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纵横】塔利班劣迹吓民众 中共海外曝黑牢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8月17日讯】大家好,欢迎收看《时事纵横》,我是扶摇。今天是2021年8月16日,星期一。

今天关注的焦点:塔利班闪电重掌阿富汗,百姓恐慌逃离;民众恐惧从何而来?塔利班劣迹斑斑;党媒洗白塔利班遭斥,阿富汗乱局对美中都不利?第一名证人指控:中共设立海外黑监狱。

塔利班闪电重掌阿富汗 多国急撤外交等人员

我们首先来关注阿富汗的动乱局势。

8月16日,塔利班武装分子宣布,他们已经在阿富汗重新掌权,并称“战争已经结束”。

这可以说是一场闪电战。8月6日,塔利班刚攻占第一个省会城市扎兰吉(Zaranj),但短短9天后,他们就占领了位于首都喀布尔的总统府,总统加尼(Ashraf Ghani)逃离本国。

这速度几乎超出所有人的预计。就在上周,美国情报部门还认为,喀布尔至少可以撑3个月。

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周日(15日)对美国国家广播公司(NBC)表示,导致目前局面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是阿富汗政府军“无力保卫自己的国家”。多家媒体在形容阿富汗政府军时,也都用“不战而溃”、“一枪不发就投降”等字眼。

形势剧变后,美、英、德、意等国加紧撤离外交人员。美国国防部和国务院在周日晚间发出声明,表示在未来48小时内,共有6,000名美军会被派驻到喀布尔国际机场,保卫机场的安全,协助美国和友邦人员安全撤离阿富汗。国防部可能会将多达三万名阿富汗特殊移民签证申请人安置到美国。

美联社周一报导,美国已经和塔利班达成协议,双方同意建立一个“消除冲突机制”,允许美方在喀布尔机场的撤离行动继续进行,且不会受到塔利班干扰。

此外,北约也表示,将努力保证喀布尔机场的运行。

阿富汗民众恐慌逃离 有人强爬美军机从高空坠落

而对于普通的阿富汗人来说,塔利班时隔20年后重新掌权,更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

据英国广播公司(BBC)报导,首都喀布尔民众大多陷入恐慌,纷纷试图逃出阿富汗。有些人急着赶往机场,因为塞车,许多人甚至抛下车,改为徒步。

据《华尔街日报》报导,一名等待办理护照离开的阿富汗商人说,“我从没想过塔利班还会再回来。现在一切都将崩溃。在塔利班控制的情况下,我对这个国家的未来不抱任何希望。”

15日晚,美国和澳洲、加拿大、法国、德国、意大利、日本、英国等六十多国发布的联合声明,要求塔利班必须允许想离开阿富汗的人、包括阿富汗公民离境,道路、机场和过境点必须保持开放。

虽然各国呼吁了,但阿富汗人对塔利班没有信心,他们依然急切地想要逃离。

有视频显示,8月16日,大量当地民众聚集在喀布尔机场。他们在一架美军C-17飞机滑行时跟着跑,还有人紧紧抓住机身,想一起离开。

另一个视频显示,真的有两人抱着C-17的起落架飞上天空。但很快,两个小黑点从机上摔落,人们急忙冲过去查看情况。媒体BNO News指出,目前至少有三个人因为从飞机上摔下死亡。

路透社也援引目击者的话说,同一天,有五个人在喀布尔机场的混乱中丧生,目前不清楚他们是在踩踏事件中死亡还是遭枪杀。一名美国官员表示,美军有对空鸣枪示警,阻止试图强行登上军机的人。

民众恐惧从何而来?塔利班劣迹斑斑

其实,塔利班发言人在周日发出过“和平占领”喀布尔的声明,“向所有银行、企业和货币兑换店保证,在塔利班的统治下,他们将受到安全保护。”声明还称,所有“富人、商人都会受到保护”,甚至跟塔利班作战的人,也不会被追究。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为什么阿富汗人还是不相信?他们的恐惧从何而来呢?这当然和塔利班之前的劣迹紧密相关。

