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人瘫痪一码头 影响波及全球 中共清零式防疫引忧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8月13日讯】中国宁波舟山港因发现一名中共肺炎(COVID-19)感染者而关闭了染疫者所工作的码头,导致滞留在舟山港外排的货船猛增至40艘,这个中国第一、世界第三大的货运港口立即发生严重拥堵。美媒称,航运受阻影响波及全球;德媒称,人们担心全球产品供应链受到严重影响。

8月11日,宁波舟山港梅山港区一名已经接种两剂疫苗的男性工人,在当天凌晨被确诊感染了中共肺炎。地方当局在隔离这名男子并对245名密接者实施管控的同时,宣布将这名男子工作的码头关闭,并对其生活所涉及的区域实施“封控”管理。

宁波舟山港是中国货物吞吐量最大的港口,也是世界第三大货运港口,而梅山码头的货物吞吐量又占舟山港的20%。这个码头的关闭,立刻造成大量货船无法入港装卸。在关键的购物季节临近之际,宁波舟山港宣告局部关闭,对已经很脆弱的全球供应链和贸易来说,可谓是雪上加霜。

路透社12日报导说,中国宁波舟山港因出现中共病毒(新冠)病例而关闭后,中国前两大集装箱港口上海和宁波的拥堵情况正在恶化。

报导称,路孚特追踪的数据显示,舟山港外围锚地排队停靠梅东码头的货船,从11日的30艘猛增至40艘。而船运公司CMA CGM12日发布公告称,一些船只将改道上海或取消停靠宁波港。

但路孚特的数据显示,上海港口也出现了至少三年来最严重的拥堵情况,目前已大约有30艘船在上海重要集装箱码头洋山港外排队等候。

该报导指出,华东港口的最新一波拥堵可能会进一步推高集装箱运费。在关键的中美航线上,每40英尺箱子的价格,最近已突破了2万美元。

事实上,中国深圳的盐田港今年5月也发生过同样情况,当时该港口关闭了一个月,导致许多工厂货物囤积如山。德国经济界公布的数据显示,由此造成的货运延误,给供应链和商品流通带来的负面后果,超过此前苏伊士运河堵塞事故。

美国之音在12日发表的报导中指出,目前正值全球经济复苏阶段,货运渠道的堵塞将进一步加剧全球货物的运输和供应紧张,推动运输成本上涨,严重制约经济复苏的推进。

该报导表示,当前全球许多地区的海运成本都在快速上涨,因此迫使许多出口商减少出口量,而供应的减少反过来又导致价格上涨,遏制着经济活动的正常进行。

美国彭博社则引用美国供应链情报公司“项目44”的副总裁乔什·巴西(Josh Brazil)的话说,“这种情况如果持续到黑色星期五和节日采购季节,将会对下游商家产生深远的后果。”

彭博社的报导称,市场担心这次舟山港口局部关闭货柜码头,会使国际航运和货物供应进一步紧张,而宁波如果长期关闭,可能会危及全球经济复苏,因为商业活动通常在年底时随着公司运送圣诞和假日产品而上升。

事实上,最近中国大陆十多个省市相继爆发德尔塔变种病毒疫情,在中国的医学专家当中,就中国是否应该继续坚持严防死守的“清零式”防疫方式发生了激烈争论。以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张文宏为代表的部分医学专家认为,中国需要有“与病毒共存”的智慧;但这个主张遭到了中共卫生部前部长高强的严厉批判。高某强调,人类和病毒就应该是“有你无我,你死我活”的关系,中国应该继续严防死守,力图“将病毒消灭在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中”。

就在8月11日,江西丰城一名教师因公开建议在扬州“试验一下与病毒共存”而遭警方抓捕,随即被丰城市公安局裁定行政拘留15天的处罚。

目前,许多西方民主国家对“共存论” 已有不同程度接受,但 “共存论”与“清零论”孰优孰劣,至今在许多国家仍然莫衷一是。有观点认为,客观上看来,中共病毒似乎不可能在短期内彻底消失,因此“共存论”是全球人类社会早晚要认真思考的严肃课题。

(记者何雅婷综合报导/责任编辑:林清)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