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纵横】浙江官场大震荡 与倒习势力有关?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8月24日讯】大家好,欢迎收看《时事纵横》,我是扶摇。今天是2021年8月23日,星期一。

今天关注的焦点:周江勇突然落马,北京逼官员选边站?蚂蚁集团“辟谣”、杭州“清理政商关系”惹疑;分析:周江勇案,或与倒习势力有关;中国外贸形势严竣,深圳楼市惨淡超想像;巩固伙伴关系,美印太舰队再升级;抗极权!小马苏德:奋战到底。

周江勇突然落马 北京逼官员选边站?

上周六(21日)发生了一件震撼中共官场的事:浙江省委常委、杭州市委书记周江勇被调查。

周江勇是今年在任上被查的首个副省级城市“一把手”,他此次落马似乎超出所有人的意料,因为浙江一直被认为是中共政坛的“安全岛”,而且直到出事前,外界把周江勇看作习近平之江新军的新生代成员。

还不只是周江勇,近期,浙江官场一直在震荡。6月1日,宁波市海曙区委前书记褚孟形落马。7月22日,已退休7年的浙江省委省政府前副秘书长、接待办主任张水堂被调查。8月19日,浙江省人大常委会机关党组副书记马晓晖落马。

21日事发当天,当地官媒《杭州日报》还在头版头条报导他前一天出席工作会议;中纪委网站发布调查消息后,杭州市政府网站也没有及时删除他的官方简历。

而周江勇落马的余震,威力也不容小觑。一方面,阿里巴巴和蚂蚁集团再次被推上风口浪尖。与此同时,有分析认为,这是中共中央逼官员效忠的一步棋;也有分析说,这是高层权斗的产物,反习势力已经打到了习家军。

事件听上去错综复杂,我们一条一条和大家说。

首先来看,周江勇事件和阿里巴巴以及蚂蚁集团的关系。

根据《杭州日报》之前的报导,在上任杭州“一把手”的第二年,也就是2019年,周江勇公开授予马云“功勋杭州人”称号,说这是“极高荣誉”,是“致谢更是致敬”。马云则是回复说,杭州市政府和阿里巴巴定义了一种全新的政企关系,“一种亲情关系”。

不久,杭州市政府和阿里巴巴集团签订“全面深化战略合作协议”,周江勇声称会“坚定不移”支持阿里发展。他还几次去阿里的重要场合捧场,包括慰问员工、拜年、大的销售等活动,他都去过。

很明显,周江勇和阿里巴巴关系密切。

美国华盛顿信息与战略研究所学者李恒青对大纪元表示,其实作为地方官员,周江勇扶持企业、帮助企业做好销售,是他份内的事情,这么做没错。要说中间有什么贪腐的猫腻,共产党的官员,99%是有问题的。任何官员被抓,公布的罪名都涉及钱权交易、贪污受贿、男女关系,几乎没有干净的人。

那么,北京当局为什么要收拾周江勇呢?

李恒青认为,无非就是在阿里巴巴这个问题上,周江勇的看法跟中央不一致;他跟这些企业家捆绑起来,使中央更不放心。此外,抓周江勇还能起到“敲山震虎”的作用,给所有中共官员一个警告,看他们是要跟“中央看齐、站队”,还是跟民营企业家“去站队”。

蚂蚁集团“辟谣”、杭州“清理政商关系”惹疑

其他官员有没有被震慑到还不好说,但是对于倍受打压、变得非常低调的马云来说,现在的日子肯定不好过,因为阿里巴巴再次成为舆论焦点,蚂蚁集团也没能撇清干系。

这几天,大陆的“焦点大观”、“财叔有料”等自媒体都在疯传一条消息,说周江勇以及近期浙江几名高官落马,都涉及蚂蚁集团去年的上市案。

文章称,2020年11月,蚂蚁集团的上市计划被紧急叫停。在IPO(首次公开募股)之前,周江勇家族出手5亿元抢先购买股份,上市失败后,退回5.2亿元。类似的事情,牵涉的人非常多。

