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见快评】党媒遭瑞士打脸 张文宏挨批斗?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8月12日讯】朋友们好,今天是8月11日(星期三),欢迎来到《远见快评》,我是唐靖远。

这两天真是非常有意思,中共发动的有关病毒溯源的信息战是攻势连连,一波接一波。我曾经在推特发了一条推文,说中共的打法是气势汹汹狂轰滥炸,而美国的打法是后发制人精准打击。没想到话音未落,中共就被立地兑现了一次,只不过非常令人意外的是,这次给了中共一记精准打击的不是美国,甚至都不是美国的盟友,而是真正称得上自古以来的永久中立国瑞士。

党媒虚构瑞士专家被打脸

8月2日,头号党媒《人民日报》发表了一篇名为“瑞士生物学家:新冠溯源成美攻击中国政治工具”的文章,痛批美国在病毒溯源问题上“甩锅”中国,文中频繁引用了一位据称来自“瑞士伯尔尼的生物学家威尔逊‧爱德华兹(Wilson Edwards)”的专家在脸书的爆料,声称有世卫组织相关消息人士告诉他,拜登政府正不遗余力地重建美国在世卫组织的影响力,并试图主导关键议题,说“美方试图更改新冠不大可能从‘实验室泄漏’这一结论”,以及“痴迷于在溯源问题上攻击中国”。

文章还引述这位爱德华兹专家的说法,声称:“过去一段时间,由于他们支持中国-世卫组织新冠病毒溯源联合研究报告的结论,而遭到美国方面的施压与恐吓。在美国持续施压下,世卫组织溯源工作恐沦为美国的政治工具。”

这样一个“美帝大耍阴谋和霸权,良心专家拍案而起怒揭黑幕”的消息,当然是爆炸性的,尤其是在中共正在不遗余力指控美国大搞“溯源恐怖主义”的时候,这样的新闻简直就是美式“溯源恐怖主义”的活证据,而且时机来得恰到好处,简直就像倒下睡觉的瞬间及时地出现了一个枕头。

所以很自然地,在数天内,包括新华网、参考消息、环球网等主要党媒都相继转载了这位瑞士生物学家的相关报导,开始大造声势。

直到8月7日,央视新闻都还发表了又一篇题为“瑞士生物学家爆料:美国打压世卫组织专家 欲推翻第一阶段溯源结论”的报导,更详细地介绍了瑞士专家威尔逊‧爱德华兹的爆料,还附上了其脸书评论截图,并继续援引这位专家的言论声称“美国正向世卫组织施加压力,并试图影响新冠溯源工作的第二阶段”。

谁都没想到,这一波看起来声势浩大的舆论攻势,在昨天(8月10日)被瑞士驻中国大使馆一纸声明打了个落花流水,瞬间就溃不成军。

这份声明简明扼要,但称得上针针见血,字字珠玑。声明说,感谢大家对瑞士的关注,但必须遗憾地指出,这是一条错误的新闻。然后列出了3个要点:

1. 瑞士没有任何登记为“Wilson Edwards”的公民。
2. 在生物学界没有以该名字署名的学术文章。
3. 发表评论的脸书账号在2021年7月24日刚刚开通,至今仅发帖一条,账户好友只有三位,该账户可能不是为了网络社交而开设。

在最后,瑞士官方还很体贴地提醒说,媒体和网民可能是无意间转发了该新闻,恳请相关媒体删除错误报导并刊登更正声明。

这份声明的效应,可以用“炸锅”来形容,因为这不仅是难得一见的国家级造谣和国家级辟谣来了一次电光火石的对决,更难得的是,出手对中共官媒集体打脸的居然是永久中立国瑞士。我们都知道,过去瑞士对这种大国纷争从来都谨言慎行,从不多说一句话的。中共大外宣可能正是看中了这一点,为了凸显消息来源的“客观中立”,所以才刻意制造出一个不存在的瑞士专家。

而令人非常好笑的是,瑞士驻华使馆居然毫不留情,其官方推特转发这份声明的时候还不忘加上一句:寻找威尔逊‧爱德华兹,据称是瑞士生物学家,过去几天在中国的媒体和社交媒体上被引用。如果你存在,我们想认识你!

