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斌:假如全红婵没有压住命运的水花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大陆穷苦农民的女儿、14岁的全红婵东京奥运会上一跳成名,全家人的命运随之逆转!

据大陆媒体报道,全红婵2007年出生在广东湛江麻章区麻章镇迈合村的一个低保户家庭,父母都是农民,全家年收入不过万余。全红婵是家中老三,上有哥哥姐姐,下有弟弟妹妹。家里靠着父亲种甘蔗为生。

2017年,全红婵母亲遭遇一场车祸,撞断几根肋骨,此后住院把家里积蓄花光,这让原本就贫困的家庭雪上加霜。至今,其母未完全恢复仍需要治疗。

在赛后的新闻发布会上,全红婵略带哽咽的说,妈妈治病需要挺多钱的,我就感觉自己也得挣钱,好寄回家给妈妈治病。

“放假只能回家,回家又没去别的地方玩,就只能在家里。唉,没钱,我连游乐园没有去过的,动物园我也没去过。”而她比赛结束后最想做的就是“去玩游戏,玩一些抓娃娃之类的,去游乐园玩一玩。”

她还说,“今晚我要吃很多好吃的东西,现在我特别想吃辣条。”

夺得冠军后,全红婵成了中国的“香馍馍”,给她家送钱送房送东西送门票年卡的络绎不绝,就连辣条也没落下,湖南平江食品行业协会连夜送了一车辣条到全红婵家中!

但令全红婵最高兴的还不是这些,而是她妈妈的病再也不愁没钱治了:村里第一时间就送去十万给她妈妈治病,当地卫健委登门慰问,承诺为她妈妈提供最好的医疗,湛江商会承诺承担她妈妈的治疗费,广附一医院表示要为她妈妈提供全方位医疗保障……

和大家一样,我由衷的为全红婵一家的翻身而高兴。但高兴之余,也情不自禁的想到一个问题:假如全红婵这次没有夺冠,没有压住命运的水花会怎样?不言而喻,发生在她和她一家人身上的这一切都不会有。

正像一位网友说的:“我毫不怀疑,如果全红蝉发挥一般,没有‘压住命运的水花’,无论是网友还是当地卫健委还是她家的亲戚,谁也不会多看这孩子一眼,遥远得就像火星上的一捧土;如果她哭诉自己母亲的病和父亲的贫,不仅不会带来照顾与厚爱,反会受到无情的奚落,陌生得就像另一个路人甲。”

一个现成的例子:东奥会射击比赛,中国选手王璐瑶以625.6环无缘晋级。随后,她发微博说:“各位抱歉,很遗憾,我承认我怂了,三年后再见吧~”,结果被一众群情激愤的网友骂成“跪族”,喊她立刻“滚蛋”!

在全红婵的老家迈合村,类似她家那样的低保户就有38户,试想,类似的低保户在全中国又有多少?哪家的孩子不想改变贫穷的命运?哪家的孩子不在为实现自己的梦想在努力?但全红婵有几个?全中国只有一个!

其实,运动员已经是比普通人相对更靠近成功的群体了。他们改变命运的机会,至少万中还能有一。而一万之中绝无机会压住“命运的水花”的那9999个,才是普罗大众的常态。

在文明国家,穷人改变命运,一靠自己的努力,二靠体制提供的空间。而在中国,穷人改变命运,只能靠万分之一的奇迹。全红婵的故事,不可能在文明世界上演,只能在中国上演。这是对中共吹嘘的所谓“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的无情讽刺!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作者提供/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