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义传】成吉思汗的第一“伴当”博尔术

“忠义传”系列之十三:博尔术篇 作者:兰音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8月20日讯】草原之上,少年铁木真,正骑着瘦弱的秃尾甘草黄马疾驰,焦急地寻找丢失的牧马。从不儿罕山的桑沽儿河畔到阿儿剌部附近,他已经三天三夜没有休息。

途中,铁木真遇到大量马群,和一个年纪相仿的正在挤马奶的英俊少年。铁木真询问:“朋友,你有没有看到八匹银褐色的牧马从这经过?”少年停下手中的活,热情地为他指路。他自称博尔术,得知铁木真在寻马,便自告奋勇要帮助他。

博尔术说:“你一路来得很辛苦了,男子汉都要经历磨难,我来给你作伴吧!”正说着,他让铁木真换上自家黑脊梁的白马,自己也骑上一匹淡黄色的快马,一同循着马蹄痕迹,向前方飞驰而去。

草原英主——“成吉思汗”铁木真,与蒙古名将博尔术的相识,正源于这次少年微时的鼎力襄助。成吉思汗的大帐内,开国功臣的名单中,四獒、四杰、四弟、四养子等人,都是铁骨铮铮、驰骋疆场的勇士。名列“四杰”的博尔术,堪称追随成吉思汗时日最久、关系最亲厚的第一人。

少年初遇,生死之交

蒙古族号称马背上的民族,马是蒙古人的重要财产和生活良伴。那时,少年铁木真刚刚从泰亦赤兀部中逃脱,和母亲、弟弟们隐居在不儿罕山中,靠捕食土拨鼠、野鼠维生。牧马突然被盗,让这个本就脆弱的家庭,生活更加艰难。少年铁木真为了一家人的生计,独自外出找回马匹。

大草原上,仗义而慷慨的博尔术,成为铁木真的第一个“伴当”。图为蒙古草原。(大纪元制图)

他与博尔术换上快马后,并辔疾行,又经过三天三夜的辛苦奔波。黄昏时分,他们发现一处隐蔽的营地,外面有八匹马正在悠闲地吃草,正是铁木真千辛万苦寻找的牧马。

铁木真不忍心让萍水相逢的博尔术涉险,说道:“你留在这里,我去把那群马赶出来。”博尔术却说:“说好了来给你作伴,我怎么能一个人留在这里呢?”两个人便一同冲进马群,将铁木真的牧马赶了出来。

营地中的盗马贼发现后,纷纷骑马出来追赶,为首一人骑着白马、挥着套马竿,几乎冲到两个少年跟前。博尔术立刻说:“你把弓箭给我,我来和他对战。”铁木真却说:“不要为了我再让你受伤害,让我自己来对付吧!”说罢返身迎战。

博尔术迅速分析战局,认为自己和铁木真寡不敌众,只有出奇兵才能制胜。于是,他瞅准时机从旁偷袭,配合铁木真夹击盗马贼。少年们愈战愈勇,加上天色渐晚,盗马贼只好舍弃刚刚掠夺的牧马,匆忙逃跑了。两人成功抢回牧马,又连续走了三天三夜,才安然到达博尔术家中。

回来的路上,铁木真非常感激博尔术襄助,要以牧马相赠。博尔术反驳说:“因为我把你当朋友,历经磨难跑了那么远,我才决定帮你,难道我是为了发财吗?”他又表示,自己是阿儿剌部有名的富家子弟,父亲置办了丰厚的家产,他再要铁木真的马有什么意义呢?

他们到了博尔术家里,他的父亲正为博尔术失踪而落泪,看到儿子突然回家,一边哭一边责备他:“我的儿子,这是怎么回事?”博尔术就把帮助铁木真抢马的经过讲述一番。他的父亲听了也很高兴,嘱咐两人:“你们两个年轻人,以后要互相扶持,不离不弃。”

铁木真临行时,博尔术特意宰杀一只羊羔给他做口粮,又把皮桶装满了食物,让他随身带着。铁木真回家后,很快迎娶了孛儿帖夫人,特意邀请博尔术来作伴。从那以后,仗义而慷慨的博尔术,成为铁木真的第一个“伴当”。

君臣相契,犹鱼水也

或许很难想像,为何家境富裕的博尔术,仅仅通过几句对话,就甘愿陪着素昧平生的铁木真,连续几日几夜风餐露宿,以身涉险。铁木真身上,有一种与生俱来的王者风度。尽管风尘仆仆,他却在言谈举止中,展现出坚毅果断的精神和敢作敢当的魄力,让身边的人由衷产生强烈的信任感,并心甘情愿追随于他。

