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晓辉:塔利班与中共有共性 两者都靠鸦片发展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伊斯兰极端组织塔利班在中共的支持下,出人意料地突掌阿富汗政权后,中共媒体除了连篇累牍嘲讽美国的“败走”外,也不再掩饰对塔利班的支持、美化和称赞。如中共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称赞“塔利班比上次执政时更加清醒和理性”,中共官媒《环球时报》总编胡锡进称“中共的路线确保了我们既是喀布尔的朋友,也是塔利班的朋友”。而中共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在8月18日同土耳其外长查武什奥卢通电话时,表示塔利班将组建一个包容性政府,“对外释放了积极信号”

塔利班而言,在国际社会普遍仍就是否承认其政权抱观望态度下,中共为其站台确实很及时。而塔利班在摆出一副“为人民服务”的态度之际,还高调向世界表明自己与中共的亲密关系。

19日,塔利班发言人沙欣在接受中共环球电视网(CGTN)专访时提到,塔利班成员曾多次访问中国,塔利班与中共关系很好,未来希望中共能对建设阿富汗做出贡献,并非常欢迎中国的投资。而此前,沙欣就曾说过:“在美军撤离后,有必要与阿富汗最大的投资者中共进行会谈。”

沙欣透露出的“塔利班与中共关系很好”的信息并不出人意外,因为两者有着不少共性,最大的一个共性是两者都是恐怖组织,对内施行残暴的侵犯人权的政策,只不过塔利班是被国际社会公认的,而善于伪装、善于收买各国政要和媒体的中共还未被国际社会彻底认清。

国际社会公认,推行原教旨主义的塔利班,在其短暂的几年执政期间,犯下了烧死异教徒、屠杀老师、处决被定罪的杀人犯和通奸者、对判处犯有盗窃罪的人进行截肢等侵犯人权的行为。除此之外,他们还禁止电视、音乐及电影,不允许10岁及以上的女童上学。2001年,塔利班更是不顾国际社会的强烈反对,炸毁了阿富汗中部著名的巴米扬大佛像。在“911”之后,塔利班还窝藏并拒绝交出其盟友、基地组织头目本·拉登。

不过,与中共相比,塔利班、基地组织、伊斯兰革命卫队等恐怖组织还是小巫见大巫了。作为世界上最大恐怖组织的中共,它掌控了中国所有的政治、经济、能源、文化等所有的资源,不仅在国内祸害中国人,摧残中华文化,而且绑架了全体中国人,将中共的行为方式推向世界,威胁西方民主社会,祸乱全球。其对基地组织、塔利班等恐怖组织的支持就是体现之一。

2005年6月,《黑暗中的龙:中共如何在美国反恐战中帮助美国的敌人,为什么?》一书的作者麦奎尔(DJ McGuire)在一次演讲中,以大量的证据说明了这一点。麦奎尔表示,在1999年两名中共军官合著的一本书中提到,“若纽约世贸大楼遭到攻击,对美国而言将会很棘手。”这两名上校级军官还指名道姓地暗示说,“本·拉登有能力利用他的基地集团组织这场攻击行动。”而且中共不仅一直反对联合国制裁塔利班,还在“9·11”那天与塔利班签订了经济合作协议,合作方正是有军方背景、现被美国制裁的华为公司。

此外,2001年美政府曾警告在美境内的基地恐怖分子将用地对空飞弹袭击美国飞机。几周后,在遭美国特种部队和盟国袭击的基地组织窝藏点,发现了大规模中共制造的武器装备,包括前面提到的地对空导弹。这种情况不只发生一次。另据透露,中共情报机构利用幌子公司,在世界各地的金融市场帮助本·拉登筹募运作所需的资金和洗钱。

另有消息指,很多恐怖主义分子都在中国军事训练基地接受过训练,回国后对抗美国和西方。在本·拉登死后,中共对基地组织和塔利班的经济和军事支持并未中止。中共曾多次邀请塔利班代表秘密访华,并为其提供军事帮助,而从2019年开始,塔利班访华公开化,直至今年7月底王毅在天津高调会见塔利班高官巴拉达尔。

无疑,中共是世界上邪恶政权和恐怖组织的大后台,也是侵蚀西方文明和行为方式的重要推手。因此,在中共支持下的塔利班会组建什么样的政府,还用说吗?况且刚刚塔利班已明确表示阿富汗不是民主国家,未来阿富汗人真的乐意生活在塔利班的严苛统治下吗?

