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赫:欲加入CPTPP,北京打何算盘?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8月23日,在国务院新闻办主办的新闻发布会上,中共商务部部长王文涛表示,下半年和明年中国外贸形势都很严竣;而副部长兼国际贸易谈判副代表王受文则称,进一步扩大对外开放,实施自贸区提升战略(2020年自由贸易协定伙伴占中国对外贸易总额比重近35%),正在积极考虑加入CPTPP

CPTPP前身是TPP。2005年5月28日,文莱、智利、新西兰及新加坡四国协议发起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关系协定(Trans-Pacific Strategic Economic Partnership Agreement,缩写TPSEP);其后,美国、澳大利亚、马来西亚、越南、秘鲁等陆续磋商加入,原先不大的贸易圈在美国加入后重要性迅速提高,并更名为TPP,即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rans-Pacific Partnership,缩写TPP)。2010年3月,TPP谈判开始,墨西哥、加拿大、日本等国陆续加入;2015年10月,上述12国达成协议,将组成目前全球最大的自贸区(该12国在全球GDP所占的比例有约40%)。此协定并不涵盖中国,时任美国总统奥巴马发表声明,指不能由中共制定全球经贸规则。普遍认为,美国主导的TPP,与其“重返亚太”战略实一脉相承,是遏制中共扩张的一个战略布局。

中共为对抗TPP,在两个方面发力:一是加快推动与其它15个亚太国家谈判RCEP,即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egional Comprehensive Economic Partnership,缩写RCEP;印度中途退出,该协定于2020年11月15日,正式签署),以与TPP分庭抗礼;一是加速推“一带一路”。

但是,2017年1月23日,美国新任总统签署行政命令,美国正式退出TPP;同年11月11日,在日本的主导下,TPP改组为CPTPP,即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omprehensive and Progressive Agreement for Trans-Pacific Partnership,缩写CPTPP)。2018年3月8日,除美国之外的原11国共同签署CPTPP,并与该年年底生效。

CPTPP运作已逾两年,作为“当今最高标准的区域自贸协定”,对世界的影响力越来越大,英国、韩国、泰国、印尼等等国家都欲加入。

而最近几年,国际形势发生着剧烈变化,中共的国际处境已经历史性逆转,遭受着美国领导的西方世界的抗击;同时,中国国内形势也在剧变,经济增长率持续下坠,结构性、体制性、历史性问题纠结在一起日益严重。

在这种大背景下,中共急欲“突围”:对内,突破“中等收入陷阱”;对外,突破西方世界孤立。其思路就是:加快构建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

这时,中共对CPTPP的态度,发生了180度大转弯。加入CPTPP,被中共当局视为“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重要一环。2020年11月20日,习近平在亚太经合组织(APEC)领导人非正式会议上首次表示:“中方将积极考虑加入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今年3月,李克强在“两会”宣读政府工作报告时,又有提及。而王受文的这次表态,表明中共已经在开展加入工作了。

事实上,早在2019年1月,中共智库CCG(全球化智库,Center for China and Globalization)发布报告《CPTPP,中国未来自由 贸易发展的新机遇》(CPTPP, New Opportunity for China in Future Free Trade),建议当局“尽快启动加入 CPTPP 的各项谈判”。而一些体制内学者认为:CPTPP的率先签署和实施,在一定程度上改变了亚太经贸合作的格局,带动了亚太区域产业价值链的重组,成为国际经贸秩序和格局变动的“桥头堡”与“风向标”。

也有研究显示:(1)中共单方面采取措施应对CPTPP影响的四种情景下,政策效果从高到低的顺序依次为建设中日韩自贸区、RCEP生效、不采取措施和进一步扩大对外开放。(2)中共加入CPTPP的两种情景下,和第一批扩容国家一起加入协定的措施效果更好,而之后独自加入CPTPP的效果略差。(3)如果美国重返CPTPP,中共的三种政策选择中,经济效果从高到低依次为优化营商环境、不采取措施、和美国一起加入CPTPP。该研究建议中共应积极考虑以合适的方式加入CPTPP。

当然,中共当局对CPTPP的态度的大转弯,绝不局限于上述研究范围,有更大的企图,更多的考量。

其一,主导亚洲太平洋地区的经济整合,以与美国主导的北美经济区、欧盟主导的欧洲经济区鼎足而三。中共的具体构思是推进“区域经济一体化”,早日建成亚太自由贸易区。怎么建成呢?中共把RCEP和CPTPP当成亚太自由贸易区的两个支柱,都要加入,都要去主导。所以,2020年11月15日刚刚正式签署RCEP,5天之后,习近平就称“积极考虑”加入CPTPP了。客观上,中共已具备了主导亚太经济区的一些条件,比如,2020年东盟成为中国最大贸易伙伴,对中国有一定经济依赖性。

其二,抢在美国之前加入CPTPP,赢得主动。大陆有一种意见,称中共加入CPTPP的最好时机是美国宣布退出TPP的时候,那时参与谈判可以对TPP条款提出修改意见,“但现在也不晚,只要美国没回来就是很好的机会。”TPP是奥巴马主导达成的,拜登当时是奥巴马的搭档,现在拜登当政,重返CPTPP并非不可能,虽然目前忙于抗疫和经济重整。不过,拜登政府即使重返CPTPP,也有需要时间来做出一些国内政治上的取舍,达成妥协。美国现在不是CPTPP的成员国,一定程度上减少了中共加入CPTPP的谈判难度。这就给了中共一个窗口期,中共现在就要抓住这个机会。

其三,封堵台湾。台湾长期遭中共封杀国际空间,参与的自贸协定寥寥无几。RCEP因中共的原因,台湾被拒之门外;对CPTPP,台湾则积极争取。毕竟没有中共参与的CPTPP,相较而言,政治干预的阻碍会少些;而且,国际形势在变,台湾与日本、澳、新西兰、加拿大等国享有区域安全的共同价值,同时台湾也已经跟新加坡和新西兰签署双边 FTA,机会仍可掌握。今年5月,台湾外长吴钊燮接受《澳洲金融时报》专访时透露,台湾可能在今年申请加入CPTPP。这是蔡英文政府首度公布可能参与CPTPP的相关时程。中共现欲加入CPTPP,也有封杀台湾之意。只要中共正谈判加入,CPTPP成员国多数可能会采取观望态度,届时台湾加入的困难度就会更高。

CPTPP本身是乐意扩大的。中共现在表示愿意加入,对CPTPP现有的11个成员国会产生相当大的影响。中共的如意算盘是否实现?中共能否加入CPTPP,或者以什么方式和条件加入?这既取决于跟现有CPTPP成员国之间的谈判,也取决于中美之间的战略竞争。

如果中共将来达成所愿,对国际格局的演变会产生深远的影响。对此,CPTPP成员国、美国、国际社会等不可不慎。笔者下篇文章将进一步讨论此问题。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