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习近平为何17个多月没出国访问?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20国集团峰会将于10月30日至31日在意大利首都罗马举行。8月24日,香港《南华早报》报导,由于中共考虑以视频方式出席G20峰会,中共国家主席习近平和美国总统拜登的面对面会晤可能会进一步推后。

如果习、拜不能在罗马会晤,这将是1997年以来美国新上任总统与中共领导人会晤时间最晚的一次。这个消息是否属实,有待证实。但是,有一点很清楚,从去年1月17-18日访问缅甸之后,习近平已有17个多月没出国访问了。

为什么习近平这么长时间没有迈出国门一步?为什么美国总统拜登上任大半年了仍没有“习拜会”?

原因很多,比如疫情影响,中共“战狼外交”得罪太多国家,中共对美国及其西方盟友的战略发生变化等。笔者认为,还有一个重要原因,中共二十大前,海外不利于习的消息频传,令习顾虑重重。

拜登称习不是他的老朋友

6月16日,美俄峰会后,有记者问拜登:是否会以“老朋友对老朋友”的身份,给习近平打电话,要求他向世卫组织专家敞开大门,调查病毒源头?拜登说:“让我直言不讳地说,我们彼此很了解,但不是老朋友,只是工作关系。”

6月9日至16日,拜登展开他就职后的第一次欧洲之行,一周内,会见了全球最有影响的西方大国或国际组织领导人。

在英国,拜登与英国首相约翰逊签署《新大西洋宪章》,参加了G7峰会。美、英、法、德、意、日、加(拿大)七国,是当今世界上最发达的西方国家。此次峰会邀请了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南非总统拉马福沙、印度总理莫迪、韩国总统文在寅、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和欧洲理事会主席米歇尔。随后,拜登出席了北约、美欧、美俄三个峰会。

拜登此行与欧、美、亚、澳、非五大洲几十个民主国家的领导人会了面,习近平却被排除在外。特别是,这些会面贯穿始终的一个议题是:如何应对中共。

1941年美英签署《大西洋宪章》,是为了应对法西斯。2021年美英签署《新大西洋宪法》,是为了应对谁?中共。G7峰会声明提到了新疆、香港、南海、东海、台海,以及对“中共病毒”起源的独立调查,这些都是针对中共的。

G7峰会上,意大利总理德拉吉说,七国集团必须认识到西方和中共之间的分歧。“北京是一个不恪守多边规则的专制政权,和民主国家有不同的价值观。我们需要合作,但也需要诚实面对我们之间的不同,以及我们所不认同的东西。就像拜登总统所说的那样,沉默就是共犯。”

6月14日,北约峰会发表声明,极其罕见地12次提到中国,称中国“对以规则为基础的国际秩序提出了系统性挑战”;北约30国“需要作为一个联盟来共同应对”。

6月15日,美欧峰会后发表的声明,标题是《迈向新的跨大西洋伙伴关系》。声明称:“美国和欧盟代表了7.8亿人口,有共同的民主价值观和世界上最大的经济关系……并坚持民主和人权。在二战后,美欧为世界经济和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奠定了基础,其基础是开放、公平竞争、透明和问责。”声明还谈到香港、新疆、西藏、东海、南海、台海等。声明针对中共的意图明显。

拜登此行最后一站,是在瑞士日内瓦,与俄罗斯总统普京举行首次峰会。会后发表的共同声明宣布:美俄将在不久举行“双边战略稳定对话”。声明特别提道:“即使在(双边关系)紧张时期,双方也要确保在共同目标上能够取得进展,确保战略领域的可预测性,减少武装冲突的风险和核战争的威胁。”

“拜习会”未举行,“拜普会”先登场。对习来说,肯定不是滋味。更让习不是滋味的是,此次“拜普会”也是针对中共的。尽管美俄有矛盾,但是,美国仍视经历了苏联东欧剧变后的俄罗斯为世界民主阵营的一员。

拜登此行最后一轮峰会结束后,在记者会上亮明自己的观点:习近平不是我的“老朋友”。这可能是习最不愿听到的一句话,一点面子也没留。

从2011年年初开始的18个月里,拜登与习近平在美国和中国至少见了8次面。在仅有翻译陪同的情况下,两人共同进餐的时间超过25个小时。BBC曾报道说,拜、习被认为“私交甚笃”。

然而,到了2021年,拜登在日内瓦当着国际媒体记者的面,竟然说习不是他的“老朋友”,这可不是口误,而是传递了一个重要信号:拜、习可能成了“对手”。

“更长的电报”矛头直指习

1月28日,拜登就任美国总统后的第八天,美国智库“大西洋理事会”发表一篇长达80页的文章《更长的电报:迈向新的美国对华战略》。

“更长的电报”,源于美国驻苏联外交使团临时代办凯南的“长电报”。1946年2月22日,凯南给美国国务院发了一份长达8000字的电报,提出美国对苏联政策的新方向,即放弃继续在国际事务上与苏联合作的天真幻想,通过媒体教育美国民众了解苏联真相,遏制苏联。此后,美国开始了与苏联持续几十年的“冷战”。

美国新闻网站Politico在转发《更长的电报》摘要时,将标题改为《对抗中国崛起 美国应针对习近平》,直接点名这篇文章的关键是换掉习近平。

去年年底,我就听一位朋友讲,美国华尔街的金融巨头准备与华盛顿的政治人物联手换掉习近。这篇文章是否是这华尔街与华盛顿共同行动的一个信号?

