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语】惊险离港后留美 张崑阳:继续抗争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8月22日讯】《港区国安法》实施一年多来,中共在香港蛮横地不断四处抓人、制造高压恐怖,无视过去两年追求民主的数百万香港人的合理诉求,强权之下产生了许多留守本港或流离海外的人。

25岁的香港本土派学生领袖、前香港大专学界国际事务代表团发言人张崑阳,近日在Facebook公开其流亡一年后正式转战美国,并将在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The Johns Hopkins University)研究国际关系。

张崑阳接受大纪元《珍言真语》节目采访时说,去年8月黎智英和周庭被捕时首次用了《港区国安法》中的“勾结外国势力”,曾多次到外国游说制裁中港官员的他亦感到压力。不久的一天早上出门,发现自己被多人跟踪,随即仓促决定当天离港,当晚他在机场走过一旁观察的便衣,成功飞离香港。

临走前他没有告诉家人,带了三本介绍外国人抗争经验的书,一些和家人的照片,以及一把家门钥匙,然后抱了抱养了多年的猫,便独自上路。

“其实你知道没有什么机会,再用这把钥匙回家,除非明天就光复香港,那当然是最开心的。”那为什么带上家门的钥匙呢?他直言,因为看着那把钥匙,就会想到家里,想到那个大门,“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用钥匙来开这道门,也是对自己的一种提醒,就是不要忘记香港,而且要更加努力,希望能够尽快光复香港。”

去年7月参与民主派初选的逾50人中,只有他和许智峯因身在海外而免于被抓,但他的感受不是开心,而是沉重,“很多朋友在坐牢,你自己仍然侥幸地在海外存活,即使日子不是说过得很好,但是相对来讲,比坐在牢狱中的朋友所受的苦难要少,是内疚的、愧疚的,心情也是不愉快的。流亡这么久,也尝试跟自己讲:要克服这种内疚感,或者说把它变成一种动力,去多做一些事情,去帮助在香港的朋友。”

从众所周知的唐英杰案、初选47人案,到“六四”晚会与《苹果》被勒令消失,再到如今教协与民阵解散,各大学学生会遭整肃,抗争街站、集会与游行基本绝迹,香港公民社会被打压得如此惨烈,他感到非常荒谬。亦非常挂念身在香港的朋友,担忧各位的安全,同时佩服那些没有放弃的人们的勇气。“希望各位珍重小心,我们就算在海外,都会和大家一起努力。”

他还指出,不是港人来到海外自由国家走“国际线”,就绝对安全了,中共在香港可以用“国安法”来抓人,在海外同样可以找黑手来打人,“共产党的魔爪在海外的势力也是很强的,无论你到哪个国家,就算是美国,都未必是安全的。”

流亡期间,他反思了过去“国际线”的局限,虽然取得一定成效,但缺乏倡议制裁中港官员之外的布局,其实可以在保存港人文化等方面做得更多,他也会努力在这方面挖掘项目去做。

他提醒大家,虽然香港政治局势恶化,但中共也在国际社会用战狼手段到处树立敌人、孤立自己,引来各国对香港的声援,形势对它同样很严峻。他坚定地说,不对香港的前途绝望,海内外争取民主的香港人一定会不放弃,坚持到底。

抓黎智英周庭后被跟踪 当天决定离港

“我除了参加民主派的初选,更加重要的可能是在2019年的运动中,我都有去做一些国际游说的工作,有去美国国会,不同的国家。”张崑阳说,去年七月份他参加民主派初选时摆街站时,就已经被很多人跟踪或骚扰,但他并不因为参与初选而害怕。

“直到去年的八月初,警方抓了黎智英,抓了周庭,那时他们的罪行第一次警方使用了‘勾结外国势力’,那个时候我已经觉得,有点形势不对了,就知道它很有可能就很快会将“国安法”的魔爪摆到我的头上。尤其我在2019年做了这么多不同的游说,搞了很多集会,讲《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等等,那我就知道是危险的。”

但是,这时他还想多在香港等几天,观察一阵,“我没有想到要马上离开的。”直到有一天,他早上起来出门,本以为是如常的一天,却发现楼下已经有很多人在跟踪,“那些人可能是早一个星期抓周庭的那些警察,国安署的人,那些人的行踪,他们的装扮(类似)。”

