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鹏直播】阿富汗前部长德国送外卖 火爆中国谁最尴尬?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8月25日讯】  大家好,现在是美东时间8月24日晚上6:30,北京时间8月25日。欢迎收看时事天天聊。我是Sydney(王愉贺);我是秦鹏。

今天焦点:阿富汗部长在德国当外卖小哥,火爆中国网络,尴尬了谁?美国90天病毒溯源大限到期,美国报告长什么样?

近日有德国媒体爆料称,阿富汗前通信和信息技术部长赛义德‧艾哈迈德‧沙特‧萨达特(Sayed Ahmad Shah Saadat),目前正在德国莱比锡市送外卖。消息火遍了中国网络,有网友称“此生有幸入华夏”,不过也有人说,这说明这个部长没有贪污……

拜登政府要求调查COVID-19病毒起源的90天大限到期,所有人都在翘首期盼这份报告什么样。美国媒体路透社和《华尔街日报》等,先后报导了他们从美国政府了解到的信息,我们今天来分析一下,看看还未公布的报告,可能会是什么样子?

阿前部长在德国送外卖火遍中国网络 谁最尴尬?

Sydney:美国总统拜登表示,美军会在8月31日前撤出阿富汗。连日来,阿富汗相关的消息成为国际社会关注的重点,阿富汗女性权力能否得到保障,喀布尔机场撤离月底大限前能否完全撤离,以及如何预防极端分子趁乱混到各国难民之中,等等都成为一些焦点话题,我们看到今天G7和联合国有关机构都召开了特别会议,讨论阿富汗问题。

秦鹏:是。每到这个时候,很多人就会感慨,宁为太平犬,不做乱世人。不过,比起那些不打就跑或者放下武器投降的几十万阿富汗政府军,很多阿富汗人还是不愿意接受塔利班的野蛮统治,很多人走上了街头抗议,而阿富汗副总统和传奇英雄阿树德之子等等,则组织起武装力量,在北方对抗塔利班,让塔利班顺利建政的梦想也碰了一个壁。

Sydney:不过,我们今天的重点,我们想来谈一谈,阿富汗加尼政府的一位前部长,去年就离开阿富汗,去了德国的的故事,他现在火遍了中国网络。

据德国当地报纸《莱比锡人民报》(Leipziger Volkszeitung)21日报导,曾担任阿富汗政府的“通信和信息技术部长”的赛义德‧艾哈迈德‧沙特‧萨达特(Sayed Ahmad Shah Saadat),被发现,如今正在德国的莱比锡市做一名外卖送餐员。

秦鹏:萨达特现在是配送平台Lieferando的员工,每天骑着自行车送披萨。不过,看年龄,这个外卖小哥其实应该叫外卖大叔了,不过看起来还是很坚毅、潇洒的。

Sydney:《莱比锡人民报》称,萨达特从2018年开始成为阿富汗前总统加尼政府的官员。他在担任通信和信息技术部长时,负责扩建阿富汗农村地区的手机通信网络。2020年,加尼政府拒绝向他领导的机构划拨资金,萨达特被迫辞职。之后他去了德国,开始了新的生活。

秦鹏:报导称,萨达特在抵达德国后靠自己的积蓄只维持了很短一段时间。后来,他就开始找工作养活自己。

他在接受《莱比锡人民报》采访的时候说:“现在我过着简单的生活。我在德国感觉很安全。我对在莱比锡的生活很满意。”

Sydney:萨达特说,他现在正在存钱上德语课和学习更多东西。他的梦想是为欧洲最大的电信公司Telekom工作。

应该说,这个部长跌宕起伏的人生,是一个蛮新奇的事,特别是对中国人来说,所以很快就火遍了网络。

中共部长 待遇超级好

秦鹏:是。在中国,别说到了部长,就是厅局长、甚至县长、镇长,都可能耀武扬威,几乎没有中途辞职和离任之说,待遇肯定是好得很。我印像中,在北京见过这个级别退休官员,住着政府提供的超大的房子,享受着免费医疗,每年还有北戴河和海南岛的全家免费旅游待遇,与一般老百姓是很难有相交线的。

