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致北京市东城区法院院长赵军的一封信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赵军院长:

你好!

我曾经是一名中纪委监察部官员,现旅居美国纽约。

最近,得悉东城区法院非法剥夺中国公民许那及其家人委托的辩护人的辩护权,想跟你心平气和地谈一谈我的想法。

据了解,2020年7月19日,许那等11名法轮功修炼者被北京警方抓捕。之后,被东城区检察院指控涉嫌犯了“利用X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

表面原因是:许那等在网上发了几张疫情期间北京街头最常见的真实照片。无论从中国的法律看,还是从联合国通过的《世界人权宣言》等来看,许那等的行为,都不构成犯罪。

至于许那等为什么被非法抓捕、关押、起诉、剥夺辩护权等,真正的原因是:她们是法轮功修炼者。

我也是一名法轮功修炼者。我是从1995年5月3日开始修炼法轮功的,至今已修炼26年。我也有过被非法抓捕、关押、起诉、秘密审判、监禁五年的经历。

这里,跟你谈一谈我个人的亲身经历,或许对你,对北京市公、检、法、司官员,对全国的公、检、法、司官员会有所帮助。

2008年7月11日,北京第29届奥运会前夕,我被北京警方非法抓捕,后被北京市西城区检察院起诉到西城区法院。2009年10月6日,被西城区法院非法判刑五年。之后,我提出上诉。2009年11月26日,北京市第一中级法院作出终审裁定:维持原判。2013年7月10日,我获释出狱。

2015年1月22日,我持公安部出入境管理局签发的护照,从北京机场离境,搭乘美国联合航空公司的飞机,飞抵美国纽约。

跟许那等一样,我认为,当初中共司法机关对我的案子的处理,从头到尾,都是冤案。

或许你会说:迫害法轮功的决策是江泽民做出的;22年来,中共一直按江泽民当年定的调迫害法轮功;我是中共体制上的一颗镙丝钉,我也不得不继续制造冤案,否则,我的官位难保。

这我能够理解,做中共官员就是难。

7月28日,原中共外交部发言人秦刚来到华盛顿,任中共驻美国第11任大使。8月4日,我在大纪元发表《秦刚任驻美大使面临四大困局》。第三大困局是:如何处理中共与中国人民的关系。

其中,我特别提到:“这几年,常听到一种说法,习近平是最后一任中共中央总书记。如果这个说法是真的,那么,秦刚就是最后一任中共驻美大使。如果这两者都是真的,那么,秦刚真的好好考虑一下如何处理好中共与中国人民的关系了。”

如果习近平是最后一任中共中央总书记,你担任中共法官的时间,也进入倒计时了。你也得好好考虑一下如何处理许那等的案子了。

1999年7月20日江泽民发动迫害法轮功之日起,中共开始走向全面、彻底的腐败。已有大量事实证明:江泽民是中共党政军最高层最严重腐败分子的总后台。

2002年至2012年,胡锦涛任中共中央总书记的十年,胡不过是中共的一个“维持会长”。

2012年至2021年,习近平任中共中央总书记八年多,中共正加速向“中国共产党亡”的终点狂奔。

我在被中共非法监禁的五年里,写了大量检举信、控告信及上诉状,向江泽民等索赔超过1亿元人民币。具体索赔情况如下:

1.向前中共独裁者江泽民索赔1000万;

2.向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索赔1000万;

3.向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纪委书记贺国强索赔1000万;

4.向中共公安部长孟建柱索赔1000万;

5.向北京市国家安全局的鉴定人索赔1000万;

6.向北京市公安局的鉴定人索赔1000万;

7.向北京市西城区检察官陆俊钊索赔1000万;

8.向北京市西城区法官徐丽文索赔1000万;

9.向北京市西城区看守所所长张宝利(音)索赔1000万;

10.向北京市西城区德胜街道办事处610办公室官员韩军索赔1000万;

11.向北京市前进监狱副监狱长曹利华索赔1000万;

