欣言:为什么这些“密接者”不染疫?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现在大家一听到“密接者”(密切接触者)就避之唯恐不及,哪个地方出现疫情,家属、同事等密接者就成为首批隔离对象。这波德尔塔病毒侵袭导致疫情更为严峻,已经出现民众在密集排队检测中染疫,其中包括南京两岁的孩子和一个八个月大的婴儿。可能有人说,这都是碰巧了,是偶然因素导致的,中招了也没办法,人们不去思考“偶然”的背后因素是什么。南京官方称零号病人是上飞机打扫的保洁员,很多人提出异议,从俄罗斯到南京的航班,检测出七人呈阳性,途中飞行九个小时,为什么同机乘客都没有染疫,而保洁员上去打扫半个小时就染疫了,并且引发这么大的疫情?

实际上,至今科学家也解释不了病毒来自哪里,病毒到底是怎么传播的,应该清零还是可以与病毒共存。在疫苗研发跟不上病毒变异的现实面前,人们是否还有其他路径选择呢?答案是肯定的,因为上天慈悲于人,总是给人类留着出路,就看人们是否醒悟。我们知道中国古代讲“神目如电”、“善恶有报”,福祸因果没有什么是偶然的。下面让我们看看几个密接者为何能安然无恙。

同吃同住的同事染疫,他却没事

台湾法轮功学员梁琼予的先生在国外工作,那个国家疫情很严重,她每天与先生通话,告诉他诚念九字真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能得到大法的护佑,这是最好的避疫良方。但是,理工科出身的先生信奉无神论,对她的话不以为然,甚至非常排斥。奶奶也为孙女婿着急,有一次对着电话大声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吩咐孙女婿跟着念,先生不好拂逆长辈好意,便跟着奶奶念了。

当时,先生同宿舍的室友咳嗽得很厉害,严重时咳到快断气的感觉,将近一个月仍未好转。有天刚下班,先生正和琼予打电话,公司紧急通知他不要回宿舍,刹时有如响雷轰顶:“怎么?难道是我确诊了?要不,怎么不让回宿舍?”琼予安慰先生:“不要想那么多,你就开始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好,我会念。”琼予没想到先生第一次这么痛快地答应了,生死关头,态度整个转变了。

当天晚上,主管告知,是先生的室友确诊染疫。两人同一个部门,同住一宿舍,共用一台冷气、卫浴设备,一个月除了四天休假外,几乎二十四小时在一起,所以先生也需搬出宿舍,单独隔离。之后,每隔两星期就进行一次检疫,连续三次检测,先生都是阴性反应,而室友直到第四次才变成阴性。

惊险过后,先生对法轮大法心悦诚服,感谢大法在危难时刻保护了自己。回台湾后,他报名参加了学习班,并阅读了宝书《转法轮》,明白了法轮大法是教人修心向善,返本归真的高德大法。

梁琼予(右)和奶奶一起打坐。(明慧网)

在武汉当医生护士的孩子们都安全

一位家住武汉的法轮功学员在《武汉肺炎荼毒武汉 我的家人都安全》一文中说,我的小女儿和小女婿都是武汉某大医院的护士,小女婿还是急诊科的主要护士,疫情期间每天都在接触、面对各种病人,他们医院已有不少医师、护士被感染,他俩都处在极度的恐慌与高压中。

二零二零年一月十八日,还有一周就要过大年了,我们让他俩回家来和我们一起提前吃年饭。看到小女婿沉默少语,焦虑,精神萎靡不振,我就再次给他俩讲真相,并叮嘱他们一定要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是大难来时保命的真言。他俩都听进去了。加之他们早已“三退”(退出中共党、团、队),所以在武汉疫情最严重的时期,在被病毒包围的环境中工作,他俩都没有染疫。大女儿是武汉某医院的医生,在疫情期间被安排在发烧门诊工作了一个月,直接接触的都是发烧的病人,其中就有已感染了武汉肺炎的患者,但也平安无事。

整天穿梭在饭局中的爸爸没染疫

一位武汉法轮功学员在《武汉重灾区中 我们一家的幸运》一文中说,武汉肺炎病毒疫情开始时,由于中共的隐瞒与欺骗,所以并没有多少武汉人重视这件事情。当时正处年底,许多人都在走亲访友和吃年饭。爸爸朋友多,几乎每天都在参加大大小小、多则几十、上百人的年夜饭和宴席,直到封城前,天天都在餐馆酒店里穿梭,真的是相当危险啊!

