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阿富汗教训:美须面对问题根源

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Anders Corr撰文/姬承羲编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20年前,2001年9月11日,奥萨马‧本‧拉登(Osama Bin Laden)在美国策划、实施了一场导致近3千人丧生的恐怖主义袭击。当时的布什总统(George W. Bush)因此下令攻入阿富汗,以遏制奉行恐怖主义的塔利班和基地组织。20年后,美国在阿富汗的长期部署和行动,得到了一个羞辱性的结局。

至于现在的情形。

滞留在阿富汗的美国人、英国人、澳大利亚人和印度人,正想尽各种办法离开。可是普通的阿富汗百姓,现在已经无法进入喀布尔机场(我曾于2011年至2013年期间,在该地区服兵役),他们中包括了超过3百万和平的苏菲派清真教徒。面对充斥大街小巷的塔利班极端武装分子,他们担心自己将面临被屠杀的命运。

现在,塔利班正挨家挨户地搜查外国人。成千上万的外国人,收到了母国政府的通知,让他们“就地避难”,不要在接到进一步指示前冒险奔赴机场。否则,他们可能会被机场附近的阿富汗难民潮吞没。大量守候在机场的阿富汗人,都急切地想要逃亡,以躲避塔利班伊斯兰教的所谓“正义”制裁。

(从新闻中我们看到)一架迅速起飞和攀升的美国军事货物飞机外趴着阿富汗人,他们最终从高空跌落。此情此景,必让北京和莫斯科嘲笑。这样的场景,像极了20年前世贸双塔大楼上的美国人,不得不跳楼以求得一线生机。这些生命,都折在了塔利班和基地组织的手中,这不是美国的错。这是世界上那些独裁政权的错,其中包括中共、俄罗斯,还有巴基斯坦。在过去20年里,他们向塔利班提供了金融、军事和外交援助。

若非这些援助,如果没有得到外国政府的支持,在这场面对美国、盟友和西方民主的战争中,塔利班绝不可能“取胜”。

巴基斯坦三军情报局(ISI)的前主管倒是说对了:“在美国的帮助下,三军情报局在阿富汗击败了美国”。此话着实不假,实在值得美国的领导们认真思量。

在阿富汗失败的,是美国的策略。我们必须变得更加强硬、更加明智。我们必须追溯问题的根源,否则只会被各种表面问题拖累致死。而美国一旦败亡,那么民主也将跟着死去。其效应将是世界性的,是不可逆转的。

塔利班遵循了毛派的战术,这或许是从中共或其盟友那里学来的。他们的策略,包括从农村包围城市,收买政客、军队和警察。以至于只要时机成熟,大部分塔利班分子可以不费一枪一弹,径直走进喀布尔。

塔利班轻而易举地取胜,其速度之快,令全世界错愕。但这样的结局并非始料不及。据阿富汗前总统哈米德‧卡尔扎伊(Hamid Karzai)称,各种端倪早已显现:喀布尔政府、全国的军事基地被腐化;官员们收受着来自塔利班鸦片网络的利润;金融诈骗;还有从伊朗来的“大笔金钱”。

对待阿富汗政府,美国也太过纵容。这些政府官员们忙于各自的利益,而非民主、人权、法治和宗教宽容等理想。当看到塔利班种植鸦片、经营贩卖网络,来收买阿富汗领导人时,我们装聋作哑。美国不愿触碰问题的根基,只想取得便宜的胜利。可事实是,最终我们付出了最高昂的代价,失去了生命和金钱。我们之所以失败,是因为我们对毒品贩运、阿富汗官员的腐败、塔利班在巴基斯坦的军事情报牵线人,还有巴基斯坦在北京的牵线人,全都太宽容了。

我们告诉我们的士兵,谨言慎行,而非百分之百地打击上述问题。我们还想保留美国在中国的数万亿美元投资,留住我们在巴基斯坦的“盟友”(他们事实上早已是中共的盟友)。当巴基斯坦早已表露身份立场后,我们仍然向其支付了数十亿美元,以畅通向阿富汗驻地美军输送物资的渠道。不仅如此,为了得到巴基斯坦的承诺,让他们看管好自己的非法核武器,不致落入恐怖分子的手中,我们又支付了数百万美元。我们对巴基斯坦的金援在2010年达到顶峰,之后有所回落。人们称之为“抢劫的高速路”。这是在向恐怖主义屈服。

美国,怀揣着我们所有的理想,现在竟成了傻瓜。我们希望为世界带去和平、稳定、民主和人权,我们甚至愿意为这些理想买单。因为我们记得世界原来的悲惨模样,比如第二次世界大战。建立联合国,正是我们避免世界大战再度发生的方案。通过联合国,我们试图确保,国家之间不再有领土掠夺,成员国将尊重本国人权,承诺不再犯下种族灭绝的罪行。

联合国的这套价值体系,最初是由美国和英国设计的。可现在,随着中共的霸权,这些价值正被抹去。中共不喜欢联合国的起源,更不关心其任何准则。它不过是想通过该组织,在全世界层面进一步实现其权力扩张和控制。第一个受到塔利班邀请和接待的国际组织,正是一个联合国机构,这就足以说明问题了。

中共政府在本国实施种族灭绝,对外随时向塔利班提供援助,甚至愿意公开资助塔利班开采价值30亿美元的梅斯‧艾纳克铜矿(Mes Aynak),并在此过程中毁掉一座古佛教城的遗址。这些都足以让我们看清,北京对联合国的支持何其虚伪。不仅如此,北京还愿意向巴基斯坦提供数十亿美元投资,可谓虚伪至极。它明知巴基斯坦的军事和情报机构正在协助塔利班,而后者,惯常在市场日的大白天设置炸弹,暗杀人权活动家,并且用简易爆炸装置杀死美国人及其盟友。

随着喀布尔的沦陷,美国和盟友国在阿富汗建立的民主理念前路崎岖。这对美国人和全世界所有热爱自由的人们,都是一个沉重的打击。它表明,中共及其袒护的恐怖主义(包括巴基斯坦境内的恐怖主义势力),将在中亚地区拥有更大的影响力。

如果美国和西方盟友想要反击,事实上除此以外我们别无选择,我们必须带着更强硬、更明智的策略回来。

作者简介

安德斯‧科尔(Anders Corr),拥有耶鲁大学政治学系学士及硕士学位(2001年),和哈佛大学行政学博士学位(2008年)。他是政治情报分析公司Corr Analytics Inc.的主管、杂志《政治风险》(The Journal of Political Risk)的发行人,其研究领域涉及北美、欧洲和亚洲。他撰写了书籍《凝聚权力》(The Concentration of Power,即将于今年出版)、《禁止入侵》(No Trespassing),也曾担任书籍《大国大战略》(Great Powers, Grand Strategies)的编辑。

原文:Afghanistan: Our Strategy Must Be Harder and Smarter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浩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