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山:汪洋突然变高调 北戴河秘定抢钱计划?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北戴河会议后,中共七常委陆续露面。其中过去以低调知名的汪洋,突然显得高调,不但在参加中央财经委会议时席位有变,代表习近平中央赴西藏发声也强悍许多,似乎对应着中共二十大后在中南海仍掌实权。而这也让人怀疑,之前在北戴河发生了什么?

汪洋现身中央财经委会议 席位有变是何信号?

汪洋在北戴河休假式会议后首次露面,是参加8月17日的中共中央财经委员会第十次会议,这次会议重要之处是定调要对社会财富进行“三次分配”,引发重搞“打土豪”、公开抢夺民间资财的联想。

这次会议中汪洋的座席出现变化,他并非中央财经委成员,过去参加这一会议,官方报导他都只是“列席”,座席也在其他中央财经委委员之后。但这次汪洋在官方报导中是“出席”会议,并且排在了中央财经委员会委员王沪宁和韩正之前,只是在习近平和身为中央财经委副主任的李克强之后。

由于正当可能涉及中共二十大人事大战的北戴河会议之后,有关汪洋可能在二十大留任的猜测不胫而走。

1955年3月生的汪洋,到2022年秋天是67岁,按所谓中共高层任职“七上八下”的潜规则,仍有机会。如果留任常委,在讲究资历的中共官场,最大可能是担任总理,成为二号人物,不太可能是胡春华担任总理,在汪洋之上。

但这种猜测毕竟要到中共二十大才知晓是否成真。

汪洋在西藏放出狠话 凸显习近平心头石

汪洋继续公开露面的地方是西藏。据中共官媒报导,7月19日,身兼政协主席,分管民族和宗教工作的汪洋,以中央代表团团长身份,参加了在拉萨市布达拉宫广场举行的所谓西藏“和平解放70周年大会”。

汪洋在这次活动中的发言当然也是一副党国大员的僵化样子,放言“紧守反分裂斗争的铜墙铁壁”,并重申近年北京当局提出的“宗教中国化”。

汪洋又放出狠话说:“任何外部势力都没有资格对西藏事务指手画脚,任何分裂西藏的图谋都将以失败告终。”

汪洋这番话的风格,竟然像极了备受诟病的中共的“战狼”外交风格。

而在汪洋赴藏之前,习近平于7月21日才罕见造访西藏。这是时隔10年后,习近平再度访问拉萨,并且情况比较诡异,因为官媒是在习前往西藏两日后才报导此消息。习此行带上了中央军委副主席张又侠、国务院副总理刘鹤,甚至身兼特勤局长的公安部常务副部长王小洪,显得安保任务沉重。

根据官方报导,习近平也是去庆祝西藏和平“解放”70周年。尽管正值中印关系恶化之际,但外界认为习近平此行可能着重在国内,主要是为稳定民族和宗教问题,特别是为强化对藏民的汉化和对藏传佛教的“中国化”。

其实中共对少数民族“汉化”,应该说是赤化,因为共产党建政后在中国推行的已不再是传统的汉文化,而是西来的马克思主义的所谓中国化再形成的文化怪胎。

由于发现仍保留的少数民族语言文字仍然限制了红色意识形态改造,传承著本民族文化的因子,所以中共一直在少数民族地区重点推汉语教育,就是让你完全与祖宗脱节,变相灭绝种族。中共在新疆则推行更强硬的灭绝政策。对于藏族,早在二十多年前开始的遍布内地的西藏中学就是汉化藏民的实证。

习去西藏之际,7月20日河南发生严重洪灾,次日灾民仍陷于水深火热中,中共高层无人到当地视察灾情。由此可见对中南海而言,西藏问题比救灾更为迫切。

不但如此,北戴河休假期间,8月初,北京当局还换了内蒙古自治区的主席,布小林下台,由非内蒙本土的蒙族王莉霞接任。

本身是太子党的布小林,年初在当地人大会议做政府工作报告期间突然晕倒后就隐身,有说法指或因当局强推汉语教学风波,布小林内心抵触而不获中南海信任。

另外,北戴河会议期间,8月2日,汪海江中将以新疆军区司令员身份出席了一个军官退役仪式。事关新疆敏感局势,新疆军方最高指挥官换人令人关注。

这或者更说明民族问题是习近平的心头石,连休假也要遥控人事布局。

至于“宗教中国化”,其实就是“无神论化”。在以无神论为宗的中共数十年的强力控制下,中国大陆的宗教体系实际上已成为中共体制的一部分。中共任命的宗教官员也和其它部门官员并无二致,宗教界早已是腐败淫乱怪像丛生。但这不是中共最重视的,它一直未放手对宗教的核心——信仰佛道神(上帝),这一意识形态领域的控制,因为人的天性更接近神佛的信仰。但中共一直打击多年也未能完全消除人们对神性的追寻和回归。

无论是宗教、民族,抑或台海事务,都属于中共统战范畴。中共全国政协主席汪洋掌控著这块习近平放心不下的领域。

北戴河或秘定保党“抢钱”计划 中共高层再无改革派

在中共七常委中,汪洋被视为共青团派的代表,曾被视为党内的改革派,负面传闻较少,与“三朝国师”王沪宁等不是一路人。汪洋在中共十九大上入常,作为全国政协主席,就是要以“和事佬”的角色,去帮中共搞统战,多年来在官场积累的人缘和名声资本,正好被当局予以利用。

这些年汪洋确实被中国体制内人士寄予了一些希望,比如去年上半年,原中国人民大学政治系主任冷杰甫写公开信给汪洋,建议他召开全国政协主席会议,搞一次政治协商,提出关于习近平的暂退动议,并建议以联邦制为框架,创建“中华联邦合众国”。冷杰甫在信中说,联邦制能解决台湾问题、香港问题、少数民族问题。这封信写给汪洋,就是出于对汪还有一点信任。

不过,其实上任短短几年间,汪洋已经全然是一副紧跟党内强硬派的党国大员的姿态。无论在民族问题、香港问题上都一样。

2020年8月28日至29日,中共召开了第七次西藏工作座谈会,七常委集体亮相。习近平在会上肯定陈全国此前的治藏“功劳”,而陈全国治藏和治疆恶政一脉相承。在场的李克强和汪洋当天均当面吹捧习近平。其中汪洋在总结讲话中更称:“习近平的讲话是一篇闪耀着马克思主义真理光芒的纲领性文献”。

回头说说汪洋本次罕见“出席”的中央财经委会议,中央高层在北戴河会议后突然抛出这个引发国内外震动的财富“三次分配”制度安排,要手动调节规范各阶层收入。这是中共穷途末路之下,打着“共同富裕”幌子变相进行抢夺民间财富。

不排除北戴河会议上为了二十大人事争吵,各派最后以利益捆绑,商定以“抢钱保党”计划封口。

说到底,中共全党腐败,现任党国大员谁也有一份,利益捆绑之下,随着官位达至中共最高层,在左派势力的果挟之下,汪洋这种过去的改革派也难以留存。

故此,不管中共二十大谁上谁下,只要逃不脱中共的捆绑,就无法真正为民请命,而只是为政权卖命。中共高层中人,未来真的不值得期待!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