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冰:习近平为何“轮番打击”上市公司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自从去年11月叫停蚂蚁金服上市以来,到8月初为止,中共政权或用监管与系列政策措施、或用引导舆论的文章轮番地打击互联网、房地产、外卖、电子游戏、电子烟和医药等产业,引起在外上市的中概股中共A股市场的激烈动荡,不断发生股价大幅度下跌,令所有人惊诧莫名,纷纷问道:到底习近平要做什么?

仔细观察每一个行业遇到的逆风,可以看到各波打击有不同的诱因。概括地说,取消校外培训行业、调控房地产和医药集中采购,除了要对学生思想加强控制以外,其它举动似乎是对医保资金越来越大的缺口、频繁发生的金融爆雷做出的反应;打击互联网则是政治和安全因素兼而有之;炮轰网络游戏和电子烟是为了加强对行业的控制。

每一次风波涉及的问题多数都非常复杂,必须挪走许多人的奶酪。而习近平之所以啃这些“硬骨头”,在根本上是为了保政权。

下面从最近发生的风波开始,一个行业一个行业看过来。

集中采购扩大范围 打击了医药股的价格

8月19日,中共安徽省医药集中采购服务中心发布公告,将对部分临床检验试剂纳入集中采购范围,主要是化学发光检测试剂。此举令A股药企和医疗设备板块股价应声而跌。药企龙头恒瑞医药的股价下跌9.99%,次日接着下跌,至今没能恢复。医疗器械龙头股迈瑞医疗股价跌幅超过17%,后两天反弹后,至今仍保持了9%的跌幅。

医药集中采购(集采)并非新鲜事,中共从2018年试点药品集中带量采购,至今已经完成六批集采,平均每年两批,据报导平均药品降价超过50%。最典型和夸张的是心脏支架的价格,通过集采,价格从1.3万元降到700元,证明集采是解决药品价格虚高问题的对症办法。从医保局公布的数据显示,前三批节约的采购成本超过1000亿元人民币。

但是解决药价虚高和节约医保开支只是问题的一个方面。

每一批集采开始前,医药板块和医疗器械板块的上市公司股价都遭遇大幅下跌。这一次股价波动也是因为市场对于原以为不会集采的化学发光检测试剂被纳入集采感到意外,而导致对医药上市公司的利空。

但是,结构改革本身一定是伤筋动骨的。集采带来两个现实的问题:

第一、中共正在进行的医药集采不仅仅是打掉了中间利润和灰色收入地带,也大大减少了多数医药制造企业的利润。多数药品即使是销售数量大增也不能弥补利润的减少。但是假如企业不中标则带来的损失更大,因为这一块销售额就完全失去了。表现在上市公司的股价,就是中标跌,不中标大跌。

医药制造企业在集采中的表现各不相同,头部大企业比较有能力根据新的形势增加研发投入,生产原研药减少价格竞争;有些生产仿制药的企业本来销售区域受到限制,但是中标帮助其扩大了市场;多数企业表现为营业收入和利润下降甚至大幅下降。最受影响的是依靠仿制药产生利润以支持研发的企业,其产品集采被迫以“地板价”销售使得这类企业几乎难以为继。

因此造成的第一个问题是相当数量的医药制造企业将会被淘汰出局,造成税收的减少和失业人口扩大。另一个改变也将造成新增失业人口,就是医药代表这个群体大量面临失业。医药代表是外国药企带入中国的一个职业,其本质是代表制药企业沟通新药的特点,以便更好地服务于病患和医生。

但是在中国演变成为药企跟医药联络的销售员,也是实现医生回扣的关键环节。现在大量仿制药集采,除了创新药品和器材的销售之外,不再需要医药代表。据估计全国销售代表有300万—400万人。因此,集采将带来大量的新增失业人口;

第二、集采一定会降低医药产品的质量。集采的定价方式是政府制定最高限价,要求竞标药企不得提出低于成本价的价格。但是,因为集采的品种是严重供过于求的仿制药,企业为了生存,报价都是“地板价”,贴着成本甚至低于成本抢市场都是可能的。但是企业必须赚钱才能生存,因此在中标后一定会采取各种办法节约成本以便获取利润。这也是社会普遍的担心。

另一个潜在的问题,不是焦头烂额的中共政府现在关注的,但是影响会很深远。表面上集采会迫使药企投入研发新药,但只有少数头部企业才有这部分资源。大多数药企在利润减少以后,要么被淘汰,要么处于挣扎求存的边缘,行业研发的资源必然大大减少。即便是头部企业也面临同样利润减少带来的研发资金制约。

因此上市药企的股价波动并非某个新政造成,而是三年前开始的为了解决医保资金不足、药价高企的措施有了新进的发展而造成的。新的波动提醒人们这个重要问题的存在。

网络游戏被定性为“精神鸦片”

8月2日早晨,新华社旗下的《经济参考报》一篇文章“‘精神鸦片’长成数千亿产业”,将网络游戏股票价格打得落花流水。其中,腾讯控股价格暴跌10%,网易跌超15%,心动公司跌20%。从跌幅可以看到该股票游戏收入占比的大小,跌幅越大,游戏收入占比越大。