12.向北京市前进监狱警官柳刚索赔1000万。

出乎中国大陆所有参与迫害法轮功的官员意料之外的是,对我向江泽民等索赔超过1亿元人民币,北京市公、检、法、司相关所有官员,无一人说一个“不”字。

我的上述亲身经历充分证明:第一,中共迫害法轮功100%是错的;第二,中共的政法系统已经烂透了,只剩一个躯壳勉强维持着。上至江泽民,下至柳刚,无一人相信中共的宪法和法律。

2010年9月9日、11日,被关押在北京市前进监狱内的我,依法写了10封检举信。这些信分别是写给时任中共党政军最高领导人胡锦涛,前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纪委书记尉健行,时任中央书记处书记、中纪委副书记何勇,时任中纪委副书记干以胜的。

这10封检举信的检举对像共9个,分别是:

1.北京市国家安全局技术侦查局鉴定技术所鉴定人;

2.北京市公安局刑侦总队刑事科学技术研究所鉴定人;

3.北京市西城区法院法官徐丽文;

4.北京市第一中级法院法官贾连春;

5.北京市第一中级法院院长王明达;

6.向北京市第一中级法院法官贾连春做伪证者;

7.时任中国传媒大学出版社社长蔡翔;

8.隐藏在中共最高层、向赖昌星泄露绝密文件者;

9.时任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纪委书记贺国强。

信写好后,上交前进监狱第一分监区副监区长柳刚。按常理,柳刚应该将这些信上交。如果我的检举属于诬告、陷害,可由法院以犯“诬陷罪”、“敲诈勒索罪”给我加刑。

过了一段时间,我问柳刚,这些信都上交了吗?柳刚竟然以“这里是监狱”为由,将我的10封检举信全部非法扣押。

2011年11月,就柳刚非法扣押我的检举信问题,我写了一封致薛英奎副监狱长的检举信,上交第十一分监区副指导员任洪胜,任洪胜上交十一分监区指导员刘光辉。信末,我强烈要求柳刚必须赔偿我的物质和精神损失不得少于1000万元人民币。

出乎中国大陆所有参与迫害法轮功的狱警意料之外的是,似乎对法轮功有深仇大恨、专门靠迫害法轮功升官的刘光辉,对我向柳刚索赔1000万元人民币,竟然一声不吭,没有说半个“不”字!

我在前进监狱的亲身经历也充分证明:第一,中共将我非法判刑五年是完全错误的;第二,中共政法系统最底层官员对法律无一丝一毫敬畏之心,他们只是在混日子,混到中共哪天垮台哪天算。

或许你会说:我知道中共迫害法轮功是错的,你讲的也有道理,但是,我还是身不由己啊。

当年,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也可能说:我迫害法轮功也是身不由己啊。

如今,周永康在哪里?2015年6月11日被判无期徒刑的周永康,目前正在秦城监狱里苦煎熬。

善恶有报是天理。作恶者一定会遭到报应,且毫厘不爽,只不过时间有早有晚罢了。

1999年7.20江泽民发动迫害法轮功以来,中共政法系统已有一大批官员遭恶报。

去年开始的中共政法系统新一轮大清洗,目前仍在进行中。8月30日,中央政法委秘书长陈一新通报说,今年第一阶段5个月,全国处理近18万人,其中厅局级官员195人,处级官员11,659人。第二阶段清洗自8月开启。

8月4日,辽宁省公安厅原厅长李文喜被逮捕。8月23日,李文喜的继任者、辽宁省公安厅原厅长薛恒,“主动投案”被查。8月21日,黑龙江省公安厅常务副厅长高德义离奇溺水死亡。

北京市政法系统也有一批官员被查处,如北京市政法委原常务副书记李伟,北京市高级法院政治部副主任李健平,北京市第二中级法院原副院长田玉玺,北京市互联网法院副院长佘贵清,北京市东城区法院原院长、后任最高法院执行局局长的孟祥等。

自古以来,迫害佛法修炼者,罪大无边,害人害己害子孙。

我给你写这封信,不图你对我个人有任何回报,只希望你为了你和你家人的平安,不要迫害按“真、善、忍”做好人的法轮功学员,不要重走周永康的不归路。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