对于这条传言,蚂蚁集团在8月22日发声明回复了,说,“网传相关人员入股蚂蚁集团是不实谣言”,不存在相关人员入股的情况。

对此,中共官方还没给出确切的说法。

但是在这个敏感时刻,8月23日,中纪委网站发表了一篇文章,标题是“杭州开展影响亲清政商关系问题治理”。

文章称,此次专项治理,主要有三个方面:第一,领导干部防止利益冲突事项自查自纠;第二,领导干部违规借贷专项治理“回头看”;第三,规范领导干部配偶、子女及其配偶经商办企业的行为。治理的覆盖范围,包括全体在职以及近三年退休、离职的市管领导干部。

文章中没有提到周江勇、蚂蚁集团或阿里巴巴,但又给了外界无限的联想。接下来,杭州官场是否会发生另一场大地震呢?我们继续关注。

分析:周江勇案 或与倒习势力有关

说了这么多,听上去都是北京要打击和民营企业关系密切的官员,迫使他们只能效忠中央,不得有二心。但是,我们在开头也说了,周江勇被认为是之江新军的一员,习近平至于对自己人下狠手吗?

所以,外界对这件事还有一个分析,就是这涉及到二十大前中共高层的内斗,而反习的火焰,可能已经烧到习家军了。

时评人郝平在大纪元撰文表示,周江勇落马的时间点不一般,和多个时间点有着不同寻常的巧合:这发生在北戴河会议刚结束后不久、中共13届人大常委会第30次会议后的第二天、李克强视察郑州洪灾后回京的第三天、以及中共政治局常委、政协主席汪洋反常视察西藏后的第二天。

外界认为,上面提到的几件事,都是北戴河会议结束后,各方势力,主要是反习势力和习近平之间较量的外延结果。在北戴河会议上,习近平应该没有占上风。

郝平指出,特别是汪洋,入常前,他一直被视为改革派人物,和习近平的一路左转风格不同。最近,他突然变得高调。比如,8月17日,他出席中央财经委员会第十次会议,位次和官媒对他的用语都发生了变化:汪洋的排名位于李克强之后,在王沪宁和韩正之前,而且官媒首次使用了“出席会议”一词。

之前,汪洋也两次出现在中央财经委员会的会议上,但排名是在李克强、王沪宁、韩正之后,官媒使用的是“参加会议”一词。

此外,8月19日,汪洋还以中央代表团团长身份,参加了在拉萨举行的所谓西藏“和平解放70周年大会”。

据传,今年北戴河会议上,习近平和反习势力妥协,将汪洋立为接班人。

而现在,周江勇作为习家军的一员,又咣当一声落马了,这把内斗的火,似乎烧得越来越旺。

中国外贸形势严竣 深圳楼市惨淡超想像

中共权斗不断的同时,中国的经济情况不容乐观。

周一(23日),中共商务部长王文涛透露,下半年和明年,中国外贸形势都很严竣。

王文涛在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今年7月以来,中国外贸持续保持快速增长势头。但是,这其中有很多“一次性因素”,比如周边国家疫情反弹订单回流,订单就会转到中国,但随着疫情减缓,订单可能再转出去。加上之前疫情期间的口罩、防护服等抗疫物资大增的因素在消退,下半年的外贸增长逐步在放缓,明年的形势可能很严竣。

王文涛提到,外贸企业现在碰到了“四难”,包括运力的影响和运费的高涨,大宗商品、原材料的上涨,人民币汇率升值的压力,以及劳动力成本的提高。商务部要采取一系列措施,来稳住市场主体、稳住订单。

除了外贸困境,日前,深圳楼市的惨淡行情,也引发关注。

多年来,学区房都是房产交易中的抢手货,价格也随着家长们的热情水涨船高。但是,由于中共一系列调控政策和入学政策的出台,学区房的寒冬已经来临。

据陆媒《每日经济新闻》23日报导,近日,深圳一套顶级学区房在拍卖平台出现流拍,根本没有人应价。然而,这房子的起拍价,已经比市价便宜了500万元以上。

拍卖平台的消息显示,8月20日,这套学区房在第二次拍卖时,起拍价已经降低到867万元,最终有5人报名参与竞拍,成交价格是1,035万元。

以总价和面积计算,房子的成交单价约为9.89万元/平方米,听着已经很贵了,但值得注意的是,今年5月,同一片区的学位房拍出了17.26万元/平方米的价格。现在的价格和3个月前的价格相比,降幅超过40%。

