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河观点】世卫被误解?塔利班初遇抵抗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8月20日讯】观众朋友们好,我是横河,欢迎大家来到横河观点频道,今天是8月19日,星期四。

今天焦点:塔利班势如破竹夺取政权后才遇到抵抗,政府军溃败后谁还在作战?美国新书披露中共如何施压世卫及其溯源调查,揭示世卫调查否定实验室泄漏的真相。

阿富汗政府军溃败后,前副总统为何能率部抵抗,潘杰希尔山谷的传奇,塔利班农村包围城市,农村城市两个世界;《华邮》介绍新书,中共如何对世卫及其调查组施压,“极不可能泄漏”竟然是调查组抗拒中共的手段?

谁在塔利班席卷全国后开始抵抗

1. 阿富汗局势

当美军撤出,塔利班势如破竹席卷全国后,阿富汗首次出现了真正的抵抗。为什么政府军装备精良不抵抗而大势已去却出现了抵抗?

军事抵抗,总统加尼逃离流亡,政府正在移交,而阿富汗原第一副总统萨利赫(Amrullah Saleh)率军退守喀布尔北方的潘杰希尔山谷继续抵抗并实施反击,誓言不投降。虽然扭转局势的希望不大,但这和政府军的不战而退不同。政府军是靠美国军饷养的,据说是世界上付钱最高的军队,没有为政府作战的意愿,一旦美军离开,也没了方向和斗志。现在美国真的走了,还能组织起来的武装就是真的愿意和塔利班作战的了,有自己的动力了。

这个地区是塔吉克族的势力范围,在阿富汗多次战争中富有盛名,苏联入侵期间,阿富汗抵抗力量的传奇领袖马苏德击退了苏联的进攻,守住了潘杰希尔山谷;美国卷入阿富汗前,塔利班与马苏德指挥下的北方联盟之间打内战,塔利班进攻潘杰希尔山谷也被北方联盟击退;再就是这次了。这是传统的部族战斗,比拿钱的雇佣兵强得多。不过抵抗组织面临的处境比20年前差得多。

另外,一些城市爆发了挥舞阿富汗国旗的抗议活动,有人被塔利班开枪打死。妇女走上街头抗议,这是需要相当勇气的。来自阿富汗的消息混乱。

萨利赫正在联系其他部族领袖,这些部族在20年前曾经联合对抗过塔利班。

不知道多有效,会怎样发展,但有一点是肯定的,阿富汗很长时间局势不会稳定。

中共心里并不一定希望这样情况发生,塔利班不见得会按照中共的想法做,也很难保证中共的“一带一路”的安全。

塔利班的农村包围城市,宗教和世俗

2. 塔利班是典型的农村包围城市,我们看到苏联占领前的喀布尔的照片,想起伊朗伊斯兰革命前的德黑兰的照片,这些在实施伊斯兰教法前的大城市是相当开放甚至西化的,并不需要美国卷入20年的影响力。但这些开放的大城市的居民很难抵挡比较落后地区的原教旨主义武装力量。

塔利班掌权后面临西方国家的金融制裁,美国很可能会采取行动阻止塔利班政权动用国际基金组织给阿富汗的数十亿美元,而塔利班则很可能通过毒品获得经济来源。他们在过去20年就这样做的。阿富汗现在是世界生产鸦片最多的国家,自从金三角毒品衰落后。

一位美国军人描述,美军无法对付鸦片,如果他们允许农民种鸦片,塔利班就会从中获利(课重税),如果他们摧毁鸦片地,农民就会加入塔利班,如果要他们改种其它作物,农民就会把化肥直接卖给塔利班做炸药。

这就是美军的困境,虽然是鸦片,其实反映了美国在阿富汗面临的无法解决的问题,那不是美国人能想像的。

华邮介绍新书中的中共施压病毒溯源

3. 《华邮》今天报导了在病毒溯源调查中中共是如何施压的过程。这是一本新书:《余震:大流疫政治与旧国际秩序的终结》,作者是美国智库布鲁金斯学会的托马斯‧赖特(Thomas Wright)和拜登首位女国防部副部长科林‧卡尔(Colin Kahl)。《华盛顿邮报》周四(8月19日)发表文章介绍了这本书中一些有关实验室泄漏方面的主要内幕情节。

内容显然是为谭德塞等世卫官员辩护的,据说是揭露了世卫组织和中共的真实关系,揭露了世卫专家实验室泄漏问题为中共背书提供了内幕。

部分内容已经被媒体披露过。

从作者来看,我对布鲁金斯学会是持不信任态度的,和中共关系太密切,但其中提到的一些内容是可以参考的,而且确实可以部分解释谭德塞后来对溯源的态度。

我倾向于就事论事,谭德塞疫情早期为中共背书,但溯源报告出笼前确实有改变,而且一直有所坚持。我认为该批评的就批评,但该赞赏的就鼓励,以行为而不是可能的心理做判断。

中共预设条件和调查细节

4. 几个重点

世卫专家本‧安巴雷克表示,中共提出世卫联合研究的先决条件是以后不再提出下次溯源调查,世卫接受了。也许世卫认为这一次调查也能得出初步结论,如果不同意,连这一次都没有了。反正怎么都是没有第二次。争取到一次也好。但没想到连第一次都是完全空的。

书中提到参加武汉病毒溯源调查的一名世卫组织科学家宣布,病毒来自实验室泄漏的说法“极不可能”,没有必要进一步调查。后来又在3月份公布调查报告时再次强调了这一点。

这里无疑指的是达萨克,但是达萨克是一个特例,他是完全代表中共利益的,美国提出的三位科学家都没有被中共接受。所以世卫当时让达萨克参加的动机很难想像,是为了向中共表态调查是做样子的,还是为了让中共接受调查。无论如何,派达萨克就应该想到这个结果。

世卫的反应:书中说,世卫组织工作人员听到这个说法时极为震惊,“我们都从椅子上掉了下来”。而世卫领导层对实验室泄漏“极不可能”的结论感到震惊,他们不相信这些科学家在接触了武汉的资料和数据后会排除实验室泄漏的可能性。

谭德塞向调查组表达了这个看法。如果确实是那样,那就是一开始世卫就低估了北京的无赖程度,或者这本书为世卫高层辩解,无论如何,对北京都是不利的,也就是在溯源问题上,连布鲁金斯学会都抛弃中共了。世道变化真快。

此前安巴雷克曾经提到过,北京要求最后报告完全不提实验室泄漏可能,而调查组最后把极不可能放进去了,至少让外界知道有这么个可能性。从世卫调查组看来这已经是尽了努力,而北京对此极为不满。不过后来安巴雷克说他的采访被误读了,并没有肯定这个说法,但我倾向于认为这是真的。

从这里看出,国际组织要想在病毒溯源问题上得到中共的配合从一开始就是虚幻的,类推,在任何问题上只要有求于中共,说好听是需要中共配合,都是不可能达到目标的,包括什么北朝鲜核问题、气候变迁等等。

世卫组织现在支持第二次溯源,中共已经一口拒绝。从国际社会角度,让更多的人和更多的国家认清中共,未尝不是好事,世卫能改变,其它国家政府和民众的认识也会改变,而最好的教师就是中共的行为。中共拒绝调查赢了面子输了里子。

《横河观点》制作组

(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