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威:阿富汗人有机会逃离 中国人呢?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美军撤离阿富汗,正在演变成一场人道救援行动,美国和盟国公民撤离的同时,大批阿富汗人也跟随逃离,他们中大多数人的命运将因此而改变。当然,更多的阿富汗人逃离的机会渺茫,但仍然有很多人等候在机场外碰运气,有人甚至把孩子托付给美军、英军,场面令人落泪。

阿富汗人至少还有机会逃离,若类似的事件发生在中国,中国人有这样的机会吗?中共会让中国人逃吗?阿富汗人至少还有机会逃离,若类似的事件发生在中国,中国人有这样的机会吗?中共会让中国人逃吗?

最近的实例,香港4名年轻人欲坐船逃离香港,结果被抓回审判,更多的香港民主派人士应该早就被盯上,同样没有离开香港的机会,还要面临坐牢。在中国大陆类似的实例更比比皆是,正义律师、异议人士、被迫害的宗教人士,法轮功学员或他们的家属等,不但无法离开中国,还被残酷迫害,更有不少人无法回到中国,奔丧都不行。还有很多中国人,至今因为中共以疫情为由严控,始终没法回到中国。相比之下,不少阿富汗人似乎比中国人还幸运。

中共拒绝帮助阿富汗难民

8月20日的中共外交部记者会上,路透社记者问了一个好问题:中方是否愿意协助应对阿富汗公民大规模撤离?是否会接收逃离的阿富汗公民?

中共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完全不敢正面回答,却用套话回应称,当务之急是“国际社会一道鼓励和支持阿富汗各派别、各民族加强团结”,“尽快实现政治平稳过渡”。

这样的回答,等于中共外交部拒绝协助或接受阿富汗人逃离,与当前各国最大限度帮助阿富汗难民的义举形成了鲜明对比。中共政权连中国人的生死都不在乎,怎么可能在乎阿富汗人呢?何况中共正在故意看美国的笑话,帮助阿富汗难民就等于帮助了美国,中共高层不可能这样做。

阿富汗人的逃离,一方面表明了民众对塔利班的恐惧和不满,另一方面也表明希望逃离的人十分清楚,美国及其盟友国家政府显然要靠谱的多,他们把自己的身家性命全部押上了。他们的押宝当然是对的,只要抵达美国或西方各国,至少会衣食无忧,逐渐融入后的生活应该会越来越好,很可能与阿富汗的生活天壤之别。

美国和盟友国家也愿意尽最后的责任,至少曾为美国和西方政府工作或帮忙的阿富汗人,一般都会被安排在撤离之列。中共经常喊口号,称应该做负责任的大国,如今的阿富汗危机,哪些是负责任的大国,哪些是说风凉话、无人性的政权,基本一览无余了。一个国家在国际上地位和声望,实际就是在类似的一次次危机中拉开了距离。当然,中共所作所为根本代表不了中国或中国人民。

8月19日,一些阿富汗人登上一架美国军用飞机内离开阿富汗。(Shakib Rahmani/AFP via Getty Images)
8月19日,一些阿富汗人登上一架美国军用飞机离开阿富汗。(Shakib Rahmani/AFP via Getty Images)

海外阿富汗人与海外华人的不同

移居海外的阿富汗人也在尽力帮助自己的同胞,他们走上街头大声表达对塔利班的不信任,呼吁各国政府不要承认塔利班政权,希望各国政府能更多地帮助阿富汗人。

海外中国人若举牌反对中共政权,马上就会被称为“反华势力”,即使很多海外华人内心都对中共不满,但不少人也不敢上前参与,或者远远躲开,竟然还有人为了蝇头小利替中共站台、卖命。

阿富汗人普遍受教育的程度应该无法与中国人相比,特别是移居海外的华人受教育程度相对更高,但与阿富汗人相比,中国人被中共洗脑的程度也远远更高,根本分不清中共与中国。对很多阿富汗人来说,塔利班当然代表不了阿富汗,反对塔利班并不是反对阿富汗。走上街头的阿富汗人希望各国政府不要承认塔利班,这样才能拯救阿富汗。

教育程度不高的阿富汗人从自己的亲身经历中得出了结论,很多华人却还没有彻底抛弃被中共灌输的结论。中共代表不了中国,解体中共才能拯救中国,这与今天阿富汗人表达的心声并无不同,在全世界人看来再自然不过的事情,却仍然是很多中国人心中一个难解的结。

