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共产主义荼毒美国数十年

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Mark Hendrickson撰文/吴约翰编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星期天晚上,我看了电视节目《生活、自由和莱文》(Life,Liberty & Levin),我的老友兼前同事,保罗‧肯戈尔(Paul Kengor)是主持人马克‧莱文的来宾。当天节目的焦点是莱文的新书《美国马克思主义》。肯戈尔是著名的冷战历史学家、马克思主义专家和多产作家。这对才华洋溢的组合,讨论到马克思主义在当今美国是如何无处不在和猛烈激进地成长。

我们目睹的,是至少已存在一个世纪的(共产)趋势正达到高峰。我的第一本书“迈向共产主义美国”(Liberarian Press, Inc.,1987 年),回顾了卡尔‧马克思关于如何使经济社会化的十点纲领(详述在 《共产党宣言》里),并已被美国采纳为官方政策。然而自80年代以来的数十年里,虽然我的读者对我如何看待“当时”的脉络表示惊讶,但我并不觉得我有任何先见之明,其实我也很讶异,当时我写的不早就属常识范畴吗?因为国内政策在逐步落实马克思的议程上,已经有几十年之久了。

我简单介绍一下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担任总统时,当时共产主义的十点纲领状况。令人不足为奇的是,鉴于奥巴马自身的意识形态(他的心灵导师是共产主义活跃分子弗兰克‧马歇尔‧戴维斯(Frank Marshall Davis),而肯戈尔也撰写了关于他的传记),奥巴马政府在十点纲领上是全面全力推进。而我发现有两项最令人震惊的是:美国联邦储备局(美联储)所行使的权力扩张(根据马克思的第五条纲领 : 在政府控制下集中信贷);以及华盛顿对教育的掌控日益集中(第十条纲领)。

在我写下这些共产思想现状后的八年里,我的看法并没有丝毫改变。

美联储继续贬损我们的货币,并为了实践现代货币理论,更促使国会通过超额且失控的预算支出。教育机构已经对我们的孩子犯下严重的专业渎职行为,例如将“气候变迁”的意识形态,强行塞进他们的脑袋,导致出现严重的情绪困扰。现在,还想继续用批判性种族理论(critical race theory)加以虐待儿童和抨击美国社会。(顺带一提,莱文的新书,也有提到如何制止这些(失序的)教育家。)

我相信,我们孩子所面临的威胁,是我们遭遇许多与马克思主义有关的威胁中最急迫的。举两个关于我个人的例子:

(1)近半个世纪前,为取得教师证书,我回到了大学修课,即使在当时,也很少有开授学习有关教学法技巧的课程,顶多是一些随意的大班集体教学法。

(2)一位友人的弟弟在密西根教育协会的教师工会中,拥有较崇高的地位。他居然坚信,父母不应该掌握孩子的教育内容和学习方式。相反地,他认为专业教育工作者,应该对这关键的学习活动拥有绝对的决断权。当前乔‧拜登总统在推行全国幼儿学前班(universal pre-kindergarten)的背景下,他其实可以试着参考最近哈佛大学的研究,幼儿学前教育往往会适得其反,可能造成不适当发展,甚至导致不必要的情绪问题,然后开始出现服用药物状况。

要了解美国的马克思主义,最重要的是不能只看表面上马克思社会主义者的经济议程提案有多进步。如规划中的绿色新政 (Green New Deal),其实是一个精心设计的经济蓝图——从上而下的中央化经济计划。实际上,某些形式的社会主义,就是以政府发起的“气候变迁”攻势来作为主要目标。

如同马克思社会主义议程一样危险的是,马克思主义已远远超出了经济学领域。马克思主义病毒已经感染了我们社会中的所有主要文化机构,包括教会、执法部门、媒体、娱乐事业、学校、美国企业等等。

例如,教会通常有一种“慈善”(捐献)(实际上就是财富再分配)的观点,相较之下,这与马克思的共通点似乎更胜过圣经。再者,意大利共产党创始人安东尼奥‧葛兰西(Antonio Gramsci)的策略,已成功渗透到我们文化中的每个角落,并在左派中发起“撤资警察”运动(defund the police movement),以及用对国家产生仇恨和消极负面情绪等来毒害年轻人的心智,进而取得成效。然后还有一些“觉醒”的伪君子企业(the woke corporations),也掺进来,像美国职棒大联盟MLB,它企图让那些选择不盲目偏袒社会主义议程的人噤声。

所有的这些文化入侵,已经持续了很长的一段时间。一个世纪以前,经济学家路德维希‧冯‧米塞斯(Ludwig von Mises)已证明社会主义在本质上是行不通的。他在1956年出版的《反资本主义心态》(The Anti-Capitalist Mentality)一书中,描述猖獗的反资本主义心态(PDF版本可从米塞斯研究所取得)。还有,前面提到的肯戈尔,他写了一本详细阐述的书,书名为《上当者》(Dupes),记录了许多美国公众人物的案例,叙述他们在有意或无意间,成为了马克思主义思想的代言人。

莱文在他的新书中,呈现了一些我在1987年关于马克思主义思想的书里,所希望做到的事情。我的书,包含了对三项宪法修正案的建议,至今我依旧认为我们需要这些修正案,虽然我也承认让宪法修正案通过是一项艰钜的任务,而且不太可能。相比之下,莱文举例了今天的美国人可以采取的措施,就是从基层面来抵制马克思主义的倡议。这些不是天上掉下来的改革,而是每个愿意反击马克思主义侵略的公民,其能力可及的实际步骤。这就是我们需要的:切实可行的步骤。

尽管马克思主义者已做出了最大的努力,但美国的“自由”还未消失。如果我们每个人都投注一点点心力的话,就可以成功地反击激进者,并继续替我们的后代子孙“捍卫自由”。

原文:Marxism in America: The Culmination of a Decades-Long Movement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作者简介:

马克·亨德里克森 (Mark Hendrickson) 是一位经济学家,最近从格罗夫城市学院 (Grove City College) 的教职员身份退休,他是信仰与自由研究所 (Institute for Faith and Freedom) 的经济和社会政策研究员。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浩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