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选民为何要为“气候变化”做牺牲

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James Bowman撰文/原泉编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8月9日英国《每日电讯报》刊登一篇文章:“我们时代的政治问题是如何在不失去选民的情况下应对气候变化”(The political question of our era is how to tackle climate change without losing voters)。

听起来很有道理,不是吗?甚至很深刻,但越想这句话,就越觉得奇怪。

当然,读者可以看到这篇文章的作者汤姆·哈里斯(Tom Harris)想说些什么。就像大多数媒体上关于这个主题的文章一样,他的观点是“应对气候变化”既紧迫又不受大众欢迎。

他没有看出这两者之间的矛盾。

他的文章是由最近的紧急事件引起的。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PCC)9日公布了一份近4000页的报告,“科学家们”警告说,“世界应立即大幅削减燃烧化石燃料和其它人类活动,否则所剩的时间已经不多了。”用联合国秘书长安东尼奥·古特雷斯(António Guterres)的话说,这份报告是“人类生存红色警报”。

在我看来,我以前听到过类似的警告,可能是在该小组成立三十多年来的前五份报告中,这些报告为全球变暖造成“生存威胁”、成为政治上的陈词滥调做出了巨大贡献。

然而,莫明其妙的是,尽管他们长久以来,一直称留给人类采取行动的时间不多了,但时间却依然流逝著、流逝著、流逝著(,什么也没发生)。

换句话说,大多数人对情况的紧迫性越来越持怀疑的态度,毕竟,大多数人都不是气候变化末日论的准宗教狂热信徒。

这就是为什么激进的措施不受欢迎的原因吗?比如英国和美国承诺的碳“净零排放”目标?

哈里斯自信地写道:“如果政府选择不带头采取实际措施限制全球气温上升,那么他们将受到历史的严厉审判。”

像许多进步分子一样,哈里斯想当然地认为,他知道未来的历史学家会怎么评价他和他认为是愚昧的同时代人,这就是为什么他认为后者与他们的领导人不同步,他们就是不够聪明。

进步派的领导人必须预计到,“如果他们提出的措施导致普通公民,特别是低收入家庭,不得不面对生活水平的明显下降,那么这些领袖在未来几年,将受到选民同样严厉的审判。”

怎么办呢!如果解决气候变化问题真的像他所认为的那样紧迫,并且就如政治上活跃的科学家们,以及瑞典16岁少女、青年气候活动家格蕾塔·桑伯格(Greta Thunbergs)那样,经常告诉我们气候变化迫在眉睫,那么这个问题怎么可能不受关注呢?

如果人们相信,不打仗的话,国家将面临生存的威胁,那么即使战争和它所带来的可怕牺牲——生命和生活水平下降——也会受大众关注的。

当1940年炸弹开始落在伦敦后,很少还有异议人士不认为有必要“对付”德国纳粹的战争机器,不管他们为此付出多大代价。

问题不在于气候变暖论者夸大了问题的紧迫性吗?三十多年来,他们不断地告诉我们,气候灾难即将来临。他们现在还这么说,6月底,《纽约时报》科技记者法哈德·曼朱(Farhad Manjoo)写道:“民主党人有一年的时间来拯救这个星球。”

因此,难怪越来越多的人不愿意相信“气候危机”真的是一场危机。

如果他们觉得在这一点上被骗了,他们也觉得在暖化派的外交上被骗了。哈里斯本人也认识到了这一点,他承认“除非国际社会在今年格拉斯哥举行的Cop26气候变化会议上,兑现承诺,否则英国选民可能会被要求做出牺牲,而其它国家不效仿,只会让他们的牺牲变得毫无价值。”

“可能会”?最好说“将会”。不可能有很多人一厢情愿地认为,中国这个世界头号碳排放国,会加入净零排放的负责任国家行列。这也是众多迹象中的一个,即净零排放的意义在于表明这种美德,而不是对气候产生任何真正的影响。请原谅,如果我不认为这种打美德牌是一个紧迫的问题。

某种暖化思想,尤其是与拜登总统的首席气候特使约翰·克里(John Kerry)有关的暖化思想,以一种更加令人震惊的借口,使这些欺骗变得更加恶劣,即真的无需做出牺牲,那些因废除化石燃料而失业的人,将很容易在“绿色能源”这一新领域中,找到“高薪工作”——绿色能源的价格将不可避免地下降,直到能够与天然气、石油或煤炭竞争。

值得称道的是,哈里斯并没有假装不会有牺牲。他写道:“需要说服的是选民,他们的生活水平在应对气候变化的斗争中是可以牺牲掉的,而不是部长们。”

祝你们好运!

读者可能已经知道,我不相信这样一个有说服力的努力甚至有成功的可能,即使未来几年灾难性气候变化的证据比现在更多。

也许这就是为什么民主党将力推国会通过“约翰·路易斯投票权促进法”(John Lewis Voting Rights Advancement Act)做为优先事项。如果选民证明不愿意被“说服”并接受牺牲他们的生活水平,并且不得不通过否定任何其它观点的政治合法性,来告诉选民在这个问题上没有选择,那么,有必要通过操纵未来的选举以有利于民主党的议程。

哈里斯的“我们这个时代的政治问题”的答案,可能就是让政治家们放弃对气候变化的世界末日式的夸张说法,以及“应对”气候变化所需的牺牲(也许没必要),并想出一些更有创意、更令人满意的解决方案,而不是简单地将能源成本提高到使自己的国家陷入贫困。

作者简介:

詹姆斯·鲍曼(James Bowman)是伦理与公共政策中心(Ethics and Public Policy Center)的常驻学者,他是《荣誉:历史》(Honor: A History)一书的作者,《美国观察家》(The American Spectator)的影评人和《新标准》(The New Criterion)的媒体评论员。

原文:A Pickle: How to Convince Voters Skeptical of Climate Change to Make Sacrifices on Its Behalf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浩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