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招远洗脑班头目徐建政残酷迫害法轮功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8月09日讯】山东招远市洗脑班头目徐建政,其残酷迫害法轮功的罪行被明慧网曝光,徐建政伙同第一任头目宋书琴充当中共的凶残打手,多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其中法轮功学员徐承本、隋松姣被先后绑架到洗脑班迫害,放回家后含冤离世。

据明慧网报导,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大法至今二十二年,山东省招远市洗脑班恶人徐建政积极追随中共恶党,专职迫害法轮功也近二十年了。他为了蝇头小利,出卖良知,泯灭人性,伪善狡猾。

徐建政担任洗脑班头目期间,伙同其他恶人以电刑、捆绑、吊铐、熬鹰、灌食、铐铁椅子、绑死人床、诱骗污蔑、砍、踹、捣、扇、踩、饿、凶器毒打等多种酷刑,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

下面揭露的只是徐建政所犯罪行的一部分。

一、个人信息

中文姓名:徐建政
中文姓名拼音:XU,JIANZHENG
性别:男
出生日期:1963年
出生地:山东省招远市夏甸镇下东庄村
工作单位名称:山东省招远市洗脑班
职务:洗脑班副主任兼会计
恶人榜编号:E000027154
家庭住址:山东省招远市城东区25号楼
妻子:王玉红,退休职工
徐建政有一个儿子

二、迫害事实简述

招远洗脑班成立于二零零一年四月。第一任头目是女恶人宋书琴(明慧网已多次报导过宋书琴的恶行,名字早就上了恶人榜),这个洗脑班先后搜罗了包括警察在内的最凶残打手有:徐建政、孙启全、杜维先、林涛、宋少昌、李建光、赵秀江、曹海军、曲涛、王玉成等。

二零零二年五月,徐建政与宋书琴搭档,当上了洗脑班副主任。当时每天都有很多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到洗脑班遭受迫害。徐建政运用中共的谎言加酷刑的卑鄙手段,使尽浑身解数的拼命“转化”法轮功学员,妄图逼他们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

◎二零零三年元旦前,金岭镇五十七岁的女法轮功学员隋松姣被绑架到洗脑班。因她不“转化”,宋书琴、徐建政及犹大们狠毒的折磨她,二十多天不让她睡觉;揪头发撞墙;晚上,被扒光衣服拖到厕所里冻;指使恶人们对她全身乱踢乱掐;勒索罚款。

过年前,隋松姣被放回家,后含冤离世。这是招远洗脑班欠下的第一条人命。洗脑班主任宋书琴、副主任徐建政逃脱不了罪责。

◎二零零五年二月十四日,徐建政、孙启全、赵秀江等把因劳教后仍不“转化”、放回后又被非法关押在招远洗脑班的法轮功学员杨文杰,从一楼拖到二楼酷刑室。恶人们扒下杨文杰的衣服,把她五花大绑,并故意把胸部勒紧,让她喘不上来气,胳膊反绑吊在窗櫺上六天。

徐建政威胁、打骂她,逼她骂大法,逼迫她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杨文杰不“转化”,也不骂。徐建政、孙启全就自己骂。杨文杰绝食抗议,他们又用野蛮灌食、绑死人床、毒打、铐铁椅子等多种酷刑折磨她。

◎二零零五年十月,辛庄政府女恶人温晓霞领着四个警察,闯入本镇老店村,把四十多岁的女法轮功学员柳耀华绑架到了洗脑班迫害。徐建政、孙启全、赵秀江等把她拖到二楼酷刑室,强行给她戴上手铐、脚镣,绑在铁椅子上,胸前又勒上一根铁链子。

徐建政用一硬物猛击柳耀华的头,她的头被打破,血流满面。徐建政又用手去抠柳耀华的眼睛,用穿着皮鞋的双脚又跺又踩柳耀华赤着的双脚,钻心的疼痛使她几乎昏死。孙启全和赵秀江狠狠地搧她耳光,柳耀华直到被打得脸肿大变形,嘴流血不止。

