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好”条幅飘扬在马三家劳教所(2)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8月19日讯】地上一片狼籍,被子被拆到露出棉花来……整整7天7夜,辽宁省马三家女子劳教所,如临大敌。狱警日夜值班,反复搜监,反复审问囚室长、监工、生产组长等相关人员。马三家所长杨健没有回家,日夜蹲点、调查。

谁都没有想到,在这个因迫害法轮功而臭名昭著的全国“样板”劳教所,有人将一条写着14个工工整整的水彩大字——“法轮大法好 天灭中共 三退保平安”的两米长条幅堂堂正正地挂了出来。

原辽宁省大连市中心医院的主管护师王春英,是这条横幅的制作者。2009年7月21日清晨,她亲自将其挂在监舍大楼的窗户外。

在戒备森严的马三家,她是如何做到的?

近日,王春英接受大纪元采访,回顾了这个过程。

接上文“法轮大法好”条幅飘扬在马三家劳教所(1)

气氛紧张的“7‧20”

“7‧20”之前,马三家操场上布满了警察。警察找每一位法轮功学员谈话,威胁不要做什么举动,否则就加期。

这次“7‧20”为什么这么紧张?

王春英介绍,大概在两个月前,4月25日的时候,马三家发生了一次法轮功学员集体喊“法轮大法好”事件。

4月25日,是万名法轮功学员在北京和平上访的周年纪念日,学员们表达了要求合法修炼环境的自由,但被江泽民作用镇压法轮功的借口之一。

王春英表示,被非法关押在马三家劳教所的法轮功学员虽然普遍遭到惨无人道的迫害,但每到“四二五”、“七二零”这些特殊的日子,都会利用各种形式表达自己的心声。

“从操场到囚室大概100米左右距离。‘四二五’那天中午吃完饭出来,走到操场一半路的时候,我们开始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从操场一直喊到囚室楼里。”

“整个操场简直惊天动地。特别震撼。”

“马三家没有想到会这样。当时,只有一个警察在食堂里看着吃饭。”事后,有的法轮功学员,包括满头白发的古稀老人,也被警察打了。

“所以,这次‘7‧20’前一个多礼拜,我们每天出工、下工、上食堂吃饭前后,七八个警察分散站在操场上。气氛非常恐怖。”

在恐怖的气氛中,王春英分外小心,步步留意。

保护条幅 惊心动魄

王春英把写好的条幅到处藏,有时放在奴工车间干活的工具里,有时放在车间的半成品的军大衣里,不断变换位置。

那时,王春英在马三家劳教所的车间做奴工棉活,做军大衣,给缝纫机手剪线毛、打下手。

她说,“军大衣挺厚,我就放在军大衣底下,倒数第三件的位置。”

“车间有监控器、‘带工’犯人、警察。但是不管怎么样,条幅一直挺安全的。”

在马三家劳教所,王春英跟很多普通犯人成为好朋友。

“法轮功学员善良,什么都替他们着想,什么都记着他们。”她说,“洗脸的时候,你们用热的,我们用凉的。”

马三家为了赚黑心钱,小卖部的物品价格是外面的三倍;食堂平常给犯人吃的是发霉、碱味特重的馒头,犯人如果想改善一下生活,要花三倍高价点餐。王春英每次就把自己买的食物,和大家分着吃。

她亲切大方,说起话来自带笑容。在关心同车间、同监舍犯人生活的同时,她也以自己的亲身经历不断地跟他们讲述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在很多犯人眼中,王春英就像个大姐一样。所以,马三家安排的监控犯人,有时对她的一些举动并没有特别留意。

但是,惊心动魄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一天,马三家从早上上食堂,就开始搜身,中午也搜身。令王春英没想到的是,当天下午3点左右,又突然搜查车间。“当时,条幅正藏在军大衣里。”

马三家的车间,两边是一排一排的缝纫机台。中间是通道,人可以来回走。车间老长。通道的边上,放着大案板操作台,一通到底。

那天,四五个穿着警服的警察突然涌入车间,拿着电棍。

“所有的地方都翻,工具箱倒腾出来搜查,搜查缝纫机,窗户缝都查。”

一位警察站在王春英的旁边,开始搜查军大衣。“往外扔(军大衣)。‘哗’,一件,‘哗’,一件地往外扔。”

“我简直停止呼吸了,心里一直喊:师父救我!师父救我⋯⋯”

“我不敢看。我身体背对着操作台,一动不动。”

“心脏蹦到嗓子眼,就是那种感觉。”王春英说,就在她精神紧张到极点的时候,警察突然住手,没有继续检查那一堆军大衣。

等警察走了,“我回头一看,地上(只)剩三件衣服。他们没掀起到底,就走了。我心里一块石头才落地了。”

王春英的那条横幅,就藏在地上倒数第三件军大衣的底下。

她寻思,横幅不能再放在车间里了。

转移条幅

当时是夏天,王春英穿着半袖的T恤衫。那天收工的时候,她趁人不注意,悄悄把条幅别在运动裤裤腰上,贴身放在腹部前,发现有点鼓,又挪到腰部侧面。

没想到,收工出车间时,一个警察似乎有意跟着王春英平行着走。王春英很紧张。

“我憋着呼吸,使劲收腹,把肚子收得扁扁的。这样,藏条幅的地方不会显得鼓鼓的。”

“我腰宽,一憋气,肚子和条幅的宽度差不多。”

“如果她发现我腰上有东西的话,就会立即搜身,整个事情就会暴露了。但是,她一直没有注意到。”

王春英又逃过一劫。

回到监舍,可这条幅往哪藏呢?

