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互动】塔利班也要“为人民服务”?习近平要“共同富裕”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8月19日讯】得中共真传,塔利班也要“为人民服务”?习近平要求“共同富裕”,富人要倒楣了?| 热点互动 方菲 08/18/2021

主持人:观众朋友好,欢迎收看这一期的【热点互动】,今天是8月18号星期三。塔利班攻占阿富汗首都卡布尔后,称自己是人民的公仆,一切为了人民,被网民讽刺,干上了最挣钱的活儿为人民服务。而塔利班夺取政权的方式,也被认为是承袭了毛当年农村包围城市的手法。那么塔利班掌权后会给中共带来更多的机会还是风险?

另外,习近平周二8月17日主持召开财经会议,提出要将共同富裕作为第二个百年目标,加强对高收入者的规范和调解。这一表态引发海内外的高度关注,有分析认为这是中共新一轮打土豪分田地的信号。而这种财富重新分配的理念,则是中共近日对私营企业进行打压的幕后推手。今天我们还是请来两位嘉宾,就这些热点事件做解读,一位是时事评论员Jason博士,Jason博士您好。

Jason:方菲好,大家好。

主持人:谢谢。还有一位是时事评论员赵培先生,赵培先生您好。

赵培:你好,大家好。

主持人:好,谢谢二位。我们就先来谈一谈塔利班还有阿富汗的最新局势,我想先请Jason博士来解读一下,Jason博士我们看到说塔利班在攻进首都之后,有一次新闻发布会。发言人就说我们是叫什么做人民的公仆,而且塔利班确实换上一副温和的面目,就说我们既往不咎,对过去的人员。然后又说妇女只要在伊斯兰的范围之内,就可以过得很幸福等等吧。

反正就是说它这个确实让人感觉到,和中共的大外宣的套路有点像,特别是有人说它夺取政权的方式又是农村包围城市。所以在您看来是不是塔利班真的从中共这边承袭了很多中共夺去政权的方法,还有它的一些宣传方法?

Jason:塔利班是执过政的,就是说这次是二次执政。其实第一次执政很失败,当然我们回头看塔利班,刚才你谈到了第二次执政的这种方式,确确实实是走了一个农村包围城市的一个道路。而且说是打下了阿富汗政府,其实不如说是直接接管了,因为从第一个几乎不开一枪,让第一个大城市沦陷,到最后直接攻入进入首都,基本上是没打什么仗的,6天就全部接管了整个阿富汗的全境,就主要的城市,还有一些部分地区没有。

但是就这个过程中,你可以看到它其实军事不是主要,更多的是它在走这种其他的道路。其实你要是看国际的极端的穆斯林,或者说是极端恐怖主义份子和共产主义,它有很多非常相似的这种东西。首先的话,它们第一都是确立一个宏伟的,几乎是不可实现的一个目标。你比如说共产党说是要实现世界大同共产主义,穆斯林这个极端份子,说要实现一个全球的穆斯林国家。

那么在这样一个不可实现的宏伟目标下的话,它们基本上都知道,因为要长期实验要长期斗争,必须要保障内部的团结的话,就要建立一个永远不可能调和的一个外部敌人。那么共产党就是说是阶级斗争,这个阶级矛盾不可调和。对于极端穆斯林这些恐怖主义份子,他们就是一个说是穆斯林或者非穆斯林,或者说甚至穆斯林内部的苏尼和什叶两个教派,都是不可调和的矛盾。这种有外在的敌人,这是另外一个共通点。

另外再有一个,为了实现这个伟大的目标,可以第一不择手段,第二不断地变化方式。这个基本上全都是这两个是一模一样的,还有其他的一些具体方法。你看到就是说,它事实上是有非常大的相通性。那么在这个过程中,这次我刚才谈到塔利班,事实上不是说过去6天攻下了阿富汗,是过去20年它从被美军从军事上打到几乎是消失,到逐渐一点点又在整个阿富汗成长起来,它事实上是有一个几十年发展的过程的。

而且它事实上是利用一个影子政府,利用了第一宣传,它在边远地区,刚才我们说农村包围城市,它在边远的一些直接政府军不能触及的地方,建立它自己的影子政府。一方面的话,它要求政府给这些地方提供电,不提供电我就给你暗杀了,恐怖袭击了。那么政府为了省事,就给它提供电。那么它就拥有了这个地方的一些基本建设由政府提供,但是同时它的治安法律都是它提供的。

