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案惊奇】北京冬奥是中共大“坎” 政权内外两方面分析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8月10日讯】大家好,欢迎收看《新闻拍案惊奇》,我是大宇。

今年7月23日开幕的东京奥运会,持续了17天,正式在8月8日落幕了。这半个多月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其间也发生了不少值得回味的故事,就算到了奥运会落幕前夕,也有赛场故事引起不少关注。

全红婵夺金一夜脱贫 政商夸张犒赏 全家成打卡地】

 

东京时间8月5日,中国的14岁女孩全红婵以高分拿下女子跳水10公尺跳台的金牌,但是小女孩赛后接受采访时,对媒体说,自己赢了金牌,是为了想赚点钱,给妈妈治病,而且说着说着眼泪就在眼圈里打转。这种回答,跟很多大陆运动员,在镜头前那种所谓感谢政府的“标准答案”,差异很大,充满率真。外界也由此开始关注全红婵的家庭。

她来自广东湛江的一个农村家庭,还是一个在大陆被称为“低保户”的贫困家庭,意思就是年收入低于当地的最低生活保障标准。全红婵的母亲本身就多病,还在2017年出过车祸,因此多次住院,家里的经济状况更是雪上加霜。但是“湛江”被称为中国的跳水之都,全红婵因此从小就学练跳水,因为成绩优秀,她13岁就进入了中共的跳水国家队,现在年纪轻轻就第一次参加了奥运,一举拿下金牌。

而全红婵的教练说,全红婵自己训练十分刻苦,每天跳水四百多次,加上天生身体条件好,所以进步相当快,而她背负的,是一个贫困的中国家庭简单而又奢侈的愿望。如果今天全红婵没有拿到奥运奖牌,只是在赛场走这么一遭,也许没有人会记得她,在中共体制下,她会继续生活在一个默默无闻的普通贫困家庭,像好多其他的中国贫困户一样,在社会底层继续挣扎求生。

但是她拿了金牌,一下子就不一样了。根据大陆媒体的报导,至少她会获得50万人民币的奖金,在她的家乡湛江,当地工商联的副主席李子豪,还宣布要送她家一套房子,广东的达智投资公司,还会送她们家一个店面,另外也有企业承诺再赠送全红婵20万人民币现金,等等。与其他在奥运上拿了金牌的选手一样,都会成为各地的“宠儿”、“骄子”,名利双收。

但是像全红婵这样的景况,总让人觉得怪怪的。哪怕你家里穷得要死,只要你没有拿牌,你可能还是什么都没有,但是相反,拿到了金牌,就好像可以一步登天,然后政、商纷纷出重金犒赏,甚至全红婵在湛江的家,第二天8月6日就成了网红和慕名游人的热门打卡地,全红婵一家不得不闭门谢客。

为什么一块金牌就可以大大改变命运,而没有金牌,就还是会被置之不理呢?全红婵的妈妈在接受媒体采访后,甚至无奈地说:直到全红婵得了金牌后,才知道家里有“这么多亲戚”,好多人都一下子过来关心、示好。

【中共砸钱造金牌机器 少数登顶 多少人落魄无助?】

来自《希望之声》的资深媒体人方伟在自己的推特上做了非常深入的分析。他说,中共的体育制度决定,它的体育队伍是不折不扣的“政府军”,选手从小就从少年体校挖掘,然后从地方再一路选拔到中央,最后去争夺那块奖牌,大家看到的,就是那几个选手,但是看不到的,背后还有上百万“垫背”的人,花的钱数以亿计。

而这么做的目的呢,就是在国际赛事上,给中共体制打广告、争门面。得了奖的,那更是一下可以成为金凤凰,受到党媒热捧,地方的商人也会追逐热潮,大力奖赏获奖选手,自己蹭热度的同时,刚好也给了党一个宣传政府的机会,政商两方再完成一次作秀合作。所以,奥运金牌选手获得政商青睐,完全是因为满足了中共的政治宣传需求。

