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纵横】习拿周江勇祭旗?喀布尔遭恐袭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8月27日讯】大家好,欢迎收看《时事纵横》,我是扶摇。今天是2021年8月26日,星期四。

今天关注的焦点:喀布尔机场外爆恐袭,目击者:像末日;党媒再打周江勇,为六中全会祭旗?王岐山心腹成亿元贪官,民众揭贪腐根源;中共不会“劫富济贫”?北京市拟限制房租;台日首次安全对话,成北京“空前严重事态”。

喀布尔机场外爆恐袭 目击者:像末日

8月26日是悲伤的一天,阿富汗喀布尔机场外,发生至少两起恐怖袭击。截止美东时间当天下午5点,外界得知的遇难人数超过60人,其中包括12名美军成员;还有至少140人受伤。

据悉,第一次大爆炸发生在机场的艾比门(Abbey Gate)外,是一起自杀式炸弹袭击。一名美国官员说,这次袭击引发了交火。25日晚,艾比门聚集了5,000名阿富汗人,里面可能还有试图进入机场的美国人。

第一次爆炸后不久,五角大楼新闻发言人柯比(John Kirby)证实,在距离艾比门大约300米的拜伦酒店(Baron Hotel)再次发生爆炸。这个酒店比较特殊,英国军队一直把它作为疏散英国人员的基地。

在恐怖袭击发生前,美国驻阿富汗大使馆在当天上午发布警报,“建议美国公民避免前往机场,在此时避开机场大门。”

英国武装部队部长希佩(James Heappey)告诉BBC,机场有“非常、非常可信的报告说,即将发生袭击”。此外,澳洲、法国、丹麦等国也纷纷对喀布尔机场的安全局势发出严厉警告,同时提醒他们的公民不要前往。

爆炸发生后,现场惨烈的画面通过网络和电视传到外界。

曾给英国军队翻译的当地人告诉天空新闻(Sky News),爆炸发生时,他正与妻子和年幼的孩子一起等待撤离航班。他说,“这就像世界末日,到处都是受伤的人”,“看到人们的脸上和身上都流着血。”

亲眼目睹爆炸发生的一名男子在现场告诉路透社,爆炸的威力“非常强大”。他附近的地区聚集了至少400到500人,他说,“我们用担架把伤员抬到这里……我的衣服全是血。”

对于这次袭击,一位美国高级官员和另一位了解初步评估情况的消息人士说,美国官员认为,极端份子“伊斯兰国”在阿富汗的分支机构ISIS-K(Islamic State-Khorasan)可能是幕后黑手,但他们还在努力确认中。

美军中央司令部指挥官麦肯锡上将(Kenneth McKenzie)在周四下午国防部的新闻会上表示,美军誓言将找到肇事者,并还击回去。

美国国务院确认,在过去24小时里,约有500名美国人被撤离,目前剩下的还有约1000人,这些人大多数都想离开。美国中央司令部表示,部队仍在协助将人们带到喀布尔机场。

法国和英国也表示,他们将继续撤离人员的行动。

党媒再打周江勇 为六中全会祭旗?

下面,我们再来关注中国大陆的消息。

8月26日,中共官媒《人民日报》旗下的杂志《中国经济周刊》,在微信公众号发了一篇长文,标题写明要“深度起底周江勇落马”。

周江勇是原浙江省委常委、杭州市委书记,上周六(21日)刚被调查。落马后,多家大陆自媒体对外放消息,指他和阿里集团关系密切;外界也纷纷猜测,中共高层是想藉这起案件释放某种信号。

眼看一波舆论高峰才过去,现在,官媒又亲自出来放料了。

这篇文章引述一名知情人的话说,周江勇的妻子是浙江宁波一家农商银行的党委副书记、监事长。她只是挂着职,平时很少来,每年却拿走几千万元。所以,银行内部职工一直在联名举报。去年10月,中央第四巡视组进驻浙江,员工还举报过。

这名知情人说,“举报信就像雪花一样。”“这个事情,周是知道的。”

除了周妻,文章还提到了周文勇和周健勇,23日,大陆财经自媒体爆料过这两个人,但没有挑明他们和周江勇的关系。《中国经济周刊》直接指出,周文勇是与周江勇家族“关系亲密的亲友”,周健勇是周江勇的弟弟。

报导称,今年7月,周文勇因为涉嫌走私废物罪被抓,在此之前,他一共参股、控股13家企业,涉足的领域遍及机电、能源、石油化工、汽车销售、投资、担保等。这些生意主要集中在宁波——周江勇在中共官场发迹的地方。

周健勇是上海理工大学管理学院的副教授,同时也是4家公司的股东,涉足石油化工、地铁支付、大数据领域。在过去多年,他和周文勇密切合作,做生意地点从宁波到舟山、温州,再到杭州,紧紧追随周江勇的仕途足迹。

文章说,周健勇在地铁支付和大数据领域的生意,和阿里巴巴、蚂蚁科技集团关系密切。此外,虽然蚂蚁集团已经声明周江勇没有突击入股,但是“真相终会有水落石出的一天”。这话说得,等于是否定了蚂蚁的声明。

除了爆出这些官商勾结的料,这家官媒还披露,周健勇已经在山东被控制了,周江勇的姊姊也已经被控制。他们还找来了周江勇的远亲,指控周总是对他们“疾言厉色、很小气的”。给人的感觉,周家是大厦倾覆、树倒猢狲散,还有人来踩上一脚。

中共当局对周江勇穷追猛打,到底有什么目的呢?

