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州:中共的暴政杀器——派出所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在中共迫害法轮功二十多年的运动中,其罪恶体制内的单位都被胁迫参与了迫害,那走在最前面迫害善良的机关叫什么名?制造冤案次数最多的是哪一个单位?直接和间接参与虐杀善良的执法执行部门是谁?人们可能会异口同声的说:是中共派出所。对,就是中共豢养的这个暴政杀器,一直在行凶作恶,祸害一方,无法无天,已经成为中共迫害善良,杀人越货的打手、刽子手

中共的派出所,是中共公安机关派驻在基层的专职执法机关,也是中共盘踞在基层的专政暴力机器,遍及大陆的乡镇、大型厂矿、学校、企事业单位等,它驻扎在地方基层,人事、装备、办案经费、办案方案等却由上一级公安机关调配指挥,目前,中共的派出所所长同时兼任地方政府行政副职或助理,双重职务,办案装备实现了科技化现代化。这显示派出所在地方的特殊性和重要性。

一个派出所虽然只有所长或副所长、指导员、刑事及户籍警员和大部分协警共一二十多人,却拥有立案侦查、抓捕疑犯、关押拘留、移交司法、押犯入狱等等权力,几乎行使公安机关的一切执法权力,独霸一方,派出所在名义上是维护一方治安,确保地方平安,但在中共的独裁专制下,那些公权力缺乏监督,往往变成邪恶势力的特权,特别是在政治流氓集团的侵淫纵容下,直接变成了它们的流氓霸权,于是,处在基层的派出所,随之变成了那些犯罪集团最得力的暴力打手。所以,自诩“为民执法,文明执法”的派出所,在中共历次运动中,表现出来的却是欺压民众、虐杀百姓的野蛮而凶残的真正面目。

一九九九年,中共发动全面迫害法轮功运动时,大陆已经处在所谓开放时期,当局甚至提出了“依法治国”的政令,许多民众以为中共或许多少讲点法律了,公安派出所或许变了,应该真正回到法治轨道,依法办案了,不会再去杀害民众了,但是人们错了,运动中,派出所确实变了,变的阴暗狡诈,不再公开杀害民众,却在暗中虐杀善良,只是杀人的形式变了,行凶杀人的本质没有变,充当中共刽子手的凶残面目没有变,甘当中共的暴政杀器没有变。作恶过程中,派出所虽然对善良者干尽了打砸抢吓逼的恶行,也只是派出所附带的一惯的恶性恶行,它真正的目的是虐杀善良人的生命。

迫害中,各地派出所参与了直接杀人和间接杀人的两种罪行,直接杀人指派出所在非法抓人和逼供过程中直接虐杀生命,包括活摘器官,它可以在派出所、看守所、当事人家中、当地或外地,可以在任何地点时间将人杀害,甚至可以在极短的时间内将人杀害,行凶杀人时,都是以各种酷刑相向善良人,如长时间的暴打、电击、铁椅子、约束衣、打毒针、灌食、十字架、手铐脚镣、熬鹰、针刺、坐小板凳、坐飞机、倒栽葱、冷冻、烧烤、暴晒、不准大小便等等。

间接杀人是指派出所将非法抓捕或反复抓捕的善良移交检法机关构陷投狱,由狱警实施虐杀,派出所在公检法司犯罪共体分工中,提供了被虐杀的人质,处在杀人链条犯罪的始点,没有派出所绑架提供的人质,就不存在狱警的杀人机会。不伦是直接和间接杀人,杀人者杀人后,都在制造共同脱罪毁证的办法,那就是强行给冤死者鉴定为“自杀”和“病死”,然后逼迫家人快速火化,企图造成死无对证。二十多年了,这已经成为中共派出所杀害善良的一种血腥模式。

行凶杀人,作案者当然是心虚惧怕制裁,一般都是选择逃之夭夭,但中共派出所毕竟是具足侦查与反侦察能力的机关,所以行凶后,表现出来的是个非常娴熟老练的职业杀手的做法,除了胡乱做个假鉴定欺骗家人外,还常常封锁作案现场,威胁家人,掩盖真相消息,不许家人请律师起诉,不许上访讨公道,不许接触法轮功学员,不许向社会讲命案真相,并且以开除公职要挟冤死者亲朋;对内部人员订立攻守同盟,统一口径,禁止向外界透露消息,或者把凶手调离工作单位,或者给协警一点封口费将其辞退等。