中共喜欢往这上砸钱,但是对于更多在贫困中挣扎的人,中共和许多它体制下的商人,是根本不会去理会的。

可就算是冠军选手,一时的风光之后,等过了热度,党国就像对待其他人一样,对你同样是不闻不问。

中国前体操冠军张尚武乞讨

就在东京奥运期间,一位中国前体操冠军“张尚武”的照片,在网络上广传,讽刺的是,他穿着中国队服,一手拿着讨钱的碗,一手拿着带有自己名字的牌子,在地铁车厢里穿梭。这又是另一个真实的故事。

1983年出生的张尚武,在2001年获得北京第21届世界大学生运动会的吊环项目冠军,还获得了男子体操团体冠军,也算是为中国争了光。不过,2005年因为双脚跟腱断裂退役之后,生活却一直是问题,在北京和天津等地卖艺求生,甚至曾因为生活所迫去行偷窃之事,为此还坐过牢。而在地铁车厢中行乞,则是张尚武的另一幅现实生活中的写实画面。

而在中国大陆,类似在退役后为生计发愁的运动员太多了,他们把最好的青春时光,拿来给中共训练,做金牌机器,但只有少数人能够走到最顶端,其余的,青春之后,从运动员退役下来,那党国常常就要忘记他们。比如海外《大纪元时报》报导,柔道运动员庄朵朵,2009年因病退役,都没钱看病,但是没人理会她;北京亚运会举重冠军“才力”,退役后没钱看病,2003年离世的时候,家里只剩300块人民币,妻子还患有癌症,女儿有哮喘。

举重运动员邹春兰 无法怀孕

另外,大家知道,乒乓球、跳水和举重项目,这都是中国代表队的几个强项,而“邹春兰”就是中国一个非常有名的女子举重运动员。她1971年在吉林出生,1990年获全国举重冠军,并在当时打破了48公斤级的举重世界纪录。她的青春全在举重运动的训练上,没有什么别的技能,所以1993年退役之后,如何谋生成了她一个大问题。

更离谱的是,邹春兰为了党国的赛事,在训练期间,被其教练要求长期服用含有雄性激素的名为“大力补”的药物,致使她退役后很长一段时间,雄性激素都比普通男人要高,长有明显的喉结,还生了胡子,并且无法怀孕。

不过她的事迹被大陆个别媒体曝光,因此还是得到了地方政府和个别机构的非常有限的帮扶,自己开了间洗衣店,但是更多的还是凭借她自己的努力,慢慢才经营起来,有了一些收入,缓解了经济压力,相比以上其他人,在这一点上,她可能还算OK。

但是比较要命的是,我翻看前两年对她的报导中,还是提到,邹春兰无法生育,也就是说,早期为了训练服用雄性激素药物,令她一生都没法当妈妈了。而类似的女子运动员,在中共的体育制度下,还大有人在。

但有的小粉红可能不乐意听,会说,那今年还首次有别的国家有变性运动员参赛呢。是,但是别的不说,至少人家那是运动员自己个人的选择,而在中共,是政府给运动员喂药,改变性征,严格讲,这是违法的。

从张尚武到邹春兰,这些人的事迹,跟全红婵的事,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对比和反差,中国有网民因此在网上呼吁,要当局重视退役运动员的生计。但是,就像中国的退伍军人待遇问题一样,这些一直都没有得到解决。而像邹春兰那种造成终生药物影响的问题,当局又如何补偿呢。而且这也是中共以不正当手段竞争奖牌的另一大证据。

【美国在东奥最后一天反超 金牌奖牌总数均第一】

可就算为了奖牌不择手段,中共在奥运奖牌总数上,也是常常落后于美国,今年干脆在最后一天,当局最看重的金牌总数,也被美国队反超。

奥运最后一天,8月8日,美国队先后在自行车赛、女子篮球和女子排球项目的决赛上,连斩三金!一下子使自己的金牌总数上升到39枚!反超了中方的38枚。而中方最有可能在最后一天夺金的项目是女子拳击的75公斤级决赛,结果选手李倩最终败给英国名将普莱斯。