时事评论员唐靖远认为,周虽然在杭州任职,但他仕途背景复杂,和习近平没有直接关系,也有可能属于团派人马。

党媒的追击,显然是把他作为当前一个反腐典型来看待,甚至有拿他为今年秋天的六中全会祭旗的意思,这次全会基本就要敲定二十大的人事布局,所以各方争夺非常激烈。

唐靖远分析,深挖周江勇案,主要的目标之一就是阿里巴巴。当局频繁针对阿里,也并不是刻意针对马云这一介商人,而是要借此挖出与阿里有密切关系的政治势力。这些势力几乎都不属习近平派系,很多甚至和江派关系密切。所以,当局深挖阿里的真正目的,是要拿住很多派系人马的把柄,以此换取在政治权力角逐中的利益。

王岐山心腹成亿元贪官 民众揭贪腐根源

中共高官落马,背后都有着复杂的政治较量。今年4月,王岐山的大管家、中央巡视组原副组长董宏被调查,就被认为是王岐山处境不妙,他通过放弃董宏以及公开表忠心,换取自己被放过。

8月26日,董宏案开庭审理。他被控在1999年到2020年期间,为有关单位和个人在项目开发、工程承揽,以及职务提拔等方面谋取利益,非法收受财物超过4.6亿元。案件将择期宣判。

中共官场再出现亿元贪官,引来大陆网民热议。

有人说,“巡视组的(官员)贪污,好讽刺。”“反腐官员受贿4.6亿,中国特色的官。”也有人说,“现在的贪污犯,动辄就是上亿了。”

同一天,中共中央宣传部发布了一份四万多字的所谓“文献”,叫作“中国共产党的历史使命与行动价值”,披露自2012年十八大以来,有九十多万党员被开除党籍。当局声称,这体现了中共“勇于自我革命、敢于刮骨疗毒的勇气”。

中共向来把反腐、打贪官当政绩来炫耀,但有大陆民众觉得这就是个笑话。

北京维权人士野靖环对自由亚洲电台说,“举个例子,我在家里每天都打死了几百只苍蝇,这值得炫耀吗?这只能说你家里根本就是招苍蝇。也许你家里有臭鱼烂虾,吸引著苍蝇来。你把苍蝇吸引来,去打死它,有意义吗?”

北京独立评论人查建国表示,产生这么多贪官,说明两个问题:第一,这是中共的制度性问题;第二,这一届中共中央在处理党内问题的手段,比上一届严厉得多。但是,目前以人治和搞运动的方式来打击贪官,并不能解决根本问题。

中共不会“劫富济贫”?北京市拟限制房租

党内的权斗、反腐,让不少党官睡不好觉。而习近平近日提出要以“三次分配”促进“共同富裕”、“调节过高收入”,也让不少中国富人感到不安。

所以,中共中央财经委员会办公室副主任韩文秀,在26日出面安抚民心了。他声称,所谓“共同富裕”不是整齐划一的平均主义同等富裕;实现“共同富裕”,要鼓励“致富带头人”,允许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先富带后富、帮后富”,不搞“杀富济贫”。

他还说,第三次分配,也就是要富人通过做慈善回馈社会,“是在自愿基础上的,不是强制的”。

不知道听到这样的话,中国的富人们有没有稍感宽心。不过,韩文秀的论调似乎和地方的政策不一致。北京市已经朝着“强制共同富裕”方向迈出了一步。

24日,北京市住建委发布了《北京市住房租赁条例(征求意见稿)》,提出住房租金快速上涨时,住建委等主管部门可以采取限制租金涨幅、查处哄抬租金行为等措施,必要时可以实行佣金或租金指导价。

对此,有在北京的打工一族和无房一族认为,新政策不错,可以缓解普通民众的生活压力,稳定社会。

但是北京学者孙桐持不同意见。他对自由亚洲表示,这项政策存在很多弊端,其中“杀富济贫”,人为干预市场价格,似乎当局有意回到计划经济年代。

他说,“作为租房市场,有公租房、廉租房(这些)政府投资、管理的租赁方式,政府定价是合理的。但是对于大量的私人房屋出租市场,现在政府要限制租金的涨幅,必要时还发布‘租金指导价’,意味着政府要干预租赁双方的经营过程。”

孙桐问,如果出租房屋一方因为当局的干预而出现亏损,又由谁来承担?中共干预私人经济领域,是要扩充自己的权力。最近这些年,国进民退的“倒车”趋势非常明显。

台日首次安全对话 成中共“空前严重事态”

中共在国内来回折腾,现在外部又多了一件令它头疼的事。

8月27日,台湾和日本的执政党将各派两名议员,举行首次“二加二”线上对话。日本方面与会的是自民党外交部会会长、参议员佐藤正久,和自民党国防部会会长、众议员大冢拓;台湾方面与会的是民进党中央党部的国际部主任罗致政,以及民进党立法院外交及国防委员会立委蔡适应。

罗致政告诉法新社,“这是日本方面第一次发起此类对话”,双方将讨论外交、国防和包括中国(中共)在内的区域安全问题。

这让中共气得跳脚。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就威胁说,他们“坚决反对建交国同台湾进行任何形式的官方往来”,还说台湾问题事关中日关系的“政治基础”,日本需要“谨言慎行”。

中国国际关系专家时殷弘26日对中央社表示,27日的台日对话,是日本和中共建交后,破天荒地首次和台湾进行“公开的直接政治军事勾连”。在菅义伟治下,美日在台湾议题上的战略协作迅速升级,对中方来说是“空前严重的事态”。

好的,我们今天就先说到这里,下期节目,我们不见不散。

时事纵横》制作组

(责任编辑:文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