这个段子很快就被大量转发,成为国际笑料,甚至还出现在中共呼为“巴铁”的巴基斯坦国防部官方网站的论坛板块,还被人在标题上写了一个大大的“通缉威尔逊‧爱德华兹”。

深挖“专家事件”全过程

那么这个导致中共官媒集体大摆乌龙的事件究竟是怎么回事呢?是不是党媒一时疏忽没有认真核查造成的意外事故?我们就来简要梳理一下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

整个事件的起点,是来自这位威尔逊‧爱德华兹在其脸书账号发表的一篇很长的文章。这个账号在7月24日才刚刚注册,甚至连头像都没有。这个账号仅有三个好友,而且从来都没有发过推文,并且每人都添加了一千多个好友。

就在注册的当天,这位爱德华兹就发表了刚才提到的长文章,大爆美国如何施展“溯源恐怖主义”的黑幕等等,随后就陷入了沉寂,再没有任何贴文。

接下来,一家叫做“南太平洋之声”的中英双语媒体,不知怎么地就很碰巧在浩如烟海的脸书贴文中,看到了这个爱德华兹的文章,立马进行了报导。而这家在此之前几乎没怎么听说过的“南太之声”的报导,又迅速被新华社主管的“参考消息网”在7月31日首发报导,8月1日就被中共“国家通讯社”新华网和头号党媒人民网等系列媒体转发。

在“参考消息”网站的首发报导中,说这家“南太之声”是美国媒体,让人觉得很震撼啊,你看连美国媒体都对美国政府的卑劣行径看不下去了,都要站出来为党国发声。但实际上,这家“南太之声”是《斐济日报》在去年9月才推出的移动客户端,也就是一个APP。

《斐济日报》是斐济当地的华文媒体,其社长刘枫和CEO杨鸿濂都是地地道道的华人。而这款“南太之声”APP的版权隶属于“北京中新唐印科技发展有限公司”,这家公司是个什么来头呢?是由中共国家通讯社“中新社”全资控股的子公司。

所以大家看到了吧,这个在遥远的、人口仅有八十多万的南太平洋小小岛国诞生出来的“南太之声”,就是地地道道的中共大外宣,而且只是其中一个小角色,与美国和美国媒体半毛钱关系都没有。

也就是说,一个不存在的生物学家威尔逊‧爱德华兹写了一篇爆美国黑料的文章,然后被“一传手”中新社旗下的外宣媒体报导出来,然后再由“二传手”新华社旗下的媒体修改成美国媒体来源的报导,再然后才是各大党媒集体转发,并不断借题发挥大肆攻击美国搞溯源恐怖主义,最后被瑞士干净利落一把掐住了所有党媒喉舌的脖子,终止了它们继续喷射臭不可闻的口水。

整个事件就是这样一个典型的出口转内销的过程。谁在搞溯源恐怖主义,谁在搞栽赃嫁祸扰乱视听,我想大家都应该看得很清楚了。

中共这次出丑之大,连中共自己其它的大外宣媒体都看不下去,比如被称为海外党媒的“多维网”,在今天就发文评论,标题就是:“文宣造假是很蠢的做法 这种‘低级红’行为不能再上演”。

多维网当然一方面是想谋切割,生怕自己的信誉也被这次缺乏技术含量的低级操作连累,表示我这家外宣属于50步,和它们那些100步的外宣不是一回事。另一方面其实也有党内不同派系借此看习近平笑话的意味,因为这种文章显然就是在打主管文宣系统的王沪宁的脸。

豪赌实验室播毒 中共自绝后路

“瑞士专家造假事件”的出现,客观上凸显了中共当局的一种困境,就是病急乱投医,因为眼见美国稳扎稳打的病毒溯源报告一份接一份出台,当局急于扭转舆论上的被动,所以匆忙之中随便找个枪手注册一个脸书账号就开始瞎编,连基本的养账号的时间都顾不上,可想是临时急迫的任务。

这种顾头不顾腚的操作其实并非孤例。我们看到现在中共为了甩锅美国,已经基本放弃了自己过去极力主张的病毒源于自然界的说法,也放弃了自己一手导演的世卫组织第一阶段调查报告关于“病毒源于实验室极不可能”的官方结论,转而全力以赴猛攻美国德堡播毒的说法。

这种打法看起来似乎气势汹汹,搅浑水的力度空前,也许当局的想法是只要在舆论上能打个平手,就有了谈判的本钱,最好是大家罢手都不再提溯源话题。但实际上这种打法非常愚蠢。

为什么这么说呢?我们都知道美国官方到现在为止,都仍然坚持病毒自然来源和实验室来源两种可能性并存的立场,这客观上给最终如何结论留下了余地。尽管越来越多的证据都指向实验室泄漏,但从理论上说,拜登政府的确存在和中共做交易的可能。就是拜登通过无法确定病毒来自实验室的方式,给中共留一条路,以此换来中共的某些妥协。

事实上,有不少朋友在我们节目下面的留言都提到了这一点,这其实不能说是杞人忧天。

但现在中共大举专攻德堡播毒论,等于自己肯定了实验室来源说,想想看,它不就等于同时否定了自然来源说吗?如此一来等于中共自己把这部分可能和拜登政府达成妥协的余地给抹杀了。

换句话说,中共现在的打法等于在逼迫拜登二选一:要么证明病毒来自武汉病毒所,要么让国际社会接受病毒可能来自德堡的说法。拜登会怎么选?

