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语】何良懋:中共打压教协将自食苦果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8月13日讯】“香港教育专业人员协会”(教协)近期遭到大陆官方媒体抨击,香港教育局并宣布终止与其工作关系。旅居加拿大的时事评论员何良懋,8月6日在接受本报《珍言真语》节目主持人梁珍采访时指出,当局的打压是非法的,是针对那些不符合中共胃口的社会团体,连“莫须有”的罪名都省了,直接用党媒来做政治判定;这是中共把香港变成殖民地,奴役港人的一种表现,其目的是把香港公民社会的根基连根拔起,把香港殖民地化,摧毁香港的社会基石。但最终,中共将自食苦果。

何良懋:用政治判定而不是用法律

何良懋在《珍言真语》中指出,教协今次是遭遇“来自境外”的媒体攻击(大陆《人民日报》和新华社),很特别;而“大字报式的文革大批斗”是只讲“政治路线”、不讲法律根据,完全脱离了香港社会上的认知。

他问:教协犯了香港哪条法,犯的什么罪?无论是中共所谓的“以法治国”或“依法治国”(rule of law),都找不到教协犯了什么罪。用香港惯常的法治rule of law来衡量,党媒的指控就更加离谱:警方和执法单位均未对教协的组织或个人做出任何指控、裁定;按照香港的司法制度,就是(教协)没有犯法。

(教协)48年来记录良好,没有任何一个案件被法庭裁定有罪,没有被人控告过的。对教协的攻击,是“用政治判定,而不是用法律”。

“就算你讲‘国安法’,它(教协)犯了哪一条法律?‘国安法’凌驾《基本法》,都不要讲《基本法》了。教协是没有任何犯罪的团体,教育局却割断一切工作关系,而又说不出它犯了什么罪,(这)做法本身就是政府犯法。”他质问道:“教育局违反了香港的rule of law,法治地区的ABC。那么,政府犯法该当何罪?”

中共把香港殖民地化 违反文明无法无天

何良懋表示,中共和港府(今次)的做法,“牵涉到中共全面管治香港的一些横蛮、野蛮、违背文明社会、违反开放社会的做法,是不讲任何的法律根据的,只是讲政治路线。”

“中共将香港殖民地化,完全不把香港当成是自己人,当港人是它殖民之下的奴隶,它要奴役香港人,才会做这些事情。”如果它当香港人是同胞的一部分,它为什么不可以按照像广州、深圳、上海、北京那样对待?“它至少也要找一个罪名,哪怕随便找个‘寻衅滋事’、‘破坏社会安宁’等。”

“这些罪名是由中共定的,恶法也是它定的。这些罪名,比如‘寻衅滋事’,很多都是莫须有的。但现在它连一条莫须有的罪名都拿不出来,就凭中共官媒的政治定性。如同毛泽东批斗领导层、批斗刘少奇、批斗彭真的北京市政府、市委时那样,采用《我的第一张大字报》那种手法,只凭领导人的一句话(定罪)。”

他感叹:“这就是无法无天,是违反了文明开放社会的做法。”

中共不遗余力 打压有社会基础的团体

香港教协在1973年成立,至今已有48年历史,创会会长是香港民主运动元老之一的司徒华。教协成立的背景是七十年代初的文凭教师薪酬事件。由于教师不满港英政府改变教师薪酬制度,由“教协临时执行委员会”等13个教育团体组成了“香港教育团体联合秘书处”,领导教师请愿、罢工,最终使港府让步,提出新的薪酬方案。

从1985年立法局设有教学界功能组别开始,教育界(1995年后改称教学界)议员一直由教协成员担任。今年中共人大改变香港选举制度前,特首选委会的教育界别也由教协成员出任。

何良懋认为,中共打压教协的最大理由为,“第一,教协有群众基础,是香港最大的一个工会组织,将近有10万会员……幼儿园老师到大学讲师及教育界职工;

“第二,教协有财政实力。因为办福利事业、为教师谋福利,是教协创会的重要的宗旨;

“第三,(教协)有社会基础。教协与香港社会共呼吸,与香港市民站在维护公众利益的最前线。它是一个工会,也是一个支持社会正义事业的团体。”例如在70年代后期的金禧事件中,教协建立了其声誉和深厚的社会基础;

