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淑君被酷刑致死 江西女子监狱长罪行曝光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8月12日讯】江西省女子监狱两任监狱长余晓东徐跃旺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罪行,日前被明慧网曝光。其任期内有两人被迫害致死,一人含冤离世,数人被迫害致残、精神失常。

其中南昌市法轮功学员张淑君被酷刑致瘫痪、生命垂危,狱方通知家属把她接出,16天后,张淑君在家中含冤离世,时年仅47岁。

据明慧网报导,江西省女子监狱,创建于1958年,现位于南昌市新建区长堎镇前卫路1号(兴国路站台西面)。从2000年起,所有被非法判刑的江西省女性法轮功学员全部被关押到此监狱迫害。

余晓东(男)、徐跃旺(男)是江西省女子监狱从2002年底至今的两任监狱长,在其任职期间,竭力执行中共江泽民团伙对法轮功的迫害命令,对法轮功学员实施肉体上残酷折磨和精神上的暴力洗脑迫害,企图在精神上摧毁法轮功学员的意志,达到所谓“转化”的目的。

两人个人简历:

余晓东,Xiaodong Yu,男,曾担任省监狱局计财处处长,2002年底~2007年底,任江西省女子监狱中共党委书记、监狱长,后调任省监狱管理局副局长、党委委员。

徐跃旺,Yuewang Xu,男,2008年至今,任江西省女子监狱中共党委书记、监狱长。

主要罪行:

江西省女子监狱为了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采取的手段包括:辱骂、毒打,烈日暴晒、天热长期不让洗澡,水刑、冻刑,蹲小号、关禁闭,手铐脚镣、飞机反铐、悬空吊铐、五马分尸,灌辣椒水、强制服用不明药物,捆绑束缚带、强制穿束缚衣,“熬鹰”剥夺睡眠、强制洗脑,奴工劳动,剥夺会见权、生活虐待、侮辱人格等等。同时监狱还播放诬蔑、诽谤法轮功和法轮功创始人的碟片,强迫法轮功学员脚踩、臀坐法轮功创始人的照片,企图从精神上摧毁法轮功学员的意志。

据不完全统计,从2002年至今,已有张淑君、李烈凤两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罗春荣被迫害含冤离世,张育珍、李美莲等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残,王青云被迫害致精神失常。余晓东、徐跃旺作为监狱长,对江西省女子监狱中发生的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负有直接责任。

以下是部分典型迫害案例:

案例一、南昌市法轮功学员张淑君被迫害致死

张淑君,生于1961年。因坚持修炼法轮功,2001年被南昌市西湖区法院非法冤判三年,被关进江西省女子监狱迫害。2006年3月28日又被南昌市青云谱区公安分局和岱山派出所合伙绑架,后被青云谱区法院非法判刑十年,第二次被关进女子监狱迫害。

在女子监狱,张淑君被实施各种残忍的酷刑迫害,致使她全身发紫,肾功能衰竭,全身器官受到严重伤害。2008年1月4日,张淑君被监狱酷刑折磨致瘫痪、生命垂危,狱方通知家属把她接出,保外就医。16天后,即2008年1月20日凌晨三点左右,张淑君在家中含冤去世(时年仅47岁)。

张淑君被关押到女子监狱不到一年的时间就被活活折磨死,监狱还谎言掩盖,说是因病致死。

案例二、新余市法轮功学员李烈凤被迫害致奄奄一息

李烈凤,生于1967年,原江西省新余市床上用品厂职工。2007年3月20日被新余市公安局绑架,2008年8月20日,被非法判刑三年,后被送入省女子监狱关押迫害。

在女子监狱,李烈凤因不配合监狱的“转化”,被加重迫害:被剥夺睡眠;不准购买日用品,不准洗漱,不准更换内外衣服;每天被强迫面壁罚站,腿脚全部肿胀;被用风油精兑水射眼睛;被用扫把打脸,用脚蹬;被包夹犯人用装水的瓶子击打右眼致淤青肿胀,经常流眼泪;被强迫看污蔑法轮功的电视、录像及文章。

经历种种非人的折磨后,李烈凤出现幻觉,双手乱摸,神志不清。2009年6月出现咳嗽、发烧、呼吸困难、无法行走等现象。12月,李烈凤被带去检查,被诊断为严重肺结核及严重营养不良。

