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接连整治行业巨头 学者:保政治安全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8月14日讯】近期,中共当局以“反垄断”的名义出手,接连整治阿里巴巴等多家互联网企业巨头后,又开始大张旗鼓地整治教育培训机构,引发外界各种分析解读。日前,自由亚洲电台的一个专栏节目邀请多位嘉宾,一同探讨了北京当局这一系列行动背后隐藏的意图。

8月13日,自由亚洲电台的《亚洲很想聊》节目邀请两位了嘉宾,针对中共当局最近出台的所谓“双减负”等政策、整治马云及其创办的阿里巴巴和其它多家互联网企业巨头的行动展开讨论。

中共中央办公厅和国务院办公厅,近日联合印发了《关于进一步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的意见》。在这份文件中明确提出,全国各地不得再审批新的面向义务教育阶段学生的学科类校外培训机构;学科类培训机构也一律不得上市融资。

针对北京当局推出的上述政策,时事评论人士王剑在《亚洲很想聊》节目中分析指出,给中小学的学生们“减负” 只是政策表面的说辞,其背后的真正意图是为了确保当权者的“政治安全”。

王剑表示,中国的教育行业从业人员有1400万人,教培行从业人员也高达1000万人,但是各校外教培机构使用的教材、采取的教学方式、政治取向等方面,都不在中共当局的掌握中,因此当权者“心里不踏实”,这就是“政治不安全”。

王剑表示,教育将决定小孩子的意识形态,而对于中共来说,“意识形态里没有小事、都是大事”。这次中共当局对教培行业以“团灭”的方式进行整顿,形同“整体消灭”,其背后的意图就是要确保所谓“政治安全”。他说:“大白话则是意识形态领域谁都不能碰,谁碰了就消灭谁。”

王剑进一步指出,中共就是靠“枪杆子”和“笔杆子”来管理国家,枪杆子是暴力,笔杆子是意识形态,而意识形态的核心就是“洗脑”。所以,中共当局对所有与意识形态有关的都要管。

对于北京当局近期严厉整治阿里巴巴的行动,王剑认为,关键在于“支付宝”这个第三方支付的工具,让中共政权感到了具体的威胁。他分析,作为第三方支付的工具,“支付宝”的存在等于是在人民银行货币发行渠道外“加个水龙头”。他说:“人行货币政策受威胁,就搞数字货币,第一个就是要解决第三方支付。”

王剑表示,第三方支付靠互联网发展起来,这都是经济发展到一定阶段必然会发生的事。中共政府没有看到这个趋势而没有做,但“别人做,它就不高兴”。

这档节目的另一位嘉宾、前人大教授周孝正者也指出,中共所谓的“政治经济学”,政治始终是排在第一位的,其“教育方针”里,第一步考虑的仍然是政治。周孝正直言,中国的“文化大革命” 根本没结束,共产主义幽灵仍然徘徊在中国就是不走,中国人做的所谓“中国梦”只能是噩梦。

对于中共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近期以“反垄断”的名义,对阿里巴巴、腾讯、滴滴、苏宁、美团等五大网络平台开铡罚款,以及阿里巴巴旗下的金融服务平台“蚂蚁金服”在美上市前被紧急叫停等情况,周孝正认为这是中共权贵阶层在“宰肥羊”。

他说,自己在1982年大学毕业时曾赴厦门开会,当时与会的有中共“头几号人物”的儿子或者女婿,他们说了一句话让自己至今记忆犹新,他们说“对于这些所谓的民营企业家养肥了再宰”。

不过,周孝正同时也指出,在中国,不勾结贪官、不行贿受贿,企业是无法做大的,不利用特权也不能做大,包括马云也是一样,所以“中国现在没有企业家”。

(记者黎明报导/责任编辑:徐耕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