而与此同时的话,它又做宣传。把美国或者政府的一点小事,立刻宣传成不可调和的这种矛盾,必须要由它们来解决,共同对付,才能最终解救人民。这种就是说几乎跟中共当年执政的方式是一模一样的,中共当年还有一个跟国民党打的过程,它做得非常彻底,以至于之后都不用打。那么这次的话二次执政,还没开始执呢,二次有可能执政的过程中的话,它先去拜访了中共,前段时间跟王毅是有个会面。

王毅劝它树立一个可蔼可亲的形象,学学我们,你看西服都穿上了。它自己也说了,说我们一定要学习中共的这种成功经验。所以说回来就立刻开始提到要为人民服务啦,要跟世界接轨啦等等,这些话都出来了。所以说你可以看到,它确确实实是学了中共的这种可变的伪善性。当然它嘴上说的和街道上实施的还是不一样,你看街道是不是还有砍头的事,现场杀人的事,等等这些暴力行为还都在进行。所以说跟中共一模一样,就是台面上说的和台下做的完全相反。但是不管怎么说,你可以看到中共是揽了一个学生,也揽了一个,某种意义上讲一个远房的朋友。

主持人:是,中共它跟塔利班以前也是暗通款曲,当然前一阵高调的会面塔利班领导人。那么现在阿富汗现在局势变成这样,中共是极尽嘲讽之能事,就是说美军撤军,你看都是搞得这么乱什么什么。但是您觉得阿富汗这样一个局势的改变,塔利班有可能掌权,对中共来说,机会和风险哪个更大呢?

Jason:在我看来的话,其实中共自己也知道,风险更大。其实当时美军要撤的时候,中共第一个时间在喊,让它的施工队赶快撤离。因为它知道整个阿富汗的局势是不可预测的。现在虽然塔利班好像是势如破竹地进入了首都,但是塔利班内部不是一个整体,它是一个有外部敌人的情况下,它是有一个很多派系黏合在一起的状态,它前提是有外部敌人。我们知道了打江山是一个概念,坐江山是一个更难的概念。

而特别是对塔利班这样的状态,坐江山对它来说几乎是不可能的,它内部的派系都解决不了,而且其实本身它在阿富汗内部的各种军事上的敌人也没肃清。据说,原来的阿富汗的副总统,现在还是领着一帮人在阿富汗的北边的山区跟塔利班作战。所以说很可能,整个阿富汗那种在美国或者联合国部队治理下,过去这几十年的这种平静,有可能在未来很长时间都不可能实现。

一个动荡的,一个各个派系林立的阿富汗,中共是没钱可赚,而且中共历史上投的钱也都打水漂了。另外的话,所有这种动乱的地方,都可能会隐藏一些暴力份子,那么在这样的情况下,中共也是非常可怕,因为它毕竟在新疆现在实施上百万的集中营,对于一些穆斯林信仰的少数族裔,采取比较强压的态势,如果最后逼反了那些人,使那些人走上一个以阿富汗为基地的一个暴力反抗的道路的话,那么对于中共来说就是噩梦。

所以说在我看来的话,中共面对塔利班,此时此刻是它最兴奋的时刻,因为兴奋不是塔利班进入了首都,而是美国在这个方面出丑了。但是这个兴奋只是非常短暂的,它面临的是一个长期的棘手的问题,它会在里头投很多钱,最后它也不知道投这个钱最后会得到一个什么结果。就像它在北朝鲜投了无数的中国人的生命,投入了无数的钱,最后北朝鲜其实是它现在门口的一个无赖,它事实上是必须用钱赎买才不让它出事的。那么塔利班或者阿富汗未来很可能也是这么一个状态。

主持人:我看网上有人评论挺经典的,说两个恐怖组织要建立战略互信,所以这个前途不一定那么看好,在您看来?

Jason:是的。

主持人:另外还有一个,这些天也是大家在关注的问题。就是说也是中共拿来炒作的一个话题,就是今日阿富汗,所谓的今日阿富汗,明日台湾对吧。那这个就是现在白宫也有回应说,台湾跟阿富汗不一样,蔡英文也有回应,她说台湾的自强是最重要的。所以您怎么看这方面的,不能说完全是炒作,因为也有很多人认为说,比较担心这个局面。

Jason:阿富汗的这个情况和台湾几乎是没有任何可比性的,只有中共借题发挥,在因此炒作这个概念,因为它毕竟在谈美国的世纪已经开始衰落了,中共开始崛起了。这是符合它这个说法,所以它在炒这个概念。但是这个概念偷换了无穷的概念,几乎不值一驳。我们知道首先真正击败阿富汗政府的,其实不是美国军事上的无能,而是它内部政府的腐败,和有内部塔利班这样一个反抗势力。