中共自己都非常清楚这样的事实,因此王毅才提出美国不得挑战共产党的制度,并放在了中美关系的第一位。中共自己对政权合法性才最心虚,一再提及的所谓“台湾问题”、“一个中国”都源于同样的担忧。

8月21日,人们聚集在英国伦敦的议会广场,举著横幅和旗帜示威,谴责塔利班控制阿富汗后的持续危机。(Hollie Adams/Getty Images)
8月21日,人们聚集在英国伦敦的议会广场,举著横幅和旗帜示威,谴责塔利班控制阿富汗后的持续危机。(Hollie Adams/Getty Images)

中国人也曾屡次被帮助过

美国和盟国帮助阿富汗人撤离的救援行动迟早会结束,但阿富汗人逃离的故事还会持续很久,只是困难要大得多。六四事件后,当时的部分学生领袖在香港正义人士的帮助下逃离,之后据说陆续有几十万人以此为名义获得了各国的政治庇护,美国更是发出了“六四绿卡”,也被称作“六四血卡”。实际很多中共高干子女和中共特务冒充混入了美国,即使是那些真的“六四难民”,他们中有多少人今天能公开走上街头反对中共政权呢?

1999年中共残酷迫害法轮功后,西方各国政府都开始接受法轮功难民,如今,各国愿意批准的中国难民,因为修炼法轮功遭受中共迫害差不多成了为数不多的途径之一,因此不少人假冒法轮功学员身份申请难民。有的律师不但负责组织材料,还教申请人如何学练法轮功功法,甚至背诵法轮功书籍的段落;还有一些人跟随法轮功学员组织的大型活动,只为拍照作为修炼法轮功或反迫害的证据。

华人大都知道此事,世界各国都很清楚法轮功受迫害和被活摘器官的事实,但不少华人却无法摆脱中共灌输的对法轮功诬蔑之词,或者仍然视法轮功为谈论或接触的禁区。

各国帮助阿富汗人的同时,也在帮助香港人、新疆人、西藏人等。美国和西方国家,不止一次地帮助过受难的中国人,但中国人至今无法展现与阿富汗人一样的自救之举。

2012年1月9日周六,由全球退党服务中心举办的真相车队游行进入法拉盛繁华街区。(李桂秀/大纪元)

自救才能真得救

阿富汗的人道灾难,不是美国或西方的灾难,也不是美国或西方的问题,而是阿富汗塔利班或其它独裁、腐败政权的问题。同样,中国的问题,就是中共独裁、腐败的问题,自己的问题最终得自己解决,若不敢承认、不愿承认、不愿正视,如何又能解决?

几十年来,数千万中国人离开中国,差不多相当于阿富汗人口的总数,还有大量中国留学生想方设法移民却找不到出路。中国人与阿富汗人一样,其实对中共政权早就做出了选择,只是阿富汗人敢于公开呼吁不承认塔利班,很多中国人却仍然不敢、不愿反对中共政权。

危机中的阿富汗人向中国人诠释了什么叫爱国?中国人一直都在中共不断制造的一次次危机中备受折磨,很多中国人却还一片茫然,不少人还觉得“家丑不可外扬”。这样的窘境,其他国家的人早就看在眼里,只是不少中国人并不自知,若不是问题重重,怎么会背井离乡?自己都不能正视问题,不想自救,别人又怎会帮助呢?

如今,中共政权以疫谋霸不成,中共高层为了自保,不惜与美国和西方叫板,还准备闭关锁国、重新捡起“阶级斗争”那一套,中国目前面临的危机比阿富汗还大,至少塔利班还等著美国和西方承认、建立良好关系呢?

如此多的阿富汗人想逃离,美国和西方各国才会帮助,若他们不想走,各国自然也不会帮助。至今喀布尔机场似乎还没有看到一面高喊塔利班万岁,一面又想跟美军撤离的阿富汗人;但一面为中共站台,一面申请美国签证的中国人却大有人在。

很多中国人应该会同情危难中的阿富汗人,或许更该同情的是自己,至少阿富汗人为了自己和国家的前途敢说真话、敢于行动,中国人是不是该警醒,该学一学呢?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