爸爸的一位朋友A在二零二零年一月十一日前参加了两场同学聚会,A朋友的一名同学患有武汉肺炎,结果A和妻子都被感染了,没多久A和A的这名同学都病逝了。那段时间,爸爸微信群里尽是朋友染疫的消息,爸爸虽然也担心害怕,但他内心明白我们家有大法保护,内心压力也小了很多。爸爸虽然不修炼,但看到我和妈妈身心健康,他知道法轮大法是正法,并做了“三退”(退出中共党、团、队)。后来,每当爸爸说起年前每天吃吃喝喝的日子时,无不感慨他没被感染上是有多么幸运!

武汉肺炎在我们家族失去了传染力

一位家住湖北的法轮功学员在《武汉肺炎在我们家族失去了传染力》一文中说,我们家族有三十多口人,大年三十,在农村老家的二十多人还一起吃了年夜饭。

正月初一,我堂兄就开始发烧、咳嗽,初三就确诊为武汉肺炎。我们家族中除堂兄一人外,其他人都要了大法真相护身符,也支持大法,并做了“三退”。堂兄被中共谎言欺骗,曾公开攻击大法。后来我们多次和他讲真相,他嘴上不说了,脑子里还是中共灌输的那一套。

我知道后再次给堂兄打电话,跟他进一步讲真相,也举了许多念“九字真言”康复的实例。这一次他问我“九字真言”是什么?我告诉他是 “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跟我念了两遍,并同意继续念。结果当晚就不发烧了,不久就病愈出院了。

堂嫂相信法轮大法,她喜欢看大法书,说看书可以消除各种烦恼;喜欢听明慧广播的“神传文化”故事,有时也打坐炼功。这次堂兄得了武汉肺炎,堂嫂帮他端茶倒水,洗澡按摩,属于密切接触者,但一点事也没有。堂兄的儿子、孙女以及一起吃饭的二十多人都属于密接者,但却没有一人被传染。村里的人说:“这武汉肺炎在你们家怎么失去了传染力?”其实,我们家族的人都知道不是武汉肺炎失去了传染力,是法轮大法保护了我们。

和姑父成天在一起的姑妈平安无事

一位法轮功学员在《看来武汉肺炎真是长眼睛的》一文中说:我大外甥的媳妇、姑妈的小儿子都感染了武汉肺炎,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后都好了,可是姑父就没有这么幸运了。二零二零年过年前,姑父把中共十大元帅画像拿回家贴上。姑妈想把它处理掉,他还不愿意,说贴在家里好看。姑妈说就是它惹的祸,刚贴上第二天小儿子就得了武汉肺炎,还不醒悟,招惹这些不好的东西。可是姑父不太相信,还说些不好的话,此后他很快得了武汉肺炎,咳得很厉害,住院后几天就去世了。

乡下大队让姑妈出去隔离,姑妈说我一个人在家隔离就行了。大队消毒员都不敢靠近她家,让她自己把家里消毒完,把东西丢出来。姑妈天天在家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后来检测一切正常,他们还觉得很奇怪。看来病毒真的是长眼睛的,姑妈成天和姑父在一起也没被传染,其实是她相信大法得到了福报。

研究报告:“九字真言”有奇效

事实上,人生病有深层次原因,并非表面上看得这么简单。现在科学也发现物质和精神是有联系的,人的所思所想都与身体有关。中共建政以来在土改、大饥荒、文革、六四等历次运动中导致八千万中国人非正常死亡,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掀起了对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的残酷镇压,至今长达二十二年,这些恶行被世界所谴责,天理不容,天灭中共是必然,早日退出中共组织,远离共产邪灵,不受邪灵侵扰,是最好的自救良方。

那为什么这些密接者诚念“九字真言”就能躲避瘟疫侵扰呢?这些是个例吗?去年九月,一篇《新冠病毒疫苗研发困境及出路之思考》论文,对二零二零年一月一日到五月三十一日其间来自世界六个国家、六个族裔的三十六例合格病例进行了研究,发现患者总体症状改善率为百分之一百,尤其是十一例重症患者中有十例痊愈,一例好转。在明慧网等报道中,我们还看到不少这样的例证。

研究报告指出,我们对“九字真言”的效果感到惊讶的同时,也不得不重新审视、思考现代科学、医学未来发展之路。真正要从人体彻底清除病毒,需要依靠人体自身的免疫系统的功能。法轮大法是性命双修功法,是佛家高德大法,具有强大的正面能量,当人诚心念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时,这种强大能量场就能传递到念诵者身上,帮助人增强自身的免疫力,增强免疫系统的抗病毒能力,正所谓《黄帝内经》所说“正气存内,邪不可干”。

原文链接:为什么这些“密接者”不染疫?

(转自明慧网/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