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鹏直播】游戏禁令惹怒少年 中共袒护芬太尼毒王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1年09月01日讯】大家好,现在是美东时间8月31日晚上6:30,北京时间9月1日。欢迎收看时事天天聊。我是Sydney(王愉贺);我是秦鹏。

今天焦点:未成年人游戏限制令惹恼大陆年轻人,称“江山坐得太久了”;南泥湾作风回来了?!中共袒护被美国悬赏捉拿的世界芬太尼毒王。

Sydney:8月30日下午,中共新闻出版署下发通知,限制未成年人玩游戏的时间为每周3小时,网友直接将其称之为“史上最严”防沉迷规定。通知引发网络热议,有很多家长支持,也有质疑公权力管的太宽的,而很多年轻人则对此非常不满,甚至直接嘲讽“这江山看来是坐得太久了”。

秦鹏:美国时间周一(8月30日),美国国务院宣布悬赏500万美元,通缉跨国贩毒集团的首领、中国公民张健。此事居然引起中共不满,周二(8月31日),中共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郑重要求美方停止通缉张建。那么,这个被称为芬太尼毒王的张建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中共又为什么要阻挠美国通缉他呢?

游戏禁令惹怒大陆少年 讽中共“江山坐得太久了”

Sydney:8月30日下午,中共国家新闻出版署下发《关于进一步严格管理 切实防止未成年人沉迷网络游戏的通知》,堪称“史上最严”防沉迷规定,未成年人每人每周只能玩网络游戏三小时。

怎么实施呢?也就是要求所有网络游戏企业,只能在周五、周六、周日和法定节假日,晚上8点至9点,向未成年人提供1小时服务,其它时间均禁止。

同时,当局要求要严格落实游戏账号实名注册和登录,不得以任何形式向未实名注册和登录的用户提供游戏服务。

这个消息一公布,最受影响的除了喜欢打游戏的少年们、想好好教育小孩的家长们、还有游戏公司。我们都来聊聊。

中共规定一周只能打三小时

首先,喜欢打游戏的少年们,肯定是搥胸顿足了,一次来得太猛烈,原本可能一天打游戏好几小时、超过三小时的,突然变成一周打三小时了。

秦鹏:网友各种留言。

Sydney:微博上的热门话题,被中共当局降级,也让这些网民愤怒。

有网友甚至说,“这江山看来是坐得太久了”。下面有人说“支持”,也有人吓得说“这话你也敢讲”。

秦鹏:嗯,这确实有点直接反党了。可见,这个禁令,社会主义铁拳砸醒了很多未成年人。

Sydney:是,不过这次可能有些家长,本来就想改掉小孩打游戏毛病的,会高兴。

秦鹏:是。其实,我作为家长也不希望孩子沉迷游戏。不过,这个时间是不是合适?所以,也有家长们在质疑公权力管得太宽的。

此外,我也发现,有一些人原本认为这是好事,看到一个消息后醒悟了。比如推特有人就说:

“我还在群里说,不让小孩子补课和玩游戏,是好事情,最近几个连续的规定都对小孩子挺好的……然后,马上有人发了这个出来,被打脸了。原来只不过是整理一下资源,垄断起来多赚一点钱。”

整顿补教业后 要垄断课后服务

Sydney:她附上的通知,写道“课后服务一学期收费3,300元,家长质疑,教育局回复:公开透明自愿参加”。

秦鹏:官方说这是:自愿参加,公开透明。

Sydney:整顿补教业后,要垄断课后服务这块了。

中共当局看来是希望课堂上、课后闲余时间,都要全方面掌握孩子们的思想和接收到的信息,不希望有任何遗漏。毕竟“洗脑”孩子,就能塑造国家未来二三十年的走向。

除了整顿补教业包括现在北京开始实施、试点的“教师轮岗制”都与这个联系了起来。

中共当局可谓是不遗余力,要严管孩子们的思想,什么都必须在当局眼皮底下,不能有任何管不到的角落。

YouTuber李大宇,发了一则推文很有意思,写道:“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他来寻找光明;禁打网游给了我充分的时间,我却用它来学‘习思想’。”