1996年到2001年期间,塔利班在阿富汗建立全国政权,奉行激进的伊斯兰原教旨意识形态,并推行、支持相应的惩罚措施。比如,他们对判处犯有盗窃罪的人进行截肢;要求男性必须留胡须,女性必须穿遮盖全身的罩袍(burka);禁止电视、音乐和电影,不允许10岁及以上的女童上学。

塔利班被指控有各种侵犯人权与文化的行为,其中最臭名昭著的事件是:2001年3月,他们不顾国际社会的强烈反对,炸毁了位于阿富汗中部的巴米扬大佛(Bamiyan Buddha)。

同一年,本‧拉登(Osama bin Laden)及其基地组织也是在塔里班治下的阿富汗,策划了对美国的“9·11”恐怖袭击。

外界认为,塔利班此次在阿富汗重新掌权,似乎并没有放弃其恐吓统治。他们口头做出“和平”承诺,可能只是一种政治手段,目的是不和美国起军事冲突,换来相对宽松的环境。

与此同时,在喀布尔市中心,人们开始涂去美容院的女性广告和海报,因为他们担心塔利班的传统禁令会卷土重来,禁止人类画像,禁止女性在公共场所不戴面纱。

各国对阿富汗危机表态 中俄立场受关注

对于阿富汗的乱局,多个国际组织和国家都做出了回应。

美国的行动我们刚刚已经提到了。此外,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Antonio Guterres)在周一呼吁安理会“使用其掌握的一切工具,来压制在阿富汗的全球恐怖主义威胁”。

他说,“我们正在收到阿富汗各地严重限制人权的令人不寒而栗的报告。我对阿富汗妇女和女童遭到越来越多人权侵犯的情况感到特别担忧。”“我们不能也绝不能抛弃阿富汗人民。”

欧盟周一表示,成员国的外长将于周二(17日)召开危机会议,寻找快速解决方案,把在阿富汗当地的工作人员及其家人转移到安全的地方。

8月13日,加拿大承诺接收两万名弱势阿富汗难民,如妇女领袖、人权工作者和记者等,以保护他们免受塔利班的报复。

同时,中共和俄罗斯的态度尤其受到外界关注。为什么呢?

首先,中俄两国没有参与六十多个国家的联合声明;其次,塔利班占领喀布尔后,两国没有像其它国家一样,立刻关闭当地大使馆,而是说他们的外交业务“照常开放”。

此外,俄罗斯驻阿富汗大使日尔诺夫(Dmitry Zhirnov)将于17日会见塔利班代表,讨论“驻喀布尔大使馆的安全问题”。莫斯科称,他们希望与塔利班发展关系,但不急于承认该组织是阿富汗的统治者。

而中共更是向塔利班示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16日声称,中方“愿意继续同阿富汗发展睦邻友好合作关系”,还要为阿富汗的“重建发挥建设性作用”。

党媒洗白塔利班遭斥 阿富汗乱局对美中都不利?

不仅如此,中共喉舌媒体开始出来为塔利班洗白了。

同一天下午,《人民日报》微博官方账号推出关于塔利班的宣传片——央视制作的《60秒了解塔利班是什么组织》,并附上短文,介绍“塔利班”在波斯语中意为学生,成员主要来自难民营的学生,最初只有八百多人。短文还称,塔利班是因为得到阿富汗贫民的支持,实力才急剧膨胀。“9·11”事件后,该政权被美国推翻,“开启长达20年的战争”。

或许是怕党媒账号的宣传力度不够,话题“塔利班是什么组织”也被挂上了微博热搜榜前几名。

但是,这样的宣传,引来的是大陆网民的反感和斥责。

有人说,“我真是不理解,是谁剥夺女性作为人应有的权利,谁把人抓起来当街斩首,谁是世界公认的恐怖组织,谁炸毁了巴米扬大佛?”“只要看过(电影)《追风筝》的人,应该都不会觉得他们(塔利班)是好人吧。”

也有人质问,“为什么绝口不提恐怖主义?”“为这种反人类政权背书,真有你的。”

还有人批评党媒说,“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愚昧!”

