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怀柔区法轮功11人被迫害致死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8月20日讯】北京市怀柔区法轮功学员,22年来至少11人被直接迫害致死,间接致死29人。其中法轮功学员彭光俊被警察疯狂殴打、持续电击、熬夜等,仅仅四天被酷刑致死。

据明慧网不完全统计,二十二年间,北京市怀柔区法轮功遭中共各种迫害,总计405人1136人次,其中被迫害致死的至少11人,间接迫害致死的至少29人;被非法判刑的有34人次;被非法劳教的有133人次;遭非法拘留或取保候审的有419人次;被绑架洗脑班的有216人次;被各种形式迫害,如骚扰、抄家、流离失所等合计328人次,合计被抢劫私人财产在55万元以上。由于邪党的封锁掩盖,这里收集的数据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

法轮功学员彭光俊,在劳教所大年初一“升旗”时,当众高喊:“法轮大法好!”恶人一拥而上,捂嘴把他拖走至集训队。集训队大队长张保利、小队长刘金彪接到上头指示,三天内“转化”彭光俊,他们实施连坐惩罚,你一拳我一脚的打他,给彭光俊灌辣椒水,大冬天又拿水从脖子灌到脚。警察更是疯狂的殴打、持续电击、熬夜等,仅仅四天,彭光俊就被酷刑致死。北京市劳教局连夜召开紧急会议,掩盖事实真相。

高昌泽被强迫写“揭批”文字,长时间坐“儿童椅”,看邪恶诽谤大法的东西,不许离开,强迫着并被剥夺正常的睡眠时间。因为向警察说了一句“法轮大法好”就被延期三个月,恶警高建国长期指示包夹迫害,用擦地布堵嘴,不让大小便、关禁闭、侮辱谩骂、围攻毒打,克扣粮食,关独立小黑屋。恶警李伟还偷偷的在他的饭里下药。刘福山因坚定信仰被严管1个月,控制吃饭,不让休息,酷刑迫害,身体对折头扎在两腿中间。

在劳教人员调遣处,李淑清被扒光衣服,让写“保证书”,姓果的女队长连打带踢,穿大皮鞋跳起来往身上踢,踢在前胸上极痛苦。被强迫做奴工包筷子到凌晨三点,最后吐血。

在北京大兴女子劳教所,李凤淑被关小号,不让去厕所。周会明坐小板凳、不让睡觉、不让上厕所、不让洗澡、洗漱受限制、做奴工。家人遭到威胁恐吓,丈夫几乎精神崩溃。蔡景香在集训队等处遭受迫害,被恶警万某用三个环的铐子把双手铐在床上,脚腕铐在下床头,头上三个环没有距离就紧挨着,手只好在头顶床头上,几天几夜都这么举著,人就这么两头吊着,无法吃饭、喝水、大小便,臀部被尿液浸红,还叫男护工处理。朱凤云接不出大便,警察指使犯人用棍往里捅。

吴国芹被脱光衣服搜身、蹲著抱头,遭受高强度的奴役、洗脑、坐小凳子、洗冷水澡、剥夺睡眠、罚站等迫害。杨秀凤被背铐,强制洗脑、做奴工,不让吃饭、不让睡觉,上厕受限,注射不明药物。调遣处刘莎用2根电棍电,还用开水擦身烫,然后再到外面罚站冻,反复多次。

孙桂清被迫害致几近失明,对面都看不见人,被强迫注射不明药物。温玉红因不放弃信仰,不让睡觉、不让大小便、不让喝水、不给吃饱饭、不让洗澡洗脚、换内衣等,双腿几乎不能走路;双眼视线模糊,几乎看不清对面人的模样;每天被强迫吃一大把莫名其妙的药,估计是破坏神经系统的,吃后身体每况愈下,思维紊乱,浑身疼痛,生命垂危,被送到医院,家属提出保外就医,被恶警无理拒绝。张桂所出现了吐血等严重的病症,家属提出保外就医,同样被无理拒绝。张鹏芝的丈夫去世,都不准回家见一面。

有高龄老人、哺乳期妇女与残废军人也遭到中共没有人性的拘留迫害。被非法拘留的年龄最大的是徐秀荣,今年92岁,2000年时,她已经超过70周岁,被非法拘留1个月,后出来看拘留证明时才发现,警察为了非法拘留迫害她,违法把她的年龄偷偷给改成了60岁。

2001年底,孕妇焦淑英在被迫流离失所中生下一个女儿,生完孩子几天,就被警察绑架,被非法关押看守所时,遭受毒打、泼凉水、体罚等迫害。

张进棋是国家二等乙级残废军人,伤残六级,恶警指使犯人给脱光衣服,用五十桶冷水从头上往下慢慢倒,一边倒水,一边打骂,被迫害的出现病症。

法轮功学员被关进看守所,首先是全身脱光检查的羞辱,所带财物被狱警随意处置。2000年,刘桂琴被绑架怀柔看守所,不给卫生纸、牙刷、牙膏、洗衣粉、被褥等任何基本生活用品。

在看守所里,法轮功学员遭体罚、殴打、不让睡觉、铐刑、电棍电击、强制灌食辣椒油浓盐水、吃大便、冰冻、拖拽、绑刑、上死人床、上大挂等多种酷刑折磨,有的致伤残回家后死亡。

资料来源:明慧网

原文:北京市怀柔区法轮功学员22年被迫害综述

(文字整理:张莉/责任编辑:刘洋)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