秦鹏:这是嘲笑最近中共当局把习近平思想推广到学校,强迫小学生学习的。也就是说,放到一起看的话,发现中共控制游戏只是幌子,它其实不是为了孩子的健康,而是为了洗脑。

大陆网络游戏类股大跌

Sydney:最后我们看到,受影响的,还有游戏公司,这可能重挫他们的业务,所以看到大陆网络游戏类股31日早盘开低走低,完美世界、游族网络跌逾4%,腾讯跌逾3%,电魂网络、盛天网络、吉比特、中青宝等纷纷下挫。

前一段时间,官媒曾以“精神鸦片”形容网络游戏,当时就一度造成游戏类股大跌。看来当局要整治,那时就释放出信号了。

不过这些游戏公司看起来是挺顺从的,腾讯、网易游戏先后回应,说要努力为未成年人打造绿色健康的网络环境,针对国家新闻出版署的最新通知,将严格遵守,积极落实等等。

秦鹏:他们不得不顺从。

美国500万美元通缉的毒王是谁?中共为何阻拦?

Sydney:8月30日,美国国务院发布悬赏,通缉中国毒贩张建。此前,张建已经被美国司法部起诉,被控通过网络向美国的毒贩和个人,销售芬太尼和类芬太尼物质,再通过邮件将这些非法药品输入美国。

国务院的声明中称,张建的贩毒团伙,直接对四名美国人因吸毒过量死亡负责,还有其他五名美国人的身体因此受到严重伤害。张建2018年1月就已经在美国被起诉,罪名包括贩运毒品、贩运违法药物以及国际洗钱等。多名同案的美国公民已被定罪,并被判处20年徒刑至终身监禁等刑罚。

2018年4月,川普(特朗普)总统时期的美国财政部宣布,根据外国毒枭认定法,中国公民张健被认定为“重大外国毒品贩运者”。财政部并对张建及其四名同谋进行制裁。这是美国首次制裁芬太尼贩毒成员及组织。

秦鹏:芬太尼近年成为祸害美国最严重的一种毒品。这是一种药性强劲的人工合成阿片类止痛剂。其特点是起效迅速,作用时间短,效力比海洛因强50倍,只要几粒沙粒的大小就可致命。有多严重呢?2毫克就足以使一个成年人死亡,也就是说一公斤可以杀死近50万个成年人。2019年,美国在维吉尼亚州(Virginia)抓捕一个在美国多州贩卖毒品的团伙,并缴获了30公斤来自中国的廉价芬太尼(fentanyl),其数量足以杀死1,400万人。

按照美国疾病控制中心的数据,2016年美国超过2万起死亡由芬太尼及类似物吸食过量导致。而CDC最近发布的数据显示,2020年药物过量死亡人数达到创纪录的93,331人,其中超过60%是由于芬太尼造成的,也就是说超过5.5万是被芬太尼杀死的,比2016年多了近2倍。

Sydney:然而,这样的一个贩毒案件,居然遭到了中共当局的阻挠,中共外交部要求停止通缉张建。

中共袒护世界芬太尼毒王

星期二(8月31日),中共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在例行记者会上,批评美国针对这名中国公民展开悬赏缉捕行动。他说,相关药品当时在中国属未被列管的普通化学品,而美方迄今仍未提供相关人员违反中国法律的证据。

秦鹏:也就是说,中共方面承认张建实施了贩毒行为,只是想说这没有触犯中共自己的法律。

Sydney:是,汪文斌还直接要求美方停止通缉张建,说美方悬赏缉捕行为将严重破坏中美禁毒合作的基础,为下一步双方合作制造障碍,中方要求美方停止这一行动。

引起媒体纷纷报导,认为中共偏袒这名毒贩。

秦鹏:是。这也让人好奇,中共到底和这个毒贩有什么关系,以至于居然要替他辩护。因为我们都知道中共根本不讲法律,一群律师说抓就抓,一个艺人没有任何处分就封杀了她所有的作品。所以,我和Sydney专门挖了一下这个张建的故事,也会进一步讨论一下,中共这样做的真实原因到底是什么。

