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赫:塔利班再上台带给北京的是陷阱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8月16日,拜登在白宫东厢就阿富汗局势发表的讲话,应该说是得体的,尽管一些人嘲笑他几周前还说“塔利班全面统治并控制整个国家的可能性极小”。

撤军方式或可斟酌,但撤军决定乃大势所趋。阿富汗是美国长期流血的伤口,越早包扎止血越好。拜登说“我坚决要求我们把重点放在2021年我们今天面临的威胁上,而不是昨日的威胁”,这是明智的,并具体表现在如下两个观点中:一是“我们在阿富汗的唯一重要的国家利益今天仍然是一如既往的:防止对美国本土的恐怖袭击。”一是“我们真正的战略竞争对手——中国(中共)和俄罗斯——最希望的就是美国继续将数十亿美元的资源和注意力无限期地投入到稳定阿富汗的工作中”。

拜登清晰的讲话,在中共听来则特别刺耳。不仅因为美国的全球战略调整日益在把中共锁牢,还因为美军撤出、塔利班再上台,给中共带来的不是“建设性介入”的战略机遇,而是麻烦和陷阱。

笔者曾在7月15日发表的“阿富汗或成中共的泥潭”一文中说:如果中共真要硬出头,恐怕就是碰个头破血流的结果。而从如下三点迹象看来,中共可能不怕头破血流,硬要出头了。

其一,7月28日,阿富汗局势演变的关键时刻,中共外长王毅在天津会晤塔利班第二号人物、政治委员会负责人巴拉达尔。用如此公开的方式会见塔利班高级领导人,这等于向外界宣布中共承认塔利班的政治合法性。外界一致认为,这是塔利班的外交胜利。而就在这次会见之后,阿富汗局势急转直下,外界很难不质疑中共没动手脚。

其二,8月15日,塔利班武装分子攻入阿富汗首都喀布尔,阿富汗总统加尼(Ashraf Ghani)及其核心团队逃往塔吉克斯坦。次日下午,党媒“人民日报”微博官方账号推出洗白塔利班恐怖组织的宣传片——央视的“60秒了解塔利班是什么组织”,并附上微博短文介绍。这条微博进入了当天十大微博热搜排行榜的第五位。

其三,8月16日,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先后与中、俄外长通电话。就美中外长通话,美国国务院的声明只有一句话,即“讨论阿富汗局势,包括安全形势和保护各自公民的安全努力”;但中共方面却借此大放厥词,教训、要挟美方(所谓美方不能一方面处心积虑遏制打压中共,“另一方面又指望中方支持配合”)。

如果中共真是要在阿富汗强行出头,表现“大国外交”,借此抗衡美国,那就是愚蠢到家了。

第一,塔利班重新上台后,并不一定能与中共把酒言欢。中共“斗”字当头,对塔利班只是利用而已,并非把塔利班当兄弟,自然不会因为塔利班的利益而调整国内政策:在新疆对穆斯林少数民族的大规模人权侵犯。而且,由于加速向左转,相应的控制、打压只会越来越严重。但这,对塔利班的信仰和群众基础则是致命的挑战;因此,塔利班虽会为谋取支持而在一些方面迎合中共,但很难放弃对“东突”的实质性支持。这是两者之间的死结。

第二,塔利班能否全盘控制阿富汗局势?目前还是一个疑问。就塔利班内部而言,有阿富汗塔利班和巴基斯坦塔利班之分,即使阿富汗塔利班内部也远非铁板一块,政见分歧颇大。就国际介入而言,至少有美国、俄罗斯、巴基斯坦、印度、伊朗、沙特阿拉伯、土耳其与中共这八大家,各方势力盘根错节、错综复杂。毋庸置疑,中共对塔利班和阿富汗的干预能力是有限的。以有限的能力来支撑强出头的野心,小孩子也知道会是什么结果。

第三,阿富汗不仅对中国有两大直接威胁(所谓“三股势力”和毒品泛滥),而且阿富汗的动荡外溢到巴基斯坦已是现实,7月14日在巴基斯坦开伯尔-普什图省哈扎拉县针对中企班车的爆炸事件就是明证(其中9位中国公民死亡,另有28名中国公民受伤)。如果以阿富汗为中心在中国周边形成一段较长的“动荡带”,绝非福音。

当然,这些威胁和隐患一直存在,但在塔利班上台后,却有可能变得更加严重。美国非常清楚这一点。就在前述的中美外长通话中,布林肯特别说了句话“美方重申反对一切形式的恐怖主义,不寻求在中国西部边界地区出现动荡”,这其实是在提醒北京当局不要错判形势,一条路走到黑。

综上所述,塔利班在上台对中共来说并非好事,而中共还要硬出头,不能不说中共这是末路狂奔。

——大纪元首发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