她心里已经想好了一个地方。

神奇的脸盆

马三家劳教所是所谓“全国样板”,王春英说,这里“造假造到极端”。

“被子,(要求)叠成像豆腐块一样,(里面)放纸壳。”

“两套行李,(叠成豆腐块的那套行李是)不让你睡觉的。”

“晚上,从库房把行李拿回来,这个行李用来睡觉。叠得板板正正的行李,是作样板的,放在地上小凳子上,谁都不能动。”

“早上只有5分钟的洗簌时间,没有时间叠小被子。”

“脸盆,也是摆得板板正正的。”

那天从车间回来后,王春英的目光落在了脸盆上。

“我有两个墨绿色的大脸盆。”“因为有其他人走了,留下来的。”

“其中,一个脸盆的底往上翘。两个脸盆合在一起,中间是空的。里面肯定能藏东西。”

“条幅摊得扁扁的,放在盆里。”“两个盆的边缘合起来,没有一点缝。表面上看,就像一个盆。不仔细看,看不出来。”

条幅放在盆里之后,王春英再也没动过。

严密搜监,天天上演。

“囚室房间和生产车间干活的地方,正好是平行的。因为隔得很近,一眼就能看到房间发生了什么事情。”

“那几天,我经常往房间里望。看到三四个警察在房间里走来走去,翻动东西。”

“等警察离开监舍。过一会,警察没有上车间来,我就知道安全了——条幅没有被搜出来。”

“那几天,我每天都是在这种心情当中度过的。收工时,我长舒一口气——又安全度过一天。”

从车间干活回来,监舍里经常一片狼籍。

“像鬼子进村一样,衣服到处扔,地上乱七八糟的东西。”

“行李被拆开。你还得叠成方块。真是太邪恶了。”

每次回到宿舍,王春英都感到安慰。“(脸盆)平平稳稳地在那个地方。”

“如果条幅被发现,警察马上就上车间抓人,上酷刑。”

想想马三家的酷刑,王春英心里不禁有些后怕。

马三家酷刑

马三家监狱城,占地2000亩,内设地牢。各种刑具一应俱全,包括:电棍、猪镣、老虎凳、大挂、抻床、死人床、扩宫器、小号、吊绳等等。以上各种刑具都是针对法轮功学员的。

因迫害法轮功突出,马三家劳教所曾被中共组织部等中央国家七部、委、办授予全国同法轮功斗争的“先进”集体。

现旅居美国华盛顿DC的原辽宁省法轮功学员尹丽萍,曾三次被非法关押在马三家劳教所,九死一生。

她表示,在马三家,她不仅承受奴隶般的奴工迫害,还遭受群体性侵害,并被洗脑、体罚、手背被指甲掐、腕下被针扎、关禁闭室被超分贝声音迫害、野蛮窒息性灌食、电棍电击、被禁止见家人、被注射不明药物。

王春英介绍,“上大挂”酷刑是马三家的发明,令人生不如死。

上大挂酷刑演示。图为受刑人的上半身从床头被抻到床尾后,双手再被固定在高低床上端的情景。(明慧网)

2007年10月,王春英因拒绝在诋毁法轮功的考核表上签字,被马三家警察拉到小号上酷刑“大挂”。

在小号,王春英被要求站在一张高低双人床床头,两腿被用布带子缠住固定。

王春英两个手分别被单手手铐铐上,两米长的布带子一头分别缠在她手上绕几圈,布带的另一头分别握在站在床尾的两年轻男警察彭涛、张良的手里。

两个警察喊“一、二”,用力一抻。瞬间,王春英整个身体上部从床头被拉到床尾。

这时,“钻心的剧痛使我大汗淋漓,整个人在发抖。五脏六腑如同撕裂了一般。”

“我的身体呈90度。140斤体重就压在手铐上。手腕马上就肿起来了,呈紫色。肿得像馒头一样。”

王春英身体的上半部被抻到尾后,两个警察再用布条把王春英的双手,固定高低双人床床尾的上端⋯⋯“大挂”上了23个小时。

如果这次王春英准备在“7‧20”挂条幅的事情暴露,马上就面临各种酷刑,包括“上大挂”。

“7‧20”就要到了。这时,另一件令王春英措手不及的事情发生了。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王言)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