由于中共公检法司办案都是黑箱操作,在一般人的思维中一直造成一个误解,只要抓人的派出所胡说案件已经交给上级对口业务部门了,就认为案件与派出所没有关联了,事实恰恰相反。对于刑事案件的办理,派出所是这样安排的,专人专职专案,由指导员或负责刑事案件的警员抓人成卷后,确定是行政拘留还是刑事拘留,行政拘留的直接送进拘留所直到期限释放,刑事拘留的送进看守所关押,并报告公安国保,国保定性定案后,转交检法机关,进入所谓的法律程序,在检察院决定是否逮捕和公诉,法院调查和审判阶段,律师介入会见阅卷等时,派出所必须与他们保持紧密联系,提供案卷、现场证据、补充所谓证据等,包括家人会见,都得持有派出所的手续和意见,即使案件非法判决后,派出所还要和610及法警一同将当事人投进劳教所或监狱,反复迫害,直到将善良人摧残致死。每一桩冤案命案都是派出所在连续制造,怎么与之没有关联呢?

为了摆脱杀人凶手的凶残形象,派出所还时常装扮伪善的一面,如利用所谓回访的机会,给法轮功学员和家人买点面米等,说什么“来看望你”、“给办个低保”、“送点年货”、“在家学炼,别出去说”,“给你除名”、“签字以后就不找你事了”、“上边叫我们干的”、“我们是刚刚调来的,以前的事与我们无关”、“我们不干涉个人信仰”等等,其实这是派出所的奸计,他们在说好话的同时,仍然干着坏事,给拍照录像录音,贼眼到处瞅看,探听当事人的态度,有的还偷偷在家给安放了窃听器,而一旦到了所谓敏感日或得到什么线索,派出所恶徒便会突然蜂拥而入抢劫抓人,再次表演他们直接或间接杀人的把戏,真是好话说尽,恶事做绝。

“利用x教破坏法律实施”,这是中共派出所抓捕好人,陷害善良的所谓法律依据,但这条法律在当今法学理论上证明是一条恶法,恶法非法,是无效的,根本就不是什么法律依据,就中共体制内所谓的法律来验证,这条法律直接严重抵触宪法,更何况中共执法者答不出来法轮功学员到底破坏了那条法律、无法证明造成了什么社会危害?所以这条法律完全是中共陷害善良的欲加之罪,恰恰证明是中共派出所及同案犯在真正破坏法律程序,破坏法律实施,破坏人类法治。但中共派出所一开始抓人就在沿用这条恶法,司法机关也一直沿用至今。

一边以执法者的名义践踏法律,抓捕好人,杀害善良,一边披着法律的外衣恶法相向,强加之罪,陷害善良,古今中外,还有比中共派出所更暴政的执法机关吗?还有比中共更流氓的流氓霸权吗?迫害中,各地派出所在政法委、610、国保的操控纵容培植下,已经打造成监控网络化、网格化、网监化为一体的大数据网特机制,时刻监控监视刺探著民众的活动信息,并历练成了抄家绑架、酷刑洗脑、劳教判刑、反复加害、秘密虐杀为一体的恶性循环罪恶体系,随时将抗争的民众抓捕杀害。

二十多年来,中共利用派出所这个暴政杀器,直接间接杀害了不计其数的善良和社会正义人士,给中国人民造成了无数的伤痛和苦难,导致当今中国道德无度沦丧,法律失衡无道,暴政大行其道,人民怨声载道。

法律失道,但天理公道;暴政再暴,难逃恶报。全国范围的大量恶报不断出现后,尤其是发生在中共公安系统包括派出所内的恶报,震慑了警察,警示了协警,往日里他们那种“政府担责,政治正确”为支撑的犯罪心理,彻底崩溃了。恶报促使他们回头警醒,了解真相,远离中共,恶报必将促使中共派出所中断恶行,最终导致中共瓦解分崩。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