不过,我印象中很多小国家,其实当个部长然后到期卸任之后,做什么的都有,我大学毕业在烟台工作的时候,还见过一个非洲小国的前部长,现在是研究泰坦尼克号的一个志愿者。

Sydney:嗯,但在中国很不一样,于是,我们就看到了很多党媒和自媒体借题发挥,比如,《新京报》就说,萨达特的遭遇折射出了战乱国家人民生活的颠沛流离,但与散落全世界的260万阿富汗难民相比,他已算幸运。

党媒开始编故事

然后开始讲述阿富汗自1980年苏联入侵阿富汗,到塔利班1996年当政,再到美国因为塔利班收留制造“9·11”恐怖袭击的基地组织(盖达组织)头目本‧拉登,出兵打垮塔利班政权,这20年造成的难民的游离动荡的生活。

秦鹏:这一发挥,就感觉变成了一个新闻联播式的故事:前十分钟中国领导很忙:开会、出访;中间十分钟中国人民很幸福:满足、感激;最后十分钟其它国家人民水深火热:爆炸、灾难。

这似乎想反衬中国人民生活很幸福,八成群众要感谢党和政府了。

Sydney:嗯。凤凰网还盘点谁最尴尬,它说美国人,好尴尬;但尴尬的,还有阿富汗的前官员。还嘲笑了一番,说萨达特从高高在上的政府高官,一下成为外卖小哥。并且发问:不知道这位前部长,内心会不会有一丝尴尬和苦涩。

官员卸任 为什么还要继续消耗民脂民膏

秦鹏:一个官员卸任离开天经地义,为什么还要继续消耗民脂民膏、有一大帮厨师、勤务兵和司机服务,继续在人民头上“高高在上”?难道只有作威作福,才是中共这些媒体理解的政府官员吗?其实民主国家这种事情很常见,我们经常看见一个总统或首相,到街上或者餐馆,很多人都不拿正眼看他们,民选官员干得好是应该的,干不好挨骂似乎才是正道。这才是民主的真正涵义。

中共建政之后,起了一个国号叫“中华人民共和国”,实际上这里面既不是中华,也没有人民,更不是民主共和相互监督。难怪这一次塔利班占领喀布尔之后,网民嘲笑说,塔利班也终于可以“为人民服务”了。

Sydney:是,也有大陆网友说“国破家何在,有幸入中华”,结果被推特网友笑话,“阿富汗的部长失业了要去送外卖,最少说明没有贪污万贯家财。有幸入华夏的意思,是入了华夏是部长永远不会失业,还是失业了也可以做陶朱公,不用去送外卖呢……小粉红们这种智商,也真只能靠墙来维护了,一旦墙倒了,发现不是低智商就是精神病,好尴尬。”

秦鹏:其实尴尬的应该还有那些高高在上的中共官员,不过,党员们都是特殊材料制成的,也不知道尴尬。

美国病毒溯源90天期限到期 报告会长什么样?

Sydney:今年5月26日,美国总总拜登下令情报部门在90天内,对COVID-19的起源,进行更仔细的审查。

8月24日,也就是今天,是情报界调查的期限。不过,报告还没发布。就算发布了,公众看到的,也可能是隐藏部分消息的,非机密版本。

白宫发言人普萨基(Jen Psaki)周一表示,非机密版本的报告可能会在本周发布。她表示:“通常需要几天时间才能将非机密版本公开展示,而且显然总统会首先听取调查结果的简报。”

秦鹏:今天,路透社引述了3位美国政府官员和一位熟悉调查情况的人士,表示由于中共的不配合和施加阻挠,因此他们预计这次的调查报告不会得出明确结论。

其中一位美国官员表示,调查报告还是可能提出新的调查线索,包括对中共提出新的要求,这可能让已经跌入谷底的美中关系进一步恶化。

Sydney:《国家评论》(National Review)杂志发表的报导说,证明是“指向实验室泄漏的间接证据现在是压倒性的”,但是现在看到的迹象显示,专家们还是无法得出结论。

