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好条幅飘扬在马三家劳教所(3)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8月22日讯】地上一片狼籍,被子被拆到露出棉花来……整整7天7夜,辽宁省马三家女子劳教所,如临大敌。狱警日夜值班,反复搜查监舍,反复审问囚室长、监工、生产组长等相关人员。马三家所长杨健没有回家,日夜蹲点、调查。

谁都没有想到,在这个因迫害法轮功而臭名昭著的全国“样板”劳教所,有人将一条写着14个工工整整的水彩大字——“法轮大法好 天灭中共 三退保平安”的两米长条幅堂堂正正地挂了出来。

原辽宁省大连市中心医院的主管护师王春英,是这条横幅的制作者。2009年7月21日清晨,她亲自将其挂在监舍大楼的窗户外。

在戒备森严的马三家,她是如何做到的?

近日,她接受大纪元采访,回顾了这个过程。

接上文:“法轮大法好”条幅飘扬在马三家劳教所(2)

突如其来的变故

在挂条幅前一个月,王春英和一位同被关押在马三家的法轮功学员商量好了:这次在“7.20”(7月20日,是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周年日)挂真相条幅,由王春英负责准备好条幅,最后由另一位法轮功学员负责挂出去,两人合作完成。

就在“7.20”前两三天的时候,那位学员在奴工车间告诉王春英,她不能参与了。

王春英形容,她当时如同掉进“万丈悬崖”。“我一屁股坐在工具箱上,像瘫了一样,浑身一点力气也没有了。”

一时间,“巨大的压力和恐惧,铺天盖地压在我身上。觉得自己承受不住了。”

她说,马三家有如人间地狱,空气中都布满了邪恶的因素。“马三家原所长苏境(2001年,王春英第一次被关押马三家期间)在我们眼前一走一过,人的汗毛一下子就立起来了。”

历经那么多次惊险的搜身、搜监,王春英都躲过去了,她说,“我已经到极限了。”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变故,王春英要做出怎样的决定?

一方面,她想:“我还有59天就解教回家了,一旦做了,被警察发现,给我加期。恶劣的酷刑手段,不是谁都能承受得了的。往日受酷刑的一幕幕又展现在眼前……”

另一方面,“女儿怀孕,要生孩子了。我一加期,孩子的月子都伺候不上了。孩子因为我入狱,结婚时就没有举行婚礼。(如果不能帮女儿做月子,)女婿家里怎么接受?”

经过一番思考,坚定的正念占据上风,王春英最后作出决定,要以这种形式告诉马三家警察:法轮大法好!必须要退党才能保平安。

“我一定要把条幅挂出去。”

“我想,这就是我的使命。不能指望别人。”

“7.20”到了

7月20日到了,那天下着小雨。

王春英,还有马三家监舍其他犯人,都被叫到教室去训话。

讲台上的狱警和往常一样,重复中共在1999年7月20日迫害法轮功以来的种种诽谤,如:“天安门自焚”伪案、“1400例”所谓法轮功学员杀人、自杀等谎言。

王春英对这番假话看得十分清楚。早在当年就一眼看出,“天安门自焚案”中的刘思影在做气管切开手术后接受央视记者采访并唱歌是造假。

王春英本人从事护士工作30年,在县级医院工作期间,护理过多例做气管切开的病人。她说,“我护理了多少例气管切开的病人?已经数不清了。”

她介绍,病人气管切开手术后,需经历复杂的恢复过程。

“气管切开,属于重症护理,病人要在重症护理室待着。有专人护士观察呼吸。有什么情况及时处理。病情变化时,立即向医生报告。”

“等到病人呼吸通畅了,病情基本稳定了,这时才考虑拔管。”

“拔管,不能立即拔管,要做试验性拔管。在气管内管上放上一个小木塞,观察患者呼吸情况。24小时内病人呼吸正常,才可以拔管。而且要把切开的皮肤缝上。”

“刘思影,从气管切开到拔管,4天就能说话唱歌,可能吗?比如,你的手划破了,4天能愈合上吗?”