“第四,它不是跟着中共党中央的路线,它(现在)仍然站在香港市民利益那里。”

“而共产党最怕你人多、最怕你有人气、最怕你有财力、最怕你有组织。因为中共会觉得它受到威胁了,所以要打压这样的团体。”“凡是有钱、有实力、有人气的团体,都是中共第一个就要对付的。”

何良懋还认为,“重要的是,中共想将香港公民社会的根基连根拔起。”

“而香港公民社会其中一个主要的基础团体就是教协”,他解释道,因为“教协维系了(社会的)很多其它不同类型的团体,做了很多的支援工作。”

打压教协 中共将自食苦果

谈到为什么1997年香港主权移交后,中共没有立即打压教协,要等到现在才动手?

何良懋分析认为,主权回归的初期,中共需要维护香港的社会稳定,而教协是香港社会稳定的力量,因为它维护的是数以万计教师的权益;而教师是一个很重要的中产阶层,能对香港的稳定起到相当大的作用。

到了最近两三年,教协所支持的正义力量和很多有关社会议题的呼声,例如立法会中的功能组别席位,盖过了中共在香港控制的“教联会”。教联会的全称叫作香港教育工作者联会,于1975年4月成立,成员包括各级教育机构的校监、校长、教师和职工等,政治立场“爱国爱港”。

何良懋表示,“中共今天要搞教协,证明中共在香港社会上完全是没有根基的,没有社会的支持力量,所以它很眼红(教协),它很惧怕。教协的这种力量对它来讲是平起平坐,所以它要是拆烂教协这样一个社会团体,也就摧毁了香港公民团体的基石。”他预料道,“中共将会自吃苦果。”

“中产阶级将会出现一个分崩离析的、悬崖似的自由落体的现象,教师队伍将会汹涌辞职。”“将来教师队伍会变成香港非常不稳定的力量,香港(当局)在教育界以后推动任何政策将会事倍功半,得不到绝大部分教师队伍的支持。”

“中共做任何事情都会一场空,因为教师才是真正地影响了意识形态。如果中共要这样清洗(教协),其实就是将香港社会基石推倒重来,中共是在自毁长城,很快就会知道自己这样做是很笨的。”

中共是香港的破坏王 使管治更加困难

谈到近期香港教师已经出现移民潮,据一些学校统计,很多教师打算移民。有人担心中共会派遣大陆的教师来到香港填补空缺,同时把中共在大陆洗脑的那一套也带来香港。对此何良懋认为,“其实它要派人来,它不需要将教协推倒重来,这个做法会……使香港人更加憎恨中共,觉得中共没做一件好事情,但‘破坏’样样都做齐了,而且还做过头了。中共是十足的香港社会的破坏王,就好像文革的红卫兵那样,只会搞破坏。中共这样做会使自己管治香港更加困难。”

他认为,派大陆的教师来香港,“只会被香港人玩死,也会被香港的学生玩死。那些教师从大陆的农村过来,或者是二三线的城市过来,甚至就算是从上海、广州、北京下来,他们了解香港吗?他们熟悉普世价值吗?他们不熟悉普世价值。硬将中共的那套搬过来灌输给香港学生,就会在香港制造矛盾,只会(造成)反弹,使香港人更加(与中共)对着干;这样‘开硬弓’是十分地愚蠢的,只会令中共死得更快,使中共更难管治香港。”

何良懋还说,“不知道中共的所谓秀才和智囊到底在想些什么?他们是否有心要拆烂中共的这盘生意呢?因为教协本来是香港思想界‘建制’的一部分,教协其实是支持民族主义的,就算它支持“六四”,它也是从民族主义、爱国主义的立场出发。它没有任何一次支持港独。中共应该觉得自己捡到了宝。”

但现在中共掌了权后“用到尽”,“完全没有意愿、没有策略与香港人分享权力、共同管治好香港。”

现在中共派下来的人,“劣币驱逐了香港的良币”,“中共的这种政治近亲繁殖已经在大陆造成了恶果,最近的水灾就是近亲繁殖(的结果)。无论是官还是市民,连自救的能力都没有。这真是世界奇观。”

完整访问请观看《珍言真语》节目。

撑珍珍成为Patreon会员: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

订阅Youmaker :https://www.youmaker.com/c/PreciousDialogues

(责任编辑:浩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