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领袖】巴斯:中共如何操纵自由社会

(英文大纪元资深记者Jan Jekielek采访报导/秋生翻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8月26日讯】“他们很擅长利用每一个裂缝,每一个角落,每一个缝隙,他们钻我们开放性的空子并加以利用。”巴斯说。

中共的渗透加剧。巴斯:“看一看针对中兴通讯贿赂的案子,中兴高管贿赂主权国家的地方官员。”以及,中共当局的操纵策略。“是欲望与贪婪如何把我们带到了那里。”

巴斯说,疫苗外交在全球范围内引发了一种“斯德哥尔摩综合症”,而各国都在购买。

本期节目中,我将和海曼资本(Human Capital)创始人凯尔·巴斯(Kyle Bass)一起讨论中国的数字人民币带来的危险,以及中共当局如何操纵自由社会。

这里是《美国思想领袖》节目,我是杨杰凯(Jan Jekielek)。

观看完整影片及文稿请至:https://ept.ms/3fgTKSv

————————–

凯尔·巴斯,欢迎你再次做客《美国思想领袖》节目。

巴斯:我很高兴来到这里,杨。

中共对自由世界最大威胁:数字人民币

杨杰凯:凯尔,我们来谈谈中共。我们可以从整体着眼,先来谈谈你所看到的中共对美国,以及坦率地说目前中共对自由世界最大的威胁。

巴斯:好的。我认为,最大的威胁是他们多年来一直在研究的事情,他们将在今年晚些时候,2021年,2022年初的某个时候推出,我认为你将会看到,他们将推出中国央行的数字货币——数字人民币。我认为,我相信,这是一个数字特洛伊木马。

我认为情报和国防机构的很多人也非常关注他们的意图是什么,数字货币将具有什么样的功能使其能在全球使用,并帮助中共将其数字极权主义推广到世界各地。

我们知道,他们有一个严厉的专制政府,比方说,在中国的“围墙”之内,他们用社会信用评分之类的措施来控制国民,他们操纵国民的活动、行动、思想,甚至语言,包括在地方层面和国家层面。我们不相信他们会对美国人进行审查,但是我相信正如你和《大纪元时报》知道的那样,他们就是会审查任何与他们有业务往来的人。

现在,想像一下,一种几乎有自己思想的货币。它知道它在哪里,它知道它在你的账户里,它知道你的账户数据,它知道你的生日,你的社会安全号码,你住在哪里。它知道你的消费倾向和你如何消费,因为它是集中式的,而不是分散式的。它是私人加密货币的对立面,但它有自己的思想,它有知识。

中共知道你在做什么。想像一下,如果我坐在这里接受你的采访,我说了一些关于中共的负面言论,而且我接受了数字人民币作为支付方式,(作为对我的惩罚)他们(中共)可以直接禁止我使用它,或者限制我购买去中国的机票。他们可以限制我,他们可以像影响他们自己的人民一样影响我,如果他们紧紧地拴住了我,如果我有足够多的数字人民币。

今天,中国的货币并没有能真正在世界上任何地方使用,对吧?大约有1.8%的跨境结算是用人民币或他们的“元”进行的。如果你剥开洋葱的一层,你会发现几乎所有的这1.8%都来自中国与香港的贸易,也就是中国与自己的贸易。

中共强迫他国使用数字人民币 我们应该禁止

所以今天,中共还没有(能令人民币国际化),就算我们都相信关于中国的经济实力的说法,但是这一切都是以美元为基础的,而且都是基于他们获得美元的能力。因此,今天的美国捏著满手王牌。

当他们推出中国央行的数字货币时,他们的希望是在世界范围内拥有巨大的影响力,以真正超越目前的位置,获得更强大的经济地位,让他们有更多的控制权。

我认为我们应该禁止这种货币,不允许在美国进行任何交易。我知道这听起来有点夸张,但是你只需这么想一想,就是你不可能患了一点点的癌症——你要么得了癌症,要么没得。我认为我们不能允许美国公司或个人用“中央银行数字货币”(CBDC,Central bank digital currencies)进行交易。