最终,美国以39金41银33铜总数113,成为奖牌榜第一名,中共是38金32银18铜总数88排在第二,东道主日本则以总奖牌数58枚排在第三位。奥运奖牌榜的第一第二,常常由代表自由的美国和象征极权专制的中共占据,这很有意思,冥冥中似乎也不是偶然,这两个冤家,从政治、军事、经济到体育,无一例外的发生碰撞,代表着世界上自由一方与专制一方,在人类社会的争夺战。

但是说是“战”,仅从体育这个领域讲,中共一方显然是更刻意的,因为它是举全国之力在选拔能争金牌的选手,送到世界上参赛,而美国是个人兴趣和选择为上,联邦机构的资助仅占一小部分,只起到辅助的作用。这真的是两个制度的碰撞,至少从本届奥运的结果来看,自由制度是名副其实的胜利者!

【东奥结束 2024是巴黎 这次奥运谁赔谁赚?】

东京奥运闭幕了,接下去,就是2024的巴黎奥运。8月8日晚间,日本的东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已经把下届奥运的主办权,交棒给巴黎市长伊达戈(Anne Hidalgo)。

如果您8月8日这天晚上在日本东京,有机会跟很多当地民众一样,聚集在东京奥运主场馆“国立竞技场”附近,观看到绚烂的奥运闭幕式“烟火表演”。不少人是提前就穿着轻便的衣裳,在主场馆附近提前排队等待观看烟火,因为中共病毒疫情的关系,日本的奥运场馆,是不允许观众入场的。

为期17天的东京奥运,几乎完全是在没有场内观众的“闭门状态”下完成的,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Thomas Bach)对媒体说,之前都不知道本届奥运还能不能办了,最终采用了闭门方式举行,但是本次奥运还是成功的。

有来自205个国家和地区的一共约11,000名选手参加了本次奥运,33种运动的竞技项目共有339个。这么多选手参与的赛事,如果开放观众入场,至少能带来大约8亿美元的门票收入,但是在疫情的威胁下,东京不得不主动放弃了这一款项。

但是陪着东京主办方吃亏的,还有比赛场地的赞助商,他们在东京奥运场馆砸下了三十多亿美元的赞助款,但因为没有现场观众,很多赞助广告意义大打折扣,还在电视转播,还能为自己的广告牌,带去一定的曝光度。

而门票对东京的主办方来说,还是收入亏损的一小部分,因为奥运推迟了一年举办,东京的主办方为此额外多支出了大约28亿美元。而举办本次奥运,日本拿出了多少钱呢?英国牛津大学做了一项研究,说是花费了154亿美元,还说这是史上最贵奥运。但是这种形容并不能被所有媒体采信。

因为根据包括美国外交关系协会(CDR)等机构的统计,至少2008年北京奥运,支出就比日本多得多,花了四百多亿美元,但当年收入仅有36亿美元。2012年的伦敦奥运,根据相关机构的统计数据,支出也比东京奥运多得多,达到180亿美元,但收入也不算多,只有52亿美元。

而本届东京奥运,因为疫情的冲击,注定也是入不敷出啦。美联社报导说,普通人常常误以为举办奥运会提振地方经济,实际上不会,根据近30年的数据统计,奥运对举办地的经济、就业以及吸引观光客等各方面来讲,无论是短期或长期,都是收效甚微,举办奥运对经济没有任何显著影响。

而所谓的“奥运效应”,最多就是举办国利用奥运赛事,可以修建一波新的基础设施,提高曝光度从而在国际上更知名,给自己打广告,相当于花一笔钜额广告费在国际上宣传了一下自己。

那国际奥委会,就像是一个大型的广告中介,可以藉举办奥运之机,大赚一笔转播费和赞助费,其中,国际奥委会75%的费用来自于出售各项赛事的转播权。而本次东京奥运的最大受益者,应该就是奥委会,这是美国媒体的报导,认为国际奥委会在东京奥运没有现场观众的情况下,仍然靠出售转播等收入,赚到了超过30亿美元。

所以人们因此也可以了解,为什么中共这么热衷搞包括奥运在内的各种国际体育活动,它不赚钱,但是却是砸钱搞国际公关。

中共所谓改革开放后,对搞国际各种活动很是成瘾,但是最近两年,中共因为病毒瘟疫、香港、新疆、台海等多重事件,在国际上名声已经很臭了。它接下来以搞公关、给自己打广告为目的的国际大型活动,也将面临空前的抵制浪潮。

