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云:河南官场会发生“大地震”吗?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中共针对河南郑州“7·20”特大暴雨灾害成立调查组,引起关注。目前,由国务院设立的调查组已全面进驻郑州并召开了一次动员会,动静不小。

对于这次所谓的调查,大多数人不抱任何期待。有网友表示:河南官场必须来个“大地震”,以告慰死难者。

“大地震”会否发生,这是一个问题。第二,即使河南官员被大洗牌,百姓的日子就会大改观吗?类似洪灾就不会重演?

中共官场不同于世界上任何其它权力体系,因为大陆的官员都必须效忠于共产党,必须听党话,跟党走。为此,他们不得不背离普世价值,不得不违背道义原则和法律公正,甚至放弃良知。做不到这些,他们就不是合格的党员,就会被党清除,从而失去权力和地位。

几十年来,中共官场内形成了不同的派系,明争暗斗随之而来。与此同时,各派系人马一直忙不迭地圈钱分赃,所以,政治集团也是利益集团。官商勾结、官官相护使得局面更为复杂。大批官员成了拴在一条条线上的蚂蚱,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一人落马便会牵出一大串同案犯,真正清廉者几乎绝迹。

习近平反腐多年,贪官抓不完,各地乱象不减反增,金字塔尖以下的民众在日益严苛的监控和被“收割”中承受煎熬。这就是中共治下的社会现实。

说到郑州洪灾,外界强烈谴责常庄水库泄洪却未告知公众,地铁照开、隧道不关,还有郑州花费500多亿元打造的“海绵城市”在雨中溃败。调查组需要彻查:水库泄洪有无预警?如果有,警告被谁拦截?是谁下令郑州5号线地铁照常行驶?多少官员犯了渎职罪、受贿罪?他们过失导致河南民众的生命和财产损失,什么样的处罚才足以平民愤?对此,中共国务院真的有胆量一查到底,绝不姑息吗?

再看河南和郑州的一把手:省委书记楼阳生与市委书记徐立毅均被视为习近平的亲信。二人会被拉下马吗?国务院此番似乎大动干戈,是要让习近平难看,还是习作了某种妥协?

楼阳生虽是新官上任,但毕竟难辞其咎。假如他心系人民,敢于决断,也会避免多场悲剧。8月20日在调查组的动员会上,楼阳生称要向“党和国务院交出优秀的答卷”,官味和媚态十足,完全把人民抛在脑后。

徐立毅两年前从杭州市长调任郑州,有网友今年7月27日在新浪微博透露,徐“这两年一直在郑州进行大规模市政改造,一批杭州企业跟到郑州承接工程”。这其中有无权钱交易?

不少了解郑州情况的人披露,新近的市内绿化工程似乎全无必要,有些施工还破坏了原有的地下管线。

一位网友跟帖说:“最想不通的就是,把主干道围起来,就是要把原来好好的花坛石头换掉,然后因为换石头需要把路面铲掉,然后重新铺油面,重新划线。都是钱啊。又是上百亿。随机来采访市民,问10个,如果没有8个人骂,我倒立走路。”

再说“海绵城市”,郑州市民郑女士告诉“自由亚洲电台”,郑州多地实际上是水泥地,完全发挥不到吸水功能,感觉当局是搞了一场 “假大空”,“不知道钱花到哪里去”。

网友质疑:“‘海绵城市 ’金额巨大,河南有多少巨贪会落马?”“不仅郑州是‘海绵城市’,南宁也是‘海绵城市’,全国有多少‘海绵城市’?如不彻查,郑州水灾的惨剧还会接二连三地发生,是谁发明的‘海绵城市’?花了多少钱?而建设城市排水系统的资金又去那儿了?”

大陆官媒刊登了一些文章为“海绵城市”护短。某专家称,“我认为关键还是要建立城市的大生态格局,打通自然河流湿地等排水系统,完善地下管网,通过数字模型模拟应急措施,政策层面在国土资源应急管理和研究方面予以支持。”

这段话实际上又打了中共的脸。中共执政72年,城市排水系统还没搞好,地下管网也未完善,应急措施跟不上,政府对国土资源应急管理和研究方面的支持不够。党不是领导一切吗?怎么什么都搞不定?这样 的执政党不应该下台吗?

去年疫情爆发后,湖北官场历经“地震”,新任武汉市委书记王忠林鼓吹向党感恩,被民众吐槽。结果呢?他升任湖北省省长、省委副书记。

原上海市长应勇取代蒋超良,成了湖北省委书记。今年6月13日,十堰大爆炸,应勇在批示中提到,“切实维护社会稳定”。

这说明,不管是哪派哪系的人,中共官员都把维护党的统治置于工作首位,溜须拍马、弄虚作假都是完成任务的必然手段。

今年6月18日,习近平带领一帮中共最高级别官员再次发誓,称“永不叛党”。如今,这个党指挥的一个调查组要对自己人展开调查,怎会有“水落石出”?官场即使“大地震”,也是换汤不换药。只有解体中共,清除邪恶的共产学说和毒素,中国人民才能告别灾难,拥抱新生活。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