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清中共面目 河南郑州派出所警察退党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8月31日讯】美国佛州法轮功学员李城芳8月30日告诉大纪元,河南郑州一名派出所警察,因看清中共秋后算账的局势,近日退出中国共产党。

李城芳表示,这位男警察从声音听起来很年轻,大概二三十岁的样子。她告诉这位警察,中共政法部门最近出台了“12项专属罪,倒查20年”的政策。对方很感兴趣,并说,他正在学习这些政策,但有些问题他不明白。所以主动要求李城芳帮他分析目前的局势。

李城芳在电话里告诉他,中共的这些公检法政策法规,是挖著陷阱让大家往里跳。

她说,“一开始告诉你们迫害法轮功,迫害不追究任何责任。让你们去抓,去抄家,抄了,还分钱给你们。”

“现在要整顿了,刀刃向内,12项专属罪,倒查20年。”

“你们看一下,12项专属罪里面,哪个贴上去,那哪个不合适啊。”

“你们这个体制里面,从最高到最低,哪个人不被圈住?哪个人没跳出这12项专属罪?”

2021年2月27日,中共政法委系统、公安部开始所谓教育整顿,称“刀刃向内”。其后,在中国大陆刊发最高法院动态的网站“最高办案指南”,公布了“公检法干警专属12项罪名”,并称:“建立责任终身追究制,对造成冤假错案之人追究终身责任”。同时,最高检察院的网站刊文称:将对检察干警违纪违法办案展开“过筛子”式“倒查”。

最高法院网站“最高办案指南”,详细刊发了“公检法干警专属12项罪名”:

(一)徇私枉法罪
(二)民事、行政枉法裁判罪
(三)执行判决裁定失职罪
(四)执行判决裁定滥用职权罪
(五)枉法仲裁罪
(六)私放在押人员罪
(七)失职致使在押人员脱逃罪
(八)徇私舞弊减刑、假释、暂予监外执行罪
(九)徇私舞弊不移交刑事案件罪
(十)刑讯逼供罪
(十一)暴力取证罪
(十二)虐待被监管人罪

李城芳告诉这位警察,“体制下,就是在互相斗嘛。”“一开始叫你去做的是它(共产党),现在要整顿了,还是它(共产党)。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嘛。”

近期,多位迫害法轮功的中共高官落马。仅以近期举例:山西省前副省长、省公安厅厅长刘新云,江苏省连云港市政法委书记王立斌,河北省公安厅交通警察总队(河北省公安厅交通管理局)党委书记、总队长(局长)张建芬,重庆市高级法院执行局局长张晓川等都曾参与迫害法轮功。

李城芳告诉这位派出所警察,中共迫害法轮功,主要是依靠谎言宣传诽谤,比如炮制“天安门自焚”伪案。

李城芳告诉他:“它(中共)迫害法轮功,不就是利用‘天安门自焚案’嘛(编注:自焚案是中共谎言诽谤之一)。 ”

“你想一下,天安门5人‘自焚’。男女老少都有,每种人物有一个。约好了坐车坐到北京,从天安门广场走进去。天安门广场60个足球场那么大,一般人都不可能做到自焚。那谁能做得到啊? 那只有演员。 ”

“你冷静想一想,是不是这么回事? 远距离、近距离镜头都有,还有消防灭火器。两分钟不到,灭火器从哪里来? 他是准备好了,拍电影嘛。”

“历次中国运动,不都是这样的吗?刘少奇、邓小平,都是这样打倒的嘛。 ”

“先抹黑栽赃嘛,这不是他们的特性吗?”

2001年1月23日中国黄历新年除夕日,中共导演所谓5名法轮功学员在天安门广场“自焚”。但此案被国际社会证实漏洞百出,是中共嫁祸法轮功的世纪骗局。其目的是煽动仇恨和维持迫害。

李城芳也告诉这警察,法轮功在全球弘扬的真相。

“你看现在国外,(法轮功洪传)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法轮功在国外受到的褒奖及支持信函,超过5千项。”

“咱们中国的《道德经》,是很有名的著作,传世二千多年,才翻译成三十多种语言。”

“法轮功的著作在短短二十多年里,被翻译成41种语言。什么概念啊?这是咱们华人全球最高的荣耀呀。”

李城芳最后直接告诉这位警察,退出中共,与其切割,已是大势所趋。

她说,“现在全球三亿八千万人都明白了真相,都在自保自救了,做三退(退党、退团、退队),保平安。”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嘛。”

“肯定要跟这个邪恶切割掉的嘛。”

“人在做天在看。共产党怎么坏,(它)都是受到‘善恶有报’的天理制约的。”

“你想一下:共产党有多坏,从娃娃抓起,就让我们发毒誓。”

“你还记得吗,你小时候举著拳头,对着老天、对着党旗,说要做共产主义的接班人,说要为共产主义奋斗终身。”

“是什么意思啊?终身,你想一下嘛。那可是从生至死啊。共产主义的老祖宗,可是马克思、列宁。”

“后面的入团、入党,发的誓就更重了,要时刻准备着,要为它牺牲一切。什么叫一切呀,生命,加财产,连老祖宗留下的福分,都献给他了,还要时刻准备着。”

“你想到没,共产党有多坏、多邪啊。”

“你拿它一点工资,好像它施舍给你的,你还要感恩戴德。你老祖宗留下的东西,还要让他拿去,你想想啊。”

“我们传统文化讲,人在做,天在看啊。 你以为说完了,就完了。”

“咱们在公检法的人,很多人都在退(党)。有些高官跑到国外来退。一些高官的家人、子女都在国外。”

“我就帮你退了吧。”

李城芳表示,这通电话她讲了三四十分钟。

听到最后,这位警察欣然同意退党,并向李城芳表示感谢。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唐佳)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