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孩误吃大麻得重病 修大法后康复 解怨缘

施萍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8月26日讯】一个在澳洲悉尼留学的香港女孩,因为在一次与同学的聚会上误吃了被放了大麻的饼干而患重病。在花费了近万元医药费、数月求医无果、精神严重抑郁焦虑的情况下,幸运地在网上遇到了美国纽约的法轮功学员,因诵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真言,身体痊愈。她感激法轮大法的威德开始修炼,并放下了与同学的恩怨,令对方深受感动,表示也要学习法轮功

* 烦恼

2020年8月的一天深夜里,21岁的夏洛特怎么也睡不着。JT是她的男朋友,两人最近因为各种原因争吵不休,正处在分手的边缘。

同学贝拉(Bella)和凯尔(Kyle)得知她的事情后说要找她出去玩,让她开心一下。这两个同学都是国际生,是一对情侣,女孩是蒙古人,男孩是越南人。夏洛特马上答应了,心想明天出去和朋友散散心也是件好事。

此时的夏洛特躺在床上,有些害怕。她总是这样,一遇感到压力的时候,就不敢一个人待着。因为她老觉的周围好像有很多人在盯着她看。她甚至感觉有人拽了她一下,就倏地缩一下脚,然后她坐起来,向四周看看,再支起耳朵听听,确认屋子里并无他人后,又慢慢地钻进被窝中。

深冬的悉尼叫人压抑,夏洛特想起了远在香港的妈妈。当年爸爸在新西兰留学后回到香港工作遇到了妈妈,在一年的秋天生下了她,取名屈秋彤,就是“秋天生的儿童”,后来又生下了弟弟,但父母却在一起生活了二十多年后各奔东西了。

15岁那年,夏洛特来澳洲留学,几年后爸爸把弟弟也接了过来,一家三人在悉尼生活。现在夏洛特正在Kirana学院读幼师。她是个自卑的女孩,常常自责,感到自己很无用。虽然以前的男友总对她说“你很好看”,她也自信不起来。一遇到家庭、学习、生活的压力,她的情绪就会垮掉,负能量愈来愈严重,前男友就建议她去看心理医生。

“不去!”她断然地反驳,在心里头想,“医生帮不了我,镇静剂也帮不了我。”

在一次绝望的时候,她甚至想从阳台上跳下去。就在这种迷迷糊糊的回忆和胡思乱想中,脸色灰白的夏洛特终于昏沉地睡了过去,这时窗外的天已经微微发亮了。

* 中毒

夏洛特第二天穿了一件鲜艳的衬衣,衬托得脸更加苍白。她涂了点口红,让自己显得精神点。她是一个美丽的女孩,有一双细长的丹凤眼,一笑起来就弯弯的。

派对上一共有五六个人,贝拉拿出一盒饼干,说:“给,尝尝我们在家制作的曲奇,你会喜欢的。”

一点胃口都没有的夏洛特不想拂了他们的好意,就掰了一小块放到嘴里,感觉味道怪怪的。

“怎么样?”贝拉问,期待地看着她。

“唔,挺好的,还不错。”夏洛特敷衍道。

又聊了几句,大家提议去餐厅吃饭。夏洛特这时觉得有点不对劲,一阵困意袭来,头脑很不清醒。

“我去一下洗手间。”她说了一句,就摇摇晃晃向厕所走去。

进了洗手间,她马上拧开水龙头,用水洗脸,头却愈来愈晕,而且全身难受,四肢无力。但是她的头脑却清醒了,想她平时不抽烟不喝酒,从来没有过这样的反应,今天这是怎么了?她心里推断:“我一定是被人下药了。”

这时一个韩国女生走了过来,扶着她问,“你怎么了?看你很久没出来了,就进来看看你。”然后她就扶著夏洛特出去呼吸新鲜空气。

其他人也过来问她怎么了。她掏出手机想给爸爸打电话,可是手却被贝拉按住了。

“不要打!”贝拉说,“你这不是生病,是我们在饼干里放了大麻,想让你嗨起来,你这是大麻反应,你会没事的。”

“什么?!”夏洛特喊道,虽然吸食大麻在澳洲合法,那也得事先告诉她啊,“我在难受,不是在嗨好吧?”