除了均是恐怖组织的共性外,塔利班和中共还有一个共性是:两者在最初都靠种植、贩卖鸦片发展壮大。

资料显示,目前,世界上绝大多数鸦片(学名“罂粟”)和海洛因都来自阿富汗,生产和出口集中在塔利班控制区域,塔利班在20年叛乱期间,阿富汗的毒品产量激增了39倍多。

据报,在上世纪30年代,阿富汗的鸦片种植一度由国家垄断经营,但直到上世纪八十年代之前,全国九成的农民都种植小麦、棉花和葡萄等传统农作物,罂粟种植和鸦片交易的规模被限制在可控范围之内,瘾君子也很少,毕竟种植罂粟不符合伊斯兰教的教义。

1979年,苏联入侵阿富汗之后,美国等国开始支持阿富汗各派的反侵略斗争,此后鸦片种植逐渐成为阿富汗的支柱产业。根据联合国禁毒署提供的数据,1979年,阿富汗的鸦片产量为380吨左右。1994-2000年,阿富汗约20万户家庭依靠种植鸦片获得收入。到了上世纪末期,阿富汗已成为世界头号鸦片生产大国,其鸦片种植面积近13万公顷,每年生产4600吨毒品,占全球毒品产量的65%以上。

1995年塔利班夺取政权后,曾一度在1999年开始推行“罂粟种植禁令”,以应对饥荒。2000年阿富汗鸦片产量曾锐减到185吨。2001年塔利班被美军推翻后,塔利班开始取消鸦片禁令,在塔利班控制的地区鸦片开始大量种植,年产量一度超过1万吨,占世界鸦片产量的九成左右,年产值40-50亿美元,其大麻产量也是世界第一。

从2005年开始,塔利班在阿富汗全境放开种植鸦片和大麻。2017年,阿富汗鸦片产值达到13亿9000万美元,相当于该国国内生产总值的7%。同年11月15日,联合国毒品和犯罪事务办公室关于阿富汗毒品现状的年度调查报告指出,2017年阿富汗的鸦片种植面积较2016年增长63%。显然,支撑阿富汗经济的支柱是毒品种植。

有消息人士证实,塔利班60%的资金来源是靠鸦片交易,每年收入五亿美金以上,同时,每年塔利班收取矿山50%以上的收入。因此,可以说,没有鸦片,塔利班的发展和壮大都要大打折扣,而这与1949年前的中共完全相同。

1921年中共成立后,就一直在接受苏共主子的资助,这些资助中除了现金、珠宝、钻石外,还有鸦片。中共到延安后,为了摆脱经济困境,在南泥湾等地大量种植鸦片,并贩卖到国统区。

据大陆学者张耀杰披露,他几年前曾亲到延安的南泥湾实地考察过,“据当地政府官员讲,南泥湾本来是延安地区唯一的原始森林,被王震的三五九旅用极其野蛮落后的方式砍伐烧荒后,种植了大片的鸦片,《为人民服务》中的张思德,就是在烧制烟土的过程中被活埋在窑洞里面的。”

依靠着鸦片,中共成立并发展壮大,而发展壮大后的中共,在国共内战中,最终窃夺了政权,并为害中国、祸害中国人至今。如今,依靠鸦片发展壮大的塔利班亦夺取了政权,或许会如其发言人所言,将限制毒品种植和交易,使阿富汗变成“不再是鸦片种植和毒品交易中心”,但这样的说辞与其他尊重人权和媒体自由等承诺一样,不过是在欺骗世界。被中共骗了许多年的世界,真的相信与中共有共性的塔利班会改弦更张吗?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