确实,连续几天,中共媒体一直在藉阿富汗局势批评美国,新华社还发表时评,说“‘喀布尔陷落’,敲响美国霸权衰落的丧钟”。

但是,塔利班掌控了阿富汗,对中共就肯定有利吗?外界并不这么看。

大陆一位匿名的国际关系学者对自由亚洲电台表示,他不认为中共有能力处理阿富汗问题。北京独立学者季风认为,阿富汗问题错综复杂,绝非外界看到的那么简单。尽管不久前,中共外长王毅和塔利班高层会面,但是塔利班高层可不是省油的灯。

季风说,“塔利班(和中共)翻脸的可能性非常大,它一旦站稳脚跟以后就会变。因为,唯利是图是这些政权的本质。”

另一方面,《日经亚洲评论》指出,对美国而言,拜登政府本来希望聚焦中共和大国竞争,并花了很多时间研究如何围堵中共,但是现在,这个计划可能受到影响,他们被迫要处理阿富汗问题。

第一名证人指控 中共设立海外黑监狱

就在中共利用阿富汗做文章的同时,8月16日,一名中国籍女子向美联社爆料,中共可能在迪拜设有黑监狱。

这名女子叫吴欢,是被中共列为异议人士的重庆19岁少年王靖渝的未婚妻。王靖渝曾因为质疑中共士兵中印边境的死伤人数,而被中共定为异议人士,他的父母受牵连,他自己至今流亡海外。

此前,未婚妻吴欢在营救王靖渝时,在迪拜的一家酒店被绑架,并被监禁在一所疑似被中共打造成黑监狱的别墅里,别墅里还有另外两名被关押的维族女子。

被拘禁期间,有中共监管人员威胁、强迫她签署一份法律文件,指控王靖渝对她进行骚扰。

吴欢后来在6月8日被释放。她和王靖渝为了躲避被引渡回中国,现正在荷兰寻求庇护。不料,就在他们联系美联社记者之后,吴欢和王靖渝被荷兰移民局要求,对他们进行分开隔离监禁。

美国基督教人权团体对华援助协会会长傅希秋发推文说,荷兰的一个宣称旨在保护难民的独立非政府组织,日前离奇地要求王靖渝和吴欢在一份荷兰语的文件上签字。俩人拒绝了,因为该文件是撤销荷兰难民保护申请的请求。

傅希秋在推文中写道,“这明显是用这个伎俩,想要遣送他俩回中共国。谁在背后操控?”

美联社报导,吴欢的证词也成为了中共在境外经营黑监狱的第一个证据,不过还需要进一步独立核实。

可疑的是,中共和迪拜政府都没有对询问做出回应。

这两位年轻人即便身在海外,还险些被中共极权的长臂触碰,而在中国大陆生活的很多人,对此更是深有体会。强权之下,多少父母宁可花高价,也要把子女送出国。

转眼已经是开学季。8月1日,美国开放了留学生入境,随即,大批中国留学生抢购机票。

受到疫情的影响,从南京出发的国际航班已经暂停,部分乘客转战上海浦东机场,造成那里旅客数量进一步增加。有送行的家属介绍,他们上午9点开始排队,直到下午1点才拿到登机牌;机场内,办理登机的旅客排出了长达千米的长队。

而由于中美航线的航班屈指可数,机票价格也是水涨船高,经济舱的价格已经涨到2万~3万元,商务舱更是涨到每张7万~10万元。

好的,我们今天就先说到这里,下期节目,我们不见不散。

时事纵横》制作组

责任编辑:云起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