杨杰凯:他们还有其它方法——目前在他们与世界各地不同国家的协议中,特别是在与那些他们已建立了某种债务陷阱关系的国家的协议中——他们有一些方法几乎可以强迫这些国家接受这种货币。

巴斯:肯定的,你想一想,如果我负责推出它,我可以强迫我的对手接受它,特别是那些“一带一路”国家,基本上是立即过度负债于中国,因为中国这样做本来就是出于战略原因。这些就像连孩子都能看明白的《战国风云》(Risk,注:一种战棋游戏,游戏的过程反映了真实世界中各国发展军备的心理)图版游戏(Board Game)上的举动。

但我认为,你要弄清他们是如何强迫他国使用它的。中国会说,“如果你要与中国进行全球贸易,你要进口或出口,你就必须以我们的货币结算。你就必须通过我们的中央银行购买它。我们将在我们的中央银行保存你的美元、欧元、日元或英镑,我们将给你中央银行数字货币。如果你不想和中国做生意,那也没关系。但如果你要,你就必须使用我们的货币。”

他们会去找美国的机构投资界,那些人正迫不及待地想在中国投资赚取更多的美元,他们会说,“如果你要在中国投资,你必须通过我们的货币进行投资。”对吧?他们可以强迫使用它。想像一下,如果他们这样控制着我们所有的资本,他们会对世界产生怎样的扼制作用。

中共在渗透华尔街 贿赂西方思想领袖

杨杰凯:很精彩!这的确非常、非常令人不安,非常明显。我和很多“中国通”、中国问题专家都谈过,他们都说,你所指的华尔街投资公司等等和中共之间的这种亲密关系,实际上是对你所描述的基于规则的秩序的最大威胁之一。你觉得呢?

巴斯:是的,我想这是毫无疑问的。我认为中共非常擅长的是,善于利用我们社会的每一个裂缝,每一个角落,每一个缝隙提供给他们的机会和开放性,他们最终会遍地开花。他们能参与的每一件事,每一个回应,都基于他们与我们社会的互动,他们是在利用我们的开放性,他们利用了这一漏洞。

每当我想起华尔街,就想起他们与美国的一些亿万富翁的关系,想起他们如何掀起这种亲共、亲商、认同中共伟大的布道方式,就是他们贿赂某人,他们会给他60亿美元,他们说,“我们希望你为我们投资。”

这些华尔街的亿万富翁,他们会说,“好啊,没问题,我们在这里投资,我们并不真正关心人权问题,不关心政府在这里做了什么,我们要在这里投资,我们要赚钱。”

他们有一种双重人格,甚至在华尔街和美国国家安全相关部门之间存在着分裂。你选择了亿万富翁,你让他们更加富有,你创造了(鼓吹中共的)啦啦队员。

这对我们来说是一个巨大的风险。他们不仅在华尔街这么做,对吧?只要他们想找热衷布道的啦啦队长,哪儿都可以找到。他们会让某人进入化妆品市场。仔细想想,这有点像一种间接贿赂。

如果他们让你进入,是因为他们喜欢你,他们喜欢你对中国的评价;而他们不让我进入,是因为他们不喜欢我对中国的评价。他们实际上是在贿赂你。你明白我的意思吗?这(中国)不是一个自由市场。

他们决定谁是他们在西方的思想领袖,他们给他们特殊的准入,这种特殊的准入就类似于贿赂。这是一个真正的问题。

杨杰凯:在这种情况下,你看到,在本质上讲,整个系统以各种方式与中共联系在了一起,这就是我们在这里想要进一步探讨的。

巴斯:那当然。

中共有能力触及美国军方或国会议员的钱包

想像一下,如果他们有能力直接触及美国军方或国会议员们的钱包。中共试图做的事情之一是收购一家陷入困境的大型抵押贷款机构,例如通用电气的抵押贷款部门。啊,我想差不多也是在那个时候,他们也在偷偷地购买同性恋约会应用程序。

想像一下,如果他们能在情报界找到外表是异性恋,有孩子,内心却是同性恋的人,他们就可以利用这一点,对不对?