换句话说,它的敌人真正是内部,而美国投了20年的精力,8千多亿,甚至整体花的是2万亿,你不能说美国不是做到了仁至义尽这样一个状态。任何国家不可能在一个跟自己没有任何利益关系的一个边远的地方,投入这么长的时间,投入这么多的钱。所以说美国对于这个援助这个概念,绝对不是一个问题,只是内部的敌人永远不可能外部来解决。而台湾基本上是没有内部这样的敌人的,它是来自于外来的侵略。

而且的话,美国在短时间的战争从来没失败过,而中共攻台一定是短时间的战争。而短时间的战争如果美国帮忙,中共是绝对没有任何赢的可能性,在这样的情况下的话,而且台湾跟美国是有直接的利益的。刚才说的阿富汗跟美国全是道义上的问题,而台湾跟美国第一在很多法律,从历史上的法律和现有的法律,都在法律层面上让美国必须支持台湾,而且从经济利益上的话,台湾是美国第十大贸易伙伴,而且再加上芯片各方面的因素。

就是说台湾如果控制在中共手里头,对于美国经济上是致命的打击。从经济利益上说,美国也不可能放出这个地方。而且再有一点,这次某种意义上讲的话,美国丢面子其实不一定是好事,因为美国国内整个这个反省,不管是未来哪一个美国政府都知道,美国政府任何一届政府不可能再在这事情上再丢面子。而台湾这个问题是中共第一个拿出来说,美国权朝野都在看,所以说反倒是加强了,第一从阿富汗撤离的话,是集中精力对付中共。

第二同时这次如果你说是个教训的话,它一定会加强美国在其他领域的戒备心,或者说准备力。所以说你从各个角度来看的话,这两方面都是不可比的,只是中共在过嘴瘾,骗中国老百姓,其实所有的逻辑都不成立的,这两边。

主持人:所以您是说美国撤军这个情况,不一定是坏事,它是个教训。

Jason:长远来说,对于台湾很可能还是个利好。当然我同意蔡英文的说法,台湾自强这是非常关键的,而且台湾内部还有20%的,甚至是亲共的人士,这是台湾的隐患,这一点台湾也得解决。我不是说是暴力解决,我只是说是可能从意识形态上一定要帮那20%的人认清中共。

主持人:好的,我也请赵培先生来解读一下。赵培我想先请您解读一下,塔利班说我们是人民的公仆,这个话听上去真的很熟哎,所以您觉得它是不是得了中共的真传,至少在宣传上。

赵培:其实您刚才问Jason博士两个问题,都是一个中文圈的逻辑。就是说中共先说你看塔利班受到我们的指导,所以它能战胜美国,那么我们也能打下台湾。这是它给自己,就是前面一个是它替自己出于,然后用前面那个去证明后面那个。刚才Jason博士已经反驳的很好了,那么我们再说一下,塔利班真实的能够在阿富汗夺取政权的原因,并不是它学会毛泽东那个游击战,农村包围城市,不是打下来的,刚才Jason博士讲的。

它正确的讲说,原本的阿富汗穆斯林共和国里面军阀林立。美国一撤军的消息一出来之后,这些军阀就为塔利班让道,因为美国不给钱了嘛,他们也不想为美国服务,所以他们可以让道。然后塔利班就直接打到首都了,就是一路上没有障碍打到首都。获取政权就是军阀们的倒戈投降是塔利班夺取政权的最直接的原因。您看到现在的副总统到北方打游击,他就是以前美国扶持的北方联盟的军阀,他们还是跟塔利班死战的。就是美国再投一次钱,美方照样把塔利班拿下来,这是阿富汗的局势。

另外,阿富汗其实并不是像我们想的,阿富汗人都反对塔利班,为什么呢?阿富汗人干了一件真的跟中共学的事就是卖鸦片,我们看到很多纪录片,美国到了那个地方之后,劝阿富汗的平民,说你们不要再种鸦片了,我们可以提供种子化肥,你们来种一下粮食或经济作物,你们一样能赚钱,但是人家觉得挣得少,还是塔利班教我们种鸦片挣得多。

所以种鸦片,中共在延安的时候也种鸦片,所以两边干的这个事是一样的。那么还有一个事双方是一样的,它真的跟中共学的那就是中宣部的这个话术,你看刚才那套话术就是学中宣部的,而且它说要给妇女权利,还说要在他们的领导之下给妇女权利,这跟中共说人权是一样的,说人权跟民主一样的。要在党的领导下实行中国特色的民主、中国特色的人权。这套话术学得就是抄得几乎一模一样,逻辑一模一样抄过来,这是它跟中共学的。

