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威:习近平与普京 对阿富汗不同调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8月25日,中共党媒新华社报导,习近平与俄罗斯总统普京通电话,“就阿富汗局势深入交换意见”,并代替普京表示,“俄中在阿富汗问题上拥有相似立场和共同利益”。但俄罗斯的声明却表达了与中共并不“相似”的说法,双方不仅不同调,实际也没有“共同利益”。

新华社再次高调宣扬中俄“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并称中方愿同俄方深化疫苗研发生产合作”。但俄罗斯的声明完全没有提到抗疫合作,更没有疫苗合作。

新华社还重复了一番习近平的“主权”论,又代替普京说,“俄方坚定奉行一个中国政策,坚定支持中方在涉台、涉港、涉疆和南海等问题上维护自身核心利益的正当立场,坚决反对任何外部势力干涉中国内政,反对将新冠病毒溯源政治化。”俄罗斯的声明中却根本没有类似的内容。

新华社称,“习近平强调,中方尊重阿富汗的主权、独立、领土完整,奉行不干涉阿内政的政策,一直为政治解决阿富汗问题发挥建设性作用。中方愿同包括俄罗斯在内的国际社会各方加强沟通协调,鼓励阿富汗各派协商构建开放包容的政治架构,实施温和稳健的内外政策。”

这段自相矛盾的话中,先说“不干涉”阿富汗内政,然后又表示中俄与各方“协调”,“构建”政治架构,“实施温和稳健的内外政策”。这等于希望中俄联手控制阿富汗政局。但俄罗斯的声明完全没有类似的说法,仅表示“愿意加紧努力应对源自阿富汗的恐怖主义和贩毒威胁,并强调尽快实现和平、防止不稳定局势蔓延到邻近地区的重要性”。

在防止恐怖主义和局势蔓延这一点上,俄罗斯与西方各国的立场表面上更接近。尽管俄罗斯没有点名塔利班,但多数国家倾向于认定塔利班就是恐怖组织。中共公开支持塔利班,与美国和西方唱反调,实际也与俄罗斯的立场相左。俄罗斯、塔吉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土库曼斯坦明显倾向于支持反对塔利班的“北方联盟”,该组织代表了阿富汗的塔吉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土库曼斯坦等少数族裔。

中共曾长期暗地支持塔利班对抗美国和前阿富汗政府,如今美国撤离,塔利班急于掌权,中共显然想扶持、控制塔利班政权,俄罗斯和中亚国家支持的却是塔利班的反对派。中俄在阿富汗不但没有“共同利益”,实际有“不同利益”,因此也难有“相似”立场。

8月24日,普京还与印度总理莫迪通电话。俄罗斯的声明称,在阿富汗问题上“需要共同努力,有助于建立阿富汗的和平与稳定,确保地区安全。双方表示决心加强合作,反对恐怖主义意识形态的传播和来自阿富汗领土的毒品威胁。”

俄罗斯与印度的合作,看起来比与中共的合作更有些深度。俄罗斯的声明还称进一步发展“俄印特殊优先伙伴关系”(Russian-Indian special privileged partnership)。俄罗斯第二天的声明中,仅称“俄中战略伙伴关系”(Russian-Chinese strategic partnership)。中共一再高调宣扬的中俄关系,在俄罗斯看来仅是一般的战略伙伴关系,既不特殊也不优先。

俄罗斯比美国更早重视与印度的关系,印度与美、俄关系都很好,印度实际也支持阿富汗的“北方联盟”;中共在阿富汗问题上,应该与印度说不上话。中共支持的伊朗政府是伊斯兰教什叶派,与逊尼派的塔利班应该没法真正走到一起;巴基斯坦政府应该倾向于塔利班,但巴基斯坦境内的塔利班却更像反巴基斯坦政府的组织。

8月24日,西方七国集团(G7)领导人视频会议后的声明表示,尽可能“防止发生人道主义危机”,“阿富汗绝不能再次成为恐怖主义的避风港,也绝不能成为恐怖袭击他人的源头”;并希望“保障所有阿富汗人的人权”,“允许不受阻碍和无条件的人道主义援助”;“当务之急是确保我们的公民和那些在过去二十年中与我们合作并协助我们努力的阿富汗人安全撤离”。

西方各国不会再回到阿富汗,仅承诺继续提供人道主义援助。美国总统拜登重申不会延迟8月31日的撤离期限。德国总理默克尔最坦诚地表示,整个国际联盟“相当明显地低估了”阿富汗政府倒台的速度,“尽可能多地保留我们在过去20年中在阿富汗的变革方面所取得的成就”。

美国和西方不再替中共看后院,中共自己准备看管后院时,周边各方势力也都想插入一只脚。无论塔利班是否真会听话,中共不可能也不敢放弃阿富汗,眼看着正在陷入泥潭;中共与俄罗斯等所谓盟友的关系也开始变成了乱麻。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