【东京后轮到北京过关 抵制冬奥声浪大 IOC喊“中立”】

东京奥运结束,人们的奥运焦点不是一下子去到了2024巴黎奥运,而是2022的北京冬奥,距今只剩下半年时间,将在2022年2月4日开始,到2月20日结束。

但是正因为我们刚刚提到的那些事件,现在2022北京冬奥正面临抵制潮。但是可悲的是,国际奥委会(IOC)以“政治中立”为由,目前是拒绝更换2022的冬奥会举办地,哈,人命关天的事,成了“政治中立”,国际奥委会的答复令人作呕。大家也看到了,近两年这么多的天灾人祸,它不仅限于中国大陆,而是国际性的,只不过大陆表现得更突出,如果相信有“天意”,有“善恶果报”,那这也可能是因为在当前,良知的堕落,它是在国际范围内发生著,就像国际奥委会的这种“政治中立”,其实就相当于面对中共的人权暴行,背过身去了,摀住了双眼。

而这件事也提醒了我们,2022北京冬奥将又是一场世界各国、各机构,在善恶间选择的一次站队、表态。

曾有人说,既然有上天,为什么不一下子把恶人都除掉,干嘛让他们横行霸道呢。其实我个人觉得,上天自然有上天的智慧和用意。写剧本的人都知道,有一派剧本写作的观点认为,如果正反两个角色,反派角色太弱小的话,正面角色也会没有力度,表现力会差很多。这也不一定对,只是一种观点。

那么从另外一个角度讲,邪恶的充分表演,不正好给了我们分辨它的机会吗?看到了这么多的是是非非,最终是选择强权、暴力、伪善的一方,还是选择自由、平和、有良知的一边呢,这就能看得出来。

国际奥委会起码截至目前,显然是站到了反面角色的一方,它所谓“政治中立”的理由只能是糊弄傻子。显然它是为了利益,畏于邪恶强权,不敢现在跟中共撕破脸,不然,面对那么多中共人权侵害的铁一样的事实,包括国际奥委会的任何国际机构,都应该处于良知拒绝跟中共合作。

就像国际上很多西方机构,为了各种个人权利啊,可以跟一些西方企业或政治人物,针锋相对,这他们都干过,但是到中共这,就变成“政治中立”了,“双标”的表现可见一斑。

但是这也只是截至目前的消息,接下去半年,随着北京冬奥的时间邻近,会有越来越多的抵制声浪出现,不管北京冬奥能不能成功举办,本次赛事,恐怕会反而成为中共当局被进一步曝光,在国际上被展示真相的一次机会。

【2022北京冬奥是中共政权一个大“坎” 政权内外两方面分析】

而实际上,“北京冬奥”对中共政权本身来说,它又是一道坎。

第一方面,现在疫情还看不到终点,随时爆发疫病的危机,应该会持续到2022年北京冬奥期间,届时疫情在北京会是怎样的表现呢?如果轻还好说,如果重,那会带来两个问题。一是按照中共的做事习惯,还有当前前景不明朗的局势,它应该不会像日本东京那样,被迫为了疫情将北京冬奥延期,它可能会制造假数据,营造北京很安全的假象,大批辆强制转移确诊患者,在比赛场馆区域和其它一些地方,强行划出所谓安全区,作为接待外国运动员的场地和窗口;

二是,这跟上一点是相连系的,中共的强制措施,会触发更多的社会问题,引起民间不满。而且按照中共的做事逻辑,它一定会在北京冬奥前,就用最笨最原始也最不近人情的办法,死守北京,防止冬奥期间在北京爆发疫病,而这种“死守”,无论对民间,还是对中共各级机构来讲,压力都一定是非常大。所以从现在开始,一直到冬奥结束,北京市的压力我想一定不会小。

除非习近平当局愿意真的彻底闭关锁国,完全走上跟美国为首的西方决裂的道路,如果那样,要不要“冬奥”这个展示窗口,也都无所谓了,反而对这个邪恶政权来讲,也是个一了百了的方便事。

