在该报澄清道:“世卫组织对新冠疫苗有效性的要求是50%以上,目前国际上大部分疫苗能够上市的合格线就是百分之70%以上。”

两会期间,高福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建议成立国家疫苗研究中心,“把疫苗研究下去”。为了建立群体免疫屏障,“呼吁大家还是要把疫苗打起来”。他称,病毒尽管在变,但“万变不离其宗”,最关键的地方并没有变。比如,病毒入侵人体需要找到细胞中的受体,其结合受体的部分就不会改变。如果瞄准的是病毒中的这一部分,那么疫苗将依然管用。然而,南京疫情的扩散再次打脸高福,因为疫苗对变种病毒并未发挥防控作用。

那么,高福一会儿大赞中共疫苗,建议民众要接种;一会儿说中共疫苗保护率不高,建议交替接种;一会儿又称疫苗达不到百分之百安全,还属于实验阶段,不建议健康人打,背后到底有什么玄机呢?

造成如此自相矛盾的原因是由高福的三幅面孔决定的:身为中共防疫高官的高福,必须为中共站台,按照中共高层的决策去推行疫苗;身为科学院院士的高福,作为专业人士,自然了解中共疫苗的效用,或许还保有些许的良知,亦或是为将来逃脱某种责任,因此偶尔说点真话;而身为中共体制内同样需要攫取金钱的高福,为了药企的利益,也需要为之进行铺垫,比如暗示民众未来需要打加强针,这难免不让人联想到上海复星药业正在将辉瑞疫苗推向中国市场的新闻。

了解了高福的三幅面孔,国人就要好好品品中共疫苗的效用到底几何了,就要想想自己是否上了中共的当。网上有这样一个段子很应景:打了疫苗之后,要是没感染,就说疫苗有效了;要是感染了,就说减轻症状了;要说重症了,就说挽救生命了;要是死了呢,就说个别病例了。您觉得呢?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