毒王张建的故事

Sydney:2019年10月,位于香港的端传媒和美国《纽约时报》有一个联合重磅调查:《寻找中国毒枭,致死18岁男孩的芬太尼是如何从中国流向美国的?》

这篇报导揭示了张建这个毒王是如何被发现的。故事从北达科他州一个因服用芬太尼死亡的18岁青年贝利‧亨克(Bailey Henke)开始,当地的FBI想了解这些毒品来自哪里。而此时,美国缉毒局(DEA)的年轻警探布耶米(Mike Buemi)已经掌握了这个情报。

原来,2013年,布耶米在调查一种摇头丸的时候,就通过扮演顾客的方式,发现了一名叫莉莉的中国女毒贩,发现她还在贩卖一种叫乙酰芬太尼(acetyl fentanyl)的新毒品,布耶米向莉莉下了单。而为了招揽布耶米一起分销毒品,莉莉把他介绍给了自己的上线。随后,布耶米顺藤摸瓜,发现了这种新毒品的源头,是一万多公里外的中国。一个中国毒贩的名字渐渐浮出水面:张建。

秦鹏:布耶米和北达科他州的执法者的调查发现,这个销售的源头,是一家总部在上海的食品添加剂生产商Zaron,这个公司建立起了一个遍布美国和加拿大的独立贩毒网络,向两地输送了大量芬太尼。Zaron在香港还有公司,在中国大陆、越南、泰国和新加坡拥有8家工厂。

布耶米装作同意了加入Zaron的贩毒网络,他下单了1,000片芬太尼启动了生意,随后他又从中国收到足以制造上百万片药的300克芬太尼,接手了Zaron在北美市场的客户资料,成为组织的中坚力量。

Sydney:几个月后,布耶米接触到了张建。他发现尽管宣称公司在上海,张建实际上居住在山东青岛,名下也没有工厂。这个在美国建立起庞大分销网络的毒贩,本质上是一个中间商。他从顾客那里接到订单,再去找厂家进货,然后打包寄出,用西联(Western Union)收款。

随后,2016年6月,布耶米到北京面见美国缉毒局(DEA)驻北京专员斯科曼和中共警方。彼时中共警方已展开对张建的调查,监控了他的邮件、税务记录等,还向布耶米提供了一份张建和中国供货商沟通的记录,此外,中方还截获了张建寄出的一千克芬太尼。

秦鹏:当时,中方的积极态度和调查成果让布耶米和斯科曼印象深刻。随后,为了把这个历时三年的这个案子完结,布耶米向张建一次性订购了100公斤芬太尼,为了获取证据,他还连哄带吓地骗张建使用了Skype,并且录了音。

到了2017年10月17日,美国司法部宣布,对38岁的张建和另一名中国毒贩、40岁的严晓兵进行起诉,这是美国第一次起诉中国的芬太尼贩毒者。

Sydney:不过,随后,奇怪的事情发生了,2017年11月,中共公安部禁毒局副局长魏晓军,在中美缉毒执法合作案件新闻发布会上,对美国司法部单方面通过新闻发布会宣布追捕两名中国籍毒品犯罪嫌疑人之事,表示遗憾。魏晓军说,由于中美没有签订引渡条约,是否引渡这两名男子取决于美方能够提供、或中方能够发现的证据。

当年12月7日,美国司法部宣布起诉张建不到两个月后,张建辞任了Zaron董事,将公司转给了一个叫何文祥的人,然后彻底消失了。

秦鹏:也就是说,在中共当局遗憾和放任中,这个张建有了足够的时间完成了公司的转移,已经消失遁形。在无孔不入的中共警方控制下,发生这样的事情,着实令人奇怪。

美国国务院全球悬赏

我的感觉,正是随后三年多的中共方面的配合不力,才有了美国国务院不得不采取全球悬赏的方式,来寻求张建的信息,试图抓捕他。虽然我们知道,期间中共党魁习近平和中国方面多次对川普政府表示,要和美国方面联合打击芬太尼。