塔利班刚才说的是军阀投降是一个主要原因,它其实内部的问题也是很大的,因为投降的军阀跟它本来的这些塔利班进了京城了,它要分天下,那么又要跟这些不同派系的军阀起冲突,所以塔利班面临的还是一个烂摊子。另外,到底是中共跟它合作开发硅土矿赚钱,还是继续卖鸦片赚钱,这是塔利班考虑的问题,它可能觉得我继续向中国卖鸦片,可能更赚钱。那么它继续种鸦片,向中国卖鸦片。所以中共等于是引火烧身的一个局势,这些都是中共的问题。

但是大家追溯一下历史,美国打塔利班是2001年911的恐怖事件,大家都知道是吧。但是大家想没想过,2001年的时候,美国打塔利班之前,美国应该对付谁?应该对付中共,为什么呢?因为中共对法轮功的人权迫害从1999年开始,到2000年和2001达到一个高峰。这个时候美国应该针对世界上最残酷的人权迫害有所举动,但911把中共给救了。塔利班和基地组织出来替中共扛下这一难。美国迅速开始反恐战争,全球的重点转向反恐打伊拉克,打阿富汗,所以美国没心情管中共,甚至还在一些方面纵容中共。

比如说就是这个2001年,当年年底11月份的时候,世贸组织批准中共加入,12月份中共正式加入。这20年,2001年到2021年,正是中国经济发展,这个发展正是美国给了中国机会,当然主要原因是中国人的勤劳跟努力。但是中共从 中是赚得盆满钵满,这是剥削百姓,或者跟美国做生意当中赚得盆满钵满,这是肯定的,所以你才看到它今天这么豪横。

那么现在美国打阿富汗主要目的就是为了本拉登,它把本拉登击毙之后,它2014年就想撤军了。它一直等到现在,就等于是在给阿富汗更多重建的机会,但是阿富汗的军阀不争气,投降了,才导致了今天的危局。美国在阿富汗已经达成了它的战略目标,击毙了本拉登,它无须再在阿富汗浪费时间。

你转过头来看,它现在撤出来的部队,空出来的钱,它都转移到台海,你中共能不能扛得住,你中共很可能是扛不住,所以压力反而是西边对中共来说没有了,反而在台海这边,南海这边它的压力会更大,这是第一点。第二点美国在阿富汗只是一个任务,但是它对台海是有安全承诺的,对台湾是有安全承诺的,所以在这点上,中共是看不到希望的。因为在这边是要打一场战争,保证台湾的安全。而在那边本拉登死了,咱们这个事就算圆满成功,结束了,那么中共很难办的。

这里面说到一点,台湾最应该防的就是内奸,我们刚才讲那个军阀投降,台湾有些将军在跟中共勾勾搭搭的这些事,家贼难防,这个才是台湾应该防的重点。因为台湾不应该说是应该自强,而应该说台湾反共,你就把这话说直了,就是反共,它就能够把问题解决。该枪毙的将军枪毙,该投共的官员罢免罢免,这样的话,你只有把内部给移除了,你才能够持续地抵抗中共对你的侵蚀。所以这两点西方社会才能保证台湾的安全。一个是美国的安全承诺一定要履行,第二个是,就是台湾一定要反共,这两点是重点。

主持人:是,就是在这个反共的意识上,我觉得确实要更加普及。因为我看到有一个调查,survey好像就是说台湾真正愿意,比如说中共侵略,真正愿意出来打的人好像并不多,只是他的百分之三十几还是不到百分之四十。所以可能很多人还是没有意识到这个危机性。

另外就是说您刚才提到,就是中共跟塔利班这个是鸦片还是稀土,因为塔利班的话,它对外声称它跟四个国家友好嘛,什么伊朗、俄国、中共什么的,中共也说要跟塔利班建立什么建设性友好关系,那您觉得接下来他们二者的关系会如何演变呢?

赵培:其实呢塔利班跟中共的关系呢就是一个给钱的关系,中共能给的起钱,塔利班继续叫它一声大哥,中共不给钱呢它立马反目,为什么呢?因为对塔利班来讲,它教派内部它跟伊朗还是矛盾重重嘛,因为它跟伊朗,虽然说伊朗现在反美跟它亲近一点儿,但它两个教派问题,在没有了美国的在阿富汗的驻军之后,双方的问题还是会慢慢显露出来,它跟中共也是面临着同样的问题。