而以上两点都有迹象,所以现在这个前景,还不是很明朗。

首先,北京市当局在8月6日发布《北京市突发事件总体应急预案》,声称有重大突发事故,主责部门必须第一时间通过权威媒体向社会发布,最迟也得在5小时之内。这个话前后矛盾得有点太厉害!很有文章。

你说第一时间,按照我们做新闻的习惯,那对“第一时间”的理解,最多最多就是半小时之内就得反映了,理想的是几分钟之内,这才叫“第一时间”,但是你说“5小时之内”,这个有点让人想笑。

其实按中共的心理呢,“第一时间”是它想表达的紧迫感,而“5小时之内”,是中共各部门和各级党官,为了给各种重大事故定性、商议报导口径和基调,而设计的一个时间框架,估计北京市当局,要为这个“5小时之内”的时间设定,内部还要开会讨论,设计如何能实现“5小时之内”就能上达中央、为事件定性的过程。

而这个“第一时间”和“5小时之内”的对比,体现的是中共独裁体制的一大缺陷,一般在美国,那媒体是自由报导,真的有重大事件,直接报到了,但是中共这审核,得考虑对政权的影响,美其名曰“社会秩序”,所以呢,公众知道事故的时间就会拖后,至于会不会带来新的问题,中共不会考虑。

而北京市新颁布的这一举措,表面上看,我想,跟为了预防2022北京冬奥前的“变故”,做的预案。正好这个举措发布,是在东京奥运即将结束的前两天。

其次,中共是不是想跟美国等西方国家撕破脸呢?这个现在只能说有这个趋势。最近的例子比如8月4日,党媒新华社发表文章,说《美国同盟体系“七宗罪”》,大家看啊,它没有只说美国,而是“美国同盟体系”,连欧洲和亚太的盟友都算上了。

这篇文章的目的,就是要告诉公众,搞坏外交,不是中共的责任,而是“美国同盟体系”亡我之心不死,要“美国同盟体系”担责。这是很罕见的,通常党媒只骂美国,现在是一起骂。上周我还跟大家报导说,中共大外宣媒体自己说,习近平正在考虑以更激进的立场对待美国和西方,现在看来,还真的是朝这个方向走。

以上是“北京冬奥”对中共政权来说,也是一道“坎”的第一个方面的分析。

那第二方面,就是“2022北京冬奥”前,也是习近平与其党内敌对势力,发生拉锯战的高潮期。现在北戴河会议应该正在进行,这是一场党内讨价还价的会议,目前有传言说,党内想搞下习近平的暗潮涌动,但是未必很快成真,因为习毕竟握著军权,北京中央警卫局的负责人,也刚刚更换,之所以换人,那习肯定是换上来自己觉得更保险的人。

可是呢,短期内他们可能没办法把习怎么样,但是他们可以在背地里搞事啊,那北京冬奥也是一个契机。如果北京冬奥搞砸了,或者是出现什么变故,那这责任,习的敌对势力是一定要他背的,搞不好会成为2022年秋天,习近平要继续连任时,遭反对派发难的“把柄”。

所以,从“内斗”的角度来看,北京的政治形势,在北京冬奥前一定也不会轻松,习近平除非要跟西方彻底决裂,不然,他应该不会想北京冬奥搞砸,在北京、中国国内,还有国际上,习近平当局也许会为了北京冬奥,跟各方死磕,把风声搞得更紧,气氛也会更不愉快。

好,我在Telegram上的观众讨论群是t.me/xwpajq_us,节目信箱是xwpajq@gmail.com,还有我的会员网站,网址是dayuus.com。也欢迎您订阅本频道,并点击小铃铛,获得节目发布通知。那感谢您的收看,我们下期再会!

加入会员观看独家:https://ept.ms/2Re72pA
大宇会员网站:dayuus.com
支持大宇: https://donorbox.org/dayutime
欢迎订阅 +打开小铃铛: http://bit.ly/PAJQsub

《新闻拍案惊奇》制作组

(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