王春英表示,做气管切开术后的病人,“在拔管后说话,声音都是非常难听和沙哑的。”就连康复出院时,声音都是很沙哑的。

她表示,中共中央电视台播出的“天安门自焚案”中的刘思影,在气管切开术后4天正常说话,这在医学上是不可能的。

“刘思影在接受中央电视台记者李玉强采访时,正常地说话,还能唱歌,可能吗?”“在医学史上,这简直是天大的笑话。”

“所以,‘天安门自焚’完全是个彻头彻尾的伪案。”王春英说。

“天安门自焚伪案”是指2001年1月23日,大年三十,天安门广场发生所谓5人“自焚”案。中共喉舌媒体声称自焚者是法轮功学员。但是,此案漏洞百出,被国际社会公认,这是由中共炮制、嫁祸法轮功的骗局,以煽动仇恨。

由“新唐人”电视台制作、分析2001年天安门自焚事件的纪录片《伪火》(False Fire),后获第51届哥伦布国际电影电视节荣誉奖。

7月20日那天,马三家狱警在讲台上讲他的,王春英在讲台下想着自己计划挂法轮功真相条幅的事情。

她坐在教室的窗户边上,“那时候,我很平静,没有什么怕心。 ”

傍晚时分,“我把窗户打开,把手伸出窗外,一缕霞光落在手上。我心里那么的坦然、平静。”

“我心想,明天7月21日,一定是个好天气,我一定把条幅挂出去。”

两米长的条幅在马三家飘展

7月21日凌晨4点,王春英耳边似乎听到一个声音:到点了。

“我一下子就醒了。”

王春英一看周围没人,只是窗外站着一个“四防”(监控犯人),趴着窗户正在往监舍里看。

“我一看不行,躺着。心想:让他赶快离开。”

真是天遂人愿,不一会儿,那个人离开了。

“我就爬到床底下,把条幅取出来。”王春英把条幅别在裤腰,就去上厕所。

“四防(监控犯人)”在厕所门口守着。王春英心想:赶紧离开吧。那人果真离开了。

王春英迅速把厕所的纱窗拉开,把条幅的绳子系在厕所的铁栏杆上,顺势一甩,“‘哗’一下,整个条幅在下面展开了……”

“那一瞬间,那一霎那,我真的觉得自己就像在天安门证实大法的感觉,觉得自己那么高大。”

大陆某地悬挂的法轮功真相条幅。(明慧网)

“我迅速把纱窗拉上,回到囚室。”

整个过程,人不知鬼不觉。

王春英回到监舍,躺在床上。囚室的墙上有个钟表,有条不紊地滴答著。

马三家如临大敌

半个小时后,王春英听到警察哗啦哗啦跑上了她所在的监舍二楼,外面一片混乱。

王春英说,“他们(马三家)没有想到,在这么戒备森严、在笔和纸管理得这么严格的情况下,马三家出了这样的东西,(他们觉得)不可思议。”

不管怎么搜查,怎么审问,马三家的狱警就是不敢提条幅的事情,也不知道是谁干的。

作为迫害法轮功的所谓“先进”,马三家根本不敢声张条幅的事情,一怕犯人知道,将消息传播出去;二怕上级知道,奖金受到影响。

马三家狱警恼羞成怒,翻箱倒柜,挨个搜行李,被子被拆到露出棉花来,也找不到证据和把柄。所长杨健都没回家。最后,什么也没搜出来。

马三家狱警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令被关押的囚犯见证了中共的邪恶;而法轮功学员在那里的善良表现,令很多人明白了法轮功真相。

2009年11月,王春英刑满释放。出狱前,同监舍的很多囚犯了解了真相,退出了中共党团队(简称:三退)。

出狱的当天,王春英向曾向她施行酷刑的狱警讲真相。那位警察也明了真相退党。

“他们给我‘上大挂’,我一点都不恨他们,就是慈悲地去讲。”

王春英还告诉对方,“你到大连来,我领你去吃海鲜。”

……

回想起当年在马三家挂条幅的一幕幕,现旅居美国华盛顿DC的王春英说,“这件事情太惊险了,刻骨铭心,清晰得如同发生在昨天。至今我还非常震撼。”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王言)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