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鹏直播】中共停发立陶宛列车 张文宏报平安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8月19日讯】 大家好,现在是美东时间8月18日晚上6:30,北京时间8月19日。欢迎收看时事天天聊。我是Sydney(王愉贺);我是秦鹏。

今天焦点:中共国企停发立陶宛列车货运,专家:“制裁害到己非常蠢”;张文宏突发微博报平安,风波已过?

Sydney:中共和立陶宛的关系看似越来越紧张。北京8月10日宣布召回驻立陶宛大使,同时要求立陶宛召回驻中国大使,立陶宛总统随后表示“民主国家并不软弱,将捍卫原则和价值观”。中共外交部则追骂立陶宛偷梁换柱、自欺欺人。8月18日,再有消息称,中共国营企业中断了直达立陶宛的铁路货运。这会带来什么影响呢?

秦鹏:8月18日晚,陷入“病毒共存说”争议和博士论文抄袭漩涡的网红医生张文宏,在新浪微博发长文报平安,这让很多关注他的网友感到欣慰。不过,他的这场风波就算过去了吗?

Sydney:我们今天会聊这两个话题,喜欢我们节目的观众朋友,欢迎点赞、订阅、留言、转发,节目最后我们会和大家互动。

中企停立陶宛列车货运 专家:制裁害到己非常蠢

Sydney:日前,台湾和立陶宛规划互设代表处,中共当局一周前以召回驻立陶宛大使施压,最新又传出中国国企发出对立陶宛客户的断货通知。

中铁停立陶宛列车货运?党媒否认

8月18日,台湾的中央社报导,波罗的海通讯社(Baltic News Service, BNS)此前取得了隶属中共国家铁路集团的“中铁集装箱公司”给立陶宛客户的信件,称由于中立两国之间的“政治情势紧张”,原定8月底出发的货运班次将取消,且所有9月开往立陶宛首都维尔纽斯(Vilnius)的直达班次,也都将取消,直到进一步通知。

中铁集装箱(CRCT)公司,这个隶属中共国家铁路集团,主要经营欧洲及中亚地区的业务,在德国、俄罗斯、哈萨克等国设有分公司。从2020年6月起,中国才有固定的铁路货运班次,直接开往立陶宛。这条货运线是中共“一带一路”计划的一部分。

报导称,货物仍能从中国经由波兰等地进入立陶宛,但交期、运费等成本势必上升。不过,目前,立陶宛驻中国官员尚未接获相关正式通知。

立陶宛驻中国大使馆,负责交通运输事务的参赞,林姆柯斯(Ramūnas Rimkus)认为,中方的决定是政治考量。

看来,这是中共的报复了。

秦鹏:欧洲小国立陶宛今年以来是跟中共杠上了,今年以来先是退出了中共倡导的中东欧合作“17+1”机制,7月又宣布和台湾互设代表处,而且成为第一个与中共建交、但是又同意在本国首都设立台湾命名的代表处的国家,这让中共大光其火。8月10日,中共宣布召回驻立陶宛的大使。

现在看,中共肚子里的这股火还没有下去,还想找机会发泄。

Sydney:不过,中共党媒《人民日报》旗下的《环球时报》周三对此消息予以否认,称:“近日,有媒体报导中铁集装箱公司中断与立陶宛的中欧班列运输。经确认,该消息不实,中铁集装箱公司未发布相关消息,目前中国与立陶宛间中欧班列运输一切正常。”

当天下午,中铁集装箱也发出了相关消息,就是说与立陶宛间中欧班列运输一切正常。

立陶宛国铁:多列中国货运已被取消

秦鹏:可是,随后,台湾的《自由时报》的一篇报导,打脸了《环球时报》,说立陶宛国铁今向该报证实,8月底至9月上旬的多列中国货运已被取消。

立陶宛国铁还强调:“我们希望双方早先达成的所有协议都能得到尊重,并在货运领域成功发展互利合作”。

Sydney:怎么两方说法完全不一样啊?不过,比较立陶宛国铁和中共方面说的,立陶宛方面更有可信度。如果这个消息属实,那就像立陶宛驻中国参赞说的那样,变成了一个政治事件了。

秦鹏:是。这个参赞还说了一段很有意思的话,“相较于让党生气,这区区几欧元的损失确实是风险较小的选项”。感觉话里有话:立陶宛是前共产国家,对共产党现在是深恶痛绝,看起来他们觉得现在通过波兰运输货物,转道立陶宛,虽然造成多付一些运费,但是比起让中共生气,他们还觉得很值得似的。

