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赫:中共的“共同富裕”这张饼能充饥吗?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8月17日,习近平主持召开中央财经委员会第十次会议,两大议题之一是“研究扎实促进共同富裕问题”。稍前,5月20日,以中共中央、国务院的名义推出了《关于支持浙江高质量发展建设共同富裕示范区的意见》,并于7月19日正式发布了《浙江高质量发展建设共同富裕示范区实施方案(2021—2025年)》。

笔者以为,“共同富裕”可能是几个月后的六中全会和明年中共二十大的一个主题词,习今后施政的核心措施之一。在中共“百年”之际,当局打出“共同富裕”这面旗帜,虽有主动追求的因素,但更是迫不得已。

首先,从共产党的意识形态角度讲,四十余年的“改革开放”已经彻底破产。本文不多讲,就拿《邓小平文选》中的话来对照,例如,邓说:第一,“如果我们的政策导致两极分化,我们就失败了”;第二,“如果产生了什么新的资产阶级,那我们就真是走了邪路了”;第三,“但风气如果坏下去,经济搞成功又有什么意义?会在另一方面变质,反过来影响整个经济变质,发展下去会形成贪污、盗窃、贿赂横行的世界”。几十年下来,这些“如果”不都变成了现实吗?中共的全部政策,“改革开放”,不都失败了吗?中共已经坐在火山口上了。

其次,由于当局口口声声讲“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讲“四个自信”(理论、道路、制度、文化自信),以及习近平等等的“毛泽东情结”,就非打出“共同富裕”这面旗帜不可,来为中共遮羞、续命:把“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当作“改革开放”的第一阶段,今后几十年是“改革开放”的第二阶段——“先富带后富,共同富裕”。这样,习近平的“新时代”之“新”不就立起了吗?在第一个“百年目标”、“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之后,不就有个核心口号来支撑“实现现代化”和第二个“百年目标”了吗?

再次,习上台后,中国经济毛病总暴露,体制性、结构性问题积重难返,历史遗留问题难以消化,国际环境根本性逆转,导致经济增长率持续下坠,“新常态”简直就是一个笑话。在这种情势下,不得不讲“双循环”,即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循环和国际循环相互促进。但“双循环”的基础是中国内需要起来。内需起不来,怎么大循环,怎么促进国际循环?可是,提振内需,中共已经喊了许多年了,就是无法提振,因为中国穷人太多了,社会结构是“倒T字型”或“倒丁字型”的(这是中共这种特殊“改革开放”的必然结果),空前畸形。现在,为了经济不死掉,就不得不搞“共同富裕”来大规模扩大中等收入阶层,以此激活内需。

以上三条,应该是习当局打出“共同富裕”这面旗帜的主要原因。不过,旗帜虽然打出来了,但能不能打得住,能打多久,会有什么后果?这就是另外一个问题了。总的来说,是相当不乐观的。

为什么呢?最根本的一条,中共几十年的“改革开放”,已经形成了巨大的既得利益者阶层,利益固化了,中国命脉被中共500个权贵家族所控制,这个格局是几乎不可能打破的,要打破就得共产党下台。

因此呢,当局就避开这个根本矛盾,绕着走。这也有迹象。以往中央财经委员会开会,标配是1+3,就是习近平加李克强、王沪宁和韩正;可这次参加会议的,多了个汪洋,变成了1+4。这释放了个什么信号呢?

在这次会议上,当局提出“构建初次分配、再分配、三次分配协调配套的基础性制度安排”。众所周知,一般国家都是搞初次分配、再分配,而中共却另外的还要以国家政策的名义搞“三次分配”。什么是“三次分配”?就是打富人、有钱人的秋风。习近平明确要求高收入人群多“回报社会”。谁来做这个高收入人群多“回报社会”的工作呢?在中共的体制里,当然就是政协了。所以,汪洋以全国政协主席的身份出席这个会议,并非偶然。

这也难怪,关于这次会议的官方通稿一出,舆论哗然,海外媒体纷纷称中共又要“劫富”、“打土豪分田地”了。

“共同富裕”会激荡起什么样的波浪?我们拭目以待吧。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