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性侵案草草收场 警方通报“无强奸证据”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8月15日讯】在中共当局严厉整肃私企巨头的背景下,阿里巴巴一桩酒局性侵案突然在网上发酵,并引来包括党媒在内的舆论围剿。但经过多日炒作后,山东警方却发出一个疑点重重的通报,只以“强制猥亵”罪名对两名嫌犯采取刑事措施。

8月14日,济南公安就发生在槐荫区济南西站亚朵轻居酒店的“阿里女员工被侵害”发出调查情况通报,声称犯罪嫌疑人王某文和张某因涉嫌“强制猥亵罪”,已被济南市公安局槐荫区分局采取“刑事强制措施”,但“没有证据证明有强奸犯罪事实发生”。

警方公布的所谓“调查结果”,多处违背正常逻辑。

通报称,受害人周某的上司王某文于7月27日深夜先后四次进入周某酒后昏睡的房间。

第一次是27日22时51分,王某文和一名女性客户陈某丽将醉酒的周某送回酒店房间,王某文离开房间的时间比陈某丽晚15秒。

第二次是王某文“受阿里女同事胡某鹏所托”到周某房间查看情况,在酒店前台办理了周某房卡后,于23时23分进入房间,并对周某实施了“强制猥亵”。23时33分他还在房间内网购了避孕套。23时43分离开房间。

第三次是在网购避孕套送达酒店前台的同时(28日0时),王某文再次“接到女同事委托查看周某情况的电话”,并于0时13分进入周某房间,向同事电话确认周某已入睡。0时21分,王某文离开房间。

通报还说,网购避孕套28日0时送到酒店前台,王某文在28日10时返回酒店取走并丢弃。

第四次是28日0时24分,王某文发现自己入住酒店(市中区大观园亚朵酒店)的公用雨伞遗忘在周某房间后,又到周某房间“取走雨伞”,0时26分离开。

根据警方通报,王某文第二次进入周某房间长达20分钟,但只实施了“强制猥亵”。而且王某文23时43分离开周某房间,但没有离开酒店,而是在楼下停留了长达半个小时,并在网购避孕套送达后再次进入房间,却“没有把避孕套带进房间”,而是在房间内用了长达8分钟的时间“确认周某是否已入睡”。

警方通报还称,27日21时29分,阿里客户张某在酒宴期间曾对周某实施强制猥亵行为。“7月28日7时14分,周某与张某联系,告知房间号码,张某从家中携带一盒未开封的避孕套,于7时59分到达槐荫区济南西站亚朵轻居酒店,敲门进入周某房间后,对周某实施了强制猥亵行为。9时35分,张某离开周某房间时,带走周某内裤一条,避孕套(未开封)遗留在房间内”。

也即,周某“主动联系”了曾对自己实施强制猥亵的张某,但在张某到来后又“不愿配合”其猥亵行为。张某携带避孕套到周某房间停留1小时36分钟,但“只实施了强制猥亵”。

通报声称“没有证据证明有强奸犯罪事实发生”,但没有说明依靠什么证据确认“发生了强制猥亵”。一般说来,酒店走廊的监控可以确认当事人进出房间的时间,但房间内并不会安装监控。警方通报还称,因为周某是在退房后报警,酒店已经清理了房间。

根据受害人周某早前在网上的公开指控,她被上司强迫到济南出差,陪客户喝酒,在酒宴上被灌醉后就被客户猥亵,被送回酒店房间后一直昏睡不醒,醒来后发现自己全身赤裸,房间一片混乱,内裤丢失,并在床头柜发现已拆封的避孕套。事后,她才在酒店监控中发现上司和客户多次进出自己的房间。

警方通报中还称,经过大量调查,“未发现周某被迫出差情况”。

中共官方以“维稳”为目的的通报经常被发现逻辑不通,漏洞百出。网友戏称“不问你信不信,就问你服不服”。

中共官场和商场“潜规则”女下属司空见惯。阿里巴巴早年“手眼通天”,可以轻易压下此类丑闻。但今年这次酒局性侵案突然全网发酵,被怀疑与中共当局近期强力打压腾讯和阿里等私企巨头有关。

中共党媒《人民日报》旗下公众号日前发表题为《锐评阿里王成文性侵事件》的文章,明言“资本绝不能控制媒体”,并威胁要把“资本关进笼子”,还敲打阿里“不要妄想大而不倒”,“更不要妄想像韩国财阀一样操控一切”。

在舆论围剿多日后,警方又对阿里性侵案“高举轻放”,令外界怀疑是基于什么样的“政治考量”。

(记者郑鼓笙综合报导/责任编辑:林清)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