(注:2016年2月,中国公司青岛海尔以54亿美元收购美国通用电气家电业务的交易中,中国国家开发银行是该项目相关33亿美元贷款的独家承贷行。)

(注:Grindr是美国最大的同性恋交友应用之一,拥有数百万用户。中国游戏公司昆仑万维于2016年以9300万美元收购Grindr的61.53%的股份,并于2018年以1.52亿美元收购剩余股份。CFIUS(美国外资投资审查委员会)2019年3月已下令昆仑出售Grindr,理由是该公司所收集的用户性取向、住址、通信对话等个人信息可能被北京方面利用来敲诈美国官员或国防承包商,威胁到美国国家安全。2018年Grindr曾被发现存在安全漏洞,会让第三方公司获得敏感的私人信息,比如用户的艾滋病毒感染状况。)

因此,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FIUS)让他们剥离(美国同性交友应用程序),但是他们还在试图购买抵押贷款服务商,这样他们就能知道谁拖欠了抵押贷款。他们可以以一种非常不同的方式影响那些人。如果他们知道谁有麻烦了,他们知道他们可以直接找你,他们可以让你做任何他们想让你做的事。

我认为,他们(在国际结算总量中的占比)从0达到15(%)的能力属性是构造的,是吧?它们不会成为像美元那样的全球储备货币,不会很快,在我们有生之年的任何时候都不会,但从0到15(%)是一个问题,从0到5(%)也是个问题,对不对?

我认为我们需要以“突破性增长”的方式思考事情。(在国际结算总量中的占比)从0达到15(%)是在全球结算中的“突破性增长”。

杨杰凯:让我们简单地谈谈这个问题,因为我认为你基本上是说任何一个中国的应用程序,比如,这个应用程序的数据基本上都是完全授予的,中共被授予了完全的访问权,可以随意利用。你是这个意思吗?

巴斯:是的,肯定的。如果你看看任何(在中国的)公司,不管是美国公司、欧洲公司,还是中国公司,只要拥有了一定规模,中共党员就会强行进入办公室,监控公司的活动。

如果你在中国有一家公司,无论你是通用汽车(GM)公司,还是试图创建新的社交媒体应用程序的中国公司,办公室里三分之一的人将是中共官员,负责监督那里发生的一切。人人都知道这就是在中国做生意的方式。

所以说,绝对的。他们看到、了解一切、听到一切,他们可以接触到任何东西。

中共的本质 与任何道德善良的民众相对立

杨杰凯:今年,中共正在庆祝成立100周年。您如何看待中共的本质?

巴斯:我认为中共所代表的一切都与任何一种道德上善良的民众是相对立的,几乎完全相反,对吧?每个人都为党内领导服务而活着。

没有个人权利,也谈不上个人理想和目标。如果你犯了规矩,你要么(像海航董事长王健)被人从普罗旺斯的2英尺高的墙上推下去(坠亡),要么像马云一样,他们无所不为。你真的无法控制自己的生活。如果他们不喜欢你说的话而你已经离开(中国)了,他们就会去找你的家人。

如果你仔细想想,就会发现中共就像黑帮,对吧?一旦你成为一名黑帮成员,或美国犯罪组织的成员,你就只能在那里待一辈子,这就是我对中共运作方式的看法。我一想到其邪恶、想到中共纯粹的邪恶,能想到的都不是什么好事。

杨杰凯:你觉得自由世界准备好了吗,他们都明白了吗?

巴斯:在过去的24个月里,叙述变化之快让我印象深刻。我不确定自由世界是否准备好看到中共的内部运作和其真正的邪恶,但我看到的是世界正在联合起来予以反击。

两年前,如果你告诉我,我们会有今天的局面,叙述有如此的变化,中共会在全球遭到抵制,我不会相信你。但是现在的情况让我很满意。

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是我感觉这艘航母已经转向了,它花了很长时间才转向,但我们已经把它转过来了。我们朝着他们前进而不是让它们降落在我们头上。我为我们的方向感到欢欣鼓舞。

观看完整影片及文稿请至:https://ept.ms/3fgTKSv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