她先给爸爸打了电话,可是爸爸在工作走不开,就让姑妈姑丈开车过来接她。坐上车之后,夏洛特虽然头不晕了,但是却非常口渴,呼吸竟然困难了。

这时夏洛特要去医院,但是她又犹豫。因为去医院就要说出吃大麻的事情,贝拉和凯尔没有事先告诉她就让她吃下去,这叫下毒,如果报官肯定会落下案底的,对他们国际生来说是个大麻烦。他们这么做的初衷并不是想害她,她不想让朋友陷入麻烦。

但是最后,夏洛特实在坚持不住了,她就去了医院急诊,跟医生说“食物过敏”。在去医院的路上,家长们一通给她灌水,到了医院她便去厕所排泄,后来症状似乎有所缓解,医生看了看就让她回家了。

夏洛特和家人以为,这只是一次偶然的中毒事件,过去之后就会没事了。可是他们没想到,从那以后夏洛特的生活就像一个开了盖的潘朵拉盒子,开始了一个接一个的厄运。

* 病重

先是一次次的头晕,夏洛特的身体越来越弱,后来鼻子竟然不通气了,伴随着的是严重的胃疼,她可是在之前这些病症一个都没有的。从9月开始,夏洛特开始不停地打嗝,去看医生,谁也说不出来是什么病。因为经常上不来气,她连觉都不敢睡,只能坐着,一躺下就会胸闷,呼吸不了;刚睡一会儿不是因为闷醒了,就是胃里酸得翻江倒海的,难受得睡不着。她一坐就是一夜,经常半夜里头晕、气喘,这个时候就要去急诊。

有一天下午,只有她和弟弟在家。夏洛特在床上躺着,突然很想吐,因为看医生也不好使,谁也说不出病灶,她越想越害怕,越想越焦虑。突然,她的心跳加快,感觉自己要死了。弟弟马上打车带她去急诊,夏洛特在出租车里面一直在发抖,恐惧到了极点。

在8月到11月间,这样的急诊她跑了6趟。一个家庭医生给她开药时对她说:“如果吃了这个药还是好不了,只能排专科了,一般要等两周以上。”

夏洛特就去看肺病专科、胃病专科,专科大夫们也说不出什么来;她就又去找中医,中医的说法是:“严重气血不足”、“低血糖”和“焦虑症”。

这期间,男友JT又回到了夏洛特身边。他日夜伺候她,只有他知道她的病多么严重。由于鼻子不通气,嘴巴还不停打嗝,正常呼吸也变得奢侈了,夏洛特连句整话都不敢说;她的身体虚弱到澡都不能洗,天天坐在家里,和厚厚的药单、账单为伴,几个月她就花掉了8000澳元。

到这个时候,夏洛特什么都不能干了,彻底被病魔击垮,她只好休学了。

* 交恶

虽然夏洛特病得这么重,但是她毕竟是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她的身体状况除了男朋友外谁也不相信这么严重,连家里人也不相信她。

爸爸和弟弟说:“你不就是胃病、头晕嘛,哪有那么严重?”妈妈一听到她去医院了,也在电话里埋怨她:“怎么又去医院?你不是这么弱的啊!”

几个月内她的体重急速下降,情绪经常崩溃。想她年纪轻轻就成了废人,夏洛特就想找贝拉和凯尔理论,因为这一切都因为他们俩给她吃的大麻造成的。

贝拉刚开始还承认,她是因为看夏洛特是朋友,是她提议给夏洛特做大麻饼干吃的,想让她高兴高兴。虽然凯尔和其他同学都表示了反对,但是谁也没有用行动阻止。因为这些年轻人圈子里的人都吸大麻,他们觉得这个事情很正常,不会出事。

但到夏洛特的病久治不好而休学后,贝拉这些朋友就不再和她联系了。有一次夏洛特爆发了,对贝拉说:“是你们把我害成这样,你们倒是逍遥自在!我看病花了这么多钱,你们需要还我钱!否则我就报警!”

