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晓辉:接种第三针疫苗 恐引发ADE效应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在中国以及全世界多个国家通过限制政策,强迫人们打疫苗之际,关于疫苗的效用和不良后果被越来越多的民众曝光。

首先,很多人打疫苗出现了严重后果。美国VAERS数据库显示,从2020年12月14日到2021年8月13日,疫苗导致了595,622例跨越所有年龄组的负面事件,包括13,068人死亡,81,050严重受伤,许多人出现心脏病、心肌炎、残疾、流产、严重过敏反应、血小板减少等症状。

在中国大陆,近半年来网络频频曝出打疫苗致死和重症案例。除了笔者在《接种疫苗现死亡重症案例 北京禁报导》一文中列举的案例外,8月17日,一位豆瓣用户发帖称,她一向身体健康的爸爸打了北京科兴灭活疫苗,导致患上格林巴利综合症,现正在ICU抢救。格林巴利综合症,是一种因免疫系统损害周围神经系统,而导致的急性肌肉瘫痪疾病。患者的恢复期需数周到几年之久,大约三分之一的患者会留有终生的肌无力的后遗症。

让家人绝望的是,女孩的父亲现在没有生存欲望。该用户将有关问题反映到疾控中心,才知道全国患有类似病的人不在少数,只不过她父亲的病情严重。目前,此豆瓣原帖已变为“非公开讨论”,该用户也被禁言。

其次,疫苗的防护作用有限。在变异病毒出现后,包括辉瑞疫苗在内的疫苗的防护作用都出现了大幅度下滑。在接种率非常高的以色列,其卫生部的数据显示,5月2日至6月5日,辉瑞疫苗预防感染的有效率为94.3%,但随着德尔塔毒株传播,6月6日至7月3日,辉瑞疫苗预防染疫有效率降至64%;6月20日至7月17日,有效率进一步下降到39%。另据以色列卫生部8月13日公布的数据,超过53%的单日新增确诊病例已经接种过两剂疫苗,重症患者中有60%也已完成疫苗接种。

中共当局虽然没有公布相关数据,但在南京、扬州等地出现的新一波疫情中,绝大多数感染者都是打过两次疫苗的,其中还出现了重症和危症患者。这足以证实中共疫苗的效用有限,其曾公开说的打疫苗可以防感染、防发病、防传播,甚至防重症,现今看来水分很大。

遗憾的是,疫苗引发的严重后果和有限的效用并未引起世界各国政府的警觉和在意,多国政府反而不顾所在国民众的游行抗议,强制民众打疫苗,推行疫苗通行证,一些国家,如以色列、德国、法国、美国等国在7月底和8月初则宣布打第三针加强针。

而在中国大陆,多个地方政府出台政策,禁止未打疫苗者进入诸多公共场所,内蒙古呼和浩特更为过分,还禁止未打者进入居民小区。显然,各地方政府出台如此政策,是为了政绩,为了完成中共当局的指令,意在迫使仍未打疫苗者接种疫苗。中共当局公开且在各大官媒上强调的打疫苗“自愿”,完全是一个彻头彻尾的谎言。

在继续强迫民众打疫苗的同时,中共官媒也开始了是否打第三针的舆论铺垫。如大陆多家媒体近两日刊登的通稿《新冠疫苗要不要打第三针?何时打?》,先是引述经常为中共站台的呼吸病专家钟南山的看法,称“灭活疫苗或mRNA疫苗接种之后半年,免疫功能都有明显下降。根据国内最新研究,接种疫苗第二剂后6个月再接种一剂,抗体水平增幅达到十多倍,且接种后再过6个月还维持在比较高的水平。他表示,这是一个很有希望的增强免疫的办法”。

随后,为了打消人们的疑虑,文章又称国药和科兴公司最近都报告了第三针疫苗的临床研究结果。“结果显示,第三针疫苗均未出现严重不良反应,仍像接种第一针和第二针一样安全;同时,第三针接种后,受试者的中和抗体水平快速大幅提升,这预示着疫苗保护效果可能大幅度提高。”这说明“疫苗加强针具备可行性”。

无疑,中共通过此文是在告诉民众,打过两针疫苗还没法维持抗体水平,因此打第三针疫苗势在必行,而且不用担心,打第三针也是安全的。至于何时打还要等中共当局的通知。

中共的鬼话值得相信吗?看看打前两针疫苗出现的死亡和重症案例,哪里看出疫苗是百分之百安全的?试问两家疫苗公司第三针的临床试验做了多久?多少人?为何不公布所有试验结果?另外,如果打了第三针疫苗半年后,抗体减少,是否还要打第四针?

