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鹏直播】阿富汗变局中共风险大? 塔利班用“毛选”夺权?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8月18日讯】 大家好,现在是美东时间8月17日晚上6:30,北京时间8月18日。欢迎收看时事天天聊。我是Sydney(王愉贺);我是秦鹏。

今天焦点:美国冻结阿富汗在美资产;分析:塔利班掌权给中国的风险大于机遇;中共不打自招?党媒透露塔利班用毛泽东“农村包围城市”战略夺取政权。

美国政府周一说,塔利班将拿不到阿富汗中央政府在美国的资产。中共党媒连日以激动口吻谈论塔利班胜利,然而分析称,塔利班掌权给中国的风险大于机遇。

周二(8月17日),解放军首次穿越台湾划设公告的靶区干扰国军演习,挑衅意味浓厚。阿富汗局势发展,会导致中共对台湾进一步军事动作吗?

中共大外宣多维周二发表文章,剖析《同是农村包围城市 读毛选的塔利班与中共差距何在》,不过这似乎泄露了中共的底线秘密:长期支持恐怖主义,而且是伊斯兰极端运动背后的精神之源。

美国冻结阿富汗在美资产 塔利班掌权中共弊大于利?

Sydney:《华盛顿邮报》周二(8月17日)报导,二名匿名的美国官员说,拜登政府在周日(8月15日)冻结了阿富汗政府在美国银行账户中的存款,目的是阻止塔利班取得。

一位政府官员在一份声明中说:“阿富汗政府在美国的任何中央银行资产都不会提供给塔利班。”

这一决定是由财政部长耶伦(Janet Yellen)和财政部外国资产控制办公室的官员做出的。

秦鹏: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数据,截至今年4月底,阿富汗中央银行的总储备达到94亿美元。

一位熟悉此事的人士说,这些储备的绝大部分目前都不在阿富汗境内。在这些储备中,有数十亿美元存放在美国,但确切数额尚不清楚。

阿富汗是世界上最贫穷的国家之一,高度依赖美国的援助。阿富汗重建特别监察长约翰‧索普科(John Sopko)今年春天告诉路透社,阿富汗大约80%的预算是由美国和其他国际捐助者资助的。

除储备金外,美国目前每年还向阿富汗政府军队提供大约30亿美元的支持,这一次也会一并被切断。因为这笔资金,需要在美国国防部长“向国会证明阿富汗军队由一个致力于保护人权和妇女权利的文职代表政府控制”的情况下,才能使用这笔资金,而塔利班对待妇女的态度值得怀疑。

Sydney:切断对美国储备资产的使用,是拜登政府在塔利班接管后,就该国的经济命运做出的关键决定中的第一个。

除了美国,北约周二(8月17日)也宣布已经暂停了对阿富汗政府的援助。

其它国际大国也可能考虑对阿富汗实施新的制裁,像英国外交部长本周早些时候已经提出了这一建议。

美国在军事和财政上对阿富汗进行了20年的监护,美国现在还可能试图阻止国际货币基金和世界银行继续向塔利班统治的阿富汗提供援助,就像对委内瑞拉等美国政府不承认的国家那样。

有人担心,冻结资金这个举措,会导致更多的难民,更多的激进主义。特别是国际组织,将面临左右两难的“道德困境”。秦鹏,你怎么看?

秦鹏:这确实是一个两难的问题。像欧亚集团(Eurasia Group)总裁布雷默(Ian Bremmer)就说,“另一方面,不能看到我们在塔利班身上花钱。”

而限制这笔钱可能也会成为一个杠杆,撬动塔利班的行动,逼迫它们做出一定程度的改善。曾在财政部担任国际货币和金融政策副助理部长的索贝尔(Mark Sobel)就说:“这一举措是有意义的。必须知道继任政府是否得到国际认可的问题。而限制资金至少可以作为要求塔利班表现得更好的筹码。”

当然,我理解,塔利班现在对西方社会释放善意,也是不希望遭到全球围堵。当然,这更可能是一个短期的权宜之计。

另外,这里面还有一个问题,就是不同国家对待这个事件的态度会不一样。布鲁金斯学会外交政策专家和阿富汗问题专家布朗(Vanda Felbab-Brown)说,另一个难题是,各国会根据自己的利益分为两个不同的阵营:“那些出于人权动机,想切断所有资金流入阿富汗的国家,与那些出于战略或反恐原因,希望资金继续流动的国家(如中国)。”

中共气愤美国撤出 面对难题

Sydney:“出于战略或反恐原因,希望资金继续流动的国家(如中国)。”这句话要怎么理解?