后来贝拉就躲著夏洛特不见,夏洛特只好去找她男朋友,但是凯尔反而控诉夏洛特骚扰贝拉,最后一次他说:“请不要再烦我们了,好吗?”就把夏洛特拉黑,让她再也联系不上他们了。

这让身患重病,本来就焦虑而恐惧的夏洛特受到了沉重的打击,她的心瞬间被怨恨充填。她发誓,现在先治病,她要在身体恢复后的第一时间内报警,她要报复那两个人。

* 得救

因为当地的医生也没有什么好办法,夏洛特就天天在网上寻医问药。她甚至找大陆的中医,和他们在微信上讨论她的病情,并花了好几千元买药寄过来。

十一月的一天,她在咨询一种药效的时候,对方的客服人员对她说了一句话,一下子点燃了夏洛特对生活的希望。

那人说:“你要相信,这个世界上是有奇迹存在的。”

夏洛特从小在教会学校读书,并不排斥神;而且她的妈妈和姑妈都是信佛的,所以她对神佛是抱着“虽不相信但尊敬”的态度。在她所有的焦虑与恐惧的日子里,她总在心里隐隐地寻找著某种奇迹,她想,“世界上有没有什么口诀能给我勇气,我念了我就不会焦虑了?”

所以,当她听了“奇迹”这个词之后,夏洛特马上就问是什么方法。

对方说:“这是一句九字真言,就是‘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夏洛特马上就随着对方念出声来。对于法轮功,她一点都不了解,只记得小时候似乎听父母说过一些对法轮功不好的话。长大后她仅有的一点点印象是,在香港或者悉尼的街头,一群在那里静静地打坐的人。因着父母的话,她曾对法轮功学员摆的照片心里有排斥,也不敢看。

可她现在身患重病,谁都不理睬她,医生也无能为力,法轮功学员却在告诉她:“世界上有奇迹!”这怎能不给她希望?当天晚上,夏洛特就按照法轮功学员的话做,心里一直念著“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九个字。果真,奇迹发生了——她很快地、安稳地睡着了,这在她生病之后是不可能的事情。

夏洛特还做了一个温馨的梦。在梦里,她和家人在一起,平时不怎么关心她的爸爸搂着她的肩膀,对她说:“你要好好读书。”

她说:“会的。”然后爸爸竟然亲了一下她的脸颊。这份久违了的亲情让夏洛特感动得一下子就醒了过来,她意识到,自己这一夜睡得好香甜啊。

第二天夏洛特的心情格外好,她开心极了。她发现,她的鼻子竟然也通气了,她激动地说:“九字真言好有效果!这世界真有奇迹哎!”

夏洛特马上到网上,找到法轮功的网站,花了九天时间看完了李洪志师父的讲法录像,后来又读了《转法轮》这本书。有一次她身体出现难受的感觉,呼吸困难和胃胀,她想,再去医院也是没有用的,她就上网去找那个介绍她大法的学员。对方就给她读书,让她先听,等到她能再读的时候就一起读。夏洛特发现,她一读书就感到很舒服,而且越读越有力量。

就这样,夏洛特学起了法轮功,遇到不明白的问题她就问老学员。她的身体一点点好起来了,她有力气料理自己的生活了,有力气去超市买东西了。圣诞节之前,她竟然能出去会朋友了。

“刚开始的时候,我害怕自己走一半就会晕倒,我就自己鼓励自己,害怕的时候我就念九字真言。”夏洛特在今年8月接受本报采访的时候回忆当时的情景说,“有一天我惊讶地发现,我这个胃竟然可以吃辣的了!”