而今年1月,同片区的另一个44平方米房源以1,420万元成交,单价高达32.27万元/平米,被人称为学区房中的“爱马仕”。8月20日成交的这套房,价格已经缩水了约70%。

《中国基金报》还报导,深圳观澜街道的一名业主,为了卖房,不仅拉了个500人的中介群,还承诺只要帮忙成交就给2个点佣金和大红包。平时,他/她没事就在群里发红包推销自家房子。

巩固伙伴关系 美印太舰队再升级

下面,我们再来关注国际方面的消息。

美国副总统贺锦丽的东南亚7天访问行程,在23日正式展开。她是截至目前,拜登政府出访印太地区的最高阶官员。

贺锦丽的第一站是新加坡,她分别会晤了该国总理李显龙和总统哈莉玛。美国高层官员透露,两国将持续致力于打击区域的共同安全挑战。《路透社》报导,这是华盛顿应对中共日益增长的经济和安全影响力的部分举措。

美国、新加坡两国同意,在针对打击网络威胁、供应链中断问题与中共病毒(武汉病毒、新冠病毒)疫情等议题方面合作,还将扩大在金融和军事的网络安全合作。

白宫表示,美国将轮调部署P-8巡逻机和近岸战斗舰到新加坡,重申美军在该区域的军事势力。

贺锦丽重申,美国承诺与其在印度太平洋地区的盟友和伙伴一起,维护以规则为基础的国际秩序和航行自由,包括在南中国海的航行自由。

在美军从阿富汗撤离之际,美国副总统出访东南亚,凸显白宫将优先事项,从反恐转向加强国际支持,从而遏止中共的印太野心。

阿富汗抵抗极权! 小马苏德:奋战到底

在与李显龙举行的联合新闻发布会上,贺锦丽也谈到了美国从阿富汗撤军问题。

她说,“现在我们特别专注于疏散美国公民、与我们一起工作的阿富汗人和弱势阿富汗人,包括妇女和儿童。”

从内乱爆发以来,阿富汗局势的紧张程度不减。

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在上周日告诉福克斯新闻,在过去24个小时之内,有8,000人乘坐60个航班从喀布尔撤离。

周一(23日),喀布尔爆发枪战,阿富汗安全部队和不明武装分子交火,美军、德军随即也加入战斗。英国首相约翰逊呼吁美国,延后撤军的期限。

不过,英国广播公司(BBC)报导,阿富汗武装组织塔利班的发言人沙欣(Suhail Shaheen)表示,塔利班不会延后美军在8月31日前撤离的期限。沙欣还说31日是“红线”,更改期限就得承当后果。

而此刻,阿富汗境内抵制极权的呼声高涨。在前总统逃离战地之后,阿富汗第一副总统萨利赫(Amrullah Saleh)8月17日通过推特宣布,自己成为阿富汗的“临时总统”。他说自己身在阿富汗国内,是合法的看守总统,并与艾哈迈德‧马苏德(Ahmad Massoud)会面。

萨利赫提到的马苏德,身份不一般。他的父亲是艾哈迈德‧沙阿‧马苏德,是著名的反苏联、反塔利班战士。他曾发动反政府起义,并在1997年炸毁了苏联入侵阿富汗期间建造的“萨朗隧道”,被追授为民族英雄。

目前,子承父业的小马苏德,正在潘杰希尔山谷集结了大约九千人的军队,呼吁塔利班与之谈判,呼吁组建一个包容性的政府,并声称抗击一切的极端主义政权。

就在全球寻求解决阿富汗问题之时,有记者询问中共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是否愿意协助应对逃离的阿富汗公民,华春莹完全不敢正面回答,只是回应说,“国际社会一道鼓励和支持阿富汗各派别、各民族加强团结”,“尽快实现政治平稳过渡”。

好的,我们今天就先说到这里,下期节目,我们不见不散。

时事纵横》制作组

责任编辑:云起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