“四杰”,在历次战事中东征西讨,立下赫赫战功,也打出了所向披靡的声名。图为蒙古大军战争场面。(公有领域)

对于成吉思汗来说,博尔术不仅是部将、功臣,更是过命的兄弟、人生的知己。在他生命最黯淡的时候,在他只有影子作伴的时候,博尔术仅凭一面之缘,就义无反顾地抛下优渥的生活,忠心地追随于他。这份信任和支持,也给予了成吉思汗许多鼓舞和温暖。

后来,越来越多的草原英雄汇集到成吉思汗帐下,变成他行军打仗时的利刃飞箭,治理部落时的左膀右臂。博尔术也和木华黎、赤老温、博尔忽四人并称“四杰”,在历次战事中东征西讨,立下赫赫战功,也打出了所向披靡的声名。

当王汗被乃蛮部打败,全部牲畜都被抢走,四杰奉命相救,还夺回了所有牲畜;在大赤兀里的战场上,成吉思汗下令拼死作战,不得后退,博尔术就把马缰绳拴在腰上,双腿跪立、上身挺直,拉弓射箭,猛攻敌军。他作战时,不避风险,更不离原地一分一寸,铁木真见了,都不禁赞赏他的勇气和胆略。

在《元史》中,博尔术被评价为“志意沉雄,善战知兵”,这对君臣之间的相处,更被生动地描述为“共履艰危,义均同气,征伐四出,无往不从”。博尔术追随成吉思汗,共同经历许多艰难险阻,彼此意气相投,只要是成吉思汗领导的战事,一定有博尔术英勇作战的身影。

除了担任将领,博尔术还是成吉思汗的贴身保镳和顾问。在蒙古统一之前,各部落之间征战、偷袭事件不断。不过,只要是博尔术在夜间执勤守卫,成吉思汗一定高枕无忧,一夜安眠。博尔术在内宫值班时,还经常和成吉思汗探讨政治大事,有时甚至通宵达旦。“君臣之契,犹鱼水也。”成吉思汗与博尔术,成为历史上又一对圣主贤臣的典范。

风雪护主,患难忠臣

由于博尔术深受成吉思汗的宠信和器重,他常常随侍大汗左右,即使是出征也是辅助督领中军,很少有独当一面领兵作战的机会。因而,博尔术未能在历史上建立卓著的战功,反而在史书中留下许多感人至深的护主事迹。

博尔术常常随侍成吉思汗左右,即使是出征也是辅助督领中军。图为蒙古骑兵。(shutterstock)

比如,在决战克烈部的王汗之时,成吉思汗的战马被射死,成吉思汗本人也从马上坠落,幸好身边的博尔术及时赶来抱住他。博尔术又带着成吉思汗共乘一匹马,和木华黎突围而出。他们一路狂奔,不知逃到了哪里。入夜后赶上雨雪天气,他们更是迷失道路,找不到军营所在。

两位武将只好带着成吉思汗夜宿荒野,为抵御严寒,他们请成吉思汗卧于草地沼泽中,自己却分站于大汗两侧,拉开一件宽大厚重的皮袄充作毡帐,为大汗遮蔽雨雪。一整夜过去了,雪越下越大,积了几尺厚。万里雪原中,一座用皮袄搭建的小帐篷最为醒目,正是博尔术和木华黎为成吉思汗撑起的一方温暖的天地。

他们两人,就像屹立不倒的山峰,一直保持挺立撑帐的姿势,就连脚步都不曾挪动寸许。由于博尔术和木华黎一心护主,成吉思汗才免受严寒之苦。

还有一次和蔑儿乞人作战,大军又遭遇漫天风雪,阵势大乱。成吉思汗却在这时不见了踪影。这可急坏了博尔术,他不顾个人安危,来来回回好几次孤身冲进敌阵,一边击退敌军的进攻,一边寻找大汗。直到拼尽最后一分力气,博尔术也没有见到成吉思汗。最后,他失望地回到己方阵营,却意外发现成吉思汗早已回到辎重部队的车内休息。