Sydney:立陶宛方面看起来是很强硬。立陶宛跟中共杠上,与和台湾友好有关系,我们来看看台湾这边的人的说法。台湾与波罗的海三国国会议员友好协会会长、同时也是民进党籍立法委员的邱志伟,对自由亚洲电台记者说:“立陶宛国会、总统、总理都全面支持,不管行政、立法单位都有高度共识跟台湾设处,加强双边关系。他们也说,不会受中国的影响,他们国家有外交自主权。”

他还说,中国(共)对此会有一定反应可以理解,但是中国作为一个大国不需要用这种小动作,每一个国家都有权利去发展跟其它国家的外交关系,中国应该尊重立陶宛的决定,而不是用政治、经贸手段作反制。

不过,经常说敢做要敢当,从目前的消息看,中铁集装箱是停止了部分列车,既然这样,它和《环球时报》为什么不承认,要辟谣呢?

秦鹏:我觉得中铁集装箱公司,可能有自发动作,都是党委领导嘛,所以公司可能有想立功的人这么做了,想给立陶宛一个教训。但是因为做得太露骨,直接说由于中立两国之间的“政治情势紧张”而停止,这样传出去不好看,而且可能引发更多的国际影响,这让中共外交部门感觉到弊大于利,所以权衡之后,最后辟谣。

中共为何低调?

Sydney:如果承认,会对中共造成什么影响?使得他们不得不做出否认?

秦鹏:我觉得会造成经济和政治的多重影响。

从经济角度看,货运断货不得不通过波兰转运,这样只是更麻烦,但不会造成多大的直接经济影响,但是预计会影响后续的双边贸易。根据联合国资料库数据,去年中国对立陶宛的出口贸易额近14亿美元,立陶宛对中国则不到4亿美元。这对中共来说,损失会更大。

Sydney:是。曾在中国担任财经记者的胡采蘋就在脸书说:“自己的出口量是人家三倍多,自己铺路铺到人家家,送自己的货去卖,希望增加贸易量增加双边关系,然后人家的行为惹自己不高兴,就自断生路。拜托请扩大制裁,尽量制裁不要停下来!笑晕在地。”

她还对自由亚洲电台说:“中国对立陶宛出口14亿美元,是立陶宛对中国出口的三倍。但不能光看贸易,中国花了大钱去铺铁路,投资基础建设,又开固定航班,就一定须雇用一定比例的人员,要有列车长、开火车的司机、搬货的工人、上下货的,要去招商、花行销费要大家来用你的快线服务。中国的投资所费不赀,现在自断货运路线,根本伤害的是自己,这样做是非常蠢。现在对中国最好的方式就是假装没这件事,呼咙过去就算了,因为它不会伤害到立陶宛的。”

秦鹏:是。中共为了推行“一带一路”,建设了很多铁路,因为一开始没有多少运输量,中国还曾爆出,官方和商家勾结,为了地方政府的政绩,还组织一些空车皮,来来回回地空跑,骗取政府的补贴。不知道这一次,是不是也有因为补贴减少了,中铁集装箱公司想趁机挤泡沫,就包装成政治投机的因素。

从经济角度看,中共如果制裁立陶宛,属于杀敌一千,自损四千。实际上,还可能不止:不要小看立陶宛这个小国,他们有一些产品是非常先进的,中共商务部自己就说,立陶宛的“飞秒激光仪占到全球市场的50%。不少享有国际声誉的尖端科研机构都是立陶宛激光产品的重要用户,如美国NASA宇航中心、欧盟空间局”等等。

业内人士也说,如果制裁立陶宛,他们只是减少了一些其它国家都买得到的商品,而如果立陶宛反制,那么中国的北大、清华等双一流大学,物理、材料和化学的研究,可能都会受影响。

从政治角度看,中共可能现在还不想也不敢直接更严厉制裁立陶宛,以避免激化两国矛盾,甚至造成断交、让立陶宛直接与台湾建交的后果。这可能在欧洲甚至世界,会引发连锁反应,让中共不能承受这样的结果。