也许中共认为,只要打死不让国际调查团再到大陆进行独立调查,就可以保证自己的底牌不露馅。但实际上包括中共在内的整个国际社会,并不知道美国究竟掌握了哪些实锤证据,比如像武毒所的数据库这类信息,最终会挖出什么东西来,现在外面谁都不知道。

所以中共实际上是在豪赌,也等于自己把自己送上了华山路、独木桥:一旦德堡播毒论立不住,剩下的结论必然就是武毒所播毒。到那个时候,各位朋友就真的可能会有一场好戏看了。

“网红专家”张文宏一夜变“汉奸”

好的,剩下的时间我们来说说这两天也是非常热的张文宏事件。

自从武汉疫情爆发以来,上海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张文宏就成为几乎可以和钟南山并驾齐驱的抗疫权威,其言论也倍受大陆媒体重视,甚至在某种程度上,张文宏已经成为一个网红。

可能连张文宏自己都没有想到,一向被媒体视为宠儿的他,因为简单的几句话会惹出一场绝大风波。

这场风波的源头,要追溯到7月29日深夜,当时张文宏在微博上发表了他对这次突然爆发的南京疫情的解读。

他的文章从专家角度讲了很多,但惹来麻烦的其实就是这么几句,大意是说数据显示,未来哪怕每个人都打了疫苗,新冠仍然会流行,不过流行的程度会降低,病死率可以降低。现在越来越多的人相信,疫情不会短期结束,现在世界上大多数病毒学家都认可这是一个常驻病毒,世界要学会与这个病毒共存等等。

看上去很专业的几句话,一周后出事了。8月5日,中共原卫生部部长高强突然针对这几句话高调发文痛批,而且还是通过头号党媒《人民日报》发表出来,标题一看就是充满社会主义斗争特色的口号:“与病毒共存”绝不可行!

高强的文章本身没什么技术含量,基本就是政治口号与政治帽子的罗列,痛批张文宏误导大众,祸国殃民。但文章在《人民日报》刊登,当然就有了某种指标性意义,所以很快就有不少媒体紧跟形势,一哄而上。

先是有人痛批张文宏是“投降主义”,然后有人开始熟练地无限上纲,把对张文宏的定性上升到“汉奸卖国”的程度,甚至大骂其为“当代汪精卫”。

不了解中共政治情态的人,可能会觉得匪夷所思,觉得这种帽子扣得有点脑洞大开。但只要对中共反右或文革那段历史稍有了解的人就会知道,这不过是“政治必须领导学术”要卷土重来的征兆。

我们仔细看看高强对张文宏的攻击就会发现,就差“反动学术权威”这句话没有说出口了,而随后各色人等对张文宏的攻击,与文革中的大字报批斗没什么两样,唯一的差别就是过去贴在街头,现在贴在网络上。

张文宏误踩中共红线

不少朋友一定很奇怪,为什么张文宏看似很平常的几句话,怎么就惹来这一场横祸。其实张文宏的话虽然简单,但却踩到了中共的痛处,这个痛处就是中共的防疫模式。

表面上,高强和张文宏的防疫路线之争是个学术问题,但实际上背后有很深政治因素,而这个因素是中共自己强加的。

高强的病毒清零说和张文宏的病毒共存说,其实分别代表的是中共式防疫和欧美式防疫。张文宏的说法,相当于是在建议中共抄欧美的作业,但他就没想到,中共现在正在全力以赴渲染中共式防疫模式才是全球最佳,因为这代表了红色制度的优越性。如果去抄欧美作业,不就等于否定自己吗?这优越性当然就无从谈起了,中共想要争夺“领导世界防疫”的话语权也自然就没资格了。

所以,高张二人的分歧,在中共眼中,不是简单的防疫方法问题,而是严重的政治问题。张文宏的观点,等于在质疑中共防疫模式这面当局树立的红旗,也等于在质疑这个模式象征的社会主义制度优越性。这个性质,和过去攻击毛泽东的三面红旗差不多少。

所以,张文宏挨批斗,根本原因是他不小心犯了中共的大忌,真正踩到了中共的红线:他在揭开当局执政全面失败的最后一块遮羞布。

至于说究竟哪种防疫模式更合理,限于时间,我们就不在这里讨论了,我们争取在以后找机会来和大家讨论一下这个话题。今天暂时就聊到这里,谢谢各位的观看,我们下次见。

远见快评》制作组

(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