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院长弗柯林斯(Francis Collins)周一接受CNBC采访时说,他也不知道报告内容将会是什么,大部分信息可能会保持机密状态,但一些信息将被公布。柯林斯也提出了他的看法,他认为病毒是自然起源,但不排除实验室泄漏事故。

从以上种种围绕着报告的说法看起来,虽然可能还是没有确切结论,但是看起来现在矛头更加地指向了实验室泄漏,对中共的追责也在加大。美国政府内部形成了一致性。

秦鹏:路透社报导还明确地指出,“熟悉情报报告的人表示,近几个月来几乎没有证据表明该病毒已在野生动物中广泛而自然地传播。”这段话相当于指出来自自然的理论,反而没有什么有力的支持性证据。

另外评论一下,CNBC采访柯林斯很有意思,这是一个重大转变。

Sydney:值得注意的是,就在报告发表前夕,美国国防部的政策次长卡尔(Colin Kahl),推出了一本新书,叫“余震:大流疫政治与旧国际秩序的终结”(Aftershocks: Pandemic Politics and the End of the Old International Order),书里面披露了中共施压世卫组织,阻挠其调查病毒起源的内幕。这本书的共同作者,美国布鲁金斯研究院资深研究员托马斯‧莱特(Thomas Wright)认为“如果主要的一方不愿合作,基本上就不可能进行适当的调查”。

感觉美国各界都出来怪中共,没办法追查病毒起源真相,就是中共害的。

秦鹏:是。世卫组织也对中共不满。8月13日,世界卫生组织表示正在成立一个新的小组来追踪病毒起源。但中共政府拒绝了世卫第二阶段的实地考察。

CNN本月早些时候报导,情报机构从武汉实验室的病毒样本中获得大量基因数据,一些官员认为这些数据可能是疫情爆发的源头。

这是非常奇怪的。而且,研究病毒起源的国际民间组织DRASTIC发现,“2019年9月12日,武汉病毒研究所样本和病毒序列主数据库下线;最终,WIV管理的16个病毒数据库中的每一个都脱机了。”另外,“武汉大学的研究人员要求NIH从序列读取档案(SRA)中删除‘基因’序列。”

Sydney:中共政府这边我们看到,在报告即将出来、还未出来的同时,就已经展开强烈抨击。

中共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24日在例行记者会上表示,美方的病毒溯源报告不过是“先有结论、后拼凑证据的栽赃报告,根本不可信”。汪文斌声称,病毒溯源“需要的是科学,而不是什么情报”。

对于报告还没出来,中共就已经说是不可信,已经预先在甩锅了,秦鹏,中共的心态你怎么看?还有,报告真的会不可信吗?

秦鹏:中共这个说法是站不住脚的,因为现在关于病毒来源的庞大的信息,并不是完全由科学家能够判断的,也不是他们完全掌握的,所以由情报部门处理是恰当的。

关于中共武汉病毒所泄露的理论,实际上很早就有大量证据,中共无法抵赖、也无法自圆其说的。

《国家评论》就列举了一些关键的间接证据或说重大疑点:比如中共方面坚持自然起源论,但是“中国—世界卫生组织联合项目的中国负责人梁万年最近表示,中国当局‘在武汉所在的湖北省测试了50,000个动物标本,包括1,100只蝙蝠。但运气不好:仍然没有找到匹配的病毒’。”

报导指出,一种在任何动物中都找不到的天然存在的、具有高度传染性的动物病毒很奇怪。2003年第一次非典爆发期间,世卫组织于3月12日发布全球警报;到5月23日,中国研究人员宣布,他们在中国南方一个市场上出售的几种野生动物物种中发现了一种类似于导致SARS病毒的病毒。在最初的SARS中,第一批病例包括厨师和处理动物的人,随后的测试发现,更多从事此类职业的人也对这种病毒产生了抗体。到2017年,病毒学家确定了一个单一的中国云南省一个偏远洞穴中的蝙蝠,其病毒株具有2002年跳到人类身上的所有基因组成部分。(该调查由“蝙蝠女”石正丽和崔洁领导)