有人将这篇文章的要点概括为:一,“去习”;二,“容共”;三回到习时代之前,美国权贵与中共权贵再联手“闷声发大财”。

通过政变换掉习的主张

5月,英国前驻华外交官盖斯德(Roger Garside)的新书《中国政变:走向自由的大跃进》(China Coup:The Great Leap to Freedom),由美国加尼福利亚大学出版社出版。

盖斯德曾两次到英国驻中国大使馆工作,1968年见到过毛泽东,1977年与邓小平共进过晚餐。根据他对中共当前形势的观察,盖斯德在书中虚构了中共国家副主席王岐山、总理李克强、副总理汪洋,“策划政变推翻习近平,然后启动民主转型”的故事。

4月30日,盖斯德在加拿大《环球邮报》发表《在中国政权更替不仅可能,而且迫在眉睫》一文。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我认为,之所以迫在眉睫,是因为我们今天在中国看到的政权,是个极权政权……它的目标是在人工智能和其他先进技术上取得世界领先地位,与极权政治结合起来,这将给我们的未来带来一场噩梦。所以,我们不仅必须进行自卫,而且必须跟那些不赞成习近平领导中国走这条路的中国人民进行合作,并在为时太晚之前采取行动。”

“人们可能会说,‘在中国搞政变?不可能的事儿,中共政权繁荣强盛,掌控一切,多么荒谬的想法。’”盖思德表示:“没有那么荒谬。”“请记住,苏联制度研究者在1991年1月未能预见到年底会发生什么。”

盖斯德的说法,说白了,仍是“去习”,回到习时代之前,重走过去西方政要曾经幻想过的老路——通过与中共内部开明派合作促进中共走向自由民主。

习应对45万亿美元损失负责?

7月10日,美国智库“大西洋理事会”​主席Fred Kempe,在CNBC网站撰文警告说,到2030年,对滴滴出行等中国公司的类似打击,可能让中国最多损失45万亿美元的资本流入,“这是经济活力无法估量的损失”。

6月30日,滴滴出行抢在中共百年党庆前,在纽约交易所挂牌上市。这是2014年以来,中共公司在美国的最大首次公开募股(IPO)。7月1日,习近平在中共百年党庆上发表了强硬讲话。从7月2日开始,习当局接连不断出重拳,对“滴滴出行”采取整肃行动,包括对滴滴出行实行网络安全审查等。

Fred Kempe 说:“对于全球投资者来说,这是看清楚中共为确保统治,愿意付出多少代价的一周。”

这篇文章虽没明确提出换掉习近平,但对习整肃滴滴出行明显持强烈批评态度,尤其是谈到习将导致45万亿美元损失,这句话份量非常重。言外之意,这个重大责任,应由习来承担。

索罗斯的反习言论与行动

8月13日,美国“金融大鳄”索罗斯在《华尔街日报》发表《习近平的独裁统治威胁中国》,称习“是开放社会最危险的敌人”。这篇文章被海外媒体广泛转载,影响甚广。

索罗斯在文中盛赞邓小平对西方很了解,“邓的方法奇迹般地奏效”。但是,今天,习“正极力消除邓小平对中国发展的影响”。

为了2022年继续掌权,习正对政、商界反习之人采取行动,“摧毁下金蛋的鹅”,“使任何富有到能独立行使权力的人屈从于他”,比如,整肃蚂蚁集团、阿里巴巴、滴滴出行等。

索罗斯曾经是金融市场翻江倒海的风云人物。1992年,他做空英镑,被称为“让英格兰银行破产的男人”;1997年,他做空秦铢,引发亚洲金融风暴,被泰国称为“吸取人民鲜血的经济战犯”;2012年,他做空日元,至少赚了10亿美元。

索罗斯不仅猛批习,还抛售了他购买的中概股——百度、唯品会、腾讯音乐娱乐、爱奇艺的全部股票。

已认定习为“最危险敌人”的索罗斯,接下来,可能会继续发挥他在金融界的影响力,对中概股或中国股市采取行动。

习的政敌在海外不断放风

习最大的政敌是以江泽民、曾庆红为首的“江泽民利益集团”。江是前中共独裁者,曾是前中共政治局常委、国家副主席曾庆红。

习上台八年多,抓捕了江、曾提拔重用的一批党政军高官。中共二十大前,中共高层内斗,涉及各个派系,但是,最重要的,可能还是习与江、曾之斗。二十大前,是江、曾把习赶下台的最后机会。江、曾及其亲信正汇集海内外反习势力,跟习作最后决战。

今年以来,有江、曾背景的海外媒体不断放风,一方面,不放过任何一个机会打击习,另一方面利用一切可能的方式为江、曾及其亲信站台、打气。

比如,为江派要员、中共最高法院院长周强造势,称赞周强是中共建政72年来10位最高法院院长中“唯一一位真正有完备法律教育背景的”人,“也是中共高官中不多见的有法学学历的人”。周强或可在二十大上“依靠年龄优势和地方、专业双优势握住中共的‘刀把子’”,也就是担任中共政治局委员、中央政法委书记。

周强曾被中国法学家痛斥为“祸国殃民”的“首席大法盲”。周担任最高法院院长不到3个月,就核准了民营企业家曾成杰死刑,被认为“图财害命”;周宣称民运人士李旺阳是“自杀”,被认为“无耻至极”;周迫害709律师,被认为“无法无天”。

结语

当今,习最重要的议程,是确保中共二十大上三连任。但是,海内外反习势力,一直没有消停过。如今,习面临的形势是:内不安,外不定。

中共十九大前,习的声望达到他一生中的最高点;但是,仅仅过了不到四年,中共二十大前,习的声望却一落千丈。何故?以为保党才能保权、保命是也。

从习八年多的反腐可以清楚地看出,中共早已成了全世界最腐败的党。习坚持保党,必将受到内外夹击,不可能有一天安稳日子过,最终很可能成为中共所有黑锅的背锅者。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