所以,中共现在还是希望保持一个低烈度的冲突,主要是口角之争。

Sydney:嗯。目前看,立陶宛对中共的施压,拒绝屈服。8月15日,立陶宛总统瑙塞达(Gitanas Nausėda)接受采访说,立陶宛致力于捍卫民主的原则和价值观,能够让他们免受攻击。

但瑙塞达建议中方“重新考虑并改变召回大使的决定”,同时强调“作为一个主权和独立国家,立陶宛可以自由决定与哪些国家或地区发展经济和文化关系”。

他说,“有时,这些原则和价值观不太受我们的邻国或其它一些国家的喜欢”。“但我们不能只是选择走另一条路。这是我们的方式。我们非常明白,这不是最容易的方式。”

秦鹏:这意思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就是拒绝接受中共的威胁。难怪8月17日,中共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还对瑙赛达的话进行了反驳,说他说的是“立陶宛致力于化关系”是偷梁换柱,偷换概念。

Sydney:但是,看起来,中共目前对300万人的小国立陶宛还是不敢太过分。这也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

秦鹏:是。这个小国有骨气。8月12日,胡锡进称中俄应联手惩罚立陶宛,胡采蘋认为这实际上只是虚张声势,俄罗斯根本不会在这方面和中共联手,因为:第一俄罗斯更需要立陶宛,第二立陶宛这个国家也不怕俄罗斯。

她说:“立陶宛进出口贸易有15%是跟俄罗斯交易,俄罗斯才比较在意立陶宛的生意。而且俄罗斯冬天港口冻结,必须往南边找不冻港才行,西边爱沙尼亚、立陶宛、拉脱维亚都是俄国非常重要的出口,俄国不会动立陶宛的。俄国打不过立陶宛,立陶宛是第一个苏联加盟国带头独立的国家,完全不怕俄罗斯。”

敢言医生张文宏发微博报平安 风波已过?

Sydney:我们看到中国国内,近一段时间,大陆媒体、自媒体围绕如何对抗病毒,出现了截然不同的观点,而且纷争愈演愈烈,俨然已经上升到政治高度。

话题的主角就是自病毒爆发以来,屡屡曝出金句,外界认为是少数敢言的专家之一的上海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张文宏。

提“病毒共存说”

他在7月29日针对南京疫情导致全国新一波疫情发言时,表示疫情不会短期结束,可能长期也结束不了,因此“中国应当学会与病毒共存”,这是较接近于欧美国家的做法。

很多中国民众、医生、海外媒体力挺的同时,却招来了党媒、甚至中共军报的批驳,定性这是“敌对势力”在利用此事搅局。这很显然,是因为和中共官方立起的目标“病毒清零”杠上了。随后,张文宏再遭举报,被指博士学位论文涉嫌抄袭,事情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秦鹏,能不能给我们说一下这个“病毒共存说”和“病毒清零论”,有什么不一样?为什么张文宏会招致党媒这么严重的批判?

秦鹏:其实这本来是二种不同的科学意见,前者“病毒共存说”认为病毒已经长期深入社区传播,人们不得不与病毒长期共存的现状,后者“病毒清零论”依然认为病毒能够清零,所以继续采取严厉的控制手段发。这两种认识和做法在世界上都有。

但是,你知道在中国,所有的重要决定都是中国共产党做出的,所以科学问题就会变成政治问题。中国共产党习惯于扮演万能的上帝和“伟大、光荣、正确”的救世主,所以,老虎屁股摸不得。以前中共为了打击不同意见,曾经搞过“引蛇出洞”和“反右”运动,现在更加严厉,动辄称不同意见叫“妄议”。

张文宏说的“病毒共存说”,其实并没有完全否定当前中共的做法,只是说长期封闭、严厉控制,对经济会造成打击,可能造成经济危机,而经济危机每一次倒楣的都是普通老百姓,会死人的。所以他建议不要太严厉控制。

他说的也有成功的例子,上海实际上采取的也是近似清零的做法,它没有像武汉等城市那样动辄全城大面积封闭,全部检测。而且上海还接受了来自世界的很大比例的国际航班。但是,其它地方官员更喜欢一刀切的野蛮做法,所以中共肯定会认为,这是对他们的否定和批评,所以听不进去,很恼火。

Sydney:是,江西一名张姓教师只是发文说建议扬州“试验一下放弃严格防疫,与病毒共存”,还说“仅仅是建议,勿喷”。隔天就被公安局裁定行政拘留15天。

“清零”本身听起来好像没有不好,但强制清零反科学也反人性。一年多来,看到有的居民楼喊救命,有些人被强制单独隔离而亡,爸妈被带走隔离,小孩饿死的也有。造成了很多问题,包括现在的中国经济疲软,也是其中一个。

