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中共三管齐下的核生化武器战

大纪元专栏作家Stu Cvrk撰文/曲志卓编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在“大规模毁灭性武器”(WMD)这个词出现之前,有核生化武器的叫法(NBC,注:NBC是Nuclear-核,Biological-生物,Chemical-化学,三个词的缩写)。几十年来,NBC战争一直是冷战时期的委婉说法,但裁军倡导者更喜欢用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这个词,因为这个词更可怕,一般人更容易理解。

北约和美国的军队已经就NBC战争撰写了大量的理论、战术、技术和程序。这些例子包括《NBC联合理论》,《化学、生物、放射和核反应》,《士兵的战斗技能》(第5章)和《海军作战出版物》。这些出版物和其它相关的军事出版物可以在网上查阅,而像中国人民解放军这样的潜在对手多年来一直在研究和利用它们。

除了谨慎防范之外,解放军有兴趣研究西方的NBC(或WMD)理论还有一个具体的原因:红色中共已经开始了一场涉及NBC战争的多管齐下的运动,它现在终于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

中国共产党正在寻求在经济和军事领域统治世界,试图使中国重返世界领袖的历史地位。毕竟,中国曾经是古代世界最先进的文明。正如这里所指出的,“中国曾经是先进文明的标准制定者,是地球上大部分经济和文化的中心。”

自1949年控制中国大陆以来,中共开始有计划地要成为一切领域的世界霸主。这一努力涉及用“中国方法”、中共制度和体制取代美国的霸权地位和二战后的国际体系。

就中共和解放军而言,美国是“主要对手”。北京的计划现在已经从利用现有的国际体系来玩弄“经济追赶”,转向针对美国及其盟国的公然行动。

NBC战争的两个要素已经被用来对付美国:化学和生物。NBC三角恐吓和胁迫的第三个要素正在成为现实。

化学武器

中共的NBC战争的第一个要素已经进行了多年。中共有大量的芬太尼(成吨的)和其它合成麻醉品。如这里所述,“中国生产世界上几乎所有的芬太尼、芬太尼类似物和芬太尼前体。”芬太尼和其它合成及成瘾药物是中共实现世界主导地位的多管齐下方法的化学部分。

还有什么比吸毒成瘾和毒瘾带来的绝望更好的方式从内部摧毁美国呢?请注意,美国药物过量死亡持续上升,如下图所示(竖轴为死亡人数;图表来自疾病预防控制中心,CDC)。其中近一半的死亡来自芬太尼,每年的芬太尼死亡继续急剧增加。

生物武器

SARS-CoV-2(导致COVID-19的病毒)无异于对美国和世界其它地区的生物攻击。该病毒是由实验室开发或实验室修改的。正如《华尔街日报》所报导的,科学家认为在中共病毒(武汉病毒、新冠病毒)中发现的CGG-CGG氨基酸序列是人为的,只能通过功能增益研究进行插入,因为CGG-CGG序列在自然界中是找不到的。

此外,英国教授安格斯‧达格利什(Angus Dalgleish)和挪威科学家比尔格‧塞伦森(Birger Sørensen)博士完成了一项研究,声称“中国科学家在武汉实验室制造了COVID-19”。他们掌握了一年多的中国“反向工程”证据。

中共在过去20个月中宣称的人畜共患起源理论不再有效。中共混淆了病毒的起源,拒绝外界获取完整的病毒记录,同时不断通过国营媒体制造恐惧和夸大其影响,并使用威权手段来控制病毒,而这种手段未经证实有效,也不科学。

一场生物战争正在进行,北京方面正在利用这场战争。其结果可能已经超出了中共最疯狂的梦想,包括美国经济持续动荡、世界经济几乎瘫痪,以及封锁手段的倡导者不断攻击美国人民宪法保障的自由。

核武器

据美国战略司令部(Commander of U.S. Strategic Command)司令查尔斯‧理查德(Charles Richard)上将称,中共正在通过加速生产和部署核导弹、弹头以及核指挥和控制基础设施,寻求前所未有的“核突破”。

中国西部正在建设三个新的导弹场,共230个洲际弹道导弹(ICBM)发射井。由于中共在克林顿政府期间窃取了多辆独立瞄准的重返飞行器(MIRV)和其它核技术,解放军火箭部队将在五年内实现与美国的核均等,因为新的《削减战略武器条约》(the New START Treaty)将美国限制在“洲际弹道导弹上部署1,550枚核弹头,部署潜艇发射弹道导弹,并部署装备核军备的重型轰炸机”。

中共还有一个正在研制的空射洲际弹道导弹。一旦研制完成,中共就拥有了他们的“核三角”及战略潜艇部队。这就是北京所宣称的“最低核威慑”战略的真相。(注:核三角指一个国家同时拥有陆上洲际弹道导弹、潜射弹道导弹和战略轰炸机,相当于全面性的核武器威慑能力。)

结语

即将到来的中共核恐吓和胁迫将完成对准美国的NBC战争三角箭头。中共正通过战略三管齐下的NBC武器攻击,将自己定位为“不战而胜”的动态军事战争。

作者简介:

斯图‧克夫克(Stu Cvrk)在美国海军服役30年后退休,担任过各种现役和预备役,在中东和西太平洋拥有丰富的作战经验。通过作为海洋学家和系统分析员的教育和经验,Stu毕业于美国海军学院,在那里他接受了经典的自由教育,这是他政治评论的关键基础。

原文“Red China’s Three-Pronged Nuclear-Biological-Chemical Weapons Attack”刊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浩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