塔利班就是夺得政权之后,它首先想到的是,我要建立一个什么样的政权,它要真的学中共,就是说当二五仔,当年中共就是说背后捅了苏联一刀嘛,跟美国建交,那个万一塔利班,真的是接着把中共给抛弃了,接着对美国改革开放,你看看中共是不是很傻眼的一件事情。就是它真的讲它要走正道的话,它是会这么走。但是从现在看来呢它未必会这么走,就是说因为它要维持一个极权统治它的人权纪录肯定是不好,特别是它的极端教育主义,对这个妇女的压迫在国际社会上人权纪录会肯定不好,肯定还是会跟中共走得很近,那么未来就看它这个鸦片在中国的生意卖得好不好了,它跟中国的关系就好与坏,可能就很大关系了。

主持人:这有点像中国跟朝鲜的关系,听起来。

赵培:对,非常接近。

主持人:好,那有关这个阿富汗的局势我们先分析到这里,那下面想请二位分析另外一个话题,我还是想先请Jason博士来谈一谈,就另外我们来谈谈,这两天在国内的一个比较重磅的消息,也引发了很多海内外的关注,就是习近平周二的时候,他主持了一个中央财经会议,那么他在这个会议上,就提出说要把这个“共同富裕”作为第二个百年目标,并且还专门讲了一句话,很多人都注意到了,说是要加强对高收入者的规范和调解,那么外界就有分析说这个是什么意思?就是中共又要均贫富了,又要劫富济贫了。我想先请您谈谈,您怎么看,您怎么解读习近平的这个总体释放的讯息?

Jason:我觉得劫富济贫这个话,有点给中共戴高帽子,好像它成了罗宾汉,又刮起了这个正义的力量,就是正义的旗帜了。其实我倒不是这么看这个问题的,他那个,因为他知道现在国内民愤最大的,其实就是中国迅速增加的贫富分化,而这个贫富分化的事还不是这几年,是前面十几年发生的。最近这几年贫富分化已经到了大家躺平了,就是说呢年轻一代已经完全放弃了。中国呢在过去二、三十年里头,经济发展的过程,最一开始的阶段叫做社会阶层迅速分化,整个很快的就是富有阶层和贫穷阶层,就展现的就是世界少有。

李克强说了中国有六亿人,一个月的收入一千块钱。而与此同时的话,中国的那个富有人群,那个富的全世界都瞠目结舌。所以说你可以整体看到整个中国,这个阶层迅速分化以后,就是阶层固化。阶层固化完全是中共一手促成的。首先是它在党企各方面垄断上游的资产、能源、信息、通信、交通、银行等等它垄断。那么服务性的下游行业,很快在它的扶植这些,大的这种这个民营的企业,说是民营的话也算是半民营,因为都是中共收编的。

你比如说:搜索的百度,然后腾讯,什么阿里巴巴所有的,一个阿里巴巴就灭了中国所有的店铺,然后一个滴滴出行,收编了中国所有的出租车司机,然后呢一个比如说是美团,让中国全部的小摊贩,就是餐饮市场都给它打工。就是一个这样的垄断性企业,就整个把一个行业就卡住了。中国人几乎没有再往上上升的那种空间了,中共看到这一点。所以说呢面对中国人不愿生孩子、不愿意这个,就是都愿意躺平等等这样放弃的做法。那么他就出来说个话,说呢我们要就是“共同富裕”,对,现在你没钱让你富裕起来。

其实这个概念某种意义上讲的话,是一个在我看来,实际上是一个喊口号,这个口号喊的主要目的还是希望给一些,稍微躺平了,准备躺平的这些人呢一个鼓舞,说呢是韭菜还得茁壮的长,还得再生,就说不能就这么放弃了。所以说这个我觉得主要的目的。你就说你本身说,他要把富的一代抹掉,这是不可能的,原因是啥呢?他的最支持的人群,就是他目前中共的权力基础,是富人阶层,而且呢中共这些官员,需要一个富人阶层的生活环境,能让他们隐藏在里头正常生活。如果人人都是穷人,然后官员很富,那么官员就成了社会的众矢之的了,他必须得维持一个相对富有阶层,才能让他在里头愉快的生活。所以说呢不可能他把富有阶层消灭掉,因为中共自己不可能回去再吃那个苦了

主持人:他这个话里啊,就是他提到了些具体的政策,和具体的做法,我想请您点评一下,比如说他提到构建初次分配,再分配,三次分配,协调配套的制度安排。然后他提到一些具体做法,比如说:加大税收、社保、转移支付等等,就是他这些一个是什么意思?另外一个您觉得他这些行政手法,能够达到减少贫富差距的这样一个目的吗?