当然,期间中美也有过一次较大的对芬太尼的打击,2019年11月,中共国家禁毒委员会在河北邢台宣布,在美国方面的支持下,2017年12月开始,经过三个月的时间,全链条摧毁了一个非法加工、贩卖、走私芬太尼等毒品的犯罪团伙。抓捕犯罪嫌疑人二十余名,捣毁芬太尼加工窝点1个、销售网点2个,缴获芬太尼11.9公斤、阿普唑仑等其它毒品19.1公斤。

这个案件的背景,当然是因为当时中共要和美国达成贸易协议,所以答应了美方的要求,做了一些努力。但是,此后,中共就在这方面几乎没有什么作为。

Sydney:确实,中共方面的配合显得虎头蛇尾。上周二(8月24日),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USCC, US-China Economic and Security Review Commission)发布了一份报告,称中国政府在遏止向美国贩运阿片类药物芬太尼方面的合作“软弱无力”,阻碍美国打击越来越复杂的芬太尼贩运的努力。

中国外交部对此回应说,美国不能在损害中国利益的同时,期待中国无条件地合作。

中共当局这句话什么意思?

秦鹏:中共这是给自己辩解,说它确实在打击贩毒方面和美国的合作软弱无力了,但是那是因为美国在围剿中共和调查病毒来源等等,所以,它不想好好合作。实际上中共外交部这也是威胁美国,不答应中共的条件,中共就会起阻挠作用,甚至推波助澜。

Sydney:这样的回应在正常社会看起来很奇怪,因为贩毒是危害人类的,而且中共2019年禁止了芬太尼和类似变异药物,而芬太尼比海洛因效力强50倍,具有高度致命性。就像前面提到的美国CDC研究,2020年全美死于用药过量的记录多出2万1,000人,有超过60%与芬太尼有关。

秦鹏:你说的没错,在正常社会确实会跟着打击的,何况习近平还曾经跟美国做过承诺:2018年12月,中美达成贸易协议,美方把这个写入第一条:

“非常重要的是,习近平主席以极佳的人道主义姿态,同意将芬太尼指定为受列管物质,这意味着向美国销售芬太尼的人将受到中国法律所规定的最严厉处罚。”

不过,中共的承诺就是用来违反的,它们什么时候说话算过?香港50年不变?2015年,习近平到美国访问,还对当时的总统奥巴马亲自承诺南中国海不搞军事化呢,后来还不是照样违反?

中共要祸害它心里的敌人美国 同时赚取超额利润

Sydney:这样对中共有什么好处呢?

秦鹏:中共的思维不能用正常思维看,它的思想和行为一直是反人类的,抗日战争中,中共躲在陕北,不仅接受共产国际的鸦片卖了补充军费,而且还曾经在南泥湾种过鸦片,销往国统区坑害中国人民,买了武器打内战。后来中共为了美化这段经历,还把南泥湾的经历编造成生产自救,写了那首著名的歌儿唱“花篮的花儿香”,但实际上那是罂粟香。

大陆学者张耀杰的研究显示,毛泽东亲笔题词赞扬的中共中央警卫团战士张思德,也并非官方说的什么死于烧木炭,而是烧制鸦片的过程中意外身亡。

现在,中共不配合打击芬太尼,以及要求美国停止通缉张建,目的其实跟当年非常相似,中共要通过这种方式祸害它心里的敌人美国,同时赚取超额利润。

Sydney:这让我想起,中共国师、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金灿荣之前的一个讲话,他说中共要战胜美国的一个重要做法,就是“培育美国的敌人”,要确保美国有4个敌人,就可以让他们失去方向。其中之一是“恐怖主义”,不知道毒品在不在内?

秦鹏:嗯,这才是中共方面包庇毒贩、和恐怖分子为伍的真实目的。所以,我们一直说,中共是世界祸乱之源,是反人类的犯罪集团。

《秦鹏直播》制作组

(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