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赫:布林肯为何在东盟会议批中共核扩张?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8月6日,在东盟区域论坛外长视频会议上,非同寻常的,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就中共核武库的快速增长表示严重关切。“这凸显了中国(共)如何急剧偏离其奉行几十年的最低限度核威慑战略”(国务院声明语)。

为什么说“非同寻常”呢?第一,在东盟区域论坛外长会议上,美国批评中共在南海提出非法海洋主张、不断进行挑衅,批评中共侵犯人权,几近惯例,但批评中共的核威胁,这大概是近年来的第一次。

第二,1995年东南亚十国签署《东南亚无核武器区条约》;2011年11月中、美、俄、英、法五个拥核国家与东盟就该条约议定书问题达成一致;2013年该条约生效,2017年被延长至2022年。虽然,中共早在1999年正式宣布将批准《东南亚无核区条约》,且于2014年与东盟就签署《东南亚无核武器区条约》达成一致,但迄今未见中共签署;而中共至少最近20年一直在核扩军,现在中美竞相争取东盟,“中共核威胁”问题自然是美国要摆上台面的。(本次即第54届东盟外长会议和相关会议举行期间,东南亚无核化武器区条约委员会以视频方式召开会议。)

第三,更重要的是,中美全面战略竞争,“中共核威胁”问题已是拜登政府的外交重点之一,这不再限于美中之间或美中俄之间,而是要将其扩展到区域外交、全球外交等层次。布林肯这次的表态,就是一个明显信号。

我们知道,上届美国政府高度重视中共核威胁,放出了两个大招。首先,退出中导条约。2019年8月2日,这个冷战时期(1987年)美苏签订的重要条约寿终正寝。美国退出的原因里,俄罗斯没有遵守中导条约还是第二位的,最主要的是该条约束缚了美国,使其不能放手对付中共。在过去30年里,中共不受《中导条约》约束,建成了世界上最大的陆基中程导弹库,对美西太平洋驻军构成严重威胁。中共的中程导弹可以覆盖台湾日本和印度,另外,还能突破“第二岛链”打到美国。

时任美国总统川普在正式退约前一天对记者说,也许美国和俄罗斯可能会就新的更广泛裁军条约进行谈判,但新条约要包括中共。而中共一直表示无意参加美俄的裁军谈判。

其次,美俄《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续期,中共必须加入谈判。该条约2010年签署,2011年2月5日生效,有效期10年。在签署该条约的2010年,奥巴马政府并不重视中共的核武库。但中共一直悄悄进行的核扩军,到川普政府时就不能不正视了。2020年开始,美俄就该条约到期后的后续问题进行会谈。川普政府一直要求中共也加入限制战略武器谈判,把美俄的双边谈判变成三方谈判,但一直遭到中共的拒绝。

当年6月,美俄在奥地利维也纳展开为期两天的谈判,获邀的中共没有出席。几乎同时,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瑞典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SIPRI)发表全球核武报告,指中共去年增加三十枚核弹头,由二百九十枚增至三百二十枚,增幅乃各国之最;并估计,中共将二百四十枚核弹头分配到海陆空三路发射的导弹上,其余八十枚用作新系统开发。他们分析,中共正处于核武库现代化的重大时期,首度发展“核三位一体”,同时具备新的陆基、海基导弹与空基核武能力。

不过,川普政府立场后有变化。《华尔街日报》当年8月报导,几个月来一直坚持要中共加入美俄核武器控制谈判的川普政府暗示,将寻求与莫斯科谈判一项单独的框架协议,看看北京方面是否能稍后加入。今年1月20日拜登政府上台后,进一步调整谈判立场。2月3日,俄美双方当天互换外交照会,完成延长《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有效期(至2026年2月5日)协议的相关内部程序,协议即日生效。

拜登政府之所以快速与俄达成《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续期5年,一个重要因素仍是中共。据说,在美方内部存在一种广泛看法,认为美国与俄罗斯的军备竞赛并不会重新开始。相反,他们认为真正的危险在于中共,因为在中共军事预算逐年增长之际,它不会停止生产先进武器。

川普政府的这两个大招,虽然没有达到预期效果,但其精神实质——中共核扩张带来核威胁,却被拜登政府继承下来。

可以预计,布林肯这次在东盟区域论坛外长视频会议上严重关切中共核扩张,只是开头,接下来美方将就中共的核政策问题以及更广层面的中共军事透明度问题,与中共激烈交锋。中共可能陷入“透明困境”,其所宣称的核武政策谎言将被国际社会日益看穿。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