Jason:一次分配就是我们通常说的发工资,你自己赚钱自己收入,这是一次分配。二次分配其实就是政府税收,税收了以后给富人收得多一些,穷人不要交,而且给你返回来一些钱,这样的话呢是二次,这是正常社会的运作。那么他提到了一个概念是三次分配,这个我也在猜啦,我觉得这个三次分配很可能就是,在我税收之外,你还得再给我上供。你就比如说最近那个腾讯,前一段时间说腾讯垄断,他赶快出了一个五百亿的一个基金,说是要发展可持续的经济。那么最近的话呢要“共同富裕”,腾讯赶快又出了五百亿,说我们要搞一个什么,就是解决农村的目前“共同富裕”问题。

当然他不敢说是贫困问题,因为贫困已经被习近平消灭掉了,所以说中国没有贫困问题了。所以说呢就是要“共同富裕”的问题,你可以感觉到就是说,也许这是他指的第三次。就是说用恐吓的方式,让不管是富人还是富的企业,你得给社会再额外贡献。当然他也提到了税收这个概念。所以说在我看来的话,这个二次分配、三次分配,习近平一说出来,底下的官员就拿到了尚方宝剑,那么底下的运作过程中的话,我想中国的企业就倒楣了。

就跟那个上面说要给学生减负,下面就敢一脚踹开补习班的门,把那个补习老师拧着脖子,像那个嫖娼的人员一样抓走。就是你这个底下的运作,就会出现各种各样的现象都会冒出来。当然了就说作为一个正常的一个执政者,他应该预测到这样子,他没有预测到这么样子,大口一说,其实中国现在的乱象,很多都是从上到下,这么上面的一个愚蠢的政策,下面走样的执行,把中国人目前推到现在这个状态。

主持人:李克强说中国有六亿,月收入在一千块钱以下的,这属于贫穷,我想这不属于富人。那他这些行政手法,能够让百分之五十的人变成“共同富裕”吗?

Jason:这是绝对绝对绝对不可能的。就你想想这个政府能拿了钱交给一般老百姓花,穷的老百姓花吗?这是绝对不可能的。权力在他们手里头,他一定会按他的需要去支配任何收上来的税,或者企业贡献上来的这种第三次分配的这种所谓的基金,它一定是政府在做。如果说各个政府它历史上,没有让每个月一千块钱收入的人,有所收入提高,那么他未来怎么可能有动力,让他去不做这样的事情。所以说在我看来的话呢,就是绝对的权力引发绝对的利益的分配,那么因为中共的从上到下这个绝对的权力,使得社会如果有任何的利益,最后都流到了权力拥有者的人群里。

所以说在我看来,没有任何说话机会底层的6亿群众是永远不可能拿到钱的。就是说中国那些人是看不见的,是一般的中产阶层或者稍微高一点他还有一些社会资源,还有一些网上说话的能力。那么一般的底层老百姓,每天维持在在哪儿下一顿饭或者在哪儿居住,能不能今年有机会办件新衣服。在这样的思考中的话,他们在社会上不管是从知识上或者社会的这种接触面上,都没有能力让他在社会上有任何发言的机会。那么对于中共来说他们是不存在的,这群人是根本不存在的,而且他们也没有选票。所以从另一个任何角度来说,中共为什么要把收到上来的利益分配这些人呢?

主持人:对,然后另外还有他这个所谓共同富裕的思路,是不是也在某种程度上解释了中共最近对私营企业的这些打压,是不是他觉得他们钱太多了,还是说他用某种方式,去让这些人进入社会的其他阶层做贡献?我不知道您怎么解读呢?

Jason:在我看来的话其实有一定的关联性,但是也不完全是一致的。就是我们知道关联性是来自于它意识到了中共的这个央企、国企的垄断,然后引发下层的服务性行业的网路的这种大的独裁企业的。虽然是民营的,但是所有这些垄断固化了整个社会阶层,使得中国人失去了任何移动阶层的这样的一个能力。这使得中共看到了这是它统治危机的一个部分。那么针对这样的话它同时也看到了,那些互联网的这种大的公司甚至个人,成为金融寡头直接在,用他的话叫做“无序的资产扩张”。

像马云他可以所有领域都涉及,那么在这样情况下对于它的统治也是一个威胁。那么对于打击像马云这样的人、打击像滴滴出行这样的公司,事实上是有打击金融寡头,就是增长它的这种对中国社会控制力这样的做法。当然了相通的地方就是刚才我说的,打击这些企业让这些企业返还一些钱给它,然后它声称要再做三次分配。这样的一个过程,是乎也是在解决它认为社会的这种基层固化这样的问题。所以说在我看来有相通性,也有不同的地方。

主持人:就说白了中共还是要通过行政的手法,来进行所谓的财富再分配。但是在这个过程中,它其实把这个企业的积极性和创造力给打掉了。所以最终有没有可能就变成说社会共同贫困了,而不是共同富裕了?