午后,人们发现《经济参考报》撤下了这篇文章,到傍晚再次发表的时候,标题已经改变成为“网络游戏长成数千亿产业”,文章内也去掉了“精神鸦片”这几个字。

据《经济参考报》这篇文章,在四川泸州一个中学进行的调查,两三天玩一次游戏的占比26%,每天玩游戏的占12%。但是参与调查的班主任认为,实际数字大大高于这个数字,认为全班几乎无一不玩游戏。

部分学生玩游戏上瘾。据《经济参考报》的文章和新浪网报导,北京人大附中一名高中生玩游戏成瘾,前后累积花费五万多元在游戏上,之后辍学、在家殴打父母并放火烧祖父母家的房子,最后被鉴定为精神二级残疾。学生的母亲刘女士为此将腾讯告上法庭。不仅仅是青少年容易成瘾,成年人也有部分人不能避免,有人甚至因为沉迷于网络游戏导致婚姻破裂。

对网络游戏的诟病由来已久,但是网游产业依然逐年迅速壮大,为何在中概股和A股上市公司频频受到行政打击之际,突然提出来网络游戏的问题?令人不免揣度习近平此举背后深意。

联想到在此之前两天,中共中办、国办印发《关于进一步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辅导和校外培训负担的意见》,要求引导学生合理使用电子产品,防止网络沉迷,许多人认为这些措施都是围绕着一件事情在做:这就是要百姓生娃。

的确,至少从表面上看,网络游戏对青少年的影响增加了人们教育孩子的难度。

但是,要真正解决问题,却是两难。《经济参考报》的文章表示,网游产业要良性发展,并非要砍掉这个行业,而是要网游企业负起责任来。其实,如果不能增加游戏的黏性(网游黏性是制造青少年沉迷网游的关键因素),这个行业不仅不能增长,而且还会急剧萎缩。在2020年网游销售收入已经到达2300亿元人民币,打击这个产业一定影响到各方面的收入。

最重要的是,网游并不是造成青少年教育难的根本。在拜金的中共社会,人们不允许信仰神,导致人民普遍精神空虚,各种有害事物都会乘虚而入。而党文化的进一步肆虐,造成青少年没有正确的人生观和世界观。如果一代人又一代人长成后都带着想当官捞钱的思想,网游的影响就显得很次要了。

删除校外培训行业 掀起轩然大波

7月23日,网络流传一份关于减轻学生作业负担和课外培训负担(以下称“双减”)的意见,导致在港上市的教育股暴跌,到北京时间晚间,美股开盘后,教育类中概股集体暴跌,新东方跌54%,好未来跌70%,所有其它教育股都不能幸免。

第二天,意见正式出台,新政策规定,凡是中小学校内学科一律禁止校外培训,几乎“一键删除”1999年以后逐渐壮大起来的中小学生校外培训行业。

教育股股价在今年2月份到达一个高点,在那以后直到8月初,教育股三巨头“新东方”“好未来”“高途”的市值累计蒸发1125亿美元,合人民币约7300亿元。

关于为什么习近平要删除校外培训企业,人们的解读不外乎两个方面:第一,似乎是应对自从教育产业化以来越来越尖锐的社会矛盾,至少从观感上做到减轻人们生养子女的负担,以达到刺激生育的目的,另一是控制西方思潮对青少年的影响。

自从1999年开始,子女教育经费早已成为中共治下压在普通百姓头上的一座山,这些经费里除了学杂费以外,课外培训费是主要部分。在中产以上人群高呼“不要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的另一面,是大量的低收入家庭的孩子们已经彻底输在起跑线上。即便是中产家庭,也同样因为各种培养孩子的支出而苦不堪言。教育开支乱象与教育领域的各种腐败一起成为民怨激愤的一个主要焦点。

但是删除校外培训这个行业,只能令这个领域的巨大贫富差距从表面上减轻,并不能改变贫穷家庭的劣势问题,社会并不因此而变得公平。因为教育和高考是刚需,依靠行政手段并不能根除校外培训,只会把黑市价格大大抬高。高收入家庭和高学历家庭的孩子依然享有更优越的受教育条件,在高考阶段一样会占尽优势。

不能仅仅从教育经费的角度解决教育负担问题,必须从两个角度入手才是根本的办法:其一,实施公平合理的社会制度,使得各阶层和各行业有相对公平的机会谋生和改善生活条件;其二,提高教师队伍的职业道德,使大多数教师真正成为学生的“灵魂工程师”,而不是把学生当作谋生赚钱的对象。目前符合这个标准的好教师很少。但是在中共体制下,收入较为优厚的教师与其他人一样同样有积攒财富的内在动机,以便应付未来可能遭遇的任何一种灭顶之灾。

已经死亡的教培行业,原有约1000万从业人员,这些人已经加入失业大军。习近平在貌似“解决”政权危机的同时,不断地减少着财政收入和相关行业的收入,并且扩大着失业队伍。