秦鹏:他的意思是,中共可能会给予塔利班资金方面的支持。其目的之一,就是防止阿富汗成为攻击中国的恐怖分子的发源地。之前,有文章就分析,中共害怕部分新疆人,因为在中国遭到中共镇压,会得到阿富汗的支持。所以,中共实际上很气愤美国撤出,让它自己不得不面对这个难题——美国在的时候,实际上阿富汗的稳定,对中国有利。所以,中共这几天连续咒骂美国不负责任的撤出。

Sydney:嗯。我们昨天谈到了中共在阿富汗变局中的角色,现在有分析是说,阿富汗变局,中共在其中的风险其实是相当大的,遭殃的可能是中共。

大纪元专栏作家沈舟直言,阿富汗不是美国的后院,却是中共的后院,美国这20年来,相当于是在帮中共料理后院。因此中共党媒一面嘲笑美国撤离,一面又埋怨美军撤离阿富汗“不负责任”。

所以现在中共批评美国撤军“留下了千疮百孔的烂摊子”,美国总统拜登(Joe Biden)辩护,延续美国在阿富汗战事只会让中共与俄罗斯得益。

的确,从美军近几个月来的行动就知道,美国撤军代表战略重心从中东转向太平洋,力量集中起来对付中共。

阿富汗变天 中共的风险

不过,阿富汗变天,中共的风险,秦鹏,你觉得有哪些呢?因为中共和塔利班的关系,现在看起来是好哥们,塔利班又掌权了,中共会有什么风险呢?

秦鹏:有几个风险:

第一是,宗教冲突:中共无神论和对穆斯林的镇压,可能遭到塔利班山头的报复。特别是随着塔利班逐渐壮大和稳定政权之后,所以,它们之间可能有蜜月,因为经济利益,但是这个蜜月终究会过去。

第二,塔利班上台,可能促成地区的激进势力抬头,会对中共的“一带一路”构成威胁。激进武装分子在喀布尔掌权可能会破坏整个地区的稳定,包括与阿富汗接壤的第三国,中国正在向这些国家推广“一带一路”倡议。然而,就像最近在巴基斯坦发生的造成9名中国工人死亡的恐怖袭击,就是邻国激进化的结果。既然塔利班在阿富汗成功夺权,该地区其它国家的激进情绪可能会开始升级。

第三,塔利班与伊朗素来敌对,可能促成伊斯兰世界变化。台湾前驻中东的外交官、专栏作家苏育平分析,过去伊朗与塔利班是敌对的,因为伊朗是什叶派伊斯兰统治,塔利班是逊尼派伊斯兰统治,两者在宗教上的矛盾很深,什叶派与逊尼派的“千年之争”迄今并无缓解。

“在塔利班未夺回政权以前,与伊朗有共同的敌人,就是美国,所以两国一度相谈甚欢,合力攻击、骚扰美国。但塔利班已经夺得政权,就没有必要继续与伊朗虚以委蛇,两方的友谊,也很难继续维持,必定迅速败坏。”

Sydney:中共和伊朗有石油利益,这也会让中共左右为难。

现在,各国驻阿富汗使馆正在快速撤离,中共驻阿富汗使馆“仍在正常运作”,但大部分在阿公民已经“先期回国”,看来中共对塔利班至少并不放心。不过俄罗斯驻阿富汗使馆也没有撤离,分析就说,中共很可能要与俄罗斯争夺阿富汗的控制权了。

中俄关系会有什么变化吗?

秦鹏:中共想当老大,但是俄罗斯肯定不会答应。

Sydney:台湾这次也莫名奇妙被卷入了这场国际纷争,8月17日,中共出动战舰艇、反潜机、歼击机等在台湾西南、东南等周边海空域实兵演练,并宣称是“针对美台勾连和台独及境外势力”。据台媒报导,解放军首次穿越台湾划设公告的靶区干扰国军演习,挑衅意味浓厚。

我们昨天讨论中共的“攻心战”,党媒《环球时报》藉阿富汗的事恐吓台湾,发文表示美国将在危机下放弃台湾。

现在又动作频频,充满挑衅。很多人还是会担心,阿富汗局势发展,加上正值美军从阿富汗撤军,中共解放军是否可能趁此真空,对台有进一步的军事动作?