成吉思汗听说博尔术已赶来会合,惊喜地说:“这是天助我也!”博尔术遍寻大汗的赤诚精神,颇有三国名将赵云冲阵扶危主的风范。其忠勇之心,天地可鉴。

在蒙古帝国的开国名将中,若要选出一位功劳最大的人,或许有很多争议,但若论与成吉思汗情感最亲厚,护卫、辅弼之功最显著的,非四杰之一的博尔术莫属。

公元1206年,蒙古帝国正式建立,成吉思汗遍赏开国功臣,声情并茂地历数每位功臣多年来的汗马功劳。在给博尔术的旨意中,成吉思汗细细回顾了博尔术对他的每一次鼎力襄助,那些往事犹如一幅幅画面,在成吉思汗君臣眼前掠过,展现著博尔术的武勇与忠义。

同时,成吉思汗感慨地称赞他和木华黎的辅政之功:对的事情,尽力帮助自己执行;错的事情,同样竭力劝谏。成吉思汗把他们之间的关系,比作“车之有辕,身之有臂”,决定封给他们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尊位。博尔术,便拥有九次犯罪免受刑罚的特权,以及右翼万户的爵位。

教导皇子,劝谏帝王

与其他功臣相比,博尔术的独特之处,还在于他像文臣一般,既能教导皇子,也能像谏官一样,正直不阿地跟成吉思汗提出恳切的谏言。比如成吉思汗的次子察合台,即将离京去镇守西域,成吉思汗让他在出发前,向博尔术请教处世之道。博尔术就告诉他:“人生经历了艰难险阻,一定会获得好的境遇;路途中经过的地方,不要轻易留宿止息。”

图为博尔术雕像。(Shutterstock)

质朴无华的两段话,包涵了深厚的哲理,这也是成吉思汗和他风风雨雨、一同走过的人生道路。因而,成吉思汗听说后,赞叹道:“我要教导你的,也不过如此了。”

成吉思汗的亲叔叔答里台,曾叛附王汗、乃蛮部;走投无路时,又重新投靠成吉思汗。答里台为人反复,不讲信义,成吉思汗决定下密令,将其处死。博尔术、木华黎和失吉忽突忽连忙劝阻。

他们心知答里台的行径,便对大汗动之以情:“您杀了他,就像是破坏自己的家庭。您的父亲亡故之后,您就只剩下这一个叔父了,怎么忍心取他性命?他行事不端,您就看在您父亲的份上,不要同他计较了。”

博尔术等人磨破了嘴皮,苦苦相劝。重情重义的成吉思汗听了他们的话,伤感之情胜过怒意,便宽恕了答里台。

还有一次,成吉思汗的三个儿子术赤、察合台、窝阔台,率军攻入了玉龙杰赤城后,就瓜分了城内百姓,而没有想到留给他们的父汗。成吉思汗得知此事后,大发雷霆,一连三天都不肯召见这三个皇子。

博尔术三人又出面劝谏:“虽然城里的百姓都被皇子们分走了,但是子承父业,他们的财产不也是您的吗?蒙上天保佑,我们征服了强悍的敌人,全军上下都在欢呼雀跃,大汗您还有什么不高兴的?”

他们又说,皇子们已经知错,也得到了教训,希望大汗开恩,准许皇子们前来谒见。成吉思汗这才平息了怒火,召见皇子们,并引用陈言古训斥责一番,以示惩戒。

从少年相识到一生辅佐,博尔术追随成吉思汗走过人生的大半旅途,见证了他统一蒙古、创建帝国的千秋功业。然而再长久的陪伴,也终有缘尽而散的那一天。公元1226年,六十多岁的博尔术因年老多病而逝世。

同样步入晚年的成吉思汗,以沉痛的心情悼念这位忠诚的伙伴。到了公元1301年,元成宗感念他的功绩,追封他为广平王,谥号“武忠”。博尔术的后代,也继承了他忠君报国的素志,一心事元,满门忠烈。特别是博尔术的孙子玉昔帖木儿,正是元世祖忽必烈的一位股肱之臣。

关于博尔术的评价,大概只有成吉思汗的描述才最为准确,而且他从不吝啬用热忱的辞藻来赞美:博尔术在部落的时候,如花牛犊一样温顺;遇到敌人时,变得像狮虎一样勇敢。他游戏的时候,如秋日早晨的雾霭般祥和;遇到暴徒时,又像海东青一样勇猛。

在成吉思汗心中,博尔术正是:“我的密友,我的战友,百折不挠的大汗护卫者!”

参考资料:《元史》《蒙古秘史》

点阅【忠义传】系列文章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张莉)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