恶人们打累了,又把柳耀华铐在铁椅子上两天两夜,不让吃饭喝水,不让上厕所。徐建政、孙启全、赵秀江还用脚踹柳耀华的脸,把她双手背铐,用绳子吊在空中近五个小时;放下后,再铐铁椅子,然后再吊起来;反复用这种酷刑十多天。柳耀华被折磨的死去活来,身心伤害极大。后柳耀华含冤离世。

◎二零零六年九月十五日上午,法轮功学员王绍发在送货途中被警察李建光等绑架到招远洗脑班。九月二十七日,王绍发的弟弟(未修炼法轮功)、妹妹去给王绍发送衣服,要求见哥哥一面。徐建政、曹海军等不但不让见,还揪着王绍发妹妹的头发暴打,并狠狠摔在地上,致她当场昏死。又把王绍发的弟弟打昏在地。

◎二零零六年十二月,被非法关押在洗脑班的法轮功学员李文德炼功被发现,徐建政带领曹海军、杜维先等打李文德耳光,把他铐在暖气片上三个多小时,又拖到二楼小黑屋,吊铐着电刑四个多小时。

◎二零零七年一月十七日上午,徐建政、曹海军、杜维先、宋少昌、李建光等恶人把法轮功学员郑美君吊铐起来,逼他骂大法,骂人,郑美君不配合,徐建政不让他吃饭、上厕所。下午,徐建政、李建光等五人把郑美君吊起来实施电刑,郑美君的皮肉都被电糊了。

因招远洗脑班酷刑折磨法轮功学员,周边几个县、市“转化”不了的法轮功学员也被送到招远洗脑班酷刑“转化”。

◎二零零六年四月二十日,烟台渔业公司法轮功学员徐承本被绑架到招远洗脑班单独非法关押。期间徐承本受到了什么样的酷刑折磨,外人无法知道。只知道徐承本被绑架到洗脑班时,体重一百七十多斤。几个月后,只剩了一百多斤,意识模糊。

回家后,二零零七年底,徐承本突然死亡。家人怀疑非正常死亡,请法医鉴定,结论是:中毒死亡。徐承本在家里也没有吃毒药啊!这是洗脑班头目宋书琴、徐建政迫害死的又一条人命。

◎二零零六年八月十五日,牟平市法轮功学员王德江被绑架到招远洗脑班,被单独关押“转化”。徐建政、孙启全等用各种酷刑折磨他,导致他奄奄一息,生命垂危。被洗脑班头目宋书琴、徐建政送烟台毓璜顶医院抢救,医生说,腿要截肢。

◎被非法关押的还有栖霞市、海阳市、烟台市、莱州等市的外地法轮功学员。

◎法轮功学员杨克云不“转化”,徐建政逼她吃不明药物,杨克云不吃,徐建政强行撬开她的嘴灌进去。

◎二零零九年七月二十八日下午,齐山镇法轮功学员王美举被绑架洗脑班后,遭毒打昏死。后半夜醒来后,头部麻木、浑身疼痛、头晕不敢睁眼;嘴里堵着乌黑发臭的血块;浑身爬满了苍蝇,想去厕所也爬不过去,一动又昏了过去。

第二天,徐建政等人还把王美举两手铐住,向两侧斜向拉紧伸直铐在床头上。徐建政又骑在她身上,把她的两脚并拢,用细绳勒紧吊在空中。连续行刑八天八夜,逼迫王美举“转化”。后来几天,每天都制造噪音折磨王美举。

一天早晨,徐建政带领四、五个打手暴打王美举,直到把她打昏。这次,王美举被打掉了四颗牙,满嘴是血。徐建政们又把她拖到二楼酷刑室,绑在铁椅子上两天、两夜。见她不省人事,眼看又要出人命,才叫人把她送到玲珑镇医院急救。