秦鹏:我们昨天说过,美军自阿富汗撤军,更有利规划集中兵力对付中国。

而对于中共的蠢蠢欲动,美国也发出了警告。8月15日,前美国国防部负责军力发展的副助理部长柯伯吉(Elbridge Colby)发推特文表示,中共武力犯台将“直接冲击美国两世纪来的利益核心”,并引发海上和空中战争,而美国在这两个领域都享有优势。

此时阿富汗、中东局势混乱,中共也要特别关注在阿富汗、巴基斯坦、中东、新疆的局势,应不会因此对台有特殊动作。

台湾评论人士苏紫云说,如果趁此时对台出现军事行动,对中国有三大不利,因为“北京现在任何的举动,当然会让华盛顿更提高警觉,所以我认为这反而是对北京不利的。阿富汗的事情,也给台湾重新提醒国防的重要性,若这个时间点他要来挑衅台湾,那等于更增加台湾自我防卫的决心和意志。第三个不利是,北京又会再一次掉入战略性的错误,也就是向全世界证明中国威胁论是对的。”

一母不同胎?中共大外宣自曝塔利班学《毛选

Sydney:最近两天,中文网对塔利班的一些宣传,讨论很热烈。

昨天,8月16日,塔利班发言人突然致电正在直播的BBC女主播,宣称塔利班“是人民与国家的仆人”,将会“确保喀布尔(阿富汗首都)人民的财产、生命安全,尊重妇女权利,并准允女性接受教育”,并强调塔利班领导阶层以下令不要进入首都,“正在等待平和移转权力”。还宣称要对阿富汗国民“大赦”,“不会强迫人民必须信仰伊斯兰教”。

昨天,网友网络还有一个神评:塔利班终于干上了比贩毒、贩卖军火、拦路抢劫更挣钱的活儿:“为人民服务”

秦鹏:华人网友看着一定很眼熟。这和中共1949年夺取政权的方式几乎一模一样:

塔利班这次是“以农村包围城市”的方式,夺取了阿富汗数十各省的城市,最后再夺得中央政权,他们常用的口号是“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甚至还自称为国家和人民的公仆。

他们还宣称要和平进入喀布尔。中共在进入北京之前,也是这样说的。尽管在之前,万炮弃发占领了天津,而在长春,用围困的方式饿死了几十万人。

Sydney:而且,巧合的是,8月16日,中共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还隔空给塔利班“传经送宝”让它们做好统战,说:“我们希望阿富汗塔利班同阿富汗各党派各民族联合起来,建立起符合阿富汗自身国情、广泛包容的政治架构”。

不过,外界普遍不相信凶残的塔利班能够一夜从良。中共1949年夺取政权之初,也曾向资本家和知识分子承诺“不会秋后算账,共同重建国家”,但几年后就开始不断发动政治运动,对他们进行残酷清洗。

许多涌入喀布尔的难民描述塔利班如何要求他们交出妇女和女孩,强制女性成为他们的“妻子”并沦为性奴隶。法媒“FRANCE 24”报导,塔利班还在挨家挨户调查,并编列12到45岁的未婚或丧偶的女性清单,计划将她们强制“婚配”给塔利班战士。

秦鹏:我看到在它们发布了一系列“开明”政策之后,网上就有人在问:什么时候开始搞三反、五反?

塔利班模仿毛泽东夺取政权的策略

外界普遍解读,这是塔利班模仿了毛泽东夺取政权的策略。不过,这还是猜测。但是,8月17日,总部位于北京的中共大外宣《多维网》,不打自招,把这个坐实了。它们写了一篇文章,就叫《同是农村包围城市 读毛选的塔利班与中共差距何在》,对这个事件进行了揭秘。

文章说,由阿富汗农村起家,从1990年代开始阅读《毛泽东选集》,并两次从农村包围城市的塔利班,也让中文世界的观察人士有了另一种观感:似乎塔利班正在阿富汗重演当年中共在国共内战中的决胜局面”。

一个毛左网站“乌有之乡”也说,“在九十年代塔利班接受西方媒体采访时,就直言《毛选》是对他们最有启发的书”

Sydney:你觉得这个图片真实性如何?