2010年3月10日,李烈凤结束冤狱回家。她骨瘦如柴,咳嗽不停、靠输氧生活。2014年7月10日上午,李烈凤经历了四年四个月的极度痛苦煎熬后,在家中含冤离世。

案例三、进贤县法轮功学员张育珍遭长时间“背铐” 两手臂终生残疾

张育珍,生于1967年,南昌市进贤县李渡镇人,大学毕业,在深圳外资企业做文员。2000年11月去北京上访,被非法判刑六年。在江西省女子监狱被非法关押迫害期间,于2005年9月19日被吊“背铐”十一个小时, 20日又被吊“背铐”三个小时。这种酷刑造成她两手臂终生残疾,双上肢、双手变形,双臂伸不直,双手指握不拢、伸不直。张育珍还被扒掉外衣、吊铐在摄氏55度以上的太阳底下曝晒,长达几小时,致使双臂肿胀、僵直,十指肿的无间隙,皮肤呈紫黑色,身体多处水泡。

2006年11月,张育珍本应刑满释放,因拒绝转化,被直接转入江西省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被吊残的双手得不到医治而更加恶化。

案例四、鹰潭市法轮功学员李美莲遭踹踢、悬吊,脚部瘸残

李美莲,鹰潭市人。2002年7月左右,遭鹰潭市月湖区公安分局绑架。同年11月,被月湖区法院非法判刑五年。2003年初,李美莲被劫持到江西女子监狱继续迫害。

2003年3月份,监区专职负责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女狱警吴静敏,施压逼迫李美莲放弃自己的信仰。当时吴要李美莲蹲下听她训话,李美莲不配合,吴就抓着李美莲的衣后领,猛踹她腿背部的膝弯处,直到她自己踹累了为止。李美莲的腿被踹肿,走路一瘸一拐的。同年10月,李美莲因拒绝佩戴犯人胸牌,被男狱警葛大队长带着熊姓及刘姓两个男狱警,熊小红、何如及熊芳三个女狱警,还有两个力气大的刑事犯,用手铐铐起来,用绳子穿着悬空吊在厕所窗户最高处,脚不沾地。因悬吊时间太长,李美莲在痛苦挣扎中脚踹破了玻璃,当时就有一块碎玻璃像尖刀一样把她的脚筋割断了,鲜血喷涌流出。到医院后,医生不顾李美莲的剧烈疼痛,没有打麻药,直接用工具伸进肌肉里面,把已缩进肌肉里的脚筋拉下来接上。由于缺乏良好的医疗技术、药品以及护理,李美莲的脚从此落下了瘸的残疾。

2020年3月15日上午,李美莲再次遭绑架,后被枉判八年,目前被关押在女子监狱遭受迫害。

案例五、南昌市法轮功学员姜凤英被迫害致昏死 被食用不明药物产生幻觉

姜凤英,生于1970年,中专毕业,原为南昌市肉联厂职工。2002年,姜凤英遭非法判刑五年,在省女子监狱关押迫害期间,被用内含铁柱的卷布暴打头部致昏倒;夏天四十度的高温下,被反铐在冲织布丝的蒸汽管上,在烈日下暴晒,致昏死过去;被犯人用粗糙的长满了茧子的手摩擦身体致二十四小时无法休息;被在饭里拌有红颜色的不明药物,食后经常产生幻觉。

姜凤英出狱后,因在监狱被迫害的身心俱伤,又因离异居无定所,被开除公职失去任何经济来源,还要单身抚养上学的女儿,日渐不支,2017年1月25日,姜凤英在租住房内含冤离世,年仅47岁。

案例六、九江市法轮功学员黄引娣被迫害致浮肿、全身瘫痪、生命垂危

黄引娣,60多岁,九江市人。2016年2月被绑架,后被判刑四年半。在被省女子监狱关押期间,黄引娣遭受了被打骂、吊打,野蛮灌食,长期罚站、日夜站立、不准移动、不准休息、不准睡觉,长期罚坐,人格侮辱,精神折磨等残忍的迫害。被长期罚站致双腿极度肿胀、皮肤紫黑,面部浮肿,生命都出现危险;被施加四次吊刑,双手吊起、脚尖点地,极度痛苦,双手和双脚全部失去功能,需要很长时间才能慢慢恢复;被每天提供极少的食物,长期处于饥饿状态;全身瘫痪,屎尿拉在身上,全身散发臭味,生命都处于垂危之中。