Jason:中国人的这种勤奋,中国人最近这两年产生的强烈地想赚钱的这样子的冲动,你还真不能忽视了。就是说中国人在中共的这种各种各种夹缝中,这两年茁壮成长起来的各种各样的企业,你还真不能忽视了。而且还有一个国际大环境的问题,你毕竟看到了,美国甚至西方社会现在基本上就是好像处于不工作的状态。很多制造业都从中国那儿走,疫情让中国的整个货柜都多的空,就是有往世界各地运货的货柜都没有。所以你可以感觉到就是说,目前中共是在一个非常非常有利的时期,就说它知道中国这个大树它可以往出榨出很多汁来,这个树暂时都不可能倒。所以说在我看来的话,变成全民贫困这个现象可能短时间不会出现。

主持人:好,那也请赵培先生来解读一下。赵培先生就刚才我们说的,就是习近平在这个财经会上这些话,被外界解读为说第二轮打土豪分田地又要来了,说是中共又要均贫富了。您觉得是不是有这种可能?还是说外界过分解读?

赵培:这个地方其实是它干不到当年干的那个程度,就是它不可能再回到一个把全民整成赤贫的这么一个状态。中国人有钱还是该有钱,要嘛它就榨不出油水了这是它知道的。那么我们分析这个问题要又从术和道两个方向去分析,术就是权术,它会怎么做的这个问题。

那么中共历来怎么做呢?这个事儿它说三次分配,它怎么做呢?我们以河南水灾为例,就是今年河南水灾1,200万人受灾,中共中央拨了多少钱呢?拨了6,000万救灾,每个河南人人均六毛钱。那么郑州人呢?可能多一点,如果都拨到郑州了,人均六块钱。那么这笔救灾的钱政府不出,谁出呢?让企业出。所以而中共的媒体就开始列表了,河南水灾捐赠1,000万以上的企业的榜单多少,企业你捐不捐?你不捐的话,就是不赞同我们共同富裕,不给社会做贡献,你企业赚了钱不给社会做贡献。这个就是它明抢的一面了。

甚至说你阿里巴巴就捐了1.5亿只能排多少多少名,你看看你多不要脸,你挣那么多钱就捐这么一点。所以腾讯看明白了,我赶快捐,我捐500亿怎么样,我主动捐的。这是它的术的这个方面。当然这个术,共产党还能干到很邪的地方,所以中国有专家说要征收这个货币资产税,什么意思叫货币资产税呢?就是你存银行里的钱,中共想在里面提取多少取多少。

大家注意,它提取是他的钱或者它从企业拿来的这个赈灾款或者扶贫款,这笔钱拿来谁分配?红十字会或者中共的这个官方人员分配。那么这笔钱真的到河南人手里他能拿到超过六毛钱吗?不一定,可能中共说:我再多给你发一倍一块二,你感谢一下党和国家政府。那么剩下的那么多钱哪里去了呢?这个官员还要贪,只不过是不同的利益集团接着贪,这是术的这个方面。

从道这个方面,就是说中国历朝历代只有到王朝末年的时候,这个财富才能集中到这个程度。那么这是一个历史发展的必然,是一个政权从它开始到它灭亡的最后一定会出现的一个现象。那么你看看历史上想解决这个问题的,就是任何一个政权都解决不了。因为它到灭亡了它到死亡的晚期,你看明朝就是这样。最开始朱姓封王在各地不是很多,到最后各地封王的这个庄园几万亩。老百姓没有土地了,因为都集中到大地主手里了,老百姓就只能是起义了。这是个历史发展的必然,那么解决这个问题只有上天能解决。

上天通过这个灾难、战争、动乱或者大的瘟疫来解决这个问题。那么你中共想解决呢?解决不了。你只能暴露出一个问题,你处在一个政权的晚期状态,已经得癌症了,早晚要死。怎么死?哎,可能中国人很富裕的时候,你说不定被美国吹个风,或者中国人内部打个喷嚏,你就倒了这都是可能的。

主持人:对,中共说财富要共同富裕,但是它现在认识到,它现在所谓的贫富差距问题,其实也是中共自己造成。就像刚才Jason博士说的,那么基本上这个最富的人,这个最富的阶层是中共的权贵阶层。那我不知道就是说您觉得中共会对这个阶层的人开刀吗?如果不会的话,它所谓的这个劫富济贫或者财富再分配,它针对的富人是谁呢?有人说是中国现在少有的这种中产阶级,您怎么看。