报导还指出了诸如2012年和2013年,武汉病毒研究所从杀死矿工的矿井蝙蝠身上采集了大量病毒样本,这包括与COVID-19最接近的病毒;2019年12月24日,武汉病毒研究所发布招聘启事,翻译时宣称:“长期对携带重要病毒的蝙蝠病原生物学研究,证实蝙蝠的主要新发人畜传染病源如SARS和SADS,发现并鉴定了大量新的蝙蝠和啮齿动物新病毒。”武汉病毒所的合作伙伴达萨克否认养活蝙蝠,但是证据显示恰恰相反等等。

Sydney:《十字路口》频道主持人唐浩表示,中共对美国即将公布的调查报告感到着急,使出了一直以来的“五招”来甩锅,分别是“坚决不认,一字不让(Admit nothing)”、“否认到底,不择手段(Deny, deny, deny)”、“诋毁对方,质疑可信度(Discredit others)”、“反向指控,甩锅转移(Counter-allegation)”、“老调重弹,造假为真(Repeat pitch)”。

他还说,这五招,ADDCR模式,是发源于情报与特务系统里的教战守则,特务、间谍们在遇到危机时使用的。中共也拿这一套模式,来应对国际社会的病毒问责。

唐浩的这个说法,也很有意思。

不过之前还有声音说,美国可能藉由这个调查报告,当作跟中共谈判的筹码。因此这些证据美国到底会不会公诸于世,还很难说,可能会和中共私下达成一个协议。

而且白宫在三天前,21日时表示,拜登打算提名伯恩斯(Nicholas Burns)出任美国驻华大使,是一个自去年10月川普(特朗普)任期末期就开始空缺的职位,在这个时候放出消息要提名,代表美国可能姿态放软。

但从中共现在强烈反驳的反应看起来,不像是有达成协议的样子。秦鹏,你觉得这个美国会把这个调查报告老老实实地公诸于世吗?

秦鹏:我认为公布报告的可能性更大,拜登政府秘而不宣、私下拿着证据和中共达成协议的可能性本来就极低。

美国国会这边对拜登政府的压力也很大,之前还发过一个报告。

Sydney:我看还有人分析,说现在中共好像推出了汪洋当接班人等等这些可能是“烟雾弹”的消息,都是为了应对美国的病毒溯源,例如希望美国看在中共可能有新的接班人份上,对新人鞭得小力一点,等等,您怎么看?

秦鹏:这一点,我们在昨天已经评论过了,我认为这个汪洋接班的消息,是想释放出来,缓解中共的国家压力,先别说现在还有一年多才有20大,即使汪洋真的接任中共总书记,中共也是习近平垂帘听政,中共的对内、对外政策不会发生根本转变。

Sydney:看起来中共是非常排斥这个报告,还有很多现象值得观察。例如在美二十多个亚裔团体致函拜登,要求拜登在病毒溯源问题考虑他们的利益,不要变成煽动公众对亚裔仇恨的一场政治斗争。

我看横河就分析说,这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这个要求是要拜登不公布调查结果,还是施压情报机构不要说真话?信件的内容看起来不像是代表美国亚裔,更像在代表中共。溯源是为了找到导致疫情爆发的原因,以便将来可以更好地应对,这是符合美国、美国人和全世界利益的,为什么和这些亚裔团体的利益冲突了呢?

横河说,“停止反亚裔仇恨(Stop AAPI Hate)”组织,似乎是这一次为中共洗地的主要发起者,这个组织在疫情上的立场和言论和中共很接近,其活动和言论还经常被中共喉舌引用。值得观察。

看来中共也是使出了浑身解术,利用这些组织对美国施压,就是不希望调查结果有什么真相出来。

秦鹏:……

Sydney:现在,在病毒起源报告公布之前,众说纷纭,结果如何,还是得等报告发表后,才能知道。

《秦鹏直播》制作组

(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