案例七、上饶市法轮功学员杨丹荷被毒打致昏死 酷刑摧残致呼吸停止

杨丹荷,上饶市人。2015年9月17日被绑架,后被判刑三年关押到省女子监狱迫害。杨丹荷遭包夹犯人24小时不间断的轮番辱骂和肆意毒打,被打拐了脚,右胸被打疼痛几个月,被打的昏死过去;被揪头发撞墙,经常被撞的头晕脸紫黑,小腹大腿全是紫黑块;被两脚分别固定在上下铺的下铺,双手用铁铐铐住,然后一个包夹犯人用布塞住她的嘴巴,另一个包夹犯人站在上铺用力拉手上的铁铐,杨丹荷痛的撕心裂肺;犯人们将她单独关在一个专门用作“攻坚班”的小房间,将她的双脚呈一字形用帆布束缚带分别绑在通道的两边床脚下,身子在中间,然后强制她把手举过头顶,把她的双手用镣铐直接穿入她的手背,鲜血直流,全身无法动弹,眼前一片漆黑;被用棉帽套头,嘴用抹布堵住,无法呼吸,呼吸停止,挣扎在死亡线上;被强制背监规、写作业,观看诽谤法轮功的碟片;被用抹布堵住嘴,衣裤鞋全被脱光,被用拖地的脏水从头浇到脚,全身被浇湿、冷得发抖。

案例八、抚州市法轮功学员夏季萍遭长期剥夺睡眠、反背铐、束缚带反吊挂

夏季萍,生于1964年,原抚州市土产公司的下岗(失业)职工。2004年9月26日遭绑架,2005年4月25日被非法判刑三年两个月,被关押到省女子监狱迫害。在女子监狱,夏季萍被长期严重剥夺睡眠,两个多月的时间里每天要到凌晨两点以后才能睡觉。天天遭戴铐的酷刑折磨,开始只是被双手高举铐在窗户上或上层床铺的铁档上;后来将她双手反背铐在窗户上,整个人只能头朝下、脚尖着地,非常痛苦。

2012年8月9日,夏季萍再次被绑架,2013年4月3日,再次被非法判刑四年,送往省女子监狱迫害。2014年6月份,狱警杨波强制夏季萍到教育科观看诽谤法轮功的光碟,遭到夏季萍的拒绝。杨波就将夏季萍吊铐在教育科的窗台上,并用透明胶带贴封住夏季萍的嘴唇直到她呼吸困难、几乎窒息。2015年11月5日至20日的半个月时间里,夏季萍遭“攻坚”残酷迫害,被逼谩骂法轮功师父、念诵恶毒攻击法轮功的“顺口溜”;被双手双脚固定铐在铁审讯椅里,被不停的罚走队列,被不间断的用束缚带固定绑在铁椅里丝毫不能动弹,还被狱警指使包夹犯人用束缚带反手吊挂在窗户上,过程中只能脚尖着地。

案例九、南城县法轮功学员罗建容遭野蛮灌食致昏死 被强制服用破坏中枢神经药物

罗建容,生于1966年,抚州市南城县人。2013年10月8日被绑架,2014年3月,罗建容被非法判刑四年,被送往省女子监狱继续迫害。罗建容因坚定信仰、不配合邪恶的转化而遭受了种种残忍的酷刑折磨:前两年多的时间里,被剥夺了探视权;拒绝参加奴工劳动,被面壁罚站一年半;拒穿囚服,被刑事犯人群殴四天;拒绝配合报数,遭毒打;寒冷的冬天,被脱光衣服,站在冷水里,全身被多次浇灌冷水致冻僵;几次绝食抵制暴力洗脑“转化”,均遭野蛮灌食致昏死、被送医院抢救。监狱多种迫害手段失败后,又被强制服用破坏中枢神经药物,长达两个月时间。

2019年4月21日晚,罗建容再次被绑架,同年12月被非法判刑五年,目前正被非法关押在江西省女子监狱迫害。

资料来源:明慧网

原文连接:江西省女子监狱两任监狱长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罪行

(文字整理:张莉/责任编辑:刘洋)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