赵培:不可能是中产阶级,因为中产阶级已经是快要躺平的状态了。它只能让中产阶级说给你减少一点负担吧,不让你儿子参加补习班,不让你参加补习班你是不是能省点钱,它只能是采用这种方式。它还想让这个阶层继续奋斗,所以房价不能降啊,你们继续奋斗。我不降房价,我提高租金,你们继续奋斗才能住好房。它还是想对这个阶层采用的是这个办法。

那么它现在想要的就是刚才讲的这个阿里巴巴捐钱、腾讯捐钱,它想动这个阶层。动这个阶层当中权贵当然是,因为他靠政权界,他通过中共内部的黑箱操作他赚来的钱。比如说企业上市,阿里巴巴美国上市,江泽民的孙子江志成赚了几个亿,甚至几十个亿的美元白赚的白拿的嘛。它是想动这一批人,动这一批人自己人不能够动,只能动这些失势的家族。所以江泽民家族现在失势了,你还是先把这个发财的权力让出来吧,剔一角。那么阿里巴巴捐点钱,你是不是股票上的分红就少一点了,它还是想动这个阶层的人。

当然它又不能全动,这就造成了它无法解决这个问题,还是只能留给老天爷去解决这个贫富差距过大的问题。所以它处在这么一个状态,它想动但是动不了。它说白了就是说西方政府收了税之后,我可以拿这笔税收做二次分配,去分发福利给穷人,让穷人能够过上一个像样的生活,这是西方政府做的高福利。中共说我收上来的税我都贪完了,我不想做这个事儿,我让企业来帮我做高福利,它是想来做这个事儿。说得那么天花乱坠,其实就是说再让企业再拿一笔钱出来。

主持人:但是它一方面想让企业来出这笔钱,另外方面它最近的一系列行动都是在打击企业,甚至是要杀了这个下金蛋的鹅。所以您怎么解释它这种矛盾的做法呢?

赵培:其实它是想让企业来做这个事儿,它不打击企业,企业也不肯拿钱出来。因为谁没在中央有个人呢?没在中央有个人,他就干不到那么大。所以现在这个问题是说,我先打击了我先跟所有人杀鸡儆猴,你们拿不拿?你看它打击完了阿里巴巴和滴滴之后,腾讯不是乖乖地拿了吗?上次拿了五百亿这次又拿五百亿,说是这次是用于共同富裕,是不是他就拿出来这个钱了嘛,这是它的一个做法,恐吓一下一个做法。

那么它打击企业不完全是为了这一个,你看它打击滴滴在美国上市,那是明显的就是给美国看的,你要是查我的上市的帐,我就让你们好看。你看看,股票跌了你们是不是投资的苹果、投资的优步,你们全亏,亏了在滴滴股票上。你们投资这么多年,上百亿砸进去连个水漂都没看出来,是不是。它是有选择性的打击一批人,然后让剩下的企业乖乖拿钱,它具体的做法就这么个做法。

主持人:好,我想最后请Jason博士也谈一下这个问题。就是说中共最近打击私营企业,我觉得它还存在一个问题,就是说它造成一个巨大的就业问题。比如说这个叫教培行业是最明显的,华尔街英语最近说要破产了,那这个行业有一千万人正面临着失业。中共一方面要共同富裕,另外一方面它的行为又直接导致私营企业的破产,甚至大量失业,这不是很矛盾的做法吗?

Jason:对,这是个问题所在。但是我们知道了中共现在出台政策,不是全面考虑。中国现在已经不是一个很简单的议题了,中国现在已经是一个非常复杂的互相因素耦合在一起的一个复杂经济体。但是中共现在出台政策的那些人,好像都是从文革那个阶段过去的,好像还是按梁家河当时那个村子里的经济现实来作出决定的。实现就是一个问题想解决这个问题,其实它没有意识到它出一个政策它连带的一系列的问题都会出来,这也是中国现在乱象的因素原因之一。可能就是跟现在整体最上层的决策阶层,现在出的一些,最开始的成长过程有关吧。

主持人:那您觉得中共这个共同富裕的这种经济政策的方向,对于整体经济会有什么影响呢?很快一分钟。

Jason:在我看来,这个政策很可能会被底层、中下层的官员成为滥杀、滥捕一个借口。所以说对于中国经济应该是一个负效益,只是中国经济现在已经长成了一个大树,门槛脊高,甚至劈椋了一半都还能活一段时间。

主持人:好的,那非常感谢二位今天的点评。我们今天节目时间很快已经到了,我们也感谢观众朋友们收看,还是下次节目再见。

=========

支持“热点互动”:https://donorbox.org/rdhd

订阅优美客Youmaker:https://www.youmaker.com/c/rdhd

关注YouTube:https://bit.ly/3li3tsK

(责任编辑:浩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