王美举被打的嘴张不开,不能吃饭,不能吃药,徐建政不顾她极度痛苦,指使人对她野蛮灌食、灌药,说是“抢救”。王美举被迫害的九死一生,坚持不“转化”。二零零九年八月二十七日,被徐建政们把王美举送到山东第二劳教所非法劳教。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一日,阜山镇四十八岁的法轮功学员张桂好,被从家中绑架到洗脑班非法单独关押。洗脑班的恶人及警察打手用各种酷刑折磨他,不到二十天,张桂好被活活打死。洗脑班头目有:李海峰、徐建政、孙启全。警察有:王玉成、曲涛等。“610” 头目:刘书举、宋少昌。

这几年,中共恶党又搞“敲门”、“清零”行动,迫害法轮功学员。尽管招远洗脑班已经解体,但徐建政一直没有停止迫害法轮功的犯罪恶行,与“610”配合,到处骚扰法轮功学员,逼迫法轮功学员签不炼功的“三书”。

◎二零二零年五月,徐建政带犹大刘玉玖、毕郭镇、“610”头目金光耀,到毕郭镇西沟子村法轮功学员邱翠敏家骚扰,逼她写不炼功的保证,被拒绝。徐建政就用绑架到洗脑班相威胁。

◎同月,徐建政、刘玉玖又伙同泉山办事处政府人员闯入城区一刘姓法轮功学员家骚扰。

◎二零二零年八月四日上午,徐建政领两个人到张星镇法轮功学员贾广林家骚扰,贾广林不在家。徐建政就对贾广林的孩子下手,以不让孩子上学,威胁孩子带他们到金岭镇贾家村贾广林娘家找到她,逼她签名放弃对大法的信仰,被贾广林拒绝。

◎八月五日下午,徐建政又领四个人闯入了法轮功学员于海霞家骚扰。

◎二零二一年六月二日,法轮功学员陈淑华,柳春燕在街上讲真相时被构陷。恶人徐建政到场后,打电话叫来了七八个警察,把她们绑架到了派出所。

◎二零二一年七月六日上午十点左右,徐建政等五人闯入考家村法轮功学员考富全家骚扰,考富全没在家。下午两点,徐建政等又去了,让考富全签字。

徐建政兼任洗脑班会计多年。洗脑班伙同警察对本市法轮功学员非法抄家、抢劫,到底抢了多少钱,现在也无法统计。而且法轮功学员在洗脑班被敲诈勒索的钱大部分连个白条也没有。还有的学员家人为了能让学员早点出来,无奈送钱送礼。这些钱都上了谁的腰包了?徐建政自己贪了多少,恐怕连他自己也说不清。

徐建政自供五年“转化”了二百多名法轮功学员。近二十年,徐建政接触的法轮功学员大概不下千人,多少人都慈悲的给他讲了法轮功真相,他知道法轮功学员都是善良的好人。可是,他却昧着良心的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

前车之鉴

林涛是本市的警察,与徐建政同龄,他是早期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骨干恶警之一,明慧网早就曝光了他的恶行。仅举一例:二零零二年五月,法轮功学员孙杰英被绑架后,林涛用穿着皮鞋的脚狠踢她的头,对她用电刑,全身到处电,手指、耳朵、脖子上的大动脉,在极度痛苦中,孙杰英咬断了一节舌头,满嘴是血昏死了过去。孙杰英醒来后,林涛对她一脸奸笑,口出狂言:“我到地狱走了一趟,阎王爷不收我,叫我回来还治你们法轮功。你如果不说(真相资料来源),我就叫你成为招远的第五个(当时招远已有四名法轮功学员被打死:赵金华、孙绍美、姜丽英、张琳)。”林涛还狂妄的说:“只要我写份材料,就可以把招远的任何一个法轮功学员劳教,经我手劳教的有近百人。”

今年,林涛年纪不大,就遭恶报死了。徐建政等迫害之徒,你们还不惊醒吗?!

资料来源:明慧网

原文连接:山东招远市洗脑班恶人徐建政的罪恶簿

(文字整理:张莉/责任编辑:刘洋)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