秦鹏:这个照片我不能核实。不过,我查到,2010年,广东党媒《南方周末》记者,对阿富汗的实地采访,报导说,毛泽东的《论持久战》已成为塔利班的“军事秘笈”。一名叫沙阿的塔利班头目,总结他们的游击战术是:“打了就跑”、“隐蔽接敌”、“精心设伏”、“敌进我退、敌驻我扰、敌疲我打”等等。这一看,就是学了《毛泽东选集》的言论。

Sydney:那篇报导还说,为了对付塔利班,《论持久战》也成了美军驻阿富汗军官的必读书籍。一个美军士兵说,他们不喜欢毛泽东,但是需要研究塔利班的战术。

现在很多人评论,说中亚要回到黑暗时代了。8月16日晚,法国总统马克龙、德国总理默克尔也相继就阿富汗局势发表了电视讲话。马克龙在讲话中强调,阿富汗不能再次成为恐‌怖‌主‌义‌的避难所。默克尔就阿富汗局势评价说,“这是一个极其痛苦的发展。痛苦的、戏剧性的和可怕的”。她警告说,如果逃离阿富汗的民众得不到支持,那么危机就会来临。

我们看到,塔利班已经禁止阿富汗人离开。

秦鹏:阿富汗人的麻烦很快也要来了。

Sydney:我们昨天的节目中讲过,中共曾经培训过阿富汗的圣战战士,包括本拉登等都接受过中共的培训支持。

看到塔利班在夺取政权之前,就已经开始在卡达首都多哈与前政府代表团及多个欧盟国家如德国外交官员见面,曾派特使赴伊朗、中国、俄罗斯表达善意,这些都是上一个阶段统治时,未曾出现的举动,说明塔利班试图展现在外交方面的灵活性,还对外表现出“和善的一面”,我们昨天节目分析,可能是学了中共的大外宣那一套,披着羊皮的狼。

本‧拉登们的库特布主义 很像马克思主义

不过,从思想来源上,很多人可能还是认为,伊斯兰极端组织来源于对教义的偏执性理解和执行。真实情况是什么?

秦鹏:这方面的理解是偏差的。本‧拉登们的恐怖主义思想来源,是赛义德‧库特布(Sayyid Qutb),这个人被称为“伊斯兰恐怖主义的哲学家”(The Philosopher of Islamic Terror),号称“伊斯兰圣战的马克思”、“当代圣战组织教父”。

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2016年发表了中东问题专家汉森‧汉森的报告《伊斯兰国(ISIS)的宗派主义──意识形态根源和政治内涵》,在结尾处报告引述伊斯兰国的支持者们的话来概括伊斯兰国的思想核心:“伊斯兰国由赛义德‧库特布规划蓝图,由阿卜杜拉‧阿扎姆传授,由奥撒玛‧本‧拉登将之全球化,由阿布‧奥玛实现,然后由巴格达迪执行。”

库特布主义追求的是用暴力打破腐朽的“旧世界”,鼓励“圣战者”不惜牺牲生命,以身殉教,依靠暴力奋斗到底,要“解放全人类”。看重熟悉吧?

Sydney:嗯,很像马克思列宁的共产主义。

秦鹏:实际上,这个库特布早年是共产党员,他的思想中带有强烈的马克思列宁主义烙印。美国外交政策委员会资深研究员莱利(Robert R. Reilly)指出,库特布实际上曾经是埃及穆斯林兄弟会和埃及共产党在共产国际的联络人。

库特布的颠覆性思想就是对伊斯兰教的概念吉哈德(Jihad)给予了新的诠释。一提到“吉哈德(Jihad)”,很多人马上会想到圣战(holy war)。其实在阿拉伯语中“吉哈德”本身是挣扎、抗争的意思。对主流穆斯林来说,它可以是内心的挣扎(自我完善),也可以是抵抗外敌(defensive jihad)。库特布将之延伸为不受限制主动采取暴力的“圣战”。他为暴力攻击“圣战”打下理论基础,而其本人也以走上绞刑架为荣耀,亲身给追随者做了殉教榜样。

Sydney:熟悉马列主义的学者在研究库特布的著作时,常常会发现一些熟悉的概念:“先锋队”(Vanguard)、国家(state)、革命(revolution)等等。这是典型的列宁主义用语。

所以有人说,库特布的学说更接近共产主义而不是伊斯兰教义。虽然从宗教上反对共产主义,但是,却吸取了共产主义革命的所有“精髓”。有学者这样指出恐怖主义的实质:和自由世界对抗的真正敌人还是共产主义,极端伊斯兰主义只不过是共产主义穿了件传统伊斯兰袍子。

秦鹏:这一点,很多人可能不了解。实际上,共产主义不仅对外输出恐怖主义,而且当代恐怖主义的思想,很多也是变种的马列主义。

Sydney:时间关系,我们就不多叙述这方面的事了,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去看看大纪元发表的《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里面有详细的引经据典的分析。

秦鹏:实际上,今天人类社会的很多离经叛道的思想,包括世界各地的很多混乱之源,也和共产主义、马列主义和中国共产党有关。所以,这两天网上有神评论:反恐不反共,等于一场空。

《秦鹏直播》制作组

(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