更夸张的是,那些人跟得他很紧,“我一直都觉得自己警觉,我发现有人跟踪,当然会反跟踪,或者用不同的方法去摆脱他们。但基本上是每走到一个街口,就有另外一个人在等着我。那感觉是很不安的。”

他回忆说,那天大概有三到四个人跟踪他,不是站在一起,而是不同的路口一个人接着一个,形成类似包围的态势。“所以我当天就很痛苦地做了一个决定,就是要离开香港。”

带走三本书、一些照片、一把家门钥匙

那天晚上,张崑阳匆忙坐飞机离开了香港,带了三本关于台湾人和犹太人抗争经验的书,以帮助思考未来的事。他坦言,仓促决定流亡,是很迷茫徬徨的,“我拿了这几本,是觉得我会合适有用,用来参考其它国家的一些海外运动的经验。”

然后,他拿了一些有家人、女朋友和宠物猫的照片,“当然也因为在走之前,没有办法和家里人说,很挂念家里人,就拿了家里的一些东西。”

临走之前,又抱了抱家里的猫,“(猫)17岁了,在我走的时候,当然是越想就越难过,你知道有很大机会不能再见到这只猫了,已经很老了,养了很多年的,很有感情。”

“当然最唏嘘的,就是拿了家里的钥匙。”他补充说。

这时《港区国安法》已经落地,到了机场,会不会担心自己走不了?他回答,绝对有这个担心,由于那时政府以疫情为由,经常不让一些人进入机场,所以机场是很冷冷清清的。“你无端端地去坐飞机,其实已经都会有人看着你的,有很多便衣的,那个时候就有点担心了,也担心临飞(出现意外)。除非飞机飞上了天空,如果不是的话你都是会担心的。”

他记得,通关的时候便衣在看着,但让他离开了。“我想可能政权当初的判断,真是会让人走的,对于有些人是这样,因为它未必很看好海外运动的基础。就类似中国民运,它觉得你走了之后,反而其实少了一个眼中钉在香港搞事,那可能反而觉得你要走就走吧。”

“也都可能有其它因素,就是当时它还没有找到证据,它也没办法抓我,它就让我走了。”

思考后公开留美 来到海外更不退缩

然而张崑阳离开后仅四个多月,参与初选在香港的朋友便全部被抓。他回头看,明白自己如果当初不走,现在肯定已经“死定了”。“参加初选最后能走得了的,只有我和许智峯,只有两个人,其实是很夸张的。”更别提他到各国游说的事。

对于很多人问,自己避开了这些政治打压,不用坐牢,是不是很开心,他坦白说,在海外并没有很开心的感觉,也没有觉得很棒。“走是一个很困难的决定,没有了家人,没有了朋友,同时也很内疚,因为你很多朋友在坐牢。”

与其他流亡人士不同的是,一年多来他都没有讲自己在哪里,直到这一刻才公开自己在美国。他说,这是因为在海外同样有共产党的爪牙,过去他除了要保证个人安全,还要思索自己的前路,也要考虑自己将来长远要在哪个国家申请政治庇护,同时做一些政治或文化工作。

“经过一年的思索,我觉得美国会是一个落脚的好地方。除了她是全球的政治中心,而且在这里也有机会给我继续(在大学)进修,令我可以得到更加多有用的知识去回报香港,所以就决定在美国了。”

同时,他决定不能再回避共产党的打压。“它知道我在哪里没关系,它可以找我,它可以打我,但是我想讲的就是,我们不会再退缩。尤其是流亡的人,因为流亡,我们已经没有了香港这个家,我们离开到了一个新的地方,我们就更加不应该退缩。 ”

他嘲笑香港保安局所称“危害国安追究到底”的老套路,在Facebook做了一个简短的回应,“我觉得保安局的官员是闲得慌,他的工作很容易做,每一次有政治人物流亡, 他就会说 ‘势必追究到底’‘犯我中华虽远必诛’这些战狼的口号,他每一次都是剪贴一下,没有什么新意。 ”

“我都知道它一定会这样回应的,说真的,没有什么,你不会害怕。我也很想知道,它究竟可以怎么样追究我到底?反而他们现在应该思考怎么样陪这个‘伟大’的中共政权,想想怎样面对全球对它的不信任以及围堵。我还祝福它能够抓到我。 ”