所以想必中国很多人已经不满,才会支持“病毒共存说”。但共产党要维护党的“防疫天下第一”、“清零”标志,要人们的绝对服从,又再度要消灭一个无害的理论。

遭复旦大学调查

我们看到,提出这个说法的张文宏医生所在的复旦大学,8月15日,在官网发文,说是收到举报,学校已就“张文宏博士学位论文抄袭”一事,启动调查核实。

大陆媒体报导,最先爆出张文宏博士论文抄袭的是一个叫“大盛说”的网友,随后,这个网友的爆料得到大五毛“平民王小石”和方舟子的支持和转发。在网上热传。

秦鹏,张文宏才被党媒批判,等于是惹了党中央不开心,论文抄袭事件马上爆发开来,让人怀疑这是孤立事件吗?还有,这件事真实性为何?他的论文算抄袭吗?

秦鹏:这当然不是一个孤立事件,那些五毛实际上都是闻风而动,拿爱党爱国当做生意做,并不是真正的自干五。他们认为张文宏惹了党妈生气,加上之前张文宏在很多话题上都实话实说,含蓄向民众传达真相,包括把国产疫苗和进口疫苗好坏,与进口汽车和国产汽车相比,说病毒是来自武汉等等。这都和中共的宣传口径不相符,这些五毛们就想趁机咬人立功,帮助共产党剥夺张文宏继续说真话的权力。

置于论文的事情,昨天自由派学者、前中央民族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赵士林先生说了这件事,他说:“我作为当了几十年博导、博士后导师的业内人士,负责任的说,张文宏十几万字的博士论文,专属一下综述没有注明出处,最多是不规范(特别是多年前的背景),谈不上抄袭。”他认为赵盛烨、方舟子和肖鹰等人撕咬张文宏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他还说,退一万步讲,张文宏的抄袭即便被认定,博士学位被取消,他仍然认为张文宏是最优秀的防疫专家,做出最大贡献的防疫专家,没有之一。而那些撕咬张文宏的人,是最脏最臭最恶的渣,也没有之一。

张文宏发微博

Sydney:昨天18日21:40,张文宏发了微博,可能让很多他的支持者很欣慰。他说最近很多人关心他,所以他大致汇报了下这几天做的事,算是报了个平安。他把周一、周二、周三做的事大概列了出来,不过具体事件和最近的风波没什么关系。

最后面提到疫情,他说,“目前国际的抗疫形势依然非常严峻,中国仍然面临巨大的疫情挑战。但是我们必须有着坚定的信念,我们国家采取的抗疫策略是目前最适合我们自己的策略。‘鞋子合不合脚,自己穿了才知道’。”

他还说,“不发微博是常态,发微博是非常态(比如说今天有疫情,又收到了太多的关心微信)。”

秦鹏,他的这篇最新发文,你认为他是平安了吗?有没有透露出什么其它消息?

秦鹏:我认为他这是报平安。

看他列出的每一天的行程,除了做好本医院的接诊之外,还继续作为上海市的新冠病毒专家组长,在继续和卫健委领导以及上海市分管副市长一起工作,研究和防控疫情,所以,他其实是表达出,他并没有因为前卫生部长高强的文章和论文事件,受到多大影响。

Sydney:所以之前官媒和前中共卫生部长对他的攻击等等,这一波打压算过去了吗?

秦鹏:是的。基本上算过去了。

其实你刚刚说的最后那一段话,他实际上也是变相表扬中共的防疫措施,所以这个事情估计也就过去了。

张文宏是一个高智商的人,他虽然经常说出真相,但是表达上是很难能被抓住把柄的。实际上,中共体制还有一个特点,不是特别大的政治错误,在有人保护的情况下,在用人之际,可能低低头就过去了。张文宏现在这个领域是顶级专家,中共还是要用他,而上海的做法也并不和其它地方的一刀切做法一样,所以,这个事情可能就这样过去了。

但是,对张文宏本人来说,可能也会受到一定的影响,也许就会很少再公开评论中共的防疫措施。其他人也会因此受到警示,这就导致中国民众可能也很少会听到这么多的真话了。

《秦鹏直播》制作组

(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