显然,打第三针即所谓的加强针的严重后果已经在以色列显现。来自以色列官网的最新数据显示,从2021年7月30日以色列开始进行第三针的疫苗接种后,感染中共病毒确诊或者注射后的死亡率急速大幅的上升;而从八月一周的确诊数据来看,已接种而确诊的人数几乎是未接种而确诊的人数的五倍。

不知这是否是ADE现象?根据维基百科,ADE (Antibody-dependent Enhancement)翻译成中文是“抗体依赖性感染加剧效应”,是指人体在正常情况下感染某一病毒痊愈后,免疫系统会产生针对这个病毒的抗体(或者注射了某一疫苗产生单一抗体),阻止再次感染从而实现免疫。然而,如果这一病毒后续发生了变异,人体内原有的抗体对变异后的病毒将不会起作用,而这个时候因为人体的免疫系统误以为病毒已经被“阻抑”,使得这时候人体免疫系统对此病毒完全不设防,这会导致此患者会比没有抗体的人症状反而更严重。

简单的解释就是病毒在感染宿主细胞时,由于某些原因导致相关病毒增强其感染能力的现象。或者通俗点说,就是接种疫苗者,如果抗体无法对抗病毒,就成了病毒进入细胞的敲门砖,反而增强了病毒的毒性,提高致死率,这符合以色列目前的情况。

网络上一篇题目为“历史解密:登革热病毒的ADE效应”的文章详述了ADE效应。ADE效应,最初是1973年在登革热病毒上发现的。登革热病毒有四个血清型,如果感染过二型病毒后产生抗体,若不幸再不小心感染四型时,往往会导致病毒瞬间暴增(医学上叫重症登革热),致死率提高300倍左右。

世界多家药企巨头曾研发登革热病毒疫苗,都在ADE效应面前折戟沉沙。法国赛诺菲药业吸取前人登革热疫苗失败的教训,用了二十多年,花费15亿美元,制造了一种四价疫苗,即同时做出登革热四个亚型病毒的疫苗,混合使用,让人同时产生四种抗体。

2015年12月,赛诺菲的四价登革热疫苗登瓦夏(Dengvaxia)完成了全部动物实验和人体三期临床试验,通过了严格的科学测评。但是在长达6年的临床试验后期,在2~5岁年龄组儿童出现了15例重症住院(而未注射疫苗的仅有1例住院),赛诺菲为了保险,把疫苗接种的门槛提高到9岁。

2016年4月,菲律宾的73万以上的儿童开始注射该疫苗。7月,世卫组织向全球登革热流行区,郑重推荐登瓦夏,推出接种指南,建议9-16岁少儿注射。不久,不良反应、重症相继出现。实践中发现,该疫苗只对曾经染病的人有效,未曾染病的人反而可能出现更严重病症。随着几十名儿童的死亡,2017年12月,菲律宾政府叫停了该疫苗,还向赛诺菲索赔7,000万美元疫苗费,并准备追查其中的腐败、渎职,追责赛诺菲的数据和世卫的背书。赛诺菲一面声明那不是疫苗问题,一面答应赔偿2,800万美元另加住院医疗费。

截止目前,人类已知有ADE效应的相关病毒有:登革病毒、西尼罗河病毒、艾滋病毒、埃博拉病毒、罗斯河病毒等。正如文章作者所言:ADE效应对人类健康最大的威胁是把我们用来保护自己的盾变成了刺杀自己的矛。

前车之鉴并不遥远。缺乏足够的临床试验数据的中共病毒疫苗,贸然给世人打后,已经出现了太多的问题。如果证实以色列在接种第三针疫苗后出现的就是ADE效应,意味着什么已不言而喻。

有着几副面孔的中共疾控中心高福在去年底接受记者采访时,曾坦承:“ADE现象到现在没有结论,那么通过动物试验、通过各种细胞试验,实验室告诉我们说,没有或者很轻微,但是到了人群以后它是什么我们不知道。”

面对着这么多的未知,人们还要继续打疫苗吗?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