夏洛特对自己的身体和精神状况越来越自信,到今年2月份,她复学了。

* 解怨

在夏洛特重拾对生活的希望之后,家里人却都站出来反对她炼法轮功。在开始的半年里,她经常跟他们吵架。随着深入学习法轮功,夏洛特懂得了做好人的道理。她就想,她要用行动来证明法轮功是好的。慢慢地,家里人也发现了她的变化。

有一次,男友把他小时候在大陆受到的共产党的谎言灌输都写在日记里,被夏洛特发现了。看到那些对法轮功的恶毒诽谤,夏洛特哭了。

“我生病的过程中,是你照顾我的起居饮食,我如何无力、无助,连我的父母都不知道,可你是最清楚的。”夏洛特对男友说,“我修炼后什么药都没吃,身体却变得这么好,做人要讲良心,你去跟师父道歉。”

男朋友承认,夏洛特确实是因为炼了法轮功身体好了;而且,夏洛特在修炼之后变得非常理智,从一个焦躁起来不讲道理的人变得温柔善良,通情达理。

思来想去,JT亲手把诽谤大法的日记烧掉了,并仰望天空,说了一句:“李师父,对不起。”

现在,夏洛特遇到身体不舒服,JT就会说:“你去炼功吧。”夏洛特问他,今后去大陆见公婆,一看她炼法轮功怎么办?

JT说,“不要担心,我会帮你解释的:法轮功是好的,炼功没有错。”

妈妈那边也是,本来一听夏洛特修炼法轮功,妈妈也不赞成,还跟JT私底下说,夏洛特就是一时新鲜,过一段时间就会放弃的。

有一天妈妈突然得了急病,夏洛特把九字真言告诉了她。结果妈妈打过来电话说:“女儿,我听你的了,念完就好啦!女儿谢谢你啊!”

夏洛特说:“不要谢我,是师父救了你!”

随着学习法轮功书中的道理,夏洛特也放下了对贝拉的怨恨。在回首过去一年所经历的种种,夏洛特反而很感谢贝拉。她认为,正是因为被吃大麻得了病,在治病的过程中她找到了这么好的大法,让她获得了新生。

她主动找到贝拉,对她说,“我是炼法轮功炼好的。以前我想的是,你不还我钱我就报警;而现在我想,可能以前我是欠你的,我们和好吧。”

贝拉很感动,她随夏洛特来到街上的法轮功真相摊位前,在反迫害的征签表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今年7月份的一天早晨,夏洛特起床看到了贝拉在半夜给她发来的短信,上面写着:“我应付不了,我不能呼吸了。”

夏洛特看了很担心,心怕贝拉出什么事。她打了很多通电话也没人接听,她又给凯尔打电话,也没人接。上课的时候夏洛特问老师能不能联系贝拉的家人。后来她才得知,凯尔因为吸毒过量出现幻觉,从8楼跳下来摔死了。听到这个噩耗,夏洛特当时就哭了。

夏洛特要去看望贝拉,遭到家里人的反对。他们说现在疫情期间,多见人就多一分传染的概率,而且要被罚款。家人说:“他们把你害成这样,这是报应,活该!”。

可夏洛特想,贝拉在最痛苦的时候想到的是她,如果她因为害怕疫情聚会被罚款损失利益而不去,那还算是好人吗?

当贝拉见到夏洛特的时候,像见到了亲人。抓着她一边哭,一边诉说当晚的过程和心中的痛苦。夏洛特抱着贝拉安慰她,给她讲生死轮回之事,告诉贝拉她修炼后出现的种种奇迹。

贝拉听着听着就不哭了,她抬起头看着夏洛特。

“法轮功这么好,让你不计前嫌过来安慰我。”贝拉说,“你能教我吗?我也想炼法轮功。”

夏洛特现在感觉,作为一个刚刚修炼的新学员,虽然她还像别的年轻人一样爱社交,愿意出去玩儿,但她的心理和以前相比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法轮大法教人做好人,让人整个都变善良了,让人更理性,知道了什么是该做的,什么是不该做的,尤其对心理健康特别好。”夏洛特说,她现在的负面情绪已经变得很少了。

夏洛特现在的心情很平静,她对未来抱着一种随其自然的态度。

“我今后会当一名幼儿教师。”她说,“我只有一个心愿,就是我以后如果生孩子的话,我希望孩子也和我一起修炼法轮功。”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张莉)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