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公民记者张展体重曝跌一半 要求保外就医被拒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8月24日讯】报导武汉疫情的中国公民记者张展,入狱后持续绝食至今,体重已跌至入狱前的一半。张展的妈妈担心女儿有生命危险,为张展申请保外就医但遭拒绝。

张展妈妈对自由亚洲电台表示,十分担心张展的身体状况,曾向当局提出,让张展保外就医,但被拒绝,目前心情不太好,不想多说。

张妈妈的朋友周先生表示,上星期曾与张妈妈联络,谈及张展的情况,周先生引述,张妈妈8月初曾在当局的安排下,与当时已到医院留医的张展通电话,身高178厘米的张展,因为长期绝食,体重只有入狱前的一半。

周先生说:“张展妈妈说张展目前患有胃溃疡和反流性食管炎,肯定是比较担心,去年6月至今年8月,近一年是持续绝食,她的身高是1.78米,曾经的体重是150斤,现在从150斤跌至不到80斤,体重下降了一半,可能是一个比较严重的状况,不能排除她会继续绝食,可能有生命危险,张展妈妈担心她会出现器官衰竭,不能保证能平安度过。”

周先生表示,张展妈妈曾劝她放弃绝食,但张展坚持自己无罪,不满被判监,不肯进食,也拒绝当局安排的治疗。

周先生称:“她对她的这种非法待遇的不服从和不认可,她在看守所曾表示,她会持续绝食下去,张展从监狱转到医院,在医院内被绑在床上,绑了十多日,可能不排除被强迫灌食和其他的治疗,说是张展自动要求从医院离开,拒绝这种治疗方式,今年8月11日张展离开医院回到监狱。”

周先生表示,张妈妈因应张展的最新身体状况,会继续尝试,希望能安排见女儿或可申请保外就医。

曾任张展代表律师的任全牛表示,从不同渠道得知张展的身体状况不好。他指出,张展被判刑时,家属已要求让她保外就医,但法院指张展身体状况没有问题,拒绝申请。他估计,经过多月的绝食,张展身体状况一定比当时更差,认为应该符合保外就医的要求,但因为张展不肯妥协,相信能成功申请保外就医的机会不大。

任全牛说:“实际上是他们不讲人道,没有从人道主义和生命出发,可以保障你不会马上无命,就不会给你提供相对宽松的条件,这就是他们的逻辑。”

2008年胡佳因煽动颠复国家政权罪成,被判监禁三年半,服刑期间多次提出,因出现肝癌前期的症状,申请保外就医但不成功。

胡佳表示,当局对政治犯保外就医的申请,处理完全不同,涉及政治交易和政治考虑,他当时也因为不符合特定条件,无法成功申请。

胡佳表示,虽然海外和中国大陆的异见人士,曾发起签名运动,要求当局释放张展,但国际的外交资源有限,加上张展的公民采访时间短,在国际上未必能引起很大回响。他表示,如果外界对张展情况关注度不足够,难以令当局放松对她的打压,呼吁外界继续关注张展等中国政治犯的情况。

据报导,2019年湖北武汉中共病毒疫情爆发后,公民记者张展2020年2月深入到武汉市疫情第一线,采访当地的情况,通过微信、推特、YouTube等社交平台进行直播和发表访问记录,向外界传达当地疫情、医院就诊、患者和家属等情况,5月中旬被捕。

张展于去年3月16日,通过语音接受大纪元采访时,回顾了在武汉五十多天的经历。她说,看到武汉的疫情,什么也做不了,让她最痛苦。她提到,在疫情爆发之初,她亲身前往第一线,回来后恐惧感持续许久,“比如去第七医院、人民医院、火葬场、方舱医院,去了之后,整个人就是在一种很强的恐惧之中。每次去之后,总有两三天哪里都不敢去,很害怕。”

她曾直言批评当地的疫情控管:“政府以治疗为名义,将个体与外界社会的信息进行隔绝。以稳定的名义,把疾病、死亡的人数进行掩盖。以正能量的名义,对新闻进行控制……要治理瘟疫,有太多的软性环境可以改善,有太多的细节都可以做。但我们偏偏不。我们就是强制、暴力地命令,单方面剥夺民众的人身、财产等等权利。”

2020年12月28日,张展被上海法院以所谓的“寻衅滋事罪”判刑四年。她以绝食表示对判决的不满。

张展母亲曾多次试图前往监狱探视,却遭狱方拒绝,连写信都不准。

张展的遭遇,得到国际社和民间组织的大力声援。美、英、德、加拿大等14个国家于今年1月共同发表声明,批评中共打压新闻自由,敦促中共立刻释放张展和其他因报导疫情真相而被拘留的人。

前中共党校教授蔡霞发推文声援:“关注张展!请推友们一起呼吁尽快释放张展,尽快送张展去医院治疗。”

(记者刘明焕报导/责任编辑:范铭)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