“当然认真地讲,我自己觉得,国安法是荒谬到可以无远弗届,没有任何边界限制,你在全球任何位置,它都可以说你违反国安法。保安局的这个回应,也再一次说明了国安法的不合理,我也会以我这个故事和经验跟国际社会讲,这个政府是不可信任的。”

出街有时被认出 梦见黄之锋鼓励

作为公众人物,他透露,在海外曾被一些中国人认得,有时别人也会照相。“就算现在全球都是疫情,出门都戴口罩,好像好一些,但有时候吃饭你总要摘下口罩,有时会被人认得,有时候好一些的是香港人,恰巧那个人是‘黄’的,没事的,但很多人跟我说请你不要公开。”

当然也可能遇到亲共分子照相,因而有机会暴露位置,“所以都很小心。其实我都很少出街的,都会保持自己的住所是安全的,不会给人知道我具体住在哪里。”

当被问及父母对其流亡的态度,他直言,其实怎会有父母支持自己的子女走政治抗争的路呢?而且走得这么靠前,“流亡之前又不可以跟他们说,整件事很仓促,所以是很困难的。都很不幸地做了一个很不孝的人,因为政治这条路让自己的父母担惊受怕,甚至现在是不能够再联系,也都分开很远很远的地方。”

他透露,有一次在他情绪低落的时候,就好像死了一样,其实还活着,他梦到黄之锋鼓励他说:“你不要灰心呀,在海外要努力呀!”醒来他也觉得,“是啊!要努力。因为太多朋友坐牢了,所以一定要努力做好自己。”

吁拓宽国际线为香港做更多事

过去一年,张崑阳没有公开行踪,但其实一直在出席各种论坛和闭门会议,与各国官员交流。经过观察香港动态与跟其他手足的接触,他发现现在的“国际线”范围太窄,在倡议制裁的基础上还应加入对香港主权问题的讨论、保存香港人的文化和故事等方面。

“我想国际线有很多的事情未去探讨,国际线很多时候就是说制裁,或是做一些的游说。但是我觉得现在很多香港的事情(如独立、自决等)说不了,是不是可以透过国际社会的空间,去将一些东西保存?昨天看新闻,考评局之前那个出历史课考试题目的主任,叫杨教授,他也要移民去英国,逃避那个政权的红线。讲历史,现在都可以被政权威胁。”

他进一步解释,所谓的“国际线”,简单来说,就是用国际自由的空间,为香港做更多的事情,那么要做的就不单止政治,还有很多其它方面的事可以做。例如一些文化上的,“我们香港人的历史的故事,怎么样保存,怎么样说服(不同的人),甚至给下一代的香港人看,去抗衡教育局可能中共即将会有的洗脑教育。我们要用海外的这些资源去做,那是重要的。”

他承诺,未来会很努力去发掘一些不同的项目去做,最重要的就是让大家看到希望,国际线还有不同的潜能,大家在不同的方面都可以去继续帮到海外香港人,以及依然在香港的香港人。

国际形势对中共严峻 港人会坚持到底

在香港示威游行几乎绝迹的今天,他并不对香港的民主前途绝望,“首先,各位留在香港的朋友很勇敢,而海外的香港人也都没有放弃。”同时,“国际形势客观的,看新闻都见到,没什么人、没什么国家喜欢中国(共)的。所以在这个情况下,它的形势是越来越严峻。”

他认为,中共永远用“战狼外交”回应国际社会的指责,是不合理和荒谬的,长此下去,就是习近平给自己和中共自掘坟墓。“就算你不相信美国,你不相信英国,你不相信什么国家都好,但是你永远要记住,你真的可以相信,习近平是一定会继续行差踏错。当他每一天用战狼的手段,自己去孤立自己,自己去树立敌人,其实这个是他自己的错,也没有人逼他,也没人叫他这么做。”

中共威吓利诱其它国家顺其要求,渗透海外社会,亲近恐怖组织塔利班等等,张崑阳认为,基于这些客观事实,全世界越来越多的人正在看清中共,所以很支援其威胁之下的香港、西藏、新疆、台湾,“再配合我们不同香港人在海内外的努力,我觉得是有希望的。所以最重要就是不要放弃,坚持,那我们也一定会坚持到底。”

完整访问请观看《珍言真语》节目。

撑珍珍成为Patreon会员: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

订阅Youmaker :https://www.youmaker.com/c/PreciousDialogues

(责任编辑:浩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