反垄断和网络安全监管 打击网络独角兽

7月2日,刚在纽约股票交易所上市的滴滴出行,被宣布受到网络安全方面的调查。其24个APP随之被下线。滴滴的存托凭证价格大幅下跌,目前早已跌破发行价,并且看不到何时能够再度起飞。

人们普遍认为滴滴与阿里巴巴受到打击的原因类似,那就是触犯了中共党魁习近平“定于一尊”的尊严。按照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的新规定,中共来美国上市的公司必须提交会计底稿。滴滴出行这样的垄断行业的独角兽,其会计底稿一定包括大量敏感数据,安全隐患是存在的,但是网监办没有能够及时提出这个问题从而向其明确必须等待有关问题解决才能上市,而是在滴滴抢跑、触怒当局之后才明确提出这个问题。

类似地,阿里的垄断问题由来已久,对商户要求在阿里与京东之间“二选一”也不是新鲜事情,但是却在马云怒轰监管之后才以报复的姿态进行反垄断,是中共当局的管理败笔。

独角兽大型企业敢于捋虎须、甚至太岁头上动土,当然是危及执政地位、令习近平不安的事件。而打击独角兽企业,不仅仅是伤害中共自己的钱袋子,甚至打击了国际资本对中共的信心,最终产生阻断外资进入中国的效果。

4月,反垄断风暴波及最大餐饮外卖平台美团,美团一向被指责为要求餐饮商户在其与竞争者“饿了么”中二选一。美团在香港股票市场价格遭遇十连跌,几近腰斩。

偶然的事件也凑到一起来打击国际资本对中概股的信心。

3月22日,工信部就修改《烟草专卖法实施条例》公开征求意见,拟在附则中增加一条:“电子烟等新型烟草制品参照本条例中关于卷烟的有关规定执行。”只一句貌不惊人的话,令在美国上市的最大电子烟上市公司雾芯科技的股价一路下跌,从曾经的最高超过33美元,下跌到最近的5美元上下。

而该拟议中的条例,来自于社会逐渐增加的对于电子烟的认识。据中共媒体报导,其对于电子烟的管理依据是世卫组织发布的《2019年全球烟草流行报告》中所称之电子烟的危害。但是,此举将把至今为止尚属自由的电子烟产业纳入如同烟草专卖的范畴。这就是为什么电子烟中概股受到打击。

此项烟草行业的管理事件,无意中造成了中共集中打击中概股的现象。

调控房产价格 控制房地产的扩张

为了防止大型企业和平台的不断爆雷,抑制房地产过热,同时也控制房产价格进一步高涨,中共在过去十年中两度控制房地产行业的发展和房价。

从8月17日中共统计局公布的数据看,7月份连续第三个月房产价格指数出现微跌。

在房产价格的管控中,中共面临两难。既不能让其任性上涨、激起更强烈的民怨,也不能让其下跌,否则银行的资产价值打折扣,更加危及政权。

为了限制房价上涨、也控制行业外资金进入房地产行业,中共在中央和地方各级同时多政齐发进行严厉管控。假如有开发商要降价销售则更是动员基层行政力量进行阻止。

这样调控的结果,一方面控制住房价不再上涨,另一方面令许多开发商陷入困境。最著名的就是龙头企业恒大地产,屡屡传出濒于爆雷的边缘。如果不是因为房地产销售放缓,恒大的债务负担并不会这么快就凸显出来,也不排除许家印能够渡过周转难关。

但是在严厉的调控下,体量过大、债务过重的企业就会在各个方面遇到打击。房地产调控下,股票纷纷下跌。2020年7月恒大股票在香港市场涨到28港元,到最近已经跌到4块多港元。股票越跌,融资能力越差。再加上调控下,银行贷款对于债务过高的恒大紧闭大门,房地产销售又不畅,可以说多方面遭遇困难与损失。

不仅仅恒大,多数房地产企业都处于困难之中。

房价高企给百姓造成的居住负担,是贫富分化加剧的重要指标之一。中共仅仅是要抑制其上涨的步伐,就造成一批企业的严重困难。而大型房企的困难并非其一己承担,死时会拉上许多垫背的。

中共越来越处于所做非所愿的处境

综合以上的分析,习近平“轮番打击”上市公司并非有一个具体的目的,都是被动反应式的、为解决四十年来“摸着石头过河”式的经济改革所积累问题所不得不采取的措施。

这些举动有的是上市公司举动在先,身为一尊不得不反击,例如滴滴和对阿里的反垄断行动;有的是过去的既定政策的进一步推进,例如禁止校外培训和房地产、医药集采;有的则是行业的管理措施意外地打击了中概股。例如拟议中的对电子烟的条例。

这些风波聚集在这短短的的大半年中,产生了一种对于中共吸引外资非常不利的恐慌局面,也引起了美国监管当局的保护本国投资者的措施进而几乎阻断中国企业来美上市之路,这些相信都不是中共当局的本意,因为外资一直是中共的输血库。

中共政权越来越处于这样所做非所愿的处境,而所采取的措施又总是同时带来更多更大的问题,说明这个体制病入膏肓,刮骨疗毒的时机早已过去。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