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闻】保护卫士:中共至少有六种强迫失踪手段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下载视频
请点击右键,选择“另存为”下载视频。如遇到问题,请发邮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8月31日讯】8月30号是“强迫失踪受害者国际日”(International Day of the Victims of Enforced Disappearances)。国际人权组织保护卫士”当天发布报告指出,中共采用的强迫失踪手段至少有六种,而且受害人数不断攀升。有受害者及人权律师呼吁,国际社会应该对作恶者采取经济制裁或限制签证等实质性措施,来遏制这种恶劣罪行。

保护卫士”的最新报告,总结出六种中共当局使用的强迫失踪手段,包括:指定居所监视居住(RSDL)、留置、被关押在拘留所却以假名登记,绑架,滥用行政拘留,以及对少数族裔的大规模关押。

虽然难以获得准确数据,但保护卫士结合中共官方数据分析,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和留置,作为强迫失踪的两种主要手段,2019年共有近2万例受害者,去年接近3万例,今年可能超过5万例。

旅美中国人权律师吴绍平表示,实际数据应该更多。

旅美中国人权律师吴绍平:“从它这份报告来讲,主要来自于最高法院的判决资料库,像比如说很多可能被留置的,最后以各种名义被释放了,这一部分它是没办法统计进去的。那同样的,比如说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把人家关六个月,实际上根本就没有进入司法程序,它也就没办法公开的获取到这些数据。”

报告指出,2018年才成立的中共国家监察委,现在已经成了留置手段的重要实施者。据统计,仅2020年,全中国被监察委确定的采取留置手段的受害者,就有16890人。

而据报告显示,监视居住可能很快就会超过留置,成为最常用的失踪系统,因为警方意识到它是对付“政治目标”的强大工具,使用次数明显增加。

曾在无锡市城管系统工作过的江苏维权人士沈爱斌,两度被监视居住。

江苏维权人士沈爱斌:“我从2019年1月23号,第二次被妄法判刑出来之后,就是已经经历了两次取保候审,两次监视居住,两次刑事立案。对于我没有犯罪事实,没有任何违法行为的人来说,它就是滥用公权,赤裸裸的侵犯我的人权。”

原长春市法轮功学员王联苏,2001年9月也曾被警察强迫失踪。他被秘密关押在长春市第一看守所。

原长春市法轮功学员王联苏:“我太太就始终也没有接到任何通知,我家人托关系想见见面也没行,后来就是一个多月以后,才把线衣线裤给我送过去,给我存了一点钱。那时候好像是他们最疯狂的时候,他们什么法律,什么人权,什么都不顾了。”

在长春市第一看守所,王联苏经受了严重的酷刑折磨。当时的他除了眼球会动,其它部位都不会动了。而在众多被中共强迫失踪的法轮功学员中,王联苏的故事只是一个缩影。

被誉为“中国良心”的人权律师高智晟,是被中共强迫失踪的最著名案例之一。至今四年过去,高智晟的妻子耿和连自己的丈夫是生是死都无从得知。

吴绍平:“在国内的法律来讲的话,它当然不会追究他们那些人的责任。但是换到国际社会上,他们也不需要去承担任何责任,当然胆子就越来越大了,因此在极权社会里面,这种事情只会失控。”

吴绍平说,国际社会一直不采取实质性行动,是造成中国人权状况失控的主要原因之一。他呼吁,各国政府应该团结一致,对中共侵害人权的行为进行制裁,才能让这些作恶者有所收敛。

沈爱斌:“你们虽然不能帮我沈爱斌纠正冤案,但是这些制造冤案的办案人员,希望有能力的国家,有能力的组织,能够采取有效措施,对这些贪腐官员在境外的绿卡、子女在就读、在工作(进行)制裁,这个是有能力的国家能够办到的,只有这样才能彻底遏制他们作恶的念头。”

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在8月30号当天发表声明,强烈谴责所有强迫失踪事件,并呼吁各国政府停止强迫失踪,追究责任